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41 -3742荒唐话

3741 3742荒唐话

3741章荒唐话(上)

能再恶心人一点吗?陈太忠的嘴角微微扯动一下,低声问一句,“是现在吗?”

“不是,他们已经去了区党委,”廖大宝轻声回答,“隋书记打来电话,希望您和王主任能尽快过去一趟。”

“嗯,”陈太忠点点头,没再继续低声说话,而是扫视全场一眼,深情地发话。

“全区的同志们呐,大家一定要牢牢地吸取屈刀乡的教训,我们搞基层工作的,一定要时刻把群众放在心上;全区的同志们呐,基层工作最重要的基础是什么?是群众基础,有人说重视上级的命令是基础,我要告诉你,这是扯淡;全区的同志们呐……”

陈区长哇啦哇啦不停地说了五分钟,这是脱稿的即兴演讲,慷慨激昂力道十足,魏得一羞愧得差不多要把脑袋钻进裤裆了,倒是郑二勇还好一点,他清楚区长这话不是针对自己来的。

陈太忠原本就要借此机会,强调一下公告的重要性,然后就是要释放一下信息,我对魏得一非常不满意,不成想魏某人如此地有眼无珠,居然主动就撞了上来,他当然要大说特说一番——陈某人都已经打定主意了,要换掉屈刀乡的书记。

不过这个换人,他没打算亲自出手,起码目前不着急出手,陈区长终究是今非昔比了,堂堂正正的一把手,也不是务虚的职位——有比搞政府工作还务实的地方吗?

这时候他再赤膊上阵,未免有点牛刀杀鸡,徒惹人耻笑,正经是这消息传出去,估计根本不需要他出手,就有不少人要惦记着把魏得一拉下马。实在没人动手。他再出手也不迟。

不同的位置导致不同的境界,陈区长认为,自己已经具备了这个底气和实力。

然后。就进入了一系列的讨论中,不过倒还是有不怕死的,像浊水乡的乡长赵印盒就举手发问。“我们乡报的大棚数量也不少,给我们的还不到六十亩。”

他这个发言,纯粹是针对着双寨乡去的,已经核准的移动大棚申请项目,浊水乡仅次于双寨乡位居第二,双寨超过了七十亩,浊水还不到六十亩,这尼玛实在有点不公平。

一亩大棚租金才一千块,算起来十来亩也不过才一万多。但是账不是这么算的,一亩移动大棚的造价可是一万多,十来亩就是十几万——应该这么算。

总算是赵乡长没有糊涂到家。知道这时候不能点名。要不然就把人得罪死了。

“关于这一点,计委做过考虑。”王媛媛还不知道省委组织部要找她,所以她镇定地回答,“浊水乡面积不是很大,水资源较为丰富,大棚的补偿性不能很好地体现,又是娃娃鱼养殖基地,在养殖行业有得天独厚的优势,所以就要考虑向其他乡镇倾斜一些。”

事实上,这是孟志新的见解,她只是拿来用了,赵印盒一听却着恼了,“娃娃鱼这个东西太贵,问的人多,真的想养的人也不多,我们就是担了一个虚名儿。”

担了一个虚名儿……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句话,王媛媛的心里,没由来地泛起一阵酸楚,居然有一个小小的走神。

不过她走神也无所谓,陈区长已经接过了这个问题,“印盒同志,娃娃鱼的养殖成本是很高,至于养的人少,这个你不要太过担心,目前有些论证正在做实验,很快就有结果了……浊水的养殖业,我是很看好的。”

区长都出面打包票了,赵印盒还能有什么说的?只能悻悻地坐下了,其他乡镇的反响倒不是很大,按惯例来说,这种资源调拨和划分,区里都不需要跟下面解释的。

往常就是直接分了,哪里会给你置疑的机会,拿到会上来说,真的是少见——有这功夫,还不如私下多活动活动,给自家地方多争取点。

再加上前面有魏得一和赵印盒的范例,大家想一想,自家也真的没有十足的理由,跟区里多要,于是纷纷闭嘴,省得像魏得一一般自取其辱,只是心里暗暗地感慨,陈区长上任一来,区政府的景象,确实是不同了。

见到大家没什么异议,陈区长就要计委办公室主任齐莹主持会场,站起身来冲王媛媛点点头,“小王,跟我走一趟。”

