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25 -3726今非昔比

正文 3725-3726今非昔比(求月票)

3725章今非昔比(上)?

陈太忠这心里,真的是烦透了,别人还没什么反应呢,何霏的爱人杜俊才先去了区政府大院,没找见孟志新,就先拿砖头砸了他家玻璃?

一转头,小杜又去了杨孟春家,依旧是没找到人,杨局长家不在区政府,而是自己盖的小楼,杜俊才在门口堆放木柴,嚷嚷着说要点了杨某人的家?

这些事情,就是他一个人办的,对于宗族观念强的北崇来说,有点不可思议,警察赶到杨局长家门口,将他控制了起来,他却大喊大叫地不服气。?

北崇并不大,警察中有人认出了杜俊才,一时也有点头疼。?

试图纵火肯定是不对的,但是就那么几根木头,离烧房子还早着呢,而此人头上那顶绿帽子,整个阳州都知道了,同时杨孟春也被撤职,不再是大家需要小心巴结的领导了。?

所以就有警察说,你别闹了,真想折腾的话,多叫些人来,也好引起区领导的重视。?

说这话的主儿,真的是未必存了好心,但杜俊才心里也有数,自己真的要召集上几十号人来,十有**就把陈区长引出来了,而北崇人都知道,陈区长是最不怕**的。?

正是因为如此,他才孤身前来,而且还有一个理由,也是客观存在的,他哭丧着脸发问,“家门不幸,出了这种事,我好意思叫人吗?就算叫人,又能叫来几个?”?

“你要是有什么冤屈,可以去法院告状嘛,”警察们心里挺纳闷的,你说你老婆死了这么久,怎么到了今天才想起来闹事??

杜俊才闹事,却也是因为新华北报的缘故,他和何霏的婚姻早就名存实亡了,初听她的死讯,想起往昔恩爱的日子。他大醉了两天。?

醉过之后,日子还要继续,何霏的奸夫是两个干部,但她已经死了,自古民不与官斗,小杜也不想再找他俩的麻烦——若是一个干部,头脑一热也就上了,可这不止一个。?

还是尽快将凶手绳之以法。这事儿就结束了。小杜同学真的是这么想的,哪怕是他知道那俩干部受到了惩罚,也没生出太多的念头——活该。**人妻女,当有此报!?

但是今天看到《新华北报》,杜俊才就不能淡定了。首先他是极其地愤怒,我艹,这一下全国人民都知道我被戴了绿帽子,虽然何霏被化名为费荷,但是尼玛……真的耻辱。?

其次就是那个恶意的假设了,事实上,做为死者的丈夫,他很清楚相关的细节,也从来没认为那两位有杀人的动机。可饶是如此,他看了文章之后,也禁不住微微地动摇一下:难道说霏霏的死,真的另有蹊跷??

他又仔细琢磨一下,认为这确实不可能,不过这个动摇,带给了他一点灵感:我都禁不住要动摇。那别人呢??

反正已经是全国知名的绿帽子了,杜俊才索性心一横,来找孟志新和杨孟春闹事,你们不给我个交待,这事儿就不算完!?

所以他面对警察。也是坚称自己要讨个说法,但是姓孟的和姓杨的根本见都不见他。他这也是被逼无奈,才如此行事。?

这个敏感时刻,警察们也不敢直接将他抓起来——事实上,有人笑话他,也有人同情他,大家琢磨一下,还是向上面汇报吧。?

朱奋起听到这件事,也是异常挠头,他对新华北报没什么敬畏之心,那离他太遥远了,身为分局局长,把区里主要领导伺候好就行,要是搁在往常,他绝对先将此人拘起来再说。?

拘人是有充足理由的——你都把木头堆人家门口了,还扬言要放火,不该抓你吗??

但是想到区长这次的古怪态度,他决定先跟领导请示一下,打通电话,解说完事情之后,他又强调一句,“……其实我现在就想抓他,考虑到您爱民如子,就先向您请示。”?

“唉,”陈太忠听得叹口气,从简单的阐述中,他已经听出了眉目,“这个何霏的爱人,前几天都没什么动静,是吧?”?

“我琢磨着他也是想讹点钱,”朱局长听领导这么问,索性直接点题,“《新华北报》这么一胡搞,什么样的牛鬼蛇神都冒出来了。”?

