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36 -3737主动上门

3736 3737主动上门(求月票)

3736章主动上门(上)

牛晓睿离开陈太忠的小院之后,斟酌再三,还是决定赌一把,因为年轻的区长说得很明白——不会有第二次机会的。

是的,这不仅仅是一次冒险,更是一次机会,如果能借此获得陈区长的友谊,下一步在北崇,经济导报会有大量的软文机会。

一个县区里,不可能有太多的软文机会,但这个县区若是北崇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昨天走出分局之后,她驱车去阳州取钱,来回的路上,就不停地打电话,了解这个年轻气盛的区长,到底是个什么路数——当然,那罚款能少交一点就更好了。

所幸的是,经济导报是挂在省党报名下的,而省党报和省党报之间,交流也算充分,从《天南日报》那里打听陈太忠,简直是太方便了。

所以牛总编在相对比较短的时间里,就掌握了陈区长大致的履历和业绩,甚至知道他的女朋友,就是国内首屈一指的搜索引擎的老板荆紫菱——小荆总在文明办亮过相。

那可是荆紫菱,全国资深一点的媒体人,就没有不知道她的,出身书香门第,年少、美貌、多金,更是聪慧绝伦,几乎是所有男人的梦中女神。

牛晓睿算是自视极高的女人了,跟小荆总相比,她唯一有把握胜过对方的,也不过就是智慧,至于容貌,那要看个人的喜好,见仁见智——比其他的,她真的就没什么自信了。

大名鼎鼎的荆紫菱,男朋友会是这个粗暴而傲慢的年轻人?还是窝在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牛总编真的有点怀疑这个传说——虽然她也知道,陈区长也是相当地不俗,但是……那是荆紫菱啊。

所以她才会在小院里试探陈区长,对方没有肯定答复,却也没有辟谣,那大概就是真的了。

事实上。对牛总编来说,这些收获倒还在其次。关键是她了解到,北崇在陈太忠的领导下,已经强势进入了快速上升通道,王社长的评论就很有代表性。

他真的不吝溢美之词——如果这两年谁能盯紧北崇。绝对会成为一个奇迹的见证者。这奇迹不仅仅是限于GDP的飞跃上涨,在党建和组织工作上,也会出现令人惊叹的成就。

正是因为了解了北崇即将到来的大发展,她才肯放下恩怨,主动去陈区长的小院拜访。

不过小院里的谈话,效果并不是很好,陈区长对经济导报有根深蒂固的歧视,意识到这一点,牛晓睿有点愤怒——导报确实有点不入流,但是你当着我面这么说。真的太不给面子。

陈区长最后提出的要求,她闻到了里面的血腥味。自是不肯答应,同时着实地秀了一把自己的智商,看到他平静面孔之后,刻意压制的愕然,那一刻,她心里是说不出的得意:以你的智商,还不足以把我玩得团团乱转,老娘不是花瓶!

然而,在走出院门之后。她的脑海终于被两个大字牢牢地占据了——机会!

陈区长的意思是说,我现在让掺乎。是给你一个机会,不珍惜的话就没有了,至于说风险什么的,那无须再提——有利益自然有风险,通常情况下,风险和利益是成正比的。

经这个提醒,牛晓睿反应了过来,她的拒绝看似明智,但却不无软弱之嫌——这世界终究是有付出才会有收获,而一个小小的经济导报,凭什么敢奢望不劳而获?

