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40章 是仙术吗

3740章是仙术吗

陈太忠的想法很简单,不管别人怎么说,他一定要把马飞宇的一些证据弄到手,将来没事的话就算了,有事的话,他随时能把老账抖搂出来。

这就是资源的储备,跟人脉的储备一样,在手里悄悄地隐而不发,等到用的时候,拿出来打脸是最好不过的了。

念及此处,陈区长心里甚至生出了一丝懊恼:这种招数哥们儿又不是不懂,怎么早些时候就没想到呢?

不管是文海的贪腐,还是蒙书记转战碧空,以及文明办里查干部家属绿卡,都是因为陈区长手上有资料储备,才得已成事,来了北崇之后他一心做事,反倒是把这种操作手段忘了。

眼下陈市长咄咄逼人,逼得陈区长重拾旧日手段,倒也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他正琢磨呢,手机又响了,来电话的是牛晓睿,她尚未说话,就先幽幽地叹口气,“陈区长,你说今天晚些时候要通知我,都这会儿了,孟志新的简历……明天我发不发?”

“啧,我就总觉的什么事情没做,”陈太忠咂巴一下嘴巴,又干笑一声,“不发了,就到此为止,以后也不用了。”

“合着你们大人物协商出结果了,就把我丢在一边了,”牛晓睿又叹口气,可怜兮兮地发话,“导报还是太小了啊。”

“行了,你少这么说话,”陈区长哼一声,牛总编这人面孔太多,这个语气他听着烦,“这几天在北崇好好采访一下,发软文之前。联系宣教部陈部长审核稿子,我会给他拨一笔钱的。”

“我为了这篇稿子,今天又让王社长骂了,”牛晓睿的抱怨是有道理的,她振振有词地回答。“我正考虑,用什么办法把明天的稿子上了,我们和日报是同一家印刷厂!”

“行了,不是已经让你发软文了吗?”陈区长略带一点不讲理地回答,此事是他疏忽了。又听到对方因此而遭遇麻烦,他就不想听了。

“陈部长审核完之后,你也要审核,”牛晓睿顺着杆子就爬了上来,她可不是白叫苦的,“你拨给宣教部的钱,他们未必能全给我。我还想着尽快把那五万罚款找回来呢。”

“那得我有空,这个不能保证你……好了,先这样,”陈区长犹豫一下,终于还是应承了下来——这牛总编。是学心理学的吧?

孟志新打了一夜的地铺,第二天早上起来,正说要去吃点早饭,才出楼门,就看见自己的爱人站在铁门外,拿着手机一个劲儿地晃。

“怎么回事?”他走到门口。轻声地发问。

“廖大宝打电话了,说今天早晨还没人问你的话,你就可以走了。”做妻子的低声回答,“这就是……没事了吧?”

孟区长怔怔地愣了好一阵,才苦笑着摇摇头,陈区长的意思他怎么猜得到?人家那个斗争层面,离他实在太遥远了,“唉,我也不知道……这一晚上。真的想到了不少东西,还是要珍惜现在的生活吖。”

等到八点钟。纪检委的同志们来了,孟志新上前打个招呼,说我这还有点事情没想清楚,想回家,结果负责接待的那位连请示都没有,手一摆就让他走人了,嘴里还淡淡地问候一声,“昨天晚上蚊子不少吧?”

孟区长出来之后,请示了领导,继续他的休假去了,可是有人看到他从纪检委出来,就打个电话通气儿,然后隋彪就从杨孟春那里得知了消息。

隋书记昨天就知道,孟志新去了纪检委——这是奇葩人奇葩事的奇葩发展,一时传得到处都是,由此他猜到,大约是自己的搭档要挑战其本家了。

知道这消息时,他就非常感慨,这陈太忠的胆子,简直大到非人了,但是非常遗憾,他是学不来的,虽然他也知道,小偷那里咬出的人,大约跟陈正奎有点因果。

可现在,杨孟春委托的人发现,孟区长走出来了,隋书记就要盘算一下——这又是发生了什么样的情况呢?

他琢磨一下,还是给陈太忠打个电话,“太忠,孟志新那里有什么进展?”

“先冷冻吧,”陈区长淡淡地回答,“换个市里以后不干涉北崇,也算划得来。”

果真是谈妥了,隋书记心里真是五味杂陈,可是他转念一想,就算自己提前能知道是这结果,敢赌吗?不过他肯定还要问一句,“那杨孟春呢?”

