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45 -3746没完

官仙无弹窗 3745 3746没完(求保底月票) 顶点

一秒记住

3745章没完(上)

方文早就想好了,这个人名他要主动点出来,以显示自己的诚意。

只不过,他跟陈区长斗智斗得太辛苦,一时没想到,总算还好,现在抛出似乎也不迟,“光是新华北报,李竞不会这么想,确实是宋鸿伟写了举报信,写得很不堪。”

说到这里,他刻意地压低声音,“我都带了复印件来的。”

“宋鸿伟这个同志,唉,”陈区长摇摇头,无可奈何地轻叹一声。

他一直在琢磨,谁敢实名举报,但入耳这个名字,那倒是真的不奇怪了,宋鸿伟原为计委副主任,因为上班时间打麻将被撸了。

此事是孟志新挑头做的,而受益者是王媛媛,宋鸿伟此刻冒头,实在是有充足的理由,不过陈太忠目前不打算多考虑此事,等腾出手来再说吧。

两人在角落谈了差不多五分钟,相偕走进了会议室,方调又恢复了他那副迷迷糊糊的状态,含糊不清地说一句,“我觉得陈区长的工作……他是用心了,起码我个人很佩服,这次这个调查,也证明了陈区长一心为公,毫无私心杂念,调查已经没有必要进行下去了。”

“哼,”李竞冷冷地一哼,却是无法多说什么,他已经是失败者了,争执这一城一池毫无意义,关键还是看部里的中枢斗争,能否挽回什么。

其他干部自然是没意见了,就连陈铁人也不敢随便开口,这样的斗争,可不仅仅是限于县区,敢胡乱说话的,都是不知道轻重的。于是各个领导站起身渐次散去。

“千回百转慷慨激昂啊。”陈文选是最后起身的,抓起一颗瓜子丢进嘴里,待其他人都走出房间。他才轻叹一声,“真的堪比美国大片。”

韩世华在他旁边,他四下看一看。于是笑着摇摇头,低声嘀咕一句,“陈部长你说得不确切,其实……比电影精彩多了。”

陈太忠走出来之后,王媛媛就大明大方地跟着他,话都挑明了,她也不用再介意别人的风言风语。

上车之后,陈区长没兴趣说话,王主任却是心惊胆战地不敢说话。眼瞅着车都要进区政府了,她才轻声嘀咕一句,“对不起头儿。他说得实在是太恶心了。我还是没忍住。”

“这有什么可对不起的?”陈太忠奇怪地看她一眼,然后才反应过来。于是灿烂地一笑,“既然认我是头儿,被人欺负了,当然就要狠狠抽回去,咱不随便欺负人,但也不是别人能随便欺负的。”

“我还以为您有别的安排呢,”王媛媛吞吞吐吐地解释一句,不过这个话就没办法说得太明白了,她本来不是性情暴烈的人,但是今天当着这么多区领导,李竞张口“男女关系”,闭口“他逼迫你”,她实在也是忍无可忍了——老娘以后还要做人。

若是真担了这个干系,她就算被羞辱也认了,但是这不是没有吗?想到自己终究是“枉担了虚名”,一种说不清的情绪涌上心头,她终于暴走。

“我还能有什么别的安排?”陈太忠苦笑着摇摇头,“只是没办法自证就是了,你不会以为,我就愿意顶着这个色鬼的帽子吧?”

“其实……”王媛媛轻声吐出两个字,接着脸微微一红,不再继续说。

陈区长正在停车,脑子里还在琢磨别的事儿,他呆了一阵,才意识到自己没等到下文,于是很随意地问一句,“其实什么?”

“其实……那个实名举报的家伙最可恨,”王媛媛先是一愣,然后胡乱地回答,“咱们有必要重视一下,搞得区里人心惶惶,就会影响发展。”

“你说宋鸿伟啊,我马上就收拾他,”陈区长随口回答一句,王媛媛升职之后,他高了高手,也没再继续找宋鸿伟的麻烦,粗略地查了查,就将其送进了党史办,“看他是不想吃这口财政饭了,我最喜欢成人之美。”

说完之后他转身上楼,王媛媛愣了一愣之后,也摇摇头,转身缓缓离开。

陈区长并没有看到那封举报信,当时那个场景,他拉不下脸来跟方文要,姓方的那货也阴损,故意装疯卖傻,不肯主动给他——无非是等着我张嘴,哥们儿偏不张嘴,

但是同时,他相信方文不可能骗他,聪明人不会做这种傻事,方调都说了,那信上的内容,非常不堪,而且必须指出的是,举报者有足够的理由和动机这么做,逻辑合理。

造谣中伤干部,这是必须要抓的,此事原本该纪检委来处理,但是陈区长跟纪检书记陈铁人的关系,那也无须再说了,所以他索性给白凤鸣打个电话,“找几个保安,把宋鸿伟给我带过来。”

“宋鸿伟?”白区长听到这个名字,登时就是一愣,然后才压低声音问一句,“区长,你怀疑他就是那个实名举报的?”

