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33章 原来是他贺百万盟

3733章原来是他(贺百万盟)

陈太忠是想到就做的主儿,为了防止有人打扰自己,他特地招呼一下廖大宝:我现在乏得很,要在办公室里躺一躺,谁来都不见,手机你帮我接着。

至于说上班时间不得无故脱岗,管不了隋书记,自然也管不了陈区长。

他捏两个法诀,就隐身来到了市局,眼下正是大白天,到处都是走动的人,他不得不小心翼翼地东张西望。

他最先是找到了讯问嫌疑人的房间,两个警察正在折磨那厮,不让睡觉那是铁铁的,但那位口口声声地说我要交待,警察们也不做笔录,只是冷哼一声,“都告诉你了,不着急交待,先想……想好了再交待。”

“我真的想立功,”那位有气无力地回答。

“先说你杀人的细节,少**扯淡,说什么你走的时候还有呼吸,”一个小警察手持警棍,过去先给他一下,“尼玛……阳州市被你的胡说八道折腾得不轻,你再负隅顽抗,信不信把你交给北崇分局?”

“就让他顽抗吧,北崇那边施加给咱们的压力老大了,”另一个警察点起烟来吸一口,“陈区长那就不是个讲理的,我看哪,局里早晚要扛不住压力,把他交给北崇分局。”

合着哥们儿还成了你们吓唬人的工具了?陈区长在一边听得哭笑不得,他小心翼翼地扫视着审讯记录,又竖着耳朵听别人说什么。

遗憾的是,诸多警察似乎都得到了什么指示,没人提嫌疑人的立功表现,也不怎么多说话,整个警察局的气氛,相对比较压抑。

最后,陈太忠还是在一个文件柜里,翻到了此案的原始讯问记录,里面清楚地记录了,嫌疑人还偷了哪几家。

为了防止有遗漏。陈理解区长特意又多转了二十分钟,没想到还真有所获,不过他获得的不是遗漏,而是一个标注——某小区失窃房屋,户主为周彩花,括号,马飞宇之妻。

原来是他!陈太忠登时恍然大悟,于是他不再停留。捏一个法诀。直接回了北崇。

合着陈正奎是为此原因,才压下的事情,陈区长收回分身。走到沙发上坐下,嘴角泛起一丝冷笑,看来周秘书长的出面。不过是帮陈市长在掩饰。

前文说过,马飞宇为明信的区党委书记,此人出身于团市委,陈正奎上任以后,明确地表示过要扶持两个地方,一是花城市,一是明信区。

陈市长和马书记根脚相同,两人以前的交集应该不会太少,又出身于相同阵营。本身就具备了信任基础,而且一为大市长,一为区党委书记,主次分明相得益彰的搭配。

他正琢磨呢,听到门外隐隐传来声音,于是站起身打开门,探头一看登时愣了。外面居然聚集了二十几个人,有大大小小的干部,还有两个拎着急救箱的大夫。

正是这俩,在低声地跟廖主任争执,陈区长见状。哭笑不得地发话了,“不是吧。我就是身体不适,稍微地睡一会儿,怎么就这样了?”

“太忠区长的身体,可是决定了咱北崇的发展,”谭胜利笑眯眯地发话,又斩钉截铁地表示,“你一向身体好得很,今天出现了这样的事情,绝对不能轻视……必须做个检查。”

“那是,”旁边众人纷纷附和。

陈区长有点飘飘然了,心说哥们儿真想不到,自己是如此地得民心,他本有心严厉拒绝,看到大家如此关心自己,只得轻咳一声,“检查就不用了,以后也没必要这么扰民,我要是觉得身体不好,自然会去医院,你们医生们……服务好大众才是天职。”

“这个不能这么说,”一个男大夫摆一摆手,一本正经地发话,“大病都是由小病发展来的,发现有不适,就必须高度重视,扁鹊见齐桓公的故事,想必陈区长……”

“好了好了,我检查,”陈太忠哭笑不得地摇摇头,转身向屋里走去,“给你五分钟,应该够了……我说,扁鹊见的是蔡桓公吧?”

五分钟还是不够的,医生们大致量了血压、体温,把了脉,又看他的口腔,敲击身体的不同区域,直折腾了十来分钟,也没发现异样。

“没问题才最可怕,”大夫们临走时,异常郑重地叮嘱陈区长,要他近期尽快抽出时间,到区医院做个全身检查,要是区里检查还是没问题,那就要考虑去市里了。

“没问题的人,都要被你们吓出问题,”陈太忠哭笑不得地摇摇头,又叮嘱廖大宝一句,“按顺序安排大家进来。”

最先进来的,肯定就是不需要按顺序的,谭区长和林主席一起走进来,倒是葛宝玲见区长没事,笑一笑转身走了,“我还以为区长真的病了。”

谭胜利和林桓都是有事情找陈区长,不过剩下的人就不是了,这俩出去之后,外面只有三个人在等,其他人就是纯粹关心陈区长的身体来的。

白凤鸣一直在外面视察,直到临下班才回来,他主动找到陈区长,“区长,晚上去您那儿蹭顿饭。”

陈区长估计,这是白区长下午没来,怕自己计较,于是笑一笑也不做声,心说我就在屋里小睡了不到一个小时,这是多大点事儿,用得着你们都来看我吗?

