3723 -3724良心

3723 3724良心(求月票)

3723章良心(上)

这个消息来自于市局,朱奋起听到这个消息之后,马上跑到陈区长办公室汇报。

“市局那边什么反应?”陈太忠却是没怎么在意,这件事北崇没有做错什么,《新华北报》又能怎么样?

“市局肯定是要他们先找市领导,说案子暂时保密什么的……理由很好找的,”朱局长有点奇怪领导的反应,他很清楚陈区长跟《新华北报》的关系,上次因为杨伯明父女的案子,他也成了新华北人笔下的“庸官”。

而且他也知道市政府带给北崇的压力有多大,这次区里对孟志新和杨孟春的处置方式,更是隐隐表现出了区里对市里的戒备之心。

这个时候,你怎么就这么坐得住呢?朱局长犹豫一下,终于说出了诛心的话,“这些人来得这么快,要我看……他们的消息来源很可疑。”

“可疑就可疑吧,咱好像怕他似的,”陈太忠不以为然地摇摇头,“老朱,这个话你不要再跟别人说了,免得你被动。”

“我怕个啥被动?”朱局长不屑地哼一声,此刻不表忠心何时表?“我是担心北崇大好的局面,被一些鼠目寸光的家伙毁于一旦。”

哥们儿担心的是,你把我不在乎的消息传出去!陈区长听得有点无语,不过表忠心的话,他还是要奖励的,“卷烟厂建得差不多了,等建好以后,那里弄个警务室,分局出面协调一下,以后这些要紧地方的警务室,都是分局来协调。”

这就是区长对分局的补贴,走得还是明面上的账务,做警察的在灰色地带赚点钱不难,但是能这么正大光明赚钱的时候,真的不多。

“感谢领导的关照。”朱局长笑着点点头,然后脸又微微一沉,“那这个新华北报。要不要派人看着点?”

“随他们折腾,保持必要的关注就行了,”陈太忠无所谓地摆一下手,上次新华北报来采访。确实是抓住了他的痛脚,祸及家人了——这种事儿当事人可以理解,陈区长自己也有歪理,但不可否认的是,没有法律支持。

正是因为如此。上一次他没有光膀子出动,区里也仅仅是不接受采访,直到后来那记者的屁股实在有问题,他才授意别人,要受害者杨大妮儿一家带上乡亲去评理,让那些记者体会一下,什么叫受害人家属的愤怒。

这次可就不一样了,北崇人确确实实地都站在理上了。就算对方再颠倒黑白。还能颠倒到哪里去?真的诽谤过重的话,陈区长不介意派人去跨省抓记者。

他很淡定,但是隋彪就不够淡定了,仅仅过了一刻钟,隋书记就打来了电话,“太忠。新华北报的事情,你听说了吧?”

“听说了。由他们折腾去,”陈太忠轻描淡写地回答。他正在三轮镇物流中心,视察刚建好的煤炭堆场,“党委这边结对扶持的大棚数,有眉目了吗?”

党委最近搞了一个结对子扶持的活动,隋彪还要区政府的资金支持,陈太忠搞这个活动大棚的时候,猛地就想起来,你们结对子扶持,可以搞这个大棚嘛——要不说这党委和政府的工作,真的是相辅相成的,联系随处可见,一方若是脱离开另一方,干什么都要事倍功半。

这帮扶的内容就是,在点对点的扶持中,若是有干部发现,搞这个大棚可行,区政府这边就会无条件地支持,虽然同样是要申报,但是无须抽签,报一个就有一个。

这么说起来,对其他农户似乎有点不公平了——合着跟领导沾上边,那就有便宜可沾?

事情不是这么简单地算的,北崇的大棚远未普及,移动大棚的产生,其目的也是为了普及,普通农户为了学种大棚,填申请了,对口帮扶的农户为了学种大棚,也填申请了——都是为了脱贫致富,这种情况下,优先考虑哪个?