“这会议结束才几分钟啊?”陈太忠哭笑不得地叹口气,满打满算都不到十分钟,消息都传到白凤鸣耳朵里了,“就是他干的,你随便找俩保安,把宋鸿伟弄过来,我是不想跟陈铁人打交道。”

纪检委不能用,警察局没法用,陈区长又严格地控制混混对官场的渗透,那狄健也不能用了,就让白区长找几个保安,临时用一下。

“这种事儿,您该找林主席啊,”白凤鸣哭笑不得地叹口气,“林书记出马,那是专治各种不服,在民间威信上,我差他老鼻子了,我搞宋鸿伟没问题,就怕这坏怂还有别的准备。”

这倒也是,陈区长挂了电话,他之所以找白区长,无非是因为很多工地都有保安或者棒小伙,随便就能招呼一批人,把宋鸿伟带过来。

林桓接了电话,直接表示这没问题。小事一桩而已。不过眼瞅着要到晚饭了,他又打过来电话,宋鸿伟不在家。他老婆说他前天就去地北了,手机联系不上。

张跃进和宋鸿伟这对麻将搭子都进了党史办,两人一去就先请了一个月病假。不过这也是常见现象,去了党史办的,都是怨气冲天的主儿,对一些小事,大家都会习惯性地视而不见,养老的地方,只要不出大事就行。

所以宋鸿伟就能跑出去散心,糟糕的是,没人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

林主席也有点恼火。他提出一个建议,“小宋的弟弟在西王庄搞采石场,要不咱们先卡住他。让他帮着联系宋鸿伟?”

林桓这个人。真的很有意思,他注重名誉声望极高。做事也懂变通,而且做为标准的老派人,他支持民主,支持人民参政议政对政府监督——虽然他对媒体的监督不感兴趣。

但是同时,他身上有着浓浓的家长作风,像宋鸿伟有了事他联系不上,就毫不犹豫地考虑,要停了其弟弟的生意,逼着对方联系上其兄,搞株连他也理直气壮。

至于说这个消息一旦被报道出去——实名举报的宋主任为了逃避报复,被迫亡命天涯,其弟的产业受到株连,会引起天下人的口诛笔伐,他是完全不在意。

你这是没想到呢,还是自己认为心安理得就行了?陈太忠听得只能苦笑,“你给他家留下话就够了,告诉他们恶毒攻击领导,这个事情很严重。”

事实上,对陈区长来说,今天的事情做为何霏被杀一案的尾声,已经结束了,接下来北崇就要沉下心来,好好地发展一番,

又处理完一些事情,就六点出头了,陈太忠收拾一下,向自己的小院走去,不成想走到门口,看到一袭白衣白裙,却是王媛媛站在那里。

“有事?”趁着廖大宝开门之际,陈太忠侧头看她一眼。

“想跟您汇报一下工作,”王主任的脸微微一红——其实工作是可以在单位汇报的。

你也跟别人学,来这一套,陈太忠没好气地哼一声,不过想到这终究是自己的嫡系,为了培养她起来,今天还跟省委组织部的人干了一场,他也懒得说那些见外的话,“这儿是你娘家,想来直接来就行了,没必要等在门口……晚上一起吃饭吧。”

廖大宝听到这话,已经生不出什么波澜了,下午的会议他也听说,得知小王还是大闺女,他心里有些欢喜,但是她注定是跟他无缘了,所以他也只能默默地祝福:希望你能幸福。

王主任进门之后,还想操持一下家务,廖主任按着她坐到了一边,笑着发话,“我来,小王你已经是计委副主任了,要培养领导意识了。”

“我在领导和你面前,永远都是学生,”王主任笑着回答。

屋里本来就没什么可收拾的,眨眼之间就收拾好了,廖大宝拿起菜单来点菜——对北崇宾馆来说,给区长送饭是个简单事,完全可以在事先就敲定,但是糟糕的是,区长那里吃饭的人数从来不固定。

“听说宾馆也要扩建了?”王媛媛随口问一句题外话。

3746章没完(下)