“过一趟纪检委吧,他是不能用了,”陈太忠轻描淡写地回答,这件事对孟志新的杀伤最大,但事实上,杨孟春才是最值得追究的,他在市区有三套房子,却无法说明购房款是哪里来的。

那也只能这样了,隋书记轻叹一声,然后他才说重点惦记的事情,“那这个财政局长……咱们议一议?”

“先让崔重山主持工作吧,葛宝玲多关注一点,”陈太忠很直接地表态,“这件事情的影响还没有结束,区里不宜大动。”

你还真是打算捞过界了?隋彪放下电话之后,苦涩地叹一口气,不过自己的搭档能硬扛陈市长而不落下风,他心里就算有再多的不甘心,都只能认了——你都跟陈正奎谈妥了,怎么还说没结束?

陈区长说这话的时候,也没有想到,他还有一桩极其强大的本事,是不算仙术的仙术——一语成谶。

区里接下来的重头戏,就是移动大棚的份额分配了,隋书记以定点扶贫的名义,要了一百亩走,不限乡镇,剩下的九百亩,区里下发到各个乡镇头上。

这个分配也要透明,区政府开了个中型会议,北崇一共十六个乡镇和县区,除了区治所在的城关镇,其他十五个乡镇的党政一把手,起码要到一个。

会议之前,分配方式就贴出了榜单,贴在了会议室门口——确认无异议之后,才会公示到公告亭,大家的指标都差不多,基本上是平均数六十亩。

有些乡镇少一点,比如说毗邻城关的东岔子、前屯,以及土地贫瘠的临云乡,只有五十亩左右,而遭了灾的三轮镇,种植技术比较强热情比较高的双寨乡,差不多都过了七十亩。

唯一扎眼的,就是屈刀乡,只有区区的三十五亩,大家看到这个数字,又看看屈刀乡的那两位,眼中的神情都相当地怪异,乡党委书记魏得一心里有气,会议一开始,他就举手发言,“我认为区里给屈刀的名额,有点少了。”

这件事情是孟志新在抓,孟区长现在病假,主持者就换成了陈区长,这次会议,他原本就想说一说此事的,眼见对方主动跳出来,只是侧头吩咐一声,“王媛媛,你把各乡镇符合标准的申请表数量念一下。”

由于这两天风声小了,美貌的计委副主任情绪也好转不少,她翻开面前一个小本。

“各乡镇领导你们好,你们上交的申请表,经过了乡镇的初步甄选,区里领导对你们的辛勤工作表示肯定,受区政府委托,计委在此基础上,做了进一步的甄选,剔除了一些考虑不够全面的申请,申请表的数目,以计委统计的为准……”

要说王媛媛,还真是不简单,这番话根本就是她临场的发挥,对于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女孩,这并不容易,然后她才开始念数据,陈区长看得暗暗点头,果然有潜力,不愧哥们儿支持你一把。

这个数目一念,屈刀乡两个领导的脸色登时就憋得难看无比,数目最少的武水乡,合格的申请表数量为一百二十二点六亩,而屈刀乡只有七十八点一亩。

“屈刀乡上报的亩数为一百七十余亩,但是存在大量不合格的申报,”王媛媛放下手里的小本,冲在场的诸位领导淡淡地点头,也不去刻意地看屈刀乡,“我的话完了。”

“针对这个现象,我要说两句,”陈太忠轻咳一声,就接过了话题,“屈刀乡出现这种被大量否决的情况,不是偶然,他们在工作中忽视了一个很重要的环节,乡里没有向群众做出公示……”

一边说,他一边狠狠地扫一眼魏得一和郑二勇,沉着脸表示,“这个疏忽直接导致了准备不足,所以这次大棚的数量如此稀少,是咎由自取,区里会考虑,在适当的时候,追查你们的相关责任。”

魏书记和郑乡长听得面色刷白,尤其是魏书记,这个移动大棚打一开始,他除了要搞大棚基地,剩下就是要照顾亲友故旧——很多乡亲都知道,没点关系不打点一下,是拿不下这个大棚的。

所以就算他贴出了公告,知道的早就知道了,不知道的也清楚,这不是自己能惦记的,所以交上来的申请表,很多都是滥竽充数的——无非是表明,群众们的积极性很高。

这些申请不被认可,真的是太正常了,连魏书记自己心里都有数,他只是忿忿地想着:难道不是每个乡平均吗?这太不公平了。

“全区的同志们呐,”陈太忠深情地叹口气,才待抓住此事大做文章,却见廖大宝快速走过来,在他耳边轻轻嘀咕一句,“区长,省委组织部来人了,要了解王媛媛的升迁过程……”

(二月第一更,召唤保底月票,不要让官仙输在起跑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