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43 -3744变生肘腋

3743 3744变生肘腋(求保底月票)

3743章变生肘腋(上)

王媛媛的这番暴走,让她在北崇彻彻底底地树立起了新的形象,后来一说王主任,有人会搞不清楚是哪个,但一说胭脂虎,大家就都知道是谁了。

一直以来,区里人对王媛媛的印象都是漂亮,再加上一点的话,那就是不苟言笑,虽然偶尔也能把村干部训得不做声了,但多半还是以理服人,最多不过有点借来的官威,在大多人心里,这个纤细的女娃儿,还是脱不了弱女子的形象。

直到这一声厉喝出现,才让大家看到,她还有如此刚烈火爆的一面,从此之后,再没有人会认为,她仅仅是个纤弱的女性干部了。

而李竞抹去脸上的茶水之后,愣了差不多有五秒钟,才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他伸手一指陈太忠,不可置信地怒吼了起来,“你……你敢殴打省委干部?”

“打你算轻的,”陈太忠也不跟他计较,泼茶算不算打人,因为这很没有必要,“等着,让你疼的还在后面。”

这次他是抓住了对方的大漏洞,所以才会在诸多区领导面前出手,若没有那个漏洞,他也不便如此张扬地行事,他不怕省委组织部,并不意味着别人不怕。

政府抓钱袋子,党委管官帽子,而这组织部正是管官帽子的部门,某种意义上讲,比纪检委还不好招惹。

纪检委是收拾人的地方。可一般的纪检干部。未得领导授意的话,是不敢随便查人的,有点私仇也不便公然报复,但是组织部的就不一样了,人家要是记恨上你,偶尔歪个小嘴说句小话,很可能在某个关键时刻……就耽误了。

手机翻到岳黄河的名字上,他犹豫一小下,还是站起身,决定出去打这个电话。公然扯省委组织部长的大旗出来,可能会让初来乍到的老岳被动,当然,他还有别的一些顾虑……

不管怎么说。哥们儿这是占了天大的理,陈区长才一迈步,只觉得眼前一花,多了一个人,正是省委组织部干部一处的方姓调研员。

方调笑眯眯地一伸手,拦住了他的去路,“陈区长,有话慢慢说,说清楚了不就没事了?”

你一个小小的调研员,也跟我张牙舞爪?陈区长嘴巴一撇。才待狠狠地刺对方两句,猛地发现这厮微微地挤一挤眼睛,幅度之小,不留心的人还真看不到。

想到此人刚才始终一言不发,陈太忠心里一动,可是再细细看一眼,发现这货还是一副迷迷糊糊没睡醒的样子,一时就有点不明白,于是他冷哼一声,“不知道方调打算跟我说什么。我怎么才能说清楚?”

“李处这个话呢……说得有点不太合适,但我相信他是无心的,”方调研员微笑着回答,又侧头看一眼李竞,“李处。跟陈区长和小王道个歉,咱们继续调查。”

“什么?”李处长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被人骂被人泼水,同为省委组织部的干部,你居然要我道歉?

尼玛,就算你是干部一处的,不过是个调研员,我干部监督处虽然比不上三大处,但我是堂堂的正职,此行也是以我为主。

同为省委组织部的干部,他对小方很清楚,这人的存在感一直很差,也没听说过有什么能力,其大伯是前经贸委副主任,小方原本是朝田驻京办副主任,听说业务能力奇差,后来调到省委组织部干部一处,成为了调研员,所以打心眼里,李处长是看不起他的。

但是小方这时候说出了这样的话,李竞愤懑之余,心里也生出了一丝警兆,李某人见过的鬼蜮伎俩实在太多了——莫非此事,另有蹊跷?

然而,无论有怎样的蹊跷,也无论李处长的第六感有多么敏锐,他终究还是年轻,终究有自己的脾气,堂堂的组织部处长,此刻实实在在地是羞刀难入鞘——要是只有个别人也算,尼玛,现场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事实上他很清楚,就算自己此刻退缩,在场的人中,事后依旧会有人歪嘴——李竞一点风骨都没有,这样的人也能在组织部?

其实说来说去,现场人多也是李处长的错,像这样的调查,在讲究权威的同时,也要讲个私密,这是对被调查干部的一种保护,万一查错了呢?