“嗯,”陈太忠点点头,北崇宾馆太老旧了,比区党委的干部培训中心差得太多,不过他并不认为自己是在攀比,实在是最近政府的事务越来越多。

北崇宾馆的入住率,最近一直保持在七成以上,很多标间都开始拼房间了——两人标准间的一个床位是四十,包房你得出一百,要不然你就准备接受我们安排的客人。

这个情况下,宾馆扩建迫在眉睫,于是他解释,“先起个四层简易楼,将来统一规划的时候,再推倒前面,起几栋特色建筑,要跟城区整体风格相吻合。”

至于王主任为什么问这个问题,陈区长没有兴趣知道,他是她的官场领路人,有义务答疑解惑,就这么简单。

“嗯,”王媛媛点点头,然后又问一句,这次就是正题了,“华亨的煤炭,明天就该到了,您能去现场主持一下吗?”

北崇搞煤炭储备。选了四家。除了国企乌风山煤矿和海潮集团,剩下两家分别是个体户李简和华亨公司,其中这华亨是关系户。敲定了十万吨的订单。

其他三家存在这样那样的原因,手脚都要慢一点,但是华亨这中间商。速度倒是不慢。

“你在场不够吗?”陈太忠看她一眼,心里暗叹一声,孟志新你做的些什么鸡巴事儿,本来应该你这个分管副区长出头的,现在倒好,你一出事,现在计委连主任都没了,只能让副主任硬扛着上了。

不过呢,这也不完全是坏事。压力才能使人成长,于是他点点头继续开导,“你要看到。这是一个难得的锻炼机会。不要受孟志新的影响,其实我在干村长助理的时候。特别希望村长遭遇车祸什么的……那样我才能有表现自己的机会。”

“哈,”王媛媛听得捂嘴轻笑,心说领导今天的心情还真的不错。

“你先放手去做……我不能保证自己能过去,”陈太忠也不管她怎么想,就是自顾自地说了,“实在不放心的话,你可以邀请葛区长去那里。”

“葛区长插手堆场的事,已经不少了,”王主任淡淡地表示,“她主管的是物流中心,煤炭堆场是计委的事儿,煤场一旦建成……那个堆场也就意义不大了。”

这还真是糊糊事,陈太忠听得也一阵头疼,他当然知道,物流中心是由葛宝玲在管,计委是孟区长在抓,这种情况下,必须要确认权责范围,才能避免扯皮。

但是悲催也就在这里了,葛区长现在是常务副了,就算孟区长不出事,这个计委一旦完全启动,早晚还是要划到常务副口子下的——除非陈区长自己抓起来。

所以王媛媛将来,很可能是要听葛宝玲调遣的,想到耳听得王主任对葛区长似乎有点看法,陈太忠也是忍不住挠头:这女人们碰到一起,还就是麻烦。

“反正把你放在那个位置了,你就要帮区政府把好关,”陈区长淡淡地表示一句,也不再多说,一旦听惯了机宜,怎么成长得起来?

说话间,北崇宾馆的菜就送到了,廖大宝和王媛媛齐齐去门口招呼,却听到有人大声发话,“太忠,这个菜有点少了吧?”

“林书记,你今天的事儿办得不利索,就别蹭饭了吧?”陈太忠苦笑一声。

“不利索也要蹭饭,”林桓在很多时候,是比较粗枝大叶的,他大喇喇地走进来,身后还跟着一个人,“太忠,我无所谓,你得看张部长面子啊。”

“老书记,你这是开什么玩笑,”他身后的那位干笑着,不是别人,正是市委组织部副部长张浩,“以前一直在听您教诲,叫我小张就行了……真的。”

“张部长……没回市里去?”陈区长狐疑地看他一眼,今天省委组织部来的两个,真是各有千秋,这张部长当时也是修了闭口禅一般,一语不发,莫非……也是胸中有丘壑?

“嗐,别提了,”张浩苦笑着摇摇头,“太忠啊,你痛快了,但是我们还得收尾呢。”

我跟你有这么惯吗?陈太忠心里哼一声,嘴上却是淡淡地发话,“我还真不知道,张部长跟林主席关系这么近。”

“我跟他三叔,是生死之交,”林主席微微一笑,“小张也是想着我就要退了,不想麻烦我,谁想,我俩就在宋鸿伟家门口碰上了。”

原来是张浩有本事了,不认林桓了,陈太忠听得明白,他跟林桓接触的时间不是很长,但真的知道,老林是个古道热肠的人,若是早能知道组织部要查自己,他不会不报信的。

但是悲催的是,林桓现在已经二线的,马上就要彻底退了,虽然体改委主任或者说组织部副部长也不是什么大官,但终究是正处了,眼里看不上二线的副处,这是很正常的。

所以张浩来北崇之前,并没有联系林桓,以至于陈某人没从这条线上得到通报。

不过这都是次要的事情了,陈太忠在意的是,“张部长你们也联系不上宋鸿伟?”