“把他带到我的办公室来吧,”陈区长沉吟半天,终于做出了决定,老朱说得没错,既然要当人民的父母官,对犯了错的孩子,就得先耐心说服教育——你丫要不是北崇人,哥们儿有上万种手段让你后悔到欲仙欲死。?

不多时,两个警察将人带到了区长办公室,警察们还想留下,陈区长随手扔一包烟过去,“辛苦了……你们忙去吧。”?

我艹,传说中的烟,带头的警察一把就将烟接住,笑容满面地发话,“谢谢区长,不过……小杜的情绪不太稳定,我们是不是留个人?”?

“他还能把我怎么了?”陈区长漫不经心地回答,又一摆手,“有关心领导安全的时间,不如多在街上走一走,多注意些社会治安。”?

“区长您果然一心为民,”警察拍一下领导的马屁,转身走了。?

陈太忠这才看一看坐在沙发上的杜俊才,小伙子有一米七八左右,身材魁梧容貌英俊,不过胡子拉碴,头发长而凌乱,有点不修边幅,看起来比较落魄。?

他摸出一根烟,自顾自地点上,又丢给对方一根,那支烟准确而孤零零地落到了茶几上,“抽烟……小伙子挺帅气的,怪不得当初何霏会选择你。”?

“唉,”杜俊才长叹一口气,拈起烟来仔细看一看,才摸出打火机点上,抽了两口之后,等不到想像中的说教,他才出声打破沉寂,“人已经死了,再说那些也没用了……所以我要追究那些破坏我家庭的人的责任。”?

“嗯,”陈区长点点头,“但是使用的方式不对。”?

“他们不见我,不跟我谈,我有什么办法呢?”杜俊才一摊双手。很无奈地回答,“我别无选择。”?

“你要见他们,想谈些什么呢?”陈区长饶有兴致地看着对方,其实小杜比他还要大五六岁,但一是区长一是平民,这样的对话注定是不对等的,他居高临下问得很自然。?

“谈什么?出出气吧,”杜俊才低着头抽烟。艰涩地回答。“人是已经死了……但是我的火儿没消,现在连外省的报纸都报道了,我这绿帽子全国知名了。”?

你就是想讹点钱!陈太忠听他这么回答。就越发地肯定了自己的猜测,但是有可能教育好的时候,先尝试教育吧。?

他也不说对方的行为会让区里被动。继而影响整个区里的建设,这纯粹是官场思维,跟老百姓说这个,有点打官腔的意思——人家家里都死人了。?

其实陈区长本人,也不是很喜欢从上往下压的官场思维,他最不爱听的,就是“大局感”三个字,人同此心,心同此理。?

所以他决定换一种沟通方式。“你可能听说过,我这个人不是特别讲道理,但那是对外人,身为北崇的父母官,我对自己人,是非常愿意关照的,这个你承认吗?”?

“是这样的。”杜俊才点点头,前一阵他还接了点零散的土方活,但他不是专业的,又想抢进度,导致了一次塌方。倒是没死人,一个民工被埋了半截。然后被挖出来了。?

但这也是事故,白凤鸣知道之后,直接批示要罚款,不接受罚款你就走人,钱不给了——白区长对建设这一套工作太熟了,一不小心就是人命,目前北崇大兴土木,很多没经验的都来接活,区长又强调要照顾北崇人,他不得不严抓。?

杜俊才认为,区里有点小题大做太过严苛,但是他也承认,陈区长确实是想多照顾本地人,连他这临时拉几个人的草台班子都能接活。?

但是这一起事故,又让他小赔一笔,搞得手头更拮据了——尼玛,这就是生活吖。?

“那咱们今天就像朋友一样,随便聊一聊,”陈区长语重心长地发话,“你有什么想法,可以直截了当地说,言者无罪,我不会计较。”?

哥们儿这亲民态度,跟段卫华相比,也毫不逊色了吧??

杜俊才沉吟好一阵,总觉得自己讹钱的想法,不好直接说,“就是气不平。”?

“你不说那我说,”陈太忠也没指望自己说一句话,对方就掏心窝子,“听说当年,你跟何霏很恩爱,后来你出了点事情,导致了夫妻关系的紧张……是个什么样的事情?”?

