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53 -3754别有内情

3753 3754 别有内情

李世路现在的心情很烦躁,在他的强烈要求下,北崇宾馆把跟员工有关的地方翻了一个底儿朝天,甚至连负责收发传真的商务室都查过了,也没找到丢失的东西。

所幸的是,警察们在搜查他住的房间时,也没查出失物,要不然他这个脸就丢大了。

那么接下来,就要谈赔偿的问题了,客人住店丢了东西,要是拼房间的话,那宾馆有提示就够了,无须赔偿,但现在的问题是,失主怀疑是宾馆的内贼干的,所以他要索赔。

马媛媛当然不能同意这个过分的要求,经过她的了解,确定了省委副秘书长李勇生的儿子确实是去了朝田日报社,是不是叫李世路之类的,她还没有打听到,但看其谈吐,应该就是本人了,再从北崇嫁姑娘那一家一了解,就更确定了。

既然是堂堂省委副秘书长的公子,应该就不存在讹诈的问题了,可马总依旧很坚决地表示,案子没破,想让我们赔?门儿都没有——就算破了案,也是偷你的人赔钱,如果真的是我宾馆的员工,我们最多也只是象征性地补偿你一点。

你这点钱我还真的不稀罕,李世路终于表现出了“不差钱”的一面,我现在就悬赏,谁能破了这个案子,那个手机就归谁了,我就是要马上抓住小偷!

现在连嫌疑人都没锁定,怎么抓啊?马媛媛心里是烦透了,但是想到这位的背景,她还不得不客气地接待——你问我啥时候破案?拜托,这我怎么知道?

那你们是坐视客人受损失了?李世路是出离愤怒了:我人在现场,你们都是这样的态度,我一旦离开,这就是标准的无头案了吧?

你也可以不走啊,马总真是受不了这种官二代的脾气,同样的情况,要是发生在别人身上,她早就推给后勤股长去磨叽了——该说的话,全都说到了。

于是她表示,你想留下来看结果,我可以免你三天的住宿费,也算是我们的诚意。

我哪儿这么多闲工夫等你?李世路气得笑出了声,我单位多少事呢,这样吧,这件事你们要是不赔偿,就别怪我在报纸上曝光了。

要不说这官二代就是牛,他老爸的身份就挺吓人了,他自己也不简单,朝田日报社不算大,却也绝对不小,以他的背景,曝光一下小小的北崇,那又算多大点事儿?

但是他牛归他牛,马媛媛也不是很害怕,还是那句话,离得太远了,省委副秘书长想到这里找事儿,还隔着一个市委呢——为了这几千块钱说不清楚的盗窃案?那真的扯淡。

所以马总的态度也很明确,我们并不是一点表示都没有,你们毕竟是丢了东西,这样,你们去朝田的车票钱,宾馆出了,我们这不是心虚,只是出于人道主义的精神考虑。

李世路左说右说不得要领,就觉得北崇这帮人也太怠慢了,类似的事情要是出现在朝田,警察们还不得撒开了网,没命地找线索?真是穷山恶水出刁民啊。

一气之下,他跑出去给他老爹打了一个电话,结果他老爹正忙,是秘书接的电话,结果不多时秘书又打电话回来——你老爸说了,几千块钱的事儿,犯得着你给他打个电话?

李记者心里这个气,也就别提了,眼瞅着要十二点了,他再不走今天都回不了朝田了,这时候他才猛地发现,北崇这边连接待标都降低了。

于是他越发地生气了,“怎么那个牛皮哄哄的陈警官都不在了?你们这是打定主意,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啦?真要这样的话,可别怪我不客气了。”

“陈警官正在忙工作,”后勤股长理所当然地回答,他这个股长是根本就是马媛媛任命的,别说编制了,他本身就只是个合同工——当然,是那种不太容易解约的合同工。

马总都不怕这个记者,他自然更是要冲在前面,所以他根本就没有点出陈区长的身份,“他一天多少事,电话比大家加起来的都忙,暂时顾不上过问。”

“一个小警察而已,”李世路不屑地哼一声,你们北崇最大的,也不过就是个分局局长,当然,这话他没说出来——李秘书长多少还是有点家教的。

“但是,我热爱我的工作,”随着一声轻咳,陈区长背着双手走进了马总的办公室。

陈太忠已经找到了部分答案,但他真不是一般的忙,刚才又电话处理了几件事,眼瞅着就要午饭了,他才赶过来,打算结束这一场闹剧。

耳听得对方如此口出不逊,他干笑一声,“眉目是已经有了,李记者你猜测错误的话,是否能为你对北崇宾馆的抹黑而做出道歉?”