所以李处长真的属于咎由自取,他只想着自己这堂堂的干部监督处处长,下到偏远县区调查,肯定要讲个犁庭扫穴雷厉风行,旁听的人多,权威性强,被调查者压力也大,就能更快地得出结果——查出问题来不算本事,尽快查出来才见水平。

至于说查不出来,就有被打脸的可能,说实话……他真没想过有这种可能性。

男男女女这点事儿,你就算再撇清,能撇清到哪里去?就算抓不住你的证据,对年轻干部强调一下,敲敲警钟,也是组织对你的关怀。

尤其让李竞愤懑的是,同为省委组织部的人,姓方的居然转身狠狠地给他一刀,哪怕你让我别说话也算,我原谅你的冒失,但是你居然……让我道歉?这真是叔可忍婶不可忍。

组织部的权威,就要断送在你这种人手里,李处长淡淡地看他一眼,将头扭转到一边,深吸一口气缓缓地发话,“如果你觉得组织部错了,那么你代我道歉吧。”

见情况诡异地发展到了如此地步,旁听的同志们真的是连说都不会话了,大家或耷拉着眼皮静坐,或相互交换着眼神,或惊讶或疑惑——这是组织部的干部当着大家……内讧了?

“李处长你要是坚持这样刚愎自用的态度。一定要简单粗暴地调查。丝毫不考虑下面同志们的情绪,那我就要向有关领导反应了,”方调研员眼中精芒一闪,大家再细细看的时候,发现这货依旧是一副睡不醒的样子,刚才的那一瞬,似乎只是错觉。

“嘿,我倒是很想知道,你想要向哪位相关领导汇报?”李竞冷笑着发问,他是实实在在地羞刀难入鞘了。不过既然发现事情蹊跷,口风已经软了下来。

方调却是当没听见一般,对方才一开口,他已经转身向外走去。一边走一边掏摸手机。

嘿,有点意思啊,陈太忠猛地从当事人变成了旁观者,这心里总是有点怪怪的感觉,不过不管怎么说,他有很清醒的认识——这个姓方的调研员,绝对不是个善碴。

他能想到,别人自然也能想到,于是小会议室里是死一般的寂静,只有纪检书记陈铁人。看看李竞又看看陈太忠,眼珠也在不停地转着。

方调研员出去了不到半分钟就回来了,手机也已经收了起来,人依旧还是那个人,但是身上慵懒的气息不见了踪迹。

“我已经向领导汇报了,”方调不找别人,直接找上了陈太忠,他微笑着解释,“做公务员,体检是应该的。有先天性的疾病,会影响工作,还有传染性疾病,诸如乙肝、性病,还有家族精神病史。这些都有理由检查,但是没有理由检查那个……那啥。”

“没错。”陈太忠重重地点点头,心说我怎么听着,你是像在点拨我呢?

陈区长抓的天大的漏洞,就是这里,干部任用,你可以检查他是否有性病,甚至可以检查他是否有皮肤传染病,这关系到其他同事的身体健康,但是凭什么检查人家是否是处男还是处女呢?

说句题外话,其实真的有关系,这些检查也就是个过场。

而李竞居然要检查王媛媛是否黄花闺女,这个检查,陈太忠是不怕的,他没做过那个孽,但是尼玛……实在太欺负人了,我看谁敢检查?

你要你真敢这么检查,我捅烂你们整个省委组织部!天底下没这个道理。

而方调的话,似乎也是这个意思,他好像唯恐陈区长不能领会,暗示的味道很浓。陈太忠却是心里暗笑:我早打算好偷换这个概念了,你用不着刻意提醒我。

“姓方的,我没有说过这个话,”李竞听到这里,登时一拍桌子,他身为组工干部,也非常明白这里面的差别,他恶狠狠地表示,“同为组工干部,你知道什么事能做什么事不能做,我也知道。”

“哦咯,”旁边猛地传来一声大响,大家闻声看去,却是隋书记猛地咳嗽了一下,他掏出一张湿巾擦擦嘴,看到大家都看向自己,他淡淡地表示,“嗯,有口痰……你们继续。”

很多的人的支持,就是这么懦弱而隐晦,陈太忠见状心里暗叹,隋彪此举,大约是提醒李竞,这里坐了很多人吧?

不过,对隋彪的真实用意,他无意去多想,只是针锋相对地哼一声,“那刚才威胁要带小王去检查的,又是谁呢?”

