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67 -3768再辩七千字

官仙 3767 3768再辩 天天书吧

3767章再辩(上)

陈太忠才不管那么多,他今天大打出手,也不管对方是混混、工人还是武警,反正是照打不误,该打不该打的他都打了,现在有人出声,肯定喝止不了他。

所以下一刻,他就提着段老二的脖子,将人拎起来,抬手就是七八个阴阳耳光,直打得对方口鼻流血,才又听到有人厉喝,“陈太忠,你住手!”

谁呀,这么牛逼?陈区长卡着段二少的脖子,扭头看过来,却发现一辆金杯面包车停在路边,三个人怒气冲冲地走过来,打头的这位四十多岁,紧皱着眉头。

“我跟你很熟吗?”陈太忠微微一笑,他没见过此人,说不得抬脚一跺,硬生生地踩碎一块行道砖,一猫腰捡起两块碎砖来,“我要是你,现在就站住。”

被掐着脖子的段老二看到此人,登时就没命地挣扎了起来,嘴里也呜呜地乱叫,似乎想说点什么,但是那只手掐得他太紧了,他才一挣动,对方的力气就越发地大了,掐得他直翻白眼。

中年男子闻言,眉宇间掠过一丝愤懑,不过他还是停下了脚步,淡淡地发话,“我是章城市委常委,秘书长李金龙,放开你手上的人……你可以走了。”

“抱歉了,李秘书长,这个人我不可能放,”陈太忠摇摇头,断然拒绝,“此人指示他人,屡次冲击我政府公务用车,我要带回北崇去细细调查,了解一下这个现象的背后……是否有更深层次、不为人知的原因。”

李秘书长一出现,就把场面镇住了,就连正在跟北崇人抢车门的几个混混,见状也匆忙下车,只冲这一点就可以断定,李某人在章城的人望不低。

但是看到守在车门口的谭胜利已经鼻青脸肿了,陈太忠心里的怒火就又冒了起来。眼见一个家伙兀自站在车门口探头探脑,他想也不想,一扬手,一块石头就扔了过去,直砸得那货身子一栽,登时就头破血流了。

“你俩的冲突是怎么发生的,你自己心里最清楚,”李金龙眉头一皱。“现在你放人,呀,还打人……一个小小的抢道,也能弄出这么大的动静,你还像个区长吗?”

“合着这么多人,全是我叫来的?”陈太忠不满意地反问一句。然后也不等对方回答,掐着段二少的脖子就向大巴车走去。

“陈区长,留步,”跟着秘书长的两个人跑到车门口,阻住了他的去路,其中一个苦笑着发话,“我们保证您一行人的安全,要不我跟车,您把段总放下。成不?”

“你保证安全……我的车都差点被掀翻了,那时候你们在干什么?”陈区长冷笑一声,“我如果一定要把人带走呢?”

“我们也都是办事的小人物,您大人大量,别让我们难做成不?”这位继续苦笑。

“我眼里没有大人物和小人物的区别,只有挡道和不挡道的……你选哪一种?”陈区长灿烂地一笑。

“您连武警都打了这么多……”这位不敢直接回答挡不挡道,只能扯到别的话题上。

“我就想不出,我们犯了什么样的错误,又是什么样的领导指示。才导致武警有胆子。直接袭击政府公务车,”陈区长轻描淡写地回答。“假冒的吧,要不然就是想……兵变?”

那两位听到这话,登时语塞,兵变……尼玛,在天朝官场,还有比这更大的罪名吗?

“呜呜,”就在这个时候,段二少猛地挣动几下,绝望地看着某个方向。

大家都感到奇怪,齐齐顺着他的眼光看去,陈区长见多识广,不受这个影响,先借此机会将面前二人拨开,把段老二拖到车门口,才抬头看一眼。

然后他也愣一小下,李金龙居然不再纠缠,而是转身向医院走了过去,一时间他觉得自己的脑仁儿有点发麻——这个章城党委秘书长,跟彭秋实的关系很好吗?

段二少却真的是惶恐不安了,他非常清楚,连市委书记舒兴华都要买姑父面子,往日里这个李秘书长对自己也客气异常,今天居然出现这样的反应,那一定是发生了什么。

可就算发生了什么,大家都是恒北派……你不至于连里外都分不清吧?

