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39 -3540缺人和冗员祝蛇年大吉

3539 3540缺人和冗员(祝蛇年大吉)

3539章缺人和冗员(上)

我说,你好歹是大区长,不能问这么没品的问题吧?葛宝玲听到这个问题,禁不住撇一撇嘴,不过她还是很诚实地回答,“磅秤有玩法,我当然知道了……但是路检的磅秤,和仓库的磅秤不一样

“这路检的磅秤怎么玩?”陈区长听得来了兴趣,禁不住就又问一句,这不仅仅是八卦心在作怪,事实上,做事的同时,知识是需要不断地充实的——他也算精通很多行业了,遇到磅秤这种事儿,却是一无所知。

“花样真的太多了,磅秤也不一样,甚至还有厂家帮忙作弊的,”葛宝玲却是没心思多说,“主要是人的因素……我以为这个磅秤是自动出单,就非常可靠了呢。”

“这个位置真的很关键,”陈区长再次强调一遍,“在天南的煤矿、焦厂里,销售、采购随便招,但是过磅员一定要跟老板有关系。”

“这件事对我的启发很深,”葛区长重重地点头,“半夜绝对不过磅。”

“这你又矫枉过正了,”陈太忠笑着摇摇头,“天南那边,半夜过磅的现象也常见,搞服务的就应该是这个样子,关键是车进来之后,监督到位,尽快催司机离开车,为他的货着想,也为别人的货着想……说来说去,这堆场还是国营的,要是私营的,没那么多事儿。”

这个话真不是丑化,事实上就是这个样子,北崇目前的堆场,讲的就是重车进空车出,只认票据不认人,虽然大家也觉得苛刻了一点。但是管理很严。没什么可通融的地方,不过非常遗憾的是,真有可以做手脚的漏洞。更悲催的是——大家都没有意识到。

半夜进场不代表半夜卸车,卸车的时候会有人盯着的,谨防以次充好。而煤炭这东西虽然贵,但是比它便宜、又不显眼的东西,也很难找,想趁夜做点手脚——那车上得带点什么杂物呢?

“这么搞,又要添加人力成本了,”葛宝玲听得就是苦笑,安排人半夜巡夜,不得花钱吗?但是她也不能一味地顶区长,于是顺口奉承一句。“不过,再狡猾的狐狸,也斗不过好猎手。终于是被区长您发现了。”

我早就发现了!陈太忠嘀咕一句。按说以他粗大的神经,还真想不到这一点。开车过来就是想为北崇人撑腰了,但是他今天犯了天眼综合症,终于不经意间发现了奥秘,搁在往常的话,他真的没这么无聊。

一开始,他还不能断定对方的车里装了些什么,只觉得那些地方有点碍眼——不是煤炭,驶近之后,才发现其中的端倪。

而他又不想被大家怀疑,所以硬生生地转了几辆车之后,找出一辆毛病最大的,才一跃而上揭开了这个黑幕。

不成想,葛区长还是对此表示钦佩,于是他微微一笑,“蹊跷处,必定有缘故,我只是善于思考,愿意细细观察。”

既然事情处理完毕,他转身上车,载着王媛媛扬长而去,而葛区长却是留了下来,处理今天的手尾。

然而非常遗憾的是,在场的北崇群众,大多没有什么文化,对常务副区长也没太多的敬畏之心——这种高枝儿反正攀不上,惦记它作甚?

他们感兴趣的是,“那个漂亮女娃儿……跟陈区长走了诶,这大半夜的,做啥去了?”

“做男娃儿和女娃儿的事儿,这还用问?”有人用看破红尘的语气回答,然后又**荡地笑两声,“铁蛋儿你老了,蛋蛋早成棉花团了……嘿嘿,那是王媛媛主任,陈区长的铺盖。”

“尼玛你这啥时候的消息了?王主任……那是黄花大闺女,医院里查了六次,没错,真的是六次,有一次被我大兄哥的侄儿撞到了!”