“我何时说过,要带她去检查?”李竞听得是又惊又气,也顾不得陈太忠泼自己一脸水的恩怨,直接出声反驳,“我只是问她……嘿,原来你们是这么断章取义的。”

3744变生肘腋(下)

没错,哥们儿就是这么断章取义的,陈太忠所抓的契机就在这里,李竞刚才话的意思,是吓唬王媛媛,你别忘了,那层膜是可以检查的——就算你做了处女膜修补手术,但那是哄傻小子的,陈旧性破裂,再怎么补,也逃不过医生的眼睛。

那么,你最好还是乖乖地交待。

但是陈区长就偏偏要曲解为,王媛媛只有去医院检查了,才能满足省委组织部的要求,从逻辑学的角度讲,这是把充分条件缩小了,有检查手段变成了一定要检查,而必要条件则是保证调查的公正公平。

书面语说起来是很麻烦的,但是在场的区领导一听,登时化作最简单的认识——我艹,这姓李的被陈区长阴了。

这真的未必是阴了。陈太忠其实并不这么认为。你要是能端正态度好好说话,哥们儿何至于去抓你这个纰漏?

简简单单的一个偷换概念,但是真的要辩说,也确实复杂,李竞就觉得,这个纠葛存乎于心,很难用嘴说明白,偏偏地,此刻方调插一句嘴,“李处你确实问了……你不怕检查?”

“你……”李竞听到这话。全身像泄了气的皮球一般,登时软了好几分,他恨恨地看一眼方调,伸手去包里划拉两下。摸出个手机来,又冷笑一声,“方文你好手段,真没想到……你找的是哪个领导?”

“啧,”陈文选看得热闹,情不自禁地向手包里一伸,摸出……一把瓜子来,省委组织部自己掐起来了,真是让人八卦之血沸腾啊。

“陈部长,我也来点儿。”旁边一个声音低语,却是党委办的主任韩世华,他也伸手进包摸了一把瓜子,两人是笔友加棋友,有点超脱的关系,“真是大阵仗啊。”

“有点像看美国大片,”陈部长嘴唇不动地低语,“嗯,咱北崇是拯救地球的那一方。”

“我只是如实反应,”方调研员迷迷糊糊地回答。他那个神情,让人忍不住担心,下一刻他会打个哈欠出来。

下一刻,还真是打个……有个电话打进来了,方调拿起手机走出去。十来秒钟之后就走了回来,将手机递给了陈太忠。“陈区长,部长跟你有话说。”

按说,是该我打电话给岳黄河,这他打过来……不够爽啊,陈区长闷闷不乐地接过电话,“部长您好,我北崇小陈。”

“干部监督处,工作中存在严重的问题,”岳黄河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你帮他们找出了问题,这个很好,嗯,继续努力……把电话给李竞。”

“李处,岳部长找你,”陈区长微微一笑,将电话递过去,见对方伸手来接,他又微微一缩手,让对方落了一个空,笑眯眯地发问,“要不你把免提打开,让大家都学习一下组织部的精神?”

“你别欺人太甚,”李竞冷着脸发话。

“你都要检查我北崇女干部的处女膜了,让我别欺人太甚?”陈区长哈哈一笑,抬手一个茶杯就砸了过去,总算是李处长早有准备,异常敏捷地向地下一蹲,啪地一声大响,他身后的一扇玻璃,登时就被砸得四分五裂。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手机听筒里,传来一声微弱而威严的怒吼……

围观的群众纷纷上前,抱住了即将暴走的陈区长,李处长接起电话,连着嗯嗯四五声,不多时,豆大的汗珠就啪嗒啪嗒地掉在地面。

挂了电话之后,李处长二话不说,转身就向门外走去,陈太忠虽然被众多同事紧紧地拥护着、体贴着,也禁不住大喊一声,“站住,你敢走?”

“你都赢了,还要怎么样?”李处长回头惨然一笑,然后狠狠地瞪方调一眼,眼中是无比的恶毒,“方文,佩服!”

“这话怎么说的呢?”方调迷迷糊糊地眨巴一下眼睛,看起来很不摸头脑的样子,他迷迷瞪瞪地问一句,“李处,咱这个调查……还没完呢。”

这货真的阴险啊,在场的人心里,齐齐就是一凉,就算是再没脑子的人猜到了,这个李处长,是被方调研员阴了。

“调查没完,是吧?”陈太忠听得却是火了,今天事情的发展,已经超出了他的剧本,他不喜欢这种不受控制的场面,“那老方你还打算怎么调查?”

“就是……达成个共识吧,”方文茫然地四下看一看,面带微笑目光黯淡,“各位领导同事,我先跟陈区长私下说两句,请稍候。”

这货是谢向南那种主儿,扮猪吃老虎的,陈太忠跟着他走出去,心里暗暗地提高了警惕……说实话,他最不喜欢跟这种人打交道。

两人走到一个角落,方调先面无表情地发话了,“这个事情是李竞操办的……也可能是出于解贵敏授意,解部长对媒体很敏感。”

解贵敏是省委组织部副部长,陈太忠知道这个,甚至他还知道,做为唯一的女性副部长。解部长是相对低调的。不过这些关系,他不是很明了,“李竞是解部长的人?”

