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61 -3762局面渐开

官仙5200 正文 3761-3762局面渐开(求月票)

3761章局面渐开(上)?

隋彪听到这样的回答,登时就愣了一下,然后才微微一皱眉,“借调……合适吗?”?

他嘴上是这么问的,但是心里早有了答案,改调动为借调,还真的能解决了王媛媛可能面对的窘境——因为干部的组织关系还在党委?

这便是调动和借调的最大区别,调动的话关系就确定了下来,王主任若抓不住人家明显的错处,就不好随意处理,遇到来自暗处的变相懈怠,只能自己暗自生气。?

但是借调的话,王媛媛想处理什么人,不需要给出任何理由,哪怕资格再老的人,她也可以直接通知对方,回原单位上班——你是借来的,现在工作完成了,你可以回去了。?

遇到这种情况,这些借调的主儿,可就欲哭无泪了,在原单位没实职的人还好一点,有实职的回去,肯定找不见自己的位子了。?

只冲着这一点,也没谁敢不把王媛媛当回事——人家退人不用解释。?

但是借调……不是这么用的,隋彪心里暗叹,大多数的干部搞借调,图的是进步或者舒适的生活环境——乡里的借调到区里,区里的借调到市里,大家在上面有人的时候借调过去,等时机合适了,或者有空额了,再正式调动过去。?

当然,能借调过去的都是背后有人,那个单位的同时,也不会太为难此人,可按陈太忠的说法,区党委的人借调到区政府,真的是要如履薄冰、战战兢兢。?

“我没觉出有什么不合适,”陈太忠淡淡一笑,“没考虑周到的地方,请班长明示。”?

你还考虑得不够周到吗?一时间,隋彪真有掀桌子的冲动了,连借调都被你玩出了新花样,居然还要我明示??

不过。恼怒归恼怒,他还只能忍气吞声地解释。“被借调出去的同志一离开,原岗位的工作要有人接手,万一他们回来了……存在安置问题。”?

“那就争取别回去,做出成绩就可以正式调动。有压力才有动力。”陈太忠理直气壮地回答,“还没做就想退路的主儿,那倒不如不来了。”?

“不想退路的人,还真没几个,”隋彪没好气地回答一句,“都是国家干部,你当是学生?”?

“不肯来,那就继续当他们的冗员好了,”陈太忠无所谓地笑一笑,“我只是考虑。这毕竟是个机会,一个给愿意尝试的人的机会。冗员并不等没能力……你说呢?”?

“这个……倒也是,”隋彪愣一下之后点点头,要说起来单位的冗员,他也挺头疼,这里面,有本事的人有多少不好说,但不少都是混日子的好手,多半都是有来头的。?

但是话说回来,党委里真正做事的骨干。也有不少就是混岗的,严格来讲。他们连冗员都算不上,只是因为有一技之长——比如说写稿子,所以才能在区党委混口饭吃。?

所以冗员的两极分化非常厉害,能干的特别能干——他身后没背景,你都离不开他,不能干的倒也不是一定不能干,关键是区党委没合适的空间供其大展身手。?

可就是这帮主儿,搞得整个区党委臃肿无比,领工资就是一大笔开销,而且大家比赛着偷懒,有些人更是目无领导,若不是实在有心无力,隋书记也早想动一动这块了。?

关键是这些人一旦能挪窝,区党委能空出一些位子来,就又能安排一些人进来,隋彪盘算好一阵,看一眼陈太忠,“我可以提供个名单给区政府,由你发借调函,怎么样?”?

“我不太听得懂这意思,”陈太忠很果断地摇摇头,“眼下也没外人,隋书记你直说。”?

“首先,我会动员大家主动申请去区政府,这是一个挑战,同时也是一个难得的机会,”隋书记也不怕说出自己的小九九,没错,反正没人,“主动申请去的,我会在名单上标注,有人不愿意去,而留在区党委也没意义,我会把他们也填到名单上。”?

“但是说到底,这个借调函是政府出的,”隋书记也不掩饰自己的窘境,“有些人的头很难剃,我一个人扛不住。”?

“这就对了,”陈区长大喇喇地点点头,又笑一笑,“你有不方便的就直说,我也不喜欢把心思放在揣摩人心上,只要你拉出名单来,我全部借调过来……要扩充人手,首先还是要考虑内部挖潜,财政凭什么白养他们?而且我觉得,没准还能挖出什么人才来。”?

“嗯,”隋彪点点头,跟陈太忠合作以来,他第一次感觉到,其实明明白白地说话,也挺痛快的,于是他又告诫两句,“有些人官油子习气很重,还有一些老板凳很皮实,太忠你也要做好心理准备?