他俩这一走,会场里少不得又要乱一阵,剩下的人真的压不住这些乡镇干部,大家叽叽喳喳地吵成了一锅粥,还是齐主任机敏,要人打个电话,把林桓请来镇场子。

这些就都是题外话,陈太忠和王媛媛来到区党委,党委办主任韩世华早在门口等着了,他说大家都在小会议室。

王媛媛在来的路上,已经知道了事情原委,一张俏脸紧紧地绷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三人来到小会议室,陈太忠推开门,屋里倒是人不少,除了隋彪和组织部长霍兴旺,还有党群书记赵根正和宣教部长陈文选,最扎眼的是——纪检书记陈铁人也在。

尼玛,这可以开书记会了嘛,陈区长心里暗暗嘀咕一句,倒是隋书记见他进来,笑着站起身,“太忠区长,这是咱组织部干部监督处的李竞李处长……这个就不用介绍了,组织部张部长。”

李竞年约三十五六,个子约莫有一米七,身材偏瘦肤色白皙,戴一副眼镜,面色阴沉,听到这个介绍,他也不起身,就是坐在那里大喇喇地点点头。

李处长旁边,是市委组织部副部长张浩,张部长是今年才上来的,之前是市体改委主任,正处级别。

李竞旁边还有一人,也是陈太忠不认识的,三十多岁皮肤黝黑,整个人看起来有点迷迷糊糊,隋书记继续介绍,“这是省委组织部干部一处的方处长。”

陈太忠听得有点迷糊。这干部一处的处长。怎么最后介绍,那方处长已经笑着站起身,“方调。方调……我就是个调研员,隋书记你开玩笑了,”

原来不是实权啊。陈区长点点头,一指身边的王主任,沉着脸发话,“我已经把王媛媛叫来了,请问李处你想了解点什么?”

“首先我要纠正你一个说法,不是我想了解点什么,”李竞伸出右手的食指,随意地在空中摆一摆,他面无表情地发话。“我个人的想法并不重要,我是代表组织来的……王媛媛的委任,已经引起了媒体的关注。省委组织部也非常重视。”

“嗯。”陈太忠点点头,随手拉开一个椅子。自顾自地坐下来,饶有兴致地看着对方,“那么……我们需要如何配合?”

你很牛气嘛,李竞登时就火了,别看在场的是五个正处,可他是省委组织部出来的,见官大半级,连张浩这市委组织部的正处副部长,他都不放在眼里,唯一能跟他比出身的,就是小方了,但是小方仅仅是个调研员。

你不过一个小小的区长,我让你坐了吗?李竞接了这个差事,对陈太忠并不是一无所知,但是,你背靠黄家又怎么样?被丢到恒北来,就是黄家的弃子,小伙子,看清点形势罢!

李处长很恼火,后果很严重,他哼一声,“那你就说吧,这个王媛媛,是怎么当上计委副主任的?她一个高中生,要学历没学历,要……”

“我也是高中生,后来才上的党校,”陈区长笑眯眯地打断了对方的话,“李处,中组部把我交流到北崇来……这是否意味着有人做错了什么?”

尼玛,你这大旗扯得倒狠,李处长闻听这话,心里也禁不住暗暗一惊,他不过区区一个省委组织部的处长,怎么有胆子叫板中组部?

但是不管怎么说,他是省委组织部下来的,用凤凰人的话说,就是省里下来一条狗,都比人强,就别说是组织部这种地方了。

“想必你也知道,干部监督处,就是查用人不正之风的,”李竞的嘴角,泛起一丝嘲讽的笑容,“组织部并不只有干部一处、二处和三处。”

这样的话,他也只敢在下面地市说,在朝田说的话,那就有攻击三大处的嫌疑了,以他的小身板,还真没胆子这么说——刚才的会议可为例证,赵印盒有再多的委屈,都不便公然攀咬双寨乡。

但是在下面,说也就说了,李处长看着陈区长,“既然有人反应,调查一下你们干部任免的组织程序,是应该的吧?”

“组织程序啊……”陈太忠点点头,又微微侧视一眼,“隋书记,咱们常委会的会议记录,你没有拿给李处长看吗?”

“拿了,”隋彪淡淡地吐出两个字,却是再也不肯多说,尼玛,有你这么一个搭档,真的是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听说过和没听说过的,惹得起和惹不起的,你全得罪了,也不知道我是餐具呢,还是餐具上面那个杯具。

“已经拿了啊,”陈区长笑眯眯地点点头,又侧头看一眼李竞,“李处……记录您都看了,还要调查什么?”