自然是有干部帮扶的农户,农户都是一样的,但是大家不会种大棚,是因为闭塞,这个时候,干部的帮扶就很重要了,起码他们可以搞到普通农户不太好搞到的资料,有什么病虫害发生,他们也有能力尽快将人请到现场诊治。

没有哪个对口帮扶的干部,不希望自己帮扶的对象变好,这跟人品无关——搞得好就是一份业绩,搞不好就是一个污点。

如此一来,能部分调动干部们的主观能动性,总比上班时间去打麻将要强得多。

还有就是,答应了干部们这个条件,他们下乡帮扶,也就有了起码的项目,可以引导大家思考一下东西,探索一些发展方向。

这样,干部们不会下去之后两眼一抹黑,感慨一声这里的人就是穷就是懒,每个月定期地挨几天蚊子咬,然后拍屁股走人——其实这是扶贫时最常见的现象,上面的干部下来之后沉不下去,下面的农户认为,你们来就是给我们送钱来的,扶贫款少了,我都要鄙视你。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对口扶贫已经搞成了这样的形式主义,而活动大棚做为一个具体的引导方向,可以一定程度上扭转这种风气。

不过这个事情,是党委口上发起的,陈太忠不会去关心,也就是偶尔问一下,党委开口太大,政府这边就要缩减一点,省得发生大棚不够用的现象。

“这个还要两天,”隋彪信口回答一句,他的心思可不在这上面,“新华北报的人去了宣教部,被顶了,现在去了市政府。”

“没必要理会他们,”陈太忠轻描淡写地回答一句,这真不是什么大事。

“我当然知道不是什么大事,咱们处理得一点问题都没有,”隋彪可没有他那么笃定,“但是……陈正奎要借此做文章呢?你还是再问一问康晓安吧。”

关于康晓安插手此事,陈太忠回来之后,也跟自己的搭档说了,无非是安定人心的意思,眼下隋书记心一急,就直接点名了。

“嗯嗯。我知道了,你沉住气,”陈太忠无可奈何地哼一声。“别慌。”

他才不会打电话给康晓安,那原本就是意外的助力,用得上固然好,用不成也无所谓。眼下慌里慌张地打电话过去,是乱了自家的章法,容易被人小看——这八字还没一撇呢。

再然后,更糟糕的消息就传了过来,陈市长指示了。咱阳州的政府工作,欢迎媒体的监督,事无不可对人言——没有批评,哪里来的进步?

这个指示对警察局来说,不啻于重磅炸弹,这是风向的问题,不过总算还好,陈市长同时强调。有可能影响案件进一步调查的环节。不宜过多透露,警察局要坚持好相关原则——不愧是机关下来的干部,这个指示很严谨,无可挑剔。

陈太忠没有打电话给康晓安,但消息还是传了出去,地电在北崇驻扎了不少人。地企关系也算和谐,所以在晚上七点的时候。康总打来了电话,“太忠。对不住啊,我疏忽了。”

“你干啥了?”陈区长干笑一声,“我这才回区里,还没吃饭……很严重的事儿?”

“昨天你把处理结果一说,我就协调了,”康总知道这货心眼不大,直接开门见山,“本来都说好了,事儿就这么过去了……我艹,陈正奎真是小人,使出这种恶心招数。”

没有证据表明,此事就一定是陈正奎授意的,这样奇葩诡异的案子,可能走风漏气的地方很多,但是身为领导干部,最擅长各种恶意假设。

“无非就是恶心人的事儿,不要紧,”陈太忠听得笑了起来,老康这态度很端正,他也就不怕明说,“外省的报纸,他想怎么报导就怎么报导,还能咬了我半根毛?这恒北终究不是新华北报的天下,我们没做错什么,也已经向上级组织汇报了自己的处理结果。”

这就是他最大的仗恃,想当初他被《地北晨报》曝光过,秦连成就说得很明白,省外的媒体,你何必在意呢?只要领导们知道真实的情况,那就足够了。

所谓媒体的监督,也仅仅是监督,指望组织跟着媒体的指挥棒转,那才是白日做梦——无非是有道理的我们接受,没道理的就不理,有兴趣辟谣的事情,那就辟一辟谣,没兴趣辟谣的,连理都懒得理。

你理会它,反倒是抬高了对方的身价,总有些人盲目相信这些言论,官方越是解释,他们越是相信确有其事——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确有其事,说还不如不说。

而新华北报,就是这样报纸里的佼佼者,不少民众喜欢这张“为民喉舌”的报纸,但是很多干部一听是这个报纸,就知道其路数,本来想要采信的,也要打个折扣。

陈太忠倚仗的就是这个,恒北不是新华北报的地盘,相信很多干部心里有数,他又向上级组织汇报了相关情况,而最关键的是——北崇没做错任何事情。

3724章良心(下)