“当年啊……”杜俊才苦笑一声,“当年我们两家,真的是门当户对,生活也确实挺好,但是我家的运气不好。”?

杜家算发家早的那一批,胆子也大,杜俊才承袭了这个基因,当他听说跑西、藏来钱,就跟老爹商量,咱们跑那个线吧,那里什么都缺,日用品运上去就赚钱。?

但是回来,都是放空车啊,老杜对这个也了解一点,不过他胆子也大,就说儿子你愿意,那咱们就跑,不过那里路况不好,咱们得买辆好车。?

父子俩说了就做,行动力惊人,联系好收货人之后,买了辆三菱载重汽车,又招呼两个人,一共四个人,直奔青藏高原而去。?

要说他们准备得也很充分了,军大衣、热水瓶和高压锅之类的,车上都备了,不成想在青藏高原上,新买的载重车,直接熄火趴窝了。?

这尼玛真的抓瞎,尤其是青藏高原那个地方……太冷了,汽车打不着又没火的话,不管你穿再多厚,第二天绝对变冰雕了。?

四个人找半天柴火找不见,都快冻僵了,前后半天也过不来一辆车,好不容易遇到两辆卡车愿意停下,卡车上的人说,这个节令,你就不用指望我们帮你修车了,拖车也不可能,想见到明天的太阳的话,你们出钱,捎你们去省会。?

又走了一天一夜,遇到了一个大一点的集镇,正好碰上有空的卡车往下放,杜家人赶紧商量着雇上,来到趴窝的地方,别说货了,连轮胎和车厢都被人卸走了。只剩下车架子在那里——下去的车都是空车,什么东西不能装??

就这一趟,连车带货一百多万没了,杜家赔得是倾家荡产,而这个主意是杜俊才出的,他心里的郁闷可想而知。?

家里没钱了,朋友就少了很多,杜俊才已经优越了多少年。这个失落让他很难接受。而且他也是花惯了钱的人,为了护住面子,更要强撑着。?

如此一来。家庭矛盾就爆发了,他先是不往家里交钱了,后来偶尔还要跟何霏拿钱。何霏说他两句,说你做不成买卖,好歹先找个活儿干着,不要整天游手好闲,他就火了——老子何尝没有找活干,只不过没有合适的,真是龙游浅水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

到后来,他越来越自暴自弃。夫妻关系就越来越僵。?

3726章今非昔比(下)?

这些事情,杜俊才不会跟陈太忠全讲,但是他也要诉说一下自己的委屈,“……我已经很努力了,就是运气不好,我甚至去朝田卖过羊肉串,结果一个难看得要命的城管。非要跟我处对象,我换了好几处地方,都被她找过去……本来挺好的买卖,搞得做不成了。”?

“是不容易啊,”陈太忠听得都想笑了。面前这厮,简直就是个杯具大全了。小杜大多时候,还是眼高手低,但是能放下架子去卖羊肉串,也殊为不易了——起码这个羊肉串,小杜不会在阳州卖,阳州人的消费能力差倒是在其次,关键是丫丢不起那人。?

“我的努力,她视而不见,”杜俊才还要再絮叨下去,却猛地发现自己偏了主题,于是就纠正过来,“反倒是嫌我游手好闲……那个时候,我就听说她跟杨孟春有点不对劲了,她很单纯,绝对是被带坏的。”?

“但是我听说你,喝了酒之后,也经常跟她打架,”陈太忠不清楚杜家的事儿,但是对何霏的事情还是比较清楚的,“甚至还去电视台抢过她的工资……有没有这回事?”?

“那是……就那么一次,”杜俊才低下头,叹一口气,嘴里却是不肯服软,“我老妈做寿,本来说好她买礼物,结果她不买了。”?

她买了两瓶酒,被你招待朋友了,陈太忠对这个八卦是很清楚的,这是大家公认的,何霏和杜俊才闹僵的分水岭,不过眼下计较这个,实在没太大意思,清官还难断家务事呢,他又点起一根烟来,“小杜,你觉得当初何霏嫁给你,是看上你什么了?”?

“门当户对嘛,”杜俊才的回答脱口而出,“她好看我也不难看,而且,我俩有感情基础……当时在班里,我是学习委员,经常帮助她,可走上社会之后,我才知道,学习好不好的,屁都不算。”?