3742章荒唐话(下)

陈太忠这问话确实在点子上,所谓体制森严,那不是白说的,一个干部的任免,只要是通过正常的渠道和程序,上级也很难置喙——这是下级党组织的一致决定,你要是否认,就是置疑整个下级的组织,这个责任真的不小。

“程序正确,并不代表结果正确,”李竞也火了,他来查此事,本来就是因为新华北报的报道,导致了上层的重视。

同为官场圈子里的人,新华北报的消息质量,大家心里都清楚得很,但也总有人借此做文章,尤其是这起奸杀案很刺激人的眼球,上面就说调查一下吧,算是应付舆论——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嘛。

而且王媛媛的这个升职,真的很奇葩,高中生一跃成为计委副主任了,多少大学生还在家里待业呢,于是李竞就来调查。

真要说的话,王媛媛升职的组织程序,没什么问题,脉络相当清晰。小赵乡的临时工转正了。转正才一个来月,提为计委副主任了——但是她在小赵乡打临时工打了三年,这个经历要是算进去。那就只差学历了。

要说学历也很扯淡,高中生陈某某已经是一区之长了,而耶鲁大学的mppm牛某某现在还打零工。那又怎么讲?

但是这个常委会的记录也很明确,孟志新建议,陈太忠提名,十票支持一票弃权——谁敢说王媛媛得位不正?

所以李处长不能拿这个说事,“常委会是常委会,据媒体反映,这里面可能存在不为人知的交易……我们干部监督处,要重视媒体的反应,接受媒体的监督。彻查此事是必须的。”

你其实就是个小丑,陈太忠微微一笑,听到这话。他连叫真的兴趣都没有了。

但是他不说话。看在别人眼里,那味道就又不一样。这就是心虚的表现嘛,于是陈铁人干笑一声,“我们欢迎彻查,有则改之无则加勉……这是好事儿。”

“那你要查什么呢?”陈太忠眉头轻蹙,他不能容忍陈铁人这个仆街货在自己面前得瑟,于是看着李处长发问,“会议记录你都不信了,那什么是能信的?”

“传言最多的,是王媛媛和陈区长的关系,首先我们要落实这个,”李竞冷冷地发话。

这个要求比较离谱,但他想不虚此行的话,也别无选择,会议记录都摆在那里了,无可挑剔,他要查证的,只能是那些传言。

还是那句话,这样的话,他在朝田不敢说,那里的神仙鬼怪实在太多了,一句不慎就惹人了,但是在阳州,他还真的不怕说——我就说了,你能怎么样?

既然有“首先”,那就是还有其次了?陈区长的嘴角微微一撇,似笑非笑地发话,“原来会议记录不可信,传言才可信,真是长见识了。”

“你……”李竞白皙的脸上,有一道青气闪过,你个小屁区长,敢跟我这么说话?

“陈区长,”市党委组织部副部长张浩见不是回事,赶忙开口和稀泥,“李处是代表省委组织部来调查的,不管是否传言,都是代表了组织意图。”

就他这话,也能代表组织意图?陈太忠斜睥那厮一眼,目光中有一股淡淡的不屑。

“对组织的调查,你就是这样的态度?”李处长本来就恼火到不得了,又吃这么一眼,说不得冷冷一笑,“我是代表省委来调查你的,有些人关起门来称霸王太久了吧?”

“调查就调查,你别带主观情绪,”陈太忠以牙还牙地回答,拿省党委来吓唬人,好像我吃你那一套似的,“你要是不能保证自己的客观性和公正性,我会向上级组织反应……”

看到陈区长针锋相对的回答,区党委一干领导惊得齐齐噤声,你想清楚了吗?对面坐的那位,是省委组织部的处长,是省委组织部哎。

连出名桀骜的陈铁人,都看傻眼了,倒是隋彪最近跟陈太忠走动得多一点,心理承受能力多少要强一点,眼看要坏事,赶紧出声,“太忠区长,李处,人都已经齐了,该怎么问就怎么问好了,只是一个没有文件的调查。”

李竞闻言,冷冷地扫他一眼,心中的怒火是越发大了,这北崇人真是不知道死活,我来调查,你管我有没有文件,堂堂干部监督处处长的身份不顶用?

他心里越怒,脸上却越平静,于是轻哼一声,沉声发问,“陈太忠同志,我现在代表组织提问,王媛媛同志是否曾经服务过你的起居生活?”