“嫡系,”方调淡淡地吐出两个字,不肯再多说。

“岳部长此前知道这个调查吗?”陈太忠继续发问。

“新官上任,需要烧几把火啊,”方文苦笑一声,此刻的他,再没有了那种木讷,低声地回答。“岳老板是非常信任你的,他说了,查别人也就算了,谁查的了陈太忠!”

“就算查的了我。还有你在旁边搭手呢,对吧?”陈太忠冷笑一声,并不吃这个奉承。

这尼玛真难沟通了,方调苦笑着挠挠头,做为旁观者,只会觉得陈太忠蛮横强大,只有身处其间的人,才会知道,跟此人作对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

他犹豫一下,尽量婉转地解释。“你不制造这个机会,我也没能力帮你,说到底……自身强大才是根本保障,对吧?”

“再对没有了,”陈太忠深以为然地点点头,他以前信奉实力至上,后来才发现情商比实力还重要,到了现在,他终于能够肯定,情商有用。还得建立在自身实力强大的基础上。

而与此同时,他终于释去了萦绕在心头的那团疑惑,为什么岳黄河会坐视组织部来查北崇——以他的理解,省委组织部去查县区科级干部的任命,这个实在是太不科学了。

正是因为这个疑惑。他拨号码的时候有点犹豫,这个诡异现象。实在有点没道理——就算你记不得我是老蒙引见的人,但是……我终究是拜访过你,不吭不哈的,你就让下面人给我来这么一出?

但是方调这么一解释,他就明白了,人家老岳心里早有数,就惦记着以他为磨刀石,砍两个不听话的,不过我说老岳——你事前半点招呼不打,是不是有点太相信我的战斗力了?

但是就算想明白了这一点,他心里依旧不好受,我想倚仗别人,却终究成了别人的工具,没有人会喜欢这种感觉,他干笑一声,“真看不出,你跟岳部长联系得这么紧。”

“我只是打了一个电话,岳部长回电话了,”方文微笑着回答,“至于是我跟岳部长关系好,还是您跟岳部长关系好,这谁说得清楚呢?”

“哈,也是,”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心说这草莽龙蛇真的太多了,姓方的看起来迷迷糊糊,其实也不是个简单人物,如此地混淆一下视听,看在别人眼里,对他对我都有好处。

起码手里的底牌,不虞彻底暴露的太厉害,谁知道岳部长到底是支持我俩中的哪一个呢?陈区长算计出了好处,又淡淡地发话,“这个肯定不是岳部长的本意,你算计李竞的时候,就没想过……事先通知我一下?”

“部长对你的实力非常肯定,通知不通知的,不是很重要吧?”方文干笑一声,心说咱俩就没那个交情,就算我贸然给你打个电话,你也得信不是?

事实上,他此行领的指示是见机偏帮,北崇不能再乱下去了,以免新华北报再次发酵——虽然可以肯定,陈太忠应该躲得过这一劫,但有人搭把手是更好的。

当然,若是能抓住漏洞搅黄此事,那就更好了,他这个方调,变为方处的可能就更大。

但是陈太忠翻盘翻得如此干净利索、不留后患,也是他始料未及的。

若早知道那王媛媛还是黄花大闺女,我自然也可以跟你协商,捏个更漂亮的套子,毫无烟火气地、风轻云淡地把李竞打落尘埃——你这个手段还是有点草莽了,不够官场化。

所以方文心里也有点小委屈,我怎么猜得到,你跟王媛媛还真就是那么清白呢?

其实这个也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么娇滴滴个大美女,二十二岁了还是黄花闺女,没被男人纠缠过祸害过,这尼玛真是有点不科学。

但是这个委屈他说不得,只能强调一句,“真的有危险了,我肯定不能坐视的。”

陈太忠其实很清楚,今天方文跳出的时机很准,更关键的是,这货做事太阴损,貌似公正地说两句之后,直接拉偏架拉到别人无法忍受的地步,若不是丫强行要求李竞道歉,牢牢地抓住了对方要面子的心理,这件事情还得折腾一阵才算完。

反正都是过去了,陈区长摸出一盒烟来,递给对方一根,自己又点上一根,似笑非笑地问一句,“据说是实名举报,不会是你故意挑起的吧?”

“是宋鸿伟,”方文暗骂自己笨,怎么就忘了这个茬。

(六千二百字,召唤保底月票。)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