可是康晓安的反应,出乎陈区长的意料,他很坚决地表示,“你说的话我都懂,但这只是个触媒,经过这件事,我发现陈正奎是个小人,你要防他拿这个做文章,他真想利用这个舆论,那就无所谓可信度了……他只是需要一个工具,而新华北报提供给他了。”

“这个也是,”陈太忠干笑一声,不跟他做无谓的争辩。

康晓安也听出了他的不以为然,长叹一声挂了电话,不再多说什么。

第二天上午,区委召开了书记办公会,对北崇最近发生的事情统一思想认识,其中杨孟春的位子该由谁来上,引发了一定的议论,大家都知道,杨局长是隋书记的人,但是隋书记并没有提出候选人,陈区长也没有提出候选人。

旁人心里倒是有合适人选,但是区委和区政府老大都不说话,大家谁也不敢乱提,最后在隋书记建议下,大家一致同意,财政局的日常事务,由常务副区长葛宝玲先抓起来。

会议要讨论的问题很多,包括跟敬德的合作之类的,但出人意料的是,这些议题在很短时间内就通过了。整个会议在十点半就结束了。

陈区长紧跟着隋书记,第二个走出了会议室,他对区党委没有任何的归属感。总是觉得区政府才是他该在的地方。

也许,再过一段时间会好一点……他今天不是不想提名财政局局长的候选人,压根儿是口袋里就没人,与其仓促提个名。倒还不如先搁置,等以后再说。

不得不说,孟志新意外地马失前蹄,对他造成了不小的心理影响。

然而,就在他往外走的时候。听到有人用不大不小的声音发话了,这个声音他并不陌生,是纪检委书记陈铁人,“今天的新华北报到了吗?”

这货可以说是整个北崇官场,除了前常务副赵海峰之外,对他敌意最深的,陈铁人原本是惦记着北崇区长一职的,被外来的和尚抢了。心里的不甘可想而知。但是陈太忠心里禁不住暗叹——都是姓陈,你何苦为难本家?

所幸的是,陈区长在常委会里还有个本家——宣教部长陈文选,陈部长发话了,“现在才十点半,新华北报都未必到了阳州……陈书记你怎么这么性急呢?”

这话里也有话。暗指陈书记惦记某些不该惦记的东西,有点性急了。陈部长的命运,已经跟陈区长绑在了一起。自然是见不得陈书记如此张扬。

陈太忠上车之前,扭头淡淡地扫一眼——我记住你了。

事实上,今天关心《新华北报》的人绝对不少,陈区长才回到区政府,廖大宝就将一份传真件递了过来,“头儿,这是地电康总发过来的传真,他要我尽快转给您看。”

就是今天的《新华北报》,这时候没什么电子版,新华北报业在海角绕云有印刷点,当天的报纸,七点钟就能出现在朝田,不过阳州是归恒北发行部的,总要到了下午才能看上报纸——若是归到海角或者地北的话,上午也就能看到报纸了。

陈太忠没把新华北报放在眼里,但是也没有轻视对方的念头,于是结果传真来,细细地一看,禁不住倒吸一口凉气,“我说……不用这么狠吧?”

报纸上报道了发生在北崇的强奸杀人案,并且刻意地指出,死者为“某电视台著名主播,面容姣好”——这是新闻的卖点,大家最喜欢关心的,就是女主播了,哥们儿能理解。

女主播是死在**,全身**——这个也能理解。

女主播横死的房间,是某官员的私产,她跟该官员的关系,似乎有些暧昧——能理解,大家都喜欢这一口,别写得太刘备就行。

据知情人透露,女主播体内,有不止一个人的精、液,死状甚惨——这个……是玄幻小说,还是少儿不宜的**故事?

然而,其中的一份体液,大致是出于另一个官员——有点煽情了哦。

然后,新华北报人做为中国的良心,不禁要问:这个可怜的女人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桩惨案的背后,又隐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至于说案件的元凶,那暂且不说,大家求的是真相,而不是表象。

一篇文章看下来,就是一个意思,这个案子很蹊跷啊,这个女人,是死于意外的入室盗窃、强奸和杀人,还是另有说法,真的很难断定——她跟两个政府官员关系密切。

对于这些话,陈太忠表示淡定,新华北报一向就是这个调调,至于接下来新华北对北崇管理层的置疑,那更是再正常不过了——北崇是正在打算处理两个犯事的官员,但是,这仅仅是两个官员犯事那么简单吗?