“是,”陈太忠待理不待理地点点头,这个问题他不怕,服务领导之后青云直上的主儿,真的不要太多,全国官场秘书党随处可见。

“你对她的服务很满意,所以你将其提拔为计委副主任,是否如此?”李竞又问。

你小子这嘴巴真的缺德,陈太忠哪里会听不出这服务二字的暧昧,不过这个场合没必要计较这个,只是待理不待理地回答,“是分管副区长孟志新认为她能力强,计委的办公力量也亟需充实,他向我做的推荐。”

“孟志新,”李竞嘴角泛起一个浅浅的微笑,“这个名字最近很响亮啊……王媛媛既然是为你服务的。孟区长怎么会推荐她呢?”

“有能力的人。在哪儿都会显现出来,”陈太忠又是淡淡地回答,孟志新的名声是真的不好。所以他不能让人认为,小王跟老孟有多么近。

“那么你把她从小赵乡供销社调到身边的时候,是看中了她的什么能力?”李竞的声音变得有些冷了。

“我要学北崇话。需要找个人教,”陈太忠很随意地回答,又摸出一盒烟来,慢条斯理地点上一根,然后又用北崇话嘀咕一句,“以你的智商,理解不了我的初衷。”

这话一出口,几个区里干部脸上的表情,都是怪怪的。李竞听不懂,但是眼光微微一扫,就猜到不是什么好话。于是强压心头的怒火。“陈太忠,要用普通话回答。以你的意思,王媛媛和孟志新之间,可能存在一些你不了解的关系?”

陈区长深吸一口烟,嘴唇一撮,冲着李竞就吹了过去,直看到对方的头发被烟雾吹得乱颤,才冷冷地哼一声,“这是你的意思,不是我的意思。”

“你这是要干什么?”李处长厉喝一声,啪地一拍桌子就站起来。

“我还想问,你他妈的是想干什么呢!”陈区长稳稳地坐在那里,笑嘻嘻地看着对方,“怎么感觉你像个拉皮条的,一定要撮合了别人,心里才舒坦?可是我不得不说一句,你想拉皮条,去找小姐嘛……小王是国家干部。”

“告诉你,陈太忠!有人实名举报你了!”李处长重重地一拍桌子,“你和王媛媛存在不正当的男女关系,她的提拔,存在明显的权色交易嫌疑。”

“哈,”陈太忠气得笑了,他饶有兴致地看着对方,“有实名举报,那拉出来对质嘛,李处你不会以为,嗓门大就占理吧?”

“你先猖狂着,总有党纪国法的,”李竞气得浑身都哆嗦了,他扭头看一眼王媛媛,“王媛媛,你的提拔存在着明显的不合理,希望你及时反省,不要自误,听见没有?”

“合理不合理,那是领导考虑的事,我只知道做好工作,”王主任面无表情地回答。

“你还年轻,不要一条路走到黑,”李处长的嘴角**一下,陈太忠坐得稳稳的也就算了,这年轻女娃娃都这么沉得住气,他愈发恼了,“我是代表组织在调查你,陈太忠是否强行跟你发生过关系……你别怕说出来,如果是被迫的,有组织为你做主。”

“没有,”王媛媛淡淡地摇摇头。

“我会向上级组织反应,你涉嫌恶意假设和心理诱导调查对象,”陈区长笑嘻嘻地发话,这么难听的话说出来,他反倒不着急了,“这件事不会就这么算了。”

不会算了,那又怎么样?李竞心理冷哼一声,他也是情绪一时有点失控,才问出这样的问题,不过问了就问了,没什么大不了的,怕得罪人还搞什么调查?

他看一眼其他人,发现几双不以为然的目光,索性是心一横,“看来你是打算顽抗到底了……劝你一句,不要太相信攻守同盟。”

“啪”地一声脆响,王媛媛终于拍案而起,她柳眉倒竖怒目圆睁,清脆而尖厉怒吼,“混蛋,老娘还是黄花闺女!”

这话一出,满室的寂静,紧接着,一阵剧烈的咳嗽声响起,却是党群书记赵根正正在喝茶,一下就呛住了。

李竞也被这一嗓子震惊了,他真没想到,居然还有这样的变数,他愣了好一阵,才半信半疑地问一句,“你确定……不担心检查?”

“去尼玛的,”陈太忠端起手边的茶杯,一杯茶水就泼到了对方的脸上,旁边的隋彪都被波及了,隋书记苦笑着从身上拈下两片茶叶。

“我的干部任命,还要检查是不是黄花闺女,你有种,”他冷笑着摸出手机,“这个官司,我跟你打到省委组织部了!”

(三更送到,求保底月票,别让官仙输在二月的起跑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