李世路登时就愣了,好一阵才点点头,依旧傲气十足地回答,“如果证据充分的话,我不介意道歉,我这个人不怕认错。”

“好,你过来,我跟你说两句,”陈太忠一抬手将他招过来,将嘴巴凑到他的耳边,轻声叮嘱几句,李世路一边听一边微微颔首,又狐疑地回头,看一看自己的几个同伴。

接下来,陈警官转身向外面走去,嘴里轻声嘀咕一句,“你们都跟着过来。”

一群人跟着他走出楼,在青石铺就的小路上拐了几拐,来到一片郁郁葱葱的冬青前,停下了脚步,他冲一个方向指一指,没有再说话。

陈太忠找这个失物找得也挺费劲,他虽然有天眼可用,但是北崇宾馆面积真的不小,所幸的是,一开始他就将嫌疑放到了李世路一干人身上,那么就要站在对方的角度,来考虑这个失物应该藏在哪儿。

既然是外人,那藏在楼里并不妥当,因为很可能被宾馆的人发现,而最可能藏东西的地方已经被翻过了,藏在楼外的可能性就极大。

楼外可藏东西的地方也不少,陈太忠打开天眼,一点一点地搜索,找得很是辛苦,最后才在一堆灌木中,发现了一个塑料袋,里面有手机三部,现金若干。

藏东西的这家伙很有一套,没有随便在地上挖个坑,把东西埋起来——陈太忠一开始还就是以为,小偷会把东西埋在地里,过一阵之后起出来,所以他找得很辛苦。

不成想人家直接把物品藏在了浓密的树木中,这里的冬青长得太茂盛了,就算有花匠来修剪枝叶,也看不到深藏在里面的袋子。

而且这树枝不比泥土,分开之后再合拢,从外面看不出一点的异样,而北崇宾馆是个老宾馆,房屋不怎么样,但是花草树木长得是异常的繁茂,就算把北崇分局的警察全撒出来,在树丛里细细地搜,没有一天以上的工夫也搜不到。

失物找到了,但谁是小偷还不确定,不过陈太忠可以肯定,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可能,是李世路的朋友所为——本地人也有把东西藏在这里的可能,但是很显然,外地人嫌疑更大,而且那两个服务员从无前科。

所以他也不着急把塑料袋取出来——那塑料袋里面的东西,肯定有指纹,能验证出小偷,这只差一个过程,他将李世路叫过来,就是要先当众打他一下脸。

李记者却是没有细看他指的方向,而是遵从陈警官的叮嘱,用眼角的余光扫视着自己的四个朋友,果不其然,就在陈警官抬手之际,有人脸色极其难看。

“唉,”李世路长叹一声,抬手就待分开那些冬青,陈太忠一把拦住了他,“别乱动,里面可能有线索的。”

一边说,他一边弯下腰,拾起一根树枝,轻轻分开冬青的树叶,露出了里面的塑料袋,“你看,这就是我找到的……这个手机是你的吧?”

此刻李世路脸上的表情,真的是异常丰富,有愤怒,有惊讶,有迷惘也有痛心,好半天之后,他才轻叹一声,“谢谢陈警官帮我找到了失物,既然东西找到了,那小偷……也没必要追究了。”

“嘿,看把你美得,”陈警官笑了起来,“埋汰我们北崇人的时候,你看你有多少话,现在就差一步就可以破案了,你不追究了?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跟同伴串通好了,想讹诈我们北崇宾馆?”

“是啊,李记者你还打算在报纸上曝光的,”后勤股长不咸不淡地在旁边补充一句。

“啧,”李世路痛苦地嘬一下牙花子,又看一眼旁边的马媛媛,“我那是吓唬人,就根本不可能曝光,我要是曝光就直接曝了,还跟你们说什么?马总……你跟我来,听我解释。”

“你跟陈警官解释吧,”马媛媛见状,知道宾馆稳赢这一场了,也就顺便调戏一下这小白脸。

“那你二位请跟我来,”李世路将两人带到一边,苦笑着一摊双手,“说句实话,我心里也很清楚,可能是我们内部人干的……但是我不敢承认,不敢面对这个,那三个是我同学,我非常信得过,唯一的嫌疑人,是我对象的堂兄。”

“你不敢面对,就往我们宾馆身上栽赃?”马媛媛听得是老大不舒服了,她怎么说也是宾馆的一把手,怎么能容忍别人如此地欺辱?