说来说去,新华北报是想把他这个区长,或者是隋彪这个区委书记拉下马,甚至还有可能涉及到阳州市委书记李强,这并不奇怪,新华北的胃口,一向是很大的,他们希望自己的报导过处,市委书记、县委书记躺倒一片——不如此,也就不能显示出新华北报的威力。

依旧能理解!陈区长看着这篇有意删减、刻意突出、恶意引导的报道,发现自己竟然没有什么愤怒,看来哥们儿可以改名叫陈理解啦。

然而,有些事情,终归是不能理解的。

陈区长一篇文章都要看完了,这才发现记者提到了犯罪嫌疑人,“据知情人士透露,犯罪嫌疑人表示并没有杀人。他离开的时候,昏迷的女主播呼吸正常。”

总有一种创造力令人无语凝噎,果然不愧是《新华北报》!

陈太忠很无奈地放下了报纸。皱着眉头发呆。

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响了,来电话的是孟志新,他声音低沉。“区长,冒昧打扰您一下,为了不给大家带来麻烦,我想离开北崇一段时间,您看是否可行?”

这也是看了报纸了吧?陈区长也不答话。抽出一根烟来点上,新华北报的用心,真是无比的恶毒,他们要试图引导读者,认为这个女主播还可能是某个干部所杀,这个干部可能是某副区长,也可能是某局长——那可怜的嫌疑人,不过是政府推出来的替罪羊。

当然。两者相较。孟志新的嫌疑,要远大于杨孟春,何霏身体里有他的体液,至于杨局长,人家有不在场的证据——只是存在买凶报复杀人的嫌疑,考虑到案发现场是杨局长名下的房产。这个嫌疑几近于无。

但是对熟知案情的人来说,孟志新的嫌疑也是几近于无。别的不说,只凭他对面邻居的证词。就知道案发之后,直到警察来,没有人再进那个房间。

如果说孟区长是跟小偷一样,是从窗户里跳进来的,好吧,这个可能是客观存在的,但是……他为什么不走正门呢?

若是当时何霏苏醒了,从案发到警察来,这段时间她为什么不整理衣服,不打电话求助?若是她没醒,孟区长又有什么动机,从窗户上跳进来掐死她?

所以,从逻辑上讲,孟志新没有作案嫌疑,遗憾的是逻辑不能拿来当证据,他并不能彻底洗刷自己的嫌疑,不过市局也好,北崇区也罢,都是有头脑的人,没人认为孟区长可能做这事。

可《新华北报》这么一报道,情况就急转直下,中国的良心抛出的阴谋论,真的是太刺激人的想象力了,权色交易、香艳、谋杀、替罪、诡异……这些元素糅合在一起,都够写一本流行小说了。

别的不说,只说阳州市局的警察们看了这报道,都得考虑隔三差五地叫孟志新去报到——孟区长的嫌疑并未因报道而加重,但人言可畏吖。

正是因为如此,孟志新想避一避风头,还要跟陈区长打个招呼,这个时候,他必须要有非常端正的态度。

陈太忠沉吟好一阵,才淡淡地发话,“你去吧,我知道了,每天用固定电话向朱奋起报个平安……我这也是在保护你。”

“明白,我真的明白,谢谢您,”孟区长的声音,变得有些哽咽了,这一刻,不尽的酸楚滚滚而来,家人反目、职务丢失、路人的嘲讽,现在还要向警察局按时报到……

我不过就是偷了点腥,至于这样吗?就算一个普通人遇到这种事,也不会有我这么惨!

想是这么想,他也知道陈区长的吩咐是对自己的保护,这时候区长能答应他离开,就已经担了舆论上的风险,他深吸一口气,“辜负了您的厚爱,还给您带去这么大的麻烦,我真的太不是东西,太对不起您了。”

“现在说这个有意思吗?先出去避一避风头吧,”陈太忠无奈地咂巴一下嘴巴,“嗯……要是担心孩子受委屈,可以临时先转个学校季度,孩子是无辜的。”

我也是无辜的!孟志新的眼泪登时就滚滚而下了,“我会征求他的意见的。”

其实孩子的意见根本无须征求,儿子已经说了,不怕别人笑话,就当没这个爹了,他收拾心情,戴上一副墨镜,背起一个电脑包,径直走出了家门。

才出宿舍门,就看到一个男人咬牙切齿地向大门走来,不是别人,正是何霏的爱人。

他一低头,加快脚步离开了,心里却是在哀叹:事情越来越大了,做男人,尤其是官场男人,还真得管得住裤裆啊。

(更新到,召唤月票。)()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