“不合用的……难道我不能退回去?”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的搭子。?

“那得委屈你撑上几个月,”隋彪继续实话实说,不过凭良心说,实话真的很不遭人待见,“你得给我点时间,把岗位调整一下,他们回来就待岗了。”?

“这就是咱俩合作,把他们踢出去了?”陈太忠要敲定这一点。?

“有基本工资的,”隋彪轻描淡写地回答,“他们自己找接收单位,找不到的话,就只能待岗……这帮家伙在党委,也起不到什么好作用。”?

“呵呵,我本来是找你点个头的,没想到又摊上这种事了,”陈太忠哭笑不得地摇摇头。?

不过说起来,老隋这个主意还真是合适处理冗员,先将人借调出去,等回来没位子了,那些人也只能待岗,领一些基本工资,这时候,多数人捱不住清苦,就要另寻出路了。?

法子是不错,但是不易推广,这要有党委和政府的密切配合才行。?

以现在他们探讨的做法为例,隋彪得横下心来整顿,陈太忠得能扛住压力——最关键的是,双方还得彼此信任。须知道,区党委里的冗员。就没个简单的。?

“其实这些人,终究是比初出茅庐的大学生好用,”隋彪笑一笑,“都有些见识。坐冷板凳这么长时间。也都知道畏惧了,怕就怕三点:一就是一些机关工作的坏习气,二是偷奸耍滑,不肯吃苦,三是心里做事的人多,你要防阴风鬼火。”?

这第一和第三不是一回事?陈太忠想一想,才明白所谓的坏习气是吃拿卡要,所以他要防的就是官僚习气、不肯吃苦和背后搞小动作。?

“只要是人,总是要有**的,”他微微一笑站起身。“班长还有别的指示吗?”?

“快去接你媳妇去吧,”隋彪笑着摆一摆手。这次计委招人,他是真给面子了,但是同时,他也卸掉一个包袱,何乐而不为??

“你们一个个比我都着急,”陈区长轻声嘀咕一句,转身离开。?

荆紫菱的美貌,已经在北崇不胫而走了,陈太忠来到北崇后。第一次京城跑部,就带了白凤鸣、徐瑞麟和杨孟春去。大家回来一嚼谷,简直把陈区长的女朋友夸得天上仅有、地下绝无——漂亮到没法形容。?

有人拿王媛媛做比较,想问一问这俩的差距,得到的答案就是三个字:没法比,说得再明白一点就是——啥都没法比。?

然后有人搞到了荆紫菱的照片,小紫菱的照片流出的不多,但是搞了企业就要有宣传,有些杂志还是登出了小幅照片,不少杂志都有心思把她登上封面——当然,这是为企业宣传,要收费的。?

易网公司没有这样的开销计划,也表示不希望荆总被登上封面,但是有一家杂志为了销量,收不到钱也要登,还是很煽情的题目——解密:亿万富翁中的第一美女。?

就因为这个封面,易网公司还跟这个杂志打了官司,不过圈内有人怀疑是炒作,直到那杂志的总编被该省宣教部点名批评,大家才知道,这小荆总是认真的。?

不管怎么说,市面上荆紫菱的照片不多,但是绝对有,有北崇人拿着照片,去问见过荆紫菱的领导,领导们却一致表示——这只照了张脸,荆总的魅力,可不仅仅在一张脸上。?

美女富豪,还是区长的朋友,现在要来北崇搞希望小学,诸多北崇人真的异常期待。?

陈区长来到区政府,金龙大巴已经准备就绪,谭胜利等一干人已经在车边站着了,待陈区长抵达之后,大巴车风驰电掣地驶向朝田。?

来到朝田就是傍晚了,找个地方睡一宿,第二天一大早赶到机场,大家支起横幅正在等人,旁边开过来一辆加长林肯,长长的车身登时就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

陈太忠也被这车吸引了一下,不过也就是微微的一瞬间,然后他就收回了目光,林肯啊……哥们儿也有。?

但是他收回目光了,怎奈这林肯偏要引他注意,车就在横幅面前停下来,上面下来两个年轻的男女,冲着他们这拨人就走了过来。?

两人中男的高大英俊,女人个头也不低,差不多有一米六八,身材不错皮肤微黑,圆圆的鹅蛋脸,容貌也算得上端庄,难得的是,这女人走在前面。?

她走过来扫视一眼,就盯住了陈太忠——这群人里,没有人比他更像领导了,她微微一笑,露出了细碎雪白的牙齿,“陈太忠?”?

“是我,”陈区长笑着点点头,“请问你是?”?