“不能吧,”听到这里,有人嘎嘎地大笑了起来,“原来陈区长他……哈哈。”

“可惜了啊,陈区长这一表人才的,”有人重重叹口气。

陈区长漏夜赶赴三轮镇,成功地挽回了北崇可能遭受到的损失,不过他并不知道,因为王媛媛的随车,使得他在某个方面的能力,越发地被人怀疑。

第二天一大早,华亨的老总章遂打来了电话——隋彪表示,自己已经无法再就此事联系陈太忠了,他沉重地表示,“陈区长,昨天发生在北崇的事,对不起了。”

“哦,调查没出来呢,具体细节我也不清楚,”陈区长轻描淡写地回答,“马上有两个会要开,你长话短说。”

“这个车队是我们雇的,不是我们华亨的本意,”章遂听他这么说,就很干脆地表示,“我华亨上亿资产,不会做这种偷鸡摸狗的事。”

“那就等我们调查完了再说,”陈太忠才不会在意什么上亿资产,哥们儿全部的资产拿出来,不得吓得你尿了?如果我愿意,还能得到更多。

“车队随你处置,不妨碍货物交割吧?”章总这话,撇清的意思很明显,当然,最关键的是,华亨不能莫名其妙地摔这么个跟头。

“区里的决定,就是连车带货暂扣,”陈太忠冷冰冰地回答,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章遂轻喟一声,连车带货暂扣……那就是哪怕货少了,你也没地方说理,不过想一想昨天的事情,这个苦果他也只能默默地吞下,带给北崇的影响实在太坏了,而他总不能因为这点煤炭,影响到剩下九万多吨的供货。

六百吨煤炭全部损失,也不过才十来万,这可是两千多万的单子,但是华亨基本上也是靠贷款玩这一笔买卖的,这十几万也不能说不要就不要——若是落进陈太忠的口袋也算,问题是这走了损耗,根本就没人领情。

于是章总婉转地表示一下,“那行,总是我们选错了运输团队。我们也非常抱歉……以后多数走铁路。应该就不会再出现这种问题了。”

“共勉吧,”陈太忠压了电话,事实上。他对堆场暴露出来的问题也有点恼火。

大约中午的时候,对司机们的讯问有了初步结果,在车队里。这是公开的秘密,而且人多嘴杂,众人都怕别人先坦白,于是就积极交待——尤其是那十辆没改造的车,交待得更是彻底。

高队长手下的车做这种事情不是一天两天了,最开始他是在改装汽车时,听改车人建议的,他们不仅在送货的时候放水,接货的时候也放水。这么一来,接货时装得多,送货时卸得少。理想状态下。两方的水箱能克扣下四吨的货物。

当然,天底下也没这么好打的算盘。很多时候,货主盯车也盯得紧,他们就没有机会下手,高队长的原则是,宁可不放水也不能暴露。

但是这次,遇到北崇新建的堆场,过磅员没什么经验,堆场管理也不行,尤其是堆场还有通向外面的排水通道,放过这种大头,简直是对不起老天爷给的机会。

上一次,跟过磅员套好交情之后,高队长这次就打算好要抓漏洞了,他甚至都没安排补货的卡车,尤其是北崇又下雨了,风险再度下降不少。

这种情况下,车队被拦在外面,他的恼火可想而知,原来打过交道的过磅员也被换了,新来的这俩满嘴酒气不说,也不要他的红包,态度极其恶劣。

如果红包不是两百,而是包了一千的话,车队可能进场,但更可能暴露,二十几辆车停进去,这便利也就只值两百,实在没办法多给。

而且华亨背后站的是王宁沪和隋彪,眼见对方越说越不堪,高队长终于决定动手,打出个太平来,不成想太平没打出来,倒是惹出个一等一蛮横的区长。

供述的人员很多,也有不少人说我这车是才改装的,根本还没来得及做坏事——种种陈述和辩解很多,但是大家一致说,上次车队来只是探路,根本没有放过水。

对于北崇警方来说,这点交待肯定是不够的,他们还要挖出车队以前的旧账,这时候那些没改装车的主儿就开始叫屈了,说不关我们的事儿啊。

你们最少是个知情不报,北崇的警察现在已经很清楚区长的思路了,面对歪风邪气,为了杀一儆百,必要的时候可以搞株连——这些人并不是完全无辜的。

所以警方开出了条件:想走人的话,一个人交五千的保证金,至于车和货什么时候提,那就再说了。

这个决定一出,无辜的那些司机就着急了,有人说我们保证自己不干就行了,揭露别人……那我们还怎么在这个行当干?也有人担心,高队长被查出过往事情越多的话,这个案值越大,我们也越容易被判定为包庇罪。

于是司机们纷纷电话找人求情,警方对此也不控制——不打电话,从哪儿收罚款?万一有大人物说情的话,也可以考虑法外开恩。

不成想,不知道怎么一拐两拐的,这事儿居然捅到了利阳市委宣教部,这宣教部长正是跟陈区长一起从天南交流到恒北的晋建国,晋部长甚至还来北崇跟陈区长交流过。

3540章缺人和冗员(下)

陈太忠接了晋建国的电话,也是有点哭笑不得,心说哥们儿最近对警察局,放纵得也稍微有点过了,人家知情不报,他们就要一个人五千块的保证金,这可不好。

于是他抬手给朱奋起打电话,“奋起局长,我知道警察们辛苦,但也不能乱来,未涉案的司机一个人五千,这不是瞎胡闹吗?”