3754章别有内情(下)“我说这个,只是先要证明,我就不可能去曝光这件事,因为我的同伴也有嫌疑,”李世路的脸色越发地苍白了,很显然,这件事对他的打击真的很大,“我身为一个记者,报道事情一定要公平公正,自己的同伴都有嫌疑,我可能昧着良心去报道吗?”

陈太忠其实看这货很不顺眼的,又傲慢又颐指气使,可是听到对方最后这两句话,也禁不住感慨一声:年轻……真好啊。

“那你挂个失,走人就行了,何必把我们逼到这一步?”马媛媛淡淡地发问,“对于一个宾馆来说,名声是很重要的,监守自盗……你知道这四个字,对一个政府接待宾馆意味着什么吗?”

“我冒失了,我向您道歉,马总,”李世路苦笑一声,抬起双手,主动握一握马媛媛的手,“但是我这么逼迫宾馆,也是希望您能找出小偷,证明我的同伴都是无辜的……他终究是我对象的堂兄,搞不清楚这个,我心里永远是个疙瘩,结婚以后,要来往一辈子的。”

“也许他真的是无辜的,”陈警官在旁边笑着插话,又摸出一盒烟来,自顾自地点上一根,然后才想起来,又递给李世路一根,“呵呵,你先不用这么痛心,稍等一下,检验出指纹来,也就有结果了。”

“没必要了,我看到他的脸色了,”李世路面色惨淡地摇摇头,随手接过烟来点上,又叹一口气惨然一笑,“我很想弄清楚是不是他,但是弄清楚之后,真的很心痛啊,倒是宁可没有弄清楚了……咦,你抽的是这个烟?”

“咳,去京城一个老干部家破了个案子,人家给的,”陈警官炫耀一下自己强大的破案能力,对方冒犯在先,此刻越是郑重其事地说话,他就越想胡说八道,这样做让他心情舒畅。

“现在我表个态,事关北崇宾馆的荣誉,不严加追究是不可能的……那么多客人都看到了,我们要是不给大家一个交待,以后买卖怎么做?”

“这个……陈警官,你能不能高高手,低调地处理一下?”李世路艰涩地叹口气,“我家人其实是不赞成我这个对象的,她的堂兄是这样,我家人就又有话说了。”

其实你那对象,手脚也未必干净,这个血统有影响的,陈警官很想这么说一句,但他终究是一区之长,这话说出来太轻浮,于是他摇摇头,“作案手法这么老练,肯定要到原籍查一查他有没有前科,至于你和你对象……那理解万岁嘛。”

“你的意思是……还可能问到我对象了?”李世路眼睛一眯,脸色越发地苍白了,但是这苍白中,又夹杂了一些狰狞,一丝威胁。

情种果然只是生在大富之家,陈太忠心里暗暗地感慨,但是他十分不喜欢对方这种衙内的口气,说不得脸色一沉,“我甚至可能调查,你们俩是否沆瀣一气,讹诈过他人,别跟我呲牙咧嘴……你信不信我真敢这么调查?”

“啧,”李世路无奈地嘬一下牙花子,对他来说,认清楚这个大兄哥的真实面目,这就够了,他实在不想继而影响到自己的恋情,尤其是,对方打算去原籍取证。

而此事却是他引发的,他对象听到这个,心里肯定会有疙瘩,这个结果不是他想要的,所以他一急之下,才会再度摆出衙内的气势。

但是对方居然不吃这一套,冷冷地反问了回来,果然不愧是拿大熊猫出来散的主儿,真有这个底气,于是他苦笑着叹口气,“陈警官,我年轻社会经验少,说话有的时候比较冲,请你体谅,我这个……您能低调处理的话,算我欠您个人情。”

“北崇宾馆要翻建了,还有一千万的资金缺口,”陈警官笑眯眯地吸一口烟,“你这种重情意的年轻人,脾气大一点很正常,至情至性嘛……跟你爸说一声?”

“这不可能,他是省委的,不是省政府的,”李世路哭笑不得地摇摇头,“我父亲管我也管得很严,要不然……起码我能有个车开,还至于挤长途车?”

其实他是有车的,被对象的表哥借走了,但是他此刻必须强调没车。

“这种恶性事件,没啥好处,你让我网开一面……很为难啊,”陈警官咂巴一下嘴巴,斜眼去看马媛媛,“你看这马总也在旁边,她是陈区长的人,现在不说话,没准心里正恨我呢。”

其实他刚才的要求,是狮子大张嘴,主要是想看一下这个年轻人的心性,对方一口应承下来的话,他还得去求证真伪——这个可能性很小的,多半是敷衍,但是对方很干脆明白地拒绝了,说明这个人虽然有毛病,但起码本性是比较真的。

马媛媛听到区长如此调戏别人,只能无奈地翻个白眼。

“陈太忠的人?那好说,”李世路笑着点点头,然后从口袋里摸出个小本来,翻了两下,冲马媛媛一伸手,“马总,借您电话用一下,我跟陈区长说一声。”

马总探头一看,发现这货记的正是陈区长零零零幺那个号,犹豫一下之后,怯怯地发话,“陈区长很忙的……不用了吧?”