“这么说,她曾经很钦佩过你,”陈太忠轻轻地吸一口烟,尼玛,这心灵鸡汤真的不好煲,哥们儿自己都觉得有点肉麻。?

“那都是小时候……不懂事了,”杜俊才迟疑一下,才低声回答。?

“她的变化是她的,你的变化是你的,”陈区长又吸一口烟,任由浓浊的烟气在口鼻间蔓延,“她对你的误解,我就不说了,我只问你一句,做为一个曾经被她钦佩的人,你拿她的死来做文章……她若是死后有灵,会不会更加看不起你?”?

杜俊才登时语塞,隔了差不多有一分钟,他才缓缓吐出一个字,“我……”?

“你可以不承认,反正她已经死了,”陈太忠好不容易发现了缝隙,就果断地灌入鸡汤,“今天你跟我说什么,都不会有任何后果。”?

“我没有拿她的死做文章的意思,”杜俊才终于做出了决定,他选择了否认,不过对于陈区长所做的事情,他还是很了解的,所以他不选择直接对抗,“我只是通过看新华北报,发现自己到现在为止,还不知道元凶到底是谁。”?

“元凶到底是谁,你心里很明白,”陈太忠苦恼地揉一揉太阳穴,“如果你抓小放大,为了一己之私,不能让真正的元凶尽快地得到惩罚,甚至帮助他逃脱法律的制裁,那么,何霏当初真的瞎眼了……你根本不算个男人。”?

何霏活着的时候,也说过这话。她现在都死了,我需要在意吗?左右不过是怕我找《新华北报》,杜俊才觉得自己看透了区长的心思,于是自嘲地笑一笑,“头上的绿帽子大家都知道了,还不止一顶,我早就算不上男人了。”?

“唉,”陈太忠无限感慨地长叹一声。哥们儿跟你磨半天嘴皮子。真的是尽到为人父母的心了,你真想一门心思走到黑,那也随你。药医不死病,佛度有缘人。?

“那你去吧,”陈太忠很随意地摆一摆手。“去主张你的正义,别在区里搞什么危险行动,要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你是北崇的群众,但是北崇不止你一个群众。”?

杜俊才刚刚走出门,迎面就撞到一个美女,这个女人比自家死去的老婆还强不少,不过最近区里关于她的传说很多,陈区长的铺盖嘛。?

王主任找陈区长,也是汇报工作来的。“头儿,咱们搞这个移动大棚,乡镇一定要公示吗?”?

“哎呀,这个……”陈太忠皱着眉头想了想,“好像是强调过,要让大家都知道,但是没有硬性规定。乡里一定公示,唉,这基层工作就来不得半点疏忽啊。”?

“屈刀乡有群众反应,乡里没贴出公示来,”王媛媛缓缓发话。“刚才有乡里群众在区政府公示栏发牢骚,我觉得这个情况有必要重视一下。”?

王主任的工作态度。真的没得说,这个移动大棚的统计和筛选,本来就是交给计委的,但是现在分管副区长兼计委主任病假了,闹得沸沸扬扬的,人心浮动,这个时候,她发现有人发牢骚,还敢接下来,这也真是排除万难一心为公了。?

“在公示栏喊冤,为什么不去信访办?”陈区长的话才问出口,就恨不得给自己一下,这东西凭什么信访?唉,真是跟杜俊才聊天聊糊涂了,“你怎么表示?”?

“我就是表示,计委一定会过问,不让农民的权益受损,”王媛媛微微一笑,“留下了他们的联系方式,但是没把他们领进来。”?

你这长相,只要嘴一张,别人巴不得给你留电话号码呢,陈区长看一看她光洁的小臂和修长的双腿,用心克制一下自己的绮念——窝边草,胸也小了一点。?

然后,他反应过来一个问题,“他们留的联系方式是什么?”?

“住址啊,”王媛媛理所当然地回答,“还有村委会的电话。”?

“你打电话,把魏得一给我叫过来,”陈太忠淡淡地吩咐一句,魏得一就是屈刀乡的党委书记,这屈刀乡,在北崇也算偏远乡镇,位于临云乡和小岭乡之间,啥特产也没有,穷得叮当乱响,不过屈刀的烟草在北崇算是不错的。?

“但是他们现在改正,也有点晚了,”王媛媛提醒他,“只剩下三天时间了。”?