然而,在区长的小院落座之后,白凤鸣很直接地表示,“区长,我说句冒昧的话……因为中午古伯凯来了,大家下午才会那么关心你。”

“嗯,”陈太忠听得点点头,这话很有道理,他的心情略略地糟糕了一点,哥们儿的人格魅力,看起来是没自己想的那么大,“凤鸣你最能扫兴,让我多陶醉一会儿不行吗?”

“呵呵,现在他们看区里的情况,也是波谲云诡,”白凤鸣微微一笑,心里却是暗暗记下,陈区长还是在意这些形式主义的,那么以后,自己就不能太我行我素了,“看不清楚动向啊,不过我倒是听内部人说,那小偷想要立功,似乎咬出人来了。”

“嗯,”陈区长点点头,他本来不想说自己下午的收获,可是想一想老白是个嘴紧的——尤其是,他不想让助手认为,自己的消息不够灵通,那样很容易被人小看,继而影响他的领导权威。

所以他略略沉吟一下,方始发问,“咬出谁来了?”

“这个可就真不知道了,”白凤鸣摇摇头,他在市局里并没有太硬的关系。

“据我所知,大概跟明信的马飞宇有关,”陈区长不动声色地回答,“你怎么看?”

“哎呀,要是他,那就是最正常的,”白凤鸣点点头,很显然,他也一直为此困惑,而对这个人选,他表示认可,“陈正奎一定要保他的,要不然脸面就太难看了,李书记应该也不会阻止……毕竟咱北崇已经出了这么大事儿。”

“是啊,”陈太忠点点头,通过一下午的消化,他大致推算出了各方的反应。

“这样结束就不错,”白凤鸣搞清楚了心中的疑团,心情也松快了不少,他哈地笑一声,“陈正奎这也是活该,查人查到他唯一的自己人身上,真是机关算尽太聪明……只能灰溜溜地收手,好想看一看他现在的脸色。”

“我一直在想,你说……这新华北报的人来,一定跟陈正奎有关吗?”非常奇怪地,陈太忠问出了这么一个问题。

“您这么一说……我也是有点拿不准了,”白凤鸣听到这个问题,也是微微一愣,才又点点头,从来没有任何证据表明,新华北报的人是陈市长叫来的,但是陈市长确实是靠着这张报纸的报道,才开始对北崇下手,所以大家直接就自动脑补了。

可眼下一想,还真是有些疑点,陈市长和陈区长的对立人所共知,只要有机会踩陈区长,陈市长绝对不会手软,而两陈斗起来的话,只会天下大乱,没有哪一方会完胜。

这个想法有点阴谋论了,但是细想一想,可能性还不小,此事没什么操作难度,成本也低,主使者只需要给新华北报打个爆料电话,接下来什么都不用干,坐山观虎斗即可。

不过,随着马飞宇被意外地牵扯进来,此事就不得不告一段落,幕后黑手的算盘就不灵了,想到此处,白凤鸣就想说一句,可能做这事儿的人太多了——未必是李强,官场里也从不缺这种人,想查也不好查。

然而下一刻,白区长才猛地想到一个可能,他惊讶地看一眼陈区长,“区长你不会是想……把这件事推动下去吧?”

“凤鸣你的脑瓜,还真是够用,”陈太忠笑眯眯地伸个大拇指,老白真的不愧是可与那帕里比肩的主儿,肚子里的弯弯绕真的太多了,一句简单的问话,就能想到这个可能,“想查就查,想收就收,天底下哪儿有这么便宜的事儿?我只是想……谁可能得利。”

“咝,”白凤鸣听得倒吸一口凉气,这种胆量的陈区长,才是他熟悉的陈区长,但是胆量大到这样……还是让他惊讶不已,他愣了好一阵,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为官仙第一个百万盟主超少|slyvain加更,从没想到,官仙也有被百万盟的一天,百万盟的书那么多,风笑真的从来没想过,总觉得喜欢官仙的,能订阅正版就是最大的支持了,因为……看官仙的读者都是相对成熟的,很多有条件支持的领导干部们,看的也不是正版,呵呵,习惯了……所以今天,不吃饭也要先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