朱局长也接了不少的电话了,他一直就顶着,不成想陈区长打来电话,一时间他觉得自己有点冤枉,让严抓的也是你,不让严抓的也是你。

不过他终究是在机关里呆过的,略略一思索,就猜到区长的用意了——区长重视的案子,小警察们不经请示就如此折腾,确实有点活跃过分了,于是他笑着回答,“小家伙们不听话,抓住个知情不报就大做文章。是该敲打敲打……那您的意思是?”

“每个人罚上两百。意思一下算了,”陈区长号称睚眦必报,肯定也不能坐视那些人全身而退。“他们能顶住诱惑守法运营,还是要肯定的,有必要区别对待。”

肯定和否定。其实就在你一念间,朱局长笑一笑,又请示一下那十辆车和货的处理,陈区长指示,货卸到堆场,该怎么算就怎么算,剩下那十八辆车,可是要扣住,“……这是有组织地盗窃国有资产。性质还是比较恶劣的。”

指示完毕之后,陈太忠又给王媛媛打个电话,“给你个任务。下午计委组织个会议。针对堆场和煤场可能存在的问题和漏洞,大家开动脑筋集思广益。一定要尽快地拿出一套行之有效的方案……有没有信心?”

“我会尽量努力的,”王主任的底气,果然还不是很足,不过她也不是被动地等指示,“今天一上午,我了解了不少关于磅秤的知识,知道得越多,就越觉得复杂……我需要把物流中心的人叫来吗?”

“你告诉葛宝玲,计委想搞一套流程,请她帮助协调,”陈太忠沉吟一下,又补充一句,“就说这是我的意思,此事再怎么重视都不为过……我会亲自审核结果。”

他确实是这么认为的,原本他以为,这只是一个简单的囤煤行为,保证自用的同时,争取对外销售获利,但是这次磅秤事件,也重重地为他敲响了警钟——大宗货物的采购、储存和流通,并不仅仅是硬件跟上就可以解决的。

年轻的区长甚至由此联想到了天南粮食厅,由于监管的疏漏,导致了储备粮被挪用,造成了不小的损失和极其恶劣的影响,虽然陈某人最终帮着追回了损失,但也颇费了周折。

连国家的储备粮都敢惦记,这年头的人,还有什么不敢的呢?陈区长猛地发现,自己对这个煤场的建设,重视得远远不够——这可是上亿元的物资储备。

至于说他让王媛媛主抓此事,却不是不慎重,也不是一味地要锻炼她——这个因素是存在的,但不是决定性的。

根本原因是,他来北崇之后一心做事,就没搞过什么大换血,区里这些干部大多还是那些老人,这固然有益于巩固人心,但这些干部在北崇干了不是一年两年了,都有自己相厚的人,种种关系也绝对不少,办事很可能放不开手脚。

倒是王媛媛,年轻有冲劲,又没什么太复杂的关系,思维也缜密,正合适主持这个项目——就算有人想歪嘴或者动别的心思,也得考虑一下她头上的区长光环。

交待过此事之后,陈区长的注意力就转移了,小紫菱后天会抵达朝田,他有必要亲自去看一看那几个即将建设希望小学的地方——下面已经看过了,但是他觉得,还是抽几个点落实一下的好。

陈太忠选点,都是往尽量远的地方走,三个点跑下来,一天就过去了,不过没看到什么碍眼的东西,第二天上午,他吩咐区政府这边整装待发,自己却是来到了区党委。

隋彪的秘书是得了机宜的,知道陈区长随时都能进,也就没拦着。

而此刻,隋书记正在跟一个略微丰满的少妇谈话,见到他进来,先是微微一愣,然后一扬下巴,示意那女人离开,又笑着站起身,“不是要去接小荆……还没出发?”

“就走,”陈区长不动声色地回答,“最近发生的事情,我有点想法,来跟班长汇报一下。”

“先坐,”隋彪示意一下,自己也走出来,同年轻的区长一起坐到沙发上,然后笑眯眯地发问,“什么事儿?”