事实上,牛总编手持美国绿卡,并不是特别害怕官场中人,尤其她从事的是媒体行业,跟大多数官场中人并不存在利益纠纷,随便说两句什么,算不上多大错误。

时下官场就是这风气,若是没什么背景的小老百姓,在网上随便诽谤几句,没准就被跨省捉了回去,被劳教被精神病啥的,杀鸡给猴看以警示众人。

但歪嘴的若是她,领导们冲着那张绿卡,少不得要先以说服教育为目的,摆事实讲道理——就算不小心卷进什么漩涡,只要她果断抽身,应该也无大碍。

说白了,媒体不是个暴利行业,牛晓睿心里很明白,她要是想搞修桥铺路之类的活儿,这张绿卡也没啥大用,只是跑路的时候较为方便。

她之所以拒绝陈区长,还是心里那点不服气使然——你那点智商,别以为能算计了我,当然,她不喜欢麻烦,这也是真的。

可是想到以后的机会,她不得不郑重地考虑这个问题——事实上,跟地方实力派人物打好交道,收获的可并不仅仅是软文的润笔费用。

关系走得近一点的话,逢年过节啥的,能从地方上搞来点奖金福利,再近一点,没准就能介绍一点这样那样的工程——这都超出媒体的范围了。

走得更近一点,被领导赏识,直接就连编制都解决了,恒北日报旗下一个子刊的记者,编制外的,现在已经是朝田某县政府的办公室副主任,据说马上就要扶正了。

还有那更近的,直接就接了地方工程,从记者改行做企业了。

考虑到这些因素,牛晓睿觉得还是值得赌一下,然后又打听了一阵,才最终决定赌了,这时候时间有点来不及了,当然,赶一赶的话也行,她就安排导报,做深度挖掘的报道——明天先发杨孟春的个人履历,这是已有的资料。

她这么安排,自然也是有私心的,一个履历说明不了什么问题,而且杨孟春是隋彪的人,跟陈太忠关系不大——唯一有点麻烦的,仅仅是这个履历一般人搞不到,但绝对不是造假。

牛总编这是打了骑墙的主意,讨好陈太忠,也不得罪其他人,至于说明天的报纸该发什么——那就看事态发展了。

她这确实算帮了陈区长,可她也不打算马上去卖人情,心说我是把事情做了,白纸黑字都印出来了,不过那啥……为了避免别人怀疑是你主使的,近期可是要跟你保持距离的。

说白了,她对自己的智商非常自信。相信自己能找到说服陈太忠的理由,同时她也相信陈区长的智商——任何说辞都是次要的。关键是我做了,难道不是吗?

牛总编是住在阳州宾馆,早上她也收到了散发着油墨气息的《恒北经济导报》,细细看过文章之后。她点点头。“尺度把握得不错,我今天再呆一天,小刘,你配合小杨去收集资料,素材不限越多越好。”

“咱们今天不是要回吗?”高大英俊的小刘一皱眉头。

“计划赶不上变化,你想回的话,我不拦着你,”牛总编微微笑一笑,对于这个除了相貌一无所长的男人,她是发自内心的瞧不起。

“那好吧。我和小杨去收集资料,”小刘点点头。大多时候,他没有自己的主见。

然而,就在下一刻,牛晓睿接到了小姨的电话,她的小姨在电话那边大发雷霆,“晓睿你怎么搞的,都给你说了,不要招惹陈太忠,怎么今天又出来了。我求王社长一次,容易吗……挺聪明个孩子。怎么突然就这么糊涂呢?”

“我见陈太忠了,”牛总编轻笑,她跟小姨关系很好,但是此事涉及陈区长的布局,而她自己都是在打擦边球,所以有些话真不合适明说,“他说了,适度的曝光可以,不要刻意描黑政府形象就行。”

“什么叫不要刻意?王社长都给我打电话了,说你要继续这么搞,想进报社就很难了,”她的小姨很着急,“有上面领导不满意了……知道吗?是上面的!”

“我知道了,”牛晓睿悻悻地挂了电话。

她这个总编,本来就是外聘的,承包《恒北经济导报》的,是原恒北日报的副社长,在工作中犯了错误,提前被病退了,而他这个病退有点冤枉,所以能承包了这个报纸。

牛晓睿当初应聘的是总编,但经济导报只肯给她副总编,想她也是耶鲁大学的MPPM,一怒之下就要去京城发展,后来还是她的小姨找到了王社长,才帮她争取到了这个位子。

所以王社长的话,她是要听的,但是她实在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我现在,到底该怎么办呢?

想来想去,她还是打个电话给陈太忠,听到对面熟悉的声音,她轻笑一声,“廖主任,我导报的牛晓睿,请你帮我接一下陈区长,有急事。”

“嗯嗯,知道了,这个报道,你先搜集素材,晚些时候我再联系你,”陈太忠此刻正满脑袋浆糊呢,一大早朱奋起就打来了电话,说经济导报不守规矩。

经济导报的事情好说,陈区长表示,舆论的监督还是有必要的,只要他们不生捏硬造,不触及底线,咱们欢迎监督——昨天他们已经交了五万,不差钱的话,就继续扭曲真相嘛。

但是同时,朱局长也收集了新华北报,这个报纸今天的表现,很有点奇怪——居然没有提及北崇一个字,这令朱局长异常不解,但陈区长却是异常失望:你咋就不继续报道了呢?