“这是咱们自己的问题,没说清楚……屈刀乡顺延两天,”陈区长并不委过于人,事实上他更关心的是,“屈刀乡的人,直接在公示栏喊冤?”?

“这个……确实是这样,”王媛媛犹豫一下,还是实话实说,“头儿,您搞的这个公示栏,不止是公示,它是在政府门口啊,很多人有了冤屈,又不合适上访的,就在这里说一说,希望能得到区领导的重视。”?

“这倒是公示栏的新用法,”陈太忠哭笑不得地摇摇头,心说这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民众们参政议政、反应问题的渠道多了一个,可公示亭旁边,就是区政府的大门啊。?

此刻的魏得一,正在办公室里说大棚的事情,他旁边坐着的,就是东柳沟村的胡村长,斜对面则是乡长郑二勇,郑乡长抱着个大搪瓷缸子,沉着脸轻啜着茶水。?

“东柳沟集中发展大棚产业,我认为是很有必要的,”魏书记沉声发话,“五十亩是最少了……到现在为止,咱们乡里还没有个像样的农业基地。”?

你就扯犊子吧,郑二勇心里清楚得很,姓胡的跟魏得一关系好,就想拿走一大块大棚。?

而且这魏书记就喜欢搞面子工程,东柳沟离乡里就是三公里,站在乡政府的小二楼上就看得到,到时候有领导过来视察,一眼看过去,很整齐的几排大棚,那效果当然是不错了。?

但是同时,郑乡长心里还清楚,胡村长的吃相不好看,大棚基地一旦搞定,村民们能得到多少收益,那实在不好说,可以肯定的是村长的腰包会鼓起来。?

胡村长的腰包一旦鼓起来,魏书记的手头就要宽裕一些,起码吃喝之类的有地方了。?

所以郑乡长一直就不表态,今天被书记拉到屋里逼迫,眼下避无所避了,他闷声回答,“那你想搞就搞吧。”?

当然是我想搞就搞了,我特么叫你来,是担心这五十亩过不了区政府!魏书记很清楚,乡里虽然没怎么放消息,但是收集的搞大棚的意向,已经超过百亩了,区里一旦决定砍掉这五十亩,保其他的零散户,那不就白算计了??

所以他一定要拉上郑二勇,“乡里的发展,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情,我的意思是,咱俩一起找到陈区长,去说这个事儿!”?

我就知道你在这儿等着我呢,郑乡长心里也明白,老魏是在担心什么,他又沉闷一阵,才待理不待理地回答,“我觉得,你跟小胡去找陈区长更合适。”?

我前脚走,你后脚就可能使坏,当我想不到?魏得一知道必须做通这厮的工作,要不然不管是往区里打小报告,还是煽动乡亲,都可能让自己被动。?

说来说去,还是新来的区长太亲民了,连屈刀乡的乡民都知道,遇到不公正待遇,去区里告状,搁在张区长在的时候,哪里有这么多事??

“你再考虑一下吧,”魏书记看一眼胡村长,尼玛,让你搞定郑二勇,你小子办事还真不让人放心,“留给咱们的时间不多了。”?

就在这时,魏得一的手机响了,他看一眼来电号码,笑眯眯地接起来,“你好,我是魏得一。”?

“魏书记你好,我是计委的王媛媛,”电话那边传来个清脆悦耳的女声。?

“王媛媛……哦,王主任,你好你好,”魏书记的脸,笑成了一朵花,“请问有什么指示?”?

“指示不敢说,陈区长请你马上来区政府一趟,”王主任还是很客气的,但是话里没什么感情,“你现在有空吗?”?

“好的好的,我马上就去,”魏书记笑着回答,“这个……我需要准备一些什么资料吗?”?

“这个你要问陈区长了,再见,”王主任很干脆地挂掉了电话,她曾经在区长身边工作过,当然知道,有些消息不该由她来说。?

“陈区长……让我去一趟,”魏书记挂了电话之后,斜睥郑二勇一眼,轻声嘀咕一句,音量却保证对方能听到。?

“还是先打个电话请示一下吧,”他又自言自语一句,拿起电话开始拨号……?本月为您推荐唐家三少最新巨著《绝世唐门》?

看最快更新,就来哈十八网?

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