隋书记脸上在笑,心里却是在打鼓,堆场那边发生的事情,带给了他很大的被动,要知道,当时他可是要求葛宝玲,将车放进场的,后来还打电话给陈区长。

幸亏是现场的北崇群众抵触,车才没有进了堆场,待听说车队里查出那么大的猫腻,隋彪直接就缩了,听任章遂跟陈太忠打交道——钱不多,才七千块左右,但是尼玛……这个性质太恶劣了,而且任由这种事情发展下去的话,别说七千。七百万的纰漏也有可能。

这么大的马脚被人抓住。隋书记这两天的日子,真的不好过,尤其让他辗转反侧的是。陈太忠并没有再就此事跟他说什么——正经是说了,那倒也痛快了,一把刀一直悬在头上。谁能把日子过安生了?

“计委那边最近缺人手,想搞个三产,面对社会招聘一些人员,”陈太忠摸出一盒烟来,给隋书记一根,自己点上一根,“我希望区党委能大力支持。”

这尼玛……根本就是区政府的事儿,你跟我说什么?隋彪听得就有点腻歪,不过再想一想。这人事权是我党委的,你这话啥意思啊?

他也点起烟来,吸了两口之后。慢吞吞地表示。“这个王媛媛……是不是嫩了一点?”

计委虽然只有六个人,却是一正两副三个主任。不过孟志新病假中,宋鸿伟被弄走了,另一个副主任曾少华安心等着退休,挑大梁的就是副主任王媛媛,再数就是办公室主任齐莹了。

你这话什么意思?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看一眼自家的班长,“计委确实还缺个正职,隋书记你有什么合适的人选吗?”

隋彪的夹袋里,人选还真不少,不过他不敢跟陈太忠争,更别说他现在头上还悬着一把刀,于是他又抽一口烟,“我也没什么合适人选……但是王媛媛的升迁,被很多媒体盯着呢,目前只能主持工作,再往上走不合适。”

我就不知道你是怎么听话的,陈区长听得真是有点啼笑皆非,隋彪以为,他要推王媛媛转正,但是……这怎么可能呢?哥们儿有那么不成熟吗?

于是他直接表态,“计委想招人了,面对社会招,不走编制,我希望党委能认可。”

真的只是为了这个?隋彪狐疑地看他一眼,沉吟了起来,不过不管怎么说,王媛媛这个人情,他送的一点都不后悔,有这个人情在先,堆场那一码子事应该算揭过了。

可是想到面对社会的招聘,隋书记又有一点纠结,类似事情他见过不少。

政府部门自己招临时工,算是自负盈亏的,按理说跟党委关系不大,但这种事情若只有政府出面,党委的存在感也会因此降低,起码要表个态才行。

隋彪头疼就头疼在这里,他不好插手计委的事,却也不愿意见到陈太忠在人事上发言权越来越重,做为连任的区党委一把手,他比新来的区长更清楚,未来很短的时间内,北崇会出现大量的工作岗位——事实上,现在的区政府里,闲散人员都没几个了,项目实在太多了。

这一次可以让了计委,下一次就能让工业局,再下一次没准就是林业局,更悲催的是——招聘了这么多人,早晚是要解决一部分编制的。

到时候就算陈太忠不施加压力,招了那么多人,总也要有几个有点后台的,这后台不需要很强大,但是临编转为正式编制,也不需要欠多少人情。

所以隋彪犹豫好一阵,才吞吞吐吐地表示,“太忠,党委这边闲人也很多啊,能不能先把他们调过去?”

党委相对政府,原本就要清闲不少,而区党委还严重超编,无所事事的人很多,不少人是纯粹地混资历,也有人是有点根脚,但是区党委总共也就那么些位子,等个实职出来,大家都要打破头地抢。

隋书记问这个问题,倒也没想收到肯定回答,区党委这么些副主任科员里,哪个资格不比王媛媛深?真要调到计委,王主任会面临指挥不动下属的问题。

都是些坐机关的,王媛媛有陈区长撑腰,他们硬顶的可能性不大,但是下面人想整领导,又何须硬顶?法子多着呢。

没准能把小姑娘整哭!隋彪相信,陈太忠也能想到这一点,所以他这个问题之后,才是真正的建议。

“调过来是不可能的,”果不其然,陈区长淡淡地摇摇头,“不过……借调是可以的,咱北崇还是太缺人才了。”

(蛇年第一更,恭祝大家节日快乐,合家欢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