真是枉为中国的良心吖。

3737章主动上门(下)

这是不正常的!陈太忠太清楚新华北报的做法了,一桩可能大热的新闻,还很有挖掘潜力,新华北报绝对不可能置之不理的,就算一时半会儿没有新的突破,八卦花絮之类的东西,也能扯不少。

挂了朱局长的电话之后,凤凰驻京办的张主任也打来了电话,他表示说新华北报今天没啥内容——其实有啥内容,咱需要介意吗?张主任在京城不是一天两天了,知道这种报纸的性质,不少老百姓挺爱看,但是在官场中人眼里,那屁都不是。

我真不需要你提示,陈区长有点无语,哥们儿在京城的朋友海了去来,之所以选择你,只不过是因为他们起得都比较晚,你起得早而已。

但是张主任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他顺口就抱怨说,殷市长打算翻建凤凰驻京办了,新买了一块地皮,离这里倒是不远,但是十二亩地换十四亩,凤凰要多花三千万。

这个价钱在十年后是低得令人咋舌,但是在时下。真的是很高了,合着一亩地一千五百万了。尤其令张主任愤怒的是,新驻京办的筹建,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陈主任。你虽然不在凤凰了。但永远是咱凤凰的干部,你得反应啊。”

这你叫我怎么反应?陈太忠苦笑一声,无可奈何地挂了电话,殷放从来就是只会唯上的主儿,重建驻京办,真的是再正常不过了,而且,哥们儿真的不是天南的干部了。

但是接下来的事情,就有点不妙了,八点半的时候。齐晋生居然打过来了电话,他嘎嘎地笑着。“太忠,又扇了新华北一记耳光?你厉害啊。”

“我啥都没做,真的,”陈太忠跟他白活两句,挂了电话,脑子里真的是一塌糊涂,新华北报……就这么萎了?哥们儿还真的想等你报道到过激的时候,去收拾你呢。

当然,他更希望的是。新华北报能强硬下去,那马飞宇的事情。真的是想捂都捂不住,只要能把马飞宇拉下马,北崇这俩小干部,真的不算什么——最难看的还是陈正奎。

在他印象中,新华北这个报纸虽然很操蛋,但是大多时候,他们针对的还是政府官员,中国的良心嘛,怎么能不把此事报道下去?

莫非,此事真的是陈正奎一手包办的,说开始就开始,说中止就中止,不受其他外力的影响?这一刻,年轻的区长真是想不通了,那么……真的没有所谓的幕后黑手?

不过不管怎么说,事态发展到这一步了,陈太忠也不可能就此收手,尤其是对方的压力,都施加到经济导报了——无非就是个鱼死网破了。

于是他打个电话给朱奋起,“孟志新再给你打电话,让他打电话给我,给零零零幺这个号码打,告诉他,我等着呢。”

陈区长在北崇有两个手机,一个是零零零幺,一个是五个九,五个九的号码知道的人很多,是廖大宝拿着的,零零零幺就是他的私人电话了,知道的人不算少,但是没有重要事情,没人敢随便给这个号码打电话。

话说完不到十分钟,孟志新的电话就打了过来,还是海角的固定电话号码,“头儿,我刚才给朱局长打电话,听说您找我?”

“这个……那啥,你马上回来,”陈太忠也不跟他多解释,“去市纪检委主动说明问题,长痛不如短痛。”

“去市纪检委说明问题?”孟志新讶异地重复一遍,“可是我除了何霏,再没有别的问题了。”

“你要是不想回来,那由你了,”陈区长轻描淡写地发话。

“我这……好不容易把老婆哄来,要陪她爬山,”孟志新吞吞吐吐地解释,“那我马上回去……杨孟春也去吗?”

“他算什么玩意儿,值得我替他操心?”陈区长啪地就压了电话。

陈太忠下一步的目标,就是逼宫陈市长,北崇俩干部出了问题,杨孟春跟他无关,剩下的是孟志新,他就让孟区长今天去市纪检委说明问题。

这么一来的话,孟志新的前途就越发地暗淡了,不过陈太忠对此有安排,老孟若是肯跟着他的步子走,结局不会差了。

孟志新在这边挂了电话之后,也是有点犹豫,这两天他跟妻子的关系才刚刚缓和了一点,两人正计划着趁这段时间好好地玩一玩,找回当年谈恋爱的感觉,用妻子的话来说就是——你再重新追求我一次,那这件事我就原谅你。

可是这时候区长来了电话,要他回去,一时间他就有点挠头了,他的妻子对此极其不满意,“这个破官儿,你当不当吧。”