“施淑华,荆紫菱算我师妹,”女人上下打量他几眼,讶异地问一句,“没带车来?”?

不带车,我们这么多人,走着去北崇?陈太忠听得这叫个无奈,哥们儿只是不像你们这么没素质,把车停在这里,不过他不摸对方来路,也不想得罪荆紫菱的朋友,于是微微一笑,“在停车场呢。”?

“开过来嘛,这天不定什么时候就下雨了,”施淑华微微一笑,又看他两眼,“看你也没什么出色的地方嘛,怎么就勾上我师妹了?”?

“我这个人……内秀!”陈区长嘴巴微微一撇,不动声色地回答。?

3762章局面渐开(下)?

“呵呵,你倒是不谦虚,”施淑华笑了起来,然后脸色一整,“你既然带了车。我拉了一吨多的书,就腾到你车上吧。”?

“什么书……你在说什么?”陈太忠听得眉头微皱。他身边的北崇人早就被那辆加长林肯镇住了,谁也不敢乱插嘴。?

“她不是要去北崇捐书吗?”施淑华笑着回答,“我帮她找了一吨多,大部分是新书。起码是八成新的……放到学校的图书馆没问题。”?

“哈。那可太谢谢你了,”陈太忠笑着伸出双手,同对方握一握,他倒是听小紫菱说了,要捐赠一点东西,却没联想到捐书,严格来说,一吨多的书并没有多少,这么重的东西,荆紫菱从京城带来。也太重了,本地委托人去收集才是正经。?

书是眼前女人张罗的。人家就算语气冲一点,终究是在帮北崇人,陈区长不能计较太多,而且这些对北崇这穷地方来说,帮助还是很大的。?

“那你们准备好,就搬书吧,车停在高速路口,是辆依维柯,”施淑华淡淡地发话。“趁着天没下雨,赶紧去吧……陈太忠你留下。”?

“书不在这个车里?”谭胜利讶然地看一眼林肯车。?

“这个车拉人的。怎么能拉货?一吨多呢,”施淑华无可奈何地笑一声,笑声中略带一点鄙夷,“你们都走吧,接人有我俩就够了。”?

“没事,下不来雨,”陈太忠这下可不干了,他大张旗鼓地来迎接荆紫菱,虽然不便联系省里和市里,也是大张旗鼓地搞来了摄像机,这个时候你一句话,就要把我的人调走?我说……哥们儿都不认识你是谁?

“天气预报有雨,”施淑华听到这话,也有点火了,“陈太忠,我这是帮小紫菱找的书,你什么态度我不管,我不想让师妹失望。”?

“谢谢你的提醒,我保证淋不湿就是了,”陈太忠待理不待理地回答,这女人的气焰,他真有点受不了,可她既是小紫菱的师姐,又帮北崇办事了,他真不好计较什么。?

“哼,”女人哼一声,也不再说话,就气鼓鼓地站在那里。?

站了不到二十分钟,天上就飘起了细碎的毛毛雨,施淑华伸出手接了几点雨丝,递到了陈太忠的面前,她冷笑一声,“这就是你所说的不会下雨吗?”?

她身边的男人去车里拿把了伞来,在她的头上默默地撑开。?

“我只是保证不会淋湿书,”陈太忠淡淡地看她一眼,“我绝对没有说过,不会下雨。”?

“你的词倒是抓得很准,”施淑华微微一笑,也不再纠缠这个话题,但是这种沉默,本身就是一种自高。?

倒是北崇的一干随员见到下雨了,赶紧跑到停车场的大巴里拿雨伞,七八个人拎了十几把雨伞过来——最大的伞遮到了摄像机上。?

就在这细碎的梅雨中,荆紫菱带着五个助手出现了,她是阴霾的天气里,一道抹不去的亮色,浅粉色短袖衫,浅棕色七分牛仔裤,白鞋白袜,既青春靓丽,又带了几分沉稳。?

而且就是这样的夏天,她的脖子上依旧扎了一条黑白相间的纱巾,虽然有一点突兀的感觉,却是让整个人显得越发地生动了。?

“施姐,你好,”在众目睽睽之下,她迈动着两条长腿走过来,笑着对施淑华点点头,“这次真的麻烦你了。”?

“嗵”地一声闷响,自陈太忠身后传来,他甚至都不需要回头,就知道又有人撞车了,跟小紫菱在一起,这种事情真的常见,她面无表情的时候倒也罢了,只要微微一笑,或者眼波流转,周边出车祸的概率特别地高。?

“小荆你这又是用了什么护肤品啊?姐羡慕死你了,”施淑华笑着回答,“来……上我的车吧,姐送你去北崇。”?