“没事,我有朋友跟他关系不错,”李世路从她手上拿过手机,径直拨号。

下一刻,手机铃声响起,陈警官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沉着脸接起了电话,“那个啥……你哪个朋友跟我关系不错?”

“我艹,”李世路目瞪口呆了有十秒钟,才哭笑不得地压了电话,“我说太忠哥,你不能这么玩人啊。”

“你来我区政府接待宾馆撒野,说我玩你?”陈警官……陈区长揣起电话,白他一眼,“说,你认识我哪个朋友,关系近的话,我原谅你这一次。”

“蒋君蓉是我姐,”李世路笑着回答,知道陈警官就是陈太忠,他心里压力全无。

“我艹,”这次轮到陈区长爆粗口了,他左猜右猜,也没想到是这个结果,他猜过欧省长、赵司令和岳部长,省外的也猜过一些人,但真没想到对方报出这么一个名字来,“你居然认识她?”

“我们两家世交,她爷爷和我爷爷是战友,”李世路略带一点自得地发话,然后又叹一口气,“不过后来我爷爷去世得早,蒋伯父发展得比较好。”

岂止是比较好?陈太忠心里暗哼,蒋世方比你老爹起码高两个大级别,你老子才是一个正厅,人家可是实权的省部级正职——这俩坎儿,一辈子迈不过去的,大有人在。

“你早认识她,怎么不早找我?”他吸一口烟,淡淡地发问。

“以前关系还可以,这不是后来……”李世路苦笑一声,这话没法说下去了,十来年前,两家还是偶尔走动一下,但是后来这级别越差越大,来往也就意思不大了——关键两家根本不是一个省的。

而且蒋世方越来越往黄家靠了,跟李勇生越来越不是一个阵营了,这相互之间维系的,也就是往日那点旧情了,只是私情,跟公义无关。

其实真到了高层,也就是那么一些人,跟小县城的老百姓差不多,谁都认识谁,谁家跟谁家都能扯上直接或间接的关系和恩怨,但是……分了阵营有了利益,就有了亲疏,甚至可能成为生死大敌。

李世路对这个漂亮和傲慢的小姐姐一直有印象,而且他最近跟她也接触过,“前一阵蒋君蓉还来我家,跑这个素凤手机和疾风车的销售,请我父亲支持。”

“她帮许纯良跑疾风?”陈区长又被重重地雷了一下,手机好跑,信产部入网的就是那么几家,但是这电动车牌照就多了去啦,各地的地方保护很厉害,疾风目前也就才推广了十七八个省,在某些省就算进场,也遭遇强烈的抵抗,这蒋君蓉就怎么想起来帮凤凰科委了?

纯良啊纯良,你可是刚刚结婚,媳妇也很漂亮,不能乱来吖……马媛媛呆呆地听着他俩说话,发现……自己真的有点听不懂,很多人物她听得似是而非,其中渊源更是一窍不通,不过她可以肯定,这两位渊源匪浅。

“这我就不清楚了,”李世路茫然地摇摇头,“她跟我老爸谈的,还说我想在北崇接什么活儿的话……报她的名字就行。”

“她以为自己是谁?”陈太忠气得哼一声,李世路虽然是直率的人,但他从这些话里也能听出来,有些事情没有说透——起码李勇生不跟他联系,就说明李秘书长对北崇的态度,不是特别地亲近。

这个是正常的,李勇生对他这个黄系人马有顾忌,倒是这个傻小子李世路,有胆子跟他亲近——但也不敢惊动自家老爹,正是因为如此,在北崇宾馆遭遇了这样的事情,李记者也等闲不敢联系自己,被逼得急了,才会这样。

“她说了……你会这么说,但是你肯定还会卖他面子,”李世路此刻,已经忘记了自己的哀伤,他饶有兴趣地看着面前的年轻人,轻叹一声,“其实吧,你也年轻,我跟我对象也经常吵架的,大家心里都清楚,吵架只是因为在意,不吵架反倒是出问题了。”

“你能不能闭嘴啊?”陈区长哭笑不得地摆一摆手,“我有对象了,你们这些做记者的,真是擅长发散思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