“那咱们以后吃啥喝啥?”孟区长又是哄又是骗,好半天才哄得妻子开心,“要不这样,我先打个电话问问王媛媛,看到底出什么事了。”

“王媛媛~”做妻子的听得撇一撇嘴,她本来就有点看不起王媛媛,丈夫出了这样的事儿之后,她越发地看不起她了,不过说来说去,此事里她最恨的是丈夫的背叛,其次是自己在别人面前丢脸了,再次才是对何霏的愤怒,可那女人已经死了,再大的怨气也该消了。

耳听到丈夫提起这个名字。她鄙夷之际,也禁不住轻叹一声。都是管不住裤裆,怎么陈太忠就没事,我的丈夫就要出这么大的丑闻?

孟志新打完电话之后,脸上也是有点哭笑不得。经妻子的追问。他才一脸怪异地回答,“王媛媛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唉,她受到的骚扰也不少。”

“唉,也是啊……大姑娘家的,就让报纸点名了,”做妻子的一听,就同情起王媛媛了,她又狠狠地瞪一眼老公,“你说你们这些党员干部,做的都是些什么缺德事?”

王媛媛最近的压力还真不小。虽然区里官场对她的存在已经逐渐接受,但是报纸这么一报道。走到大街上都有人指指点点的。

尤其是这两天,敬德的干部来得比较多,又有市里来取经的,最可恨的是,《中原时报》的记者索性找上门,想要采访她。

如此一来,搞得她连工作都干不到心上,要知道,计委就这么几个人。虽然平常没事,但最近要干的事情还不少。小贾村的重建、烟草和苎麻的种植规划、买的煤炭马上要进场等还是在其次,最要命的是,目前正在搞移动大棚的申请汇总。

而这个时候,计委主任孟志新病假了,王主任又不在状态,整个计委差不多瘫了一半,陈区长连催几道,看到交上来的报告错漏百出,气得他直拍桌子,“我说你们计委这统计,比计生委还不靠谱。”

王媛媛垂泪欲滴,才要张嘴解释,眼泪却吧嗒吧嗒地掉了下来。

“听到拉拉蛄叫,还不种地了?”陈太忠没好气地一摆手,“这点小挫折都不能面对,那你就太让我失望了……好了,孟志新已经回来了,去市纪检委了,你专心工作就行。”

孟志新不是开车出去的,回来就有点晚了,已经是下午四点半,到现在他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变化,虽然还可以跟白凤鸣或朱奋起打听,但他很清楚,事情不该这么办——那两位未必知道详情,就算知道,也未必会告诉他。

到了阳州他才又打个电话给区长,请示自己该检讨些什么,陈区长明确地告诉他,要检讨不正当的男女关系,并向纪检委自请处分。

这个消息不是最坏的,孟区长这时才敢问一下领导,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陈太忠淡淡地告诉他,没必要问那么多,照做就是了。

孟志新上任才几天,经济方面清白得很,无非就是个男女关系。

但是他一进纪检委,古伯凯受不了啦,尼玛,我昨天都从北崇走了,你今天送上门来——这是陈太忠要对陈正奎下手了啊。

事情的发展,已经超过了古书记的控制范围,他根本见都不见孟志新,就要负责接待的纪检工作人员汇报市委和市政府主要领导。

李强听了先是一笑,然后就是无奈地摇头:陈太忠你还真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孟志新和马飞宇,那是一个级别的吗?

从本意上讲,李书记非常乐意见到陈正奎吃瘪,但是由于新华北报的介入,现在这个事情已经闹得很大了,再发展下去,容易导致局面不可控。

不过他也不着急,陈正奎若是一定要选择跟陈太忠对掐,那他正乐得坐山观虎斗——反正陈正奎想过这一关,李书记也要顺便揩点油水下来。

“真是知错就改的好干部!”陈市长听到这个消息,气得冷笑一声,握着文件的手都有点发抖了,“我这个本家,不愧是姓陈啊。”

说句实话,知道马飞宇家也被人偷了,而且还涉及珠宝首饰以及上百万的存折,陈正奎就知道,事情要大条了,于是果断地中止调查。

他也想到有人可能会借此兴风作浪,却是没想到,陈太忠的反击,来得是如此迅捷和凶猛,念及此处,他长叹一声,“这个保密原则,做起来很难啊……”

(一月剩下不到三十个小时了,大家手里的月票可以投了,浪费是不好滴。)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