“林肯那车……是不是有点低啊?”陈太忠轻咳一声,禁不住出言,“施姐坐进去可能还好,但是紫菱你坐进去,个头有点高了。”?

“你说我的林肯车低?”施淑华的眼睛一眯,似笑非笑地发问。?

“你要跟我比车高?”陈太忠哈地笑一声,“那行,咱就比一比。”?

林肯的车高,肯定是比不过金龙大巴的,荆紫菱左右看一看,终于冲着施淑华歉然一笑,“施姐。你也上大巴吧,空间比较大。舒服。”?

“我不习惯跟很多人在一起,”施姐笑一笑,一低头就钻进了林肯车里。?

于是,小荆总就跟着陈区长上了金龙大巴。现在的大巴。经过了再次的改进,前两排是宽大的座椅,紧跟着的两排,可以直接放躺下,可以变为一张舒适的床。?

荆紫菱挽着陈太忠的胳膊,两人坐到了第三排上,这个动作,给大家的刺激不小。?

北崇人都知道,陈区长特别特别特别地能干,但是看到这样一个美女同其共坐在一起。心里也要禁不住生出感慨:我艹……区长果然是能者无所不能。?

陈太忠的运气,其实没有大家想像中的那么好。车才一启动,小紫菱就将嘴巴凑到他的耳边,“我没有给你丢脸吧?”?

“嗯,”陈区长点点头,轻笑着回答,“给我争光了……你没注意到,他们都看傻了?”?

“你是在哄我开心呢,我知道,”荆紫菱轻笑一声。又轻轻地磨一磨雪白的贝齿,“真想咬你一口。这么久了,不去看我,你一定会说工作忙……对吧?”?

“嗯,”陈区长又点点头,依旧微笑着,“不是我说,而是真忙。”?

“听说你最近挺老实的,连身边的女人都是大闺女,”荆紫菱轻声一笑,“事情闹得不小,传得也挺广,黄爷爷都说你懂事了。”?

“嗯,”陈区长继续点头,“那是,我这一直就挺老实的,心里只有你,容不下别人。”?

“所以你肯定觉得,我今天这个纱巾,系得太扎眼,欲盖弥彰,”荆紫菱又轻声嘀咕一句。?

“嗯,”陈区长才待继续点头,猛地发现问题不对,于是猛烈地摇头,“哪儿有?我从来没说过你的脖子……咳咳,决定了,七一是党的生日,女同志们,一人一条纱巾!”?

两人在小声嘀咕,可旁边基本就没人说话,前几句声音极低也就罢了,陈区长最后一句,终于被几个人听见了,大家听得心里暗暗撇嘴,区长这讨好女朋友的本事,还真是别出心裁,女朋友系丝巾,就要给大家发丝巾。?

两人虽然极为亲热,但终究是两边的一号人物,也不便做什么不雅的举动,只是动作比一般人略略亲昵一点,饶是如此,这一幕看到别人眼里,也是说不出的羡慕嫉妒恨了。?

车到高速路口,陈区长带头走下车,四五个人组成人龙,女同志们负责撑伞,用了十来分钟就将一吨多的书籍转到了金龙大巴上,然后直接上路,?

那施淑华冷眼看着,后来也谢绝了荆紫菱的邀请,再次钻进了她的林肯车,看起来很有点傲气。?

陈区长对她很是有点不服气,本来想问一问小紫菱此女,想一想眼下人多眼杂,就没再提。?

倒是小荆总深知他的脾性,车行不多远,她笑着解释,“她父亲施金鹏,是我爷爷的学生,这次我想收集点学生看的书……施姐挺热心帮忙的。”?

“哦,”陈区长点点头,脑子里扫一遍恒北的知名人士,死活想不起来施金鹏为何人,所以就将这个名字丢到了脑后——跟哥们儿无关的。?

倒是谭胜利听到这个名字,轻声地咦了一声,他扭头看一眼荆紫菱,“那就是施东晖施老的孙女了?”?

“嗯,”荆紫菱淡淡地点点头,她也不想多说此事,两人又低声嘀咕了起来,旁人见状,自是不会没眼色地再去插嘴。?

车行一个来小时,金龙大巴开始减速,并且在下一个高速口下车,那加长林肯有个明显的迟疑,然后才跟上来,出了引道之后,跟着金龙车停到了一片荒地上。?

天上还在下着小雨,施淑华撑着一把伞走过来,她对恒北熟得很,知道这不是去阳州的路,“你们这是要去哪儿?”?

“做饭,”陈区长看她一眼,淡淡地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