“省委组织部打过两个电话,一直就没联系上,”张浩苦笑着回答,要说起来,他也有点委屈。他是直接被人拎过来的。要是早早地就打北崇的算盘,他怎么可能忽略了林桓?

市里曾有干部说过,林桓能做北崇大半个主。领导们不敢管,混混们惹不起。

“没联系上举报人,就来查我?”陈太忠越发地不能理解了。

“谁知道呢?人家是省委组织部嘛。”张浩无奈地扬一扬眉毛,并不多言。

这倒也是,省委组织部查一个小区长,真的不需要考虑太多——虽然基本上算是狗拿耗子的性质,但北崇这些异样,都是摆在光天化日之下的,孟志新栽在男女关系上了,王媛媛确实只是高中生。

“吃饭吧,让宾馆再送两个菜来。”陈区长不好再叫什么真了。

既然桌上都不是外人,大家就能就今天的事情聊一聊,张部长一边吃。一边表示说。这个解贵敏解部长身为女性干部,就见不得别人欺压同性。所以才要调查——没错,解部长此举,只是单纯的女权主义者的态度,不是针对你陈太忠的。

应该相信这话吗?陈太忠琢磨一下,发现这个借口合乎逻辑,但并不是非常可信,官场呆得久了,信任自然就少了——哥们儿要是李竞,也想不到方文会当众给我一刀。

至于说林桓和张浩的相遇,那就更是巧了,此事已经要收尾了,但是举报人还没见着,方文就说了,你们阳州,得跟举报人多了解一下啊。

于是张浩做为阳州市委组织部的人,就听从省委组织部的调遣,去宋鸿伟家蹲点,守对方回来,正琢磨着是不是该联系一下林桓,不成想正看到有人耀武扬威地过来,要收拾宋家人。

他一打听,就知道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合着对面来的就是林桓的人。

那么眼下大家来陈区长家会餐,就是必然的结果了。

事实证明,张浩并不是个内向的人,借着林桓这层关系,他在饭桌上谈笑风生妙语连珠,一点也看不出,他就是下午那个一脸冷酷、惜字如金的主儿。

他甚至很关心地向王媛媛指出,有陈区长的关照,对你来说是个很难得的机会,所以这个学历问题,你还是要重视一下,将来才会有更好的发展。

对一个市委组织部的副部长来说,这样的关心都有点出格了,这倒不是说他对小王有非分之想,实在是……身为组工干部,有些话真的不好说得太多。

酒至半酣,林主席感慨颇深地叹口气,“小浩你这不声不响地就成长起来了,今天我差点没认出你来,看着你们一桌年轻人,都是后生有为,唉,真是不服老不行。”

“您看着还很年轻啊,”张部长闻言就笑了起来,对林桓他是很恭敬的,一点没有正处的架子,“我是一眼就认出您了,就挺奇怪,您怎么也来找宋鸿伟。”

一边说,他一边侧头,笑吟吟地看一眼陈区长。

这个张浩如此殷勤,果然是别有目的,陈太忠心里就有点明白了。

就在此时,陈区长的门铃响了,廖大宝出去接一下,然后迅速地走回来,低下身子,在区长耳边嘀咕两句——这事儿不能大声说。

可是陈区长一听他的话,登时就有点恼了,于是大声嚷嚷了起来,“宋鸿伟从地北回来了?这很好,让他进来!”

下一刻,一个矮胖的中年男子就走了进来,他四下扫一眼,看到了林桓,情绪登时就激昂了起来,“老书记您也在……呜呜……我这真是太高兴了,您得给我做主,我冤枉啊。”

“冤个屎蛋,你还像个北崇爷们儿吗?”林桓气得冷冷哼一声,“上班时间你打麻将,很有道理了是吧……陈区长处罚你,你居然敢怀恨在心?”

“我这……真的没有怀恨啊,”宋鸿伟哀嚎一声,一脸的苦痛,“我去地北,是见个网友,想借鉴着开个超市。”

“那你还实名写举报信?”林桓冷冷地扫他一眼。

“这举报信,真的不是我写的,”宋鸿伟凄厉地叫一声,一屁股坐到地上,嚎啕大哭了起来,“你可以查笔迹嘛。”

(更新到,召唤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