没错,他在弄明白陈太忠身份之后,还要兜屁股上来找事,并且敢调动武警来拿人,主要仗恃的就是他姑父是恒北本土派的代表人物之一。

他姑父退了,在本土派里的影响还在,而本土派面对外来派系的挑衅,大多时候还是愿意选择抱团的,遇上过江的猛龙——比如说组织部长岳黄河,或者人心要散一些,立场要暧昧一点,但是陈太忠猛则猛矣,却绝对算不上强大。

“上去吧你,”陈太忠想也不想就将他丢到了车上,此刻的金龙大巴上,已经被丢上去差不多十个人,大家不得不找出绳子、电线什么的,将这些人捆起来,以防意外。

见到依旧有不少人在围着大巴,陈区长从车上拎个大扳手下来,就要向大家说明,你们再不让的话,头破血流都是活该的的。

就在此时,一阵刺耳的警报声传来,眨眼之间,一辆挂着警灯的本田车开了过来,车停稳之后,后座下来一个矮壮的中年男子。

“谢叔,我在这儿,”段二少抬手大叫,然后就要推开陈太忠下车,年轻的区长想也不想,反手一记耳光,直接打得他坐到了车厢地板上。

来人正是市警察局谢局长,他几步走到陈太忠面前,干脆利落地吐出两个字,“放人。”

“做梦!”陈区长微微一笑,斩钉截铁地回答。

“知道我是谁吗?”谢局长淡淡地发问。

“如果你不记得自己是谁了,那你可能是白驼山的欧阳锋,”陈太忠一本正经回答,接着捂着肚子就狂笑了起来,“呵呵,儿子死了嘛,伤心过度……你是谁,关我屁事儿?”

尼玛……你能说得更难听一点吗?谢局长气得好悬没吐出一口血来。他在官场多年,这么阴损刻薄的话,还是第一次听说,不但嚣张跋扈,还咒他儿子死,他也是颐指气使惯了的主儿,一时间只觉得热血上头——今日之辱,可谓平生第一耻。

但是他终究是胸中有丘壑的——一般的草根不能理解。就管这叫乌龟肚量,他咬着牙沉默了五秒钟,才又出声发话,“你打了我的武警。”

“他们又不是执行公务,打就打了,”陈区长斜睥着他。“怎么,你想陪一陪他们?”

“连我都想打,你不怕风大扇了舌头?”谢局长气得身子都哆嗦了起来,老子好歹是个副厅,你一个小屁区长,居然敢狂成这样?

谢局长在官场中这么些年,狂人是见过一些,但是狂到这样的,真的太少见了。不过话才一出口,他就有点后悔了,这可是陈太忠啊,人家张狂,真有狂的资本。

就算不说后台,只要一旦动手,他这个眼前亏是吃定了,当着诸多章城老百姓,这面子就掉得没边儿了。关键是——事情捅到天上去。这场子他未必找得回来。

“你说什么?我没听清,”陈区长笑眯眯地踏前一步。“够胆的话……你再说一遍?”

章城的事情,终究是不能善了,陈太忠索性也就豁出去了,这个陌生的城市,从上到下他都不认识几个人,那该动手就动手了,说破大天来,他最大的问题也就是打了几个武警。

但是这些人聚众围攻政府公务车,还试图掀翻……这又是什么性质?

这个官司他不怕打,打到哪里也都无所谓。

出乎陈区长意料的是,谢局长没有重复一遍的兴趣,他淡淡看对方一眼,转身就离开了,只留下一句话,“你好自为之。”

陈太忠见状,也是一愣,他已经猜到了,此人大约就是章城的警察局长了,他原本想着,你若不报身份,再多说两句,哥们儿就要大耳光伺候了——不知者不罪嘛。

可是对方就这么转身走了,尼玛,你咋就走了呢……这不科学吖。

他心里纳闷,面色却是不便,只是淡淡地扫视一眼阻路的众人,拎着扳手走向前,“谁还想吃棒子面窝头?”

他仅仅是猜测某人身份,但是旁人都认得,刚离开的确实是谢局长,眼瞅着市局老大都转身走了,谁还敢继续挡道?

于是大金龙终于得以冲出重围,向高速路口驶去。

开到高速路口,陈太忠让车停下来,走下车来前前后后地细细检查一遍,一时间心疼无比——好好的一辆豪华大巴,这被砸成什么样子了?

“把段老二给我弄下来,”他吩咐一声,待那货下车,上前就是噼里啪啦一顿胖揍,“你这缺德玩意儿看一看……把我的车弄成什么样子了!”

“比我的奔驰车还惨?”段二少冷冷地反问一句,心里这个气,简直没办法形容了。

“还敢还嘴!”陈区长走上前,又是没头没脸地一顿揍。

3768章再辩(下)

陈太忠将车停在高速路口,可不是单纯地想查验车辆,他这次被人围攻,心里真的是太不平衡了,虽然强行带走了元凶,但总还想多找回点平衡来。

所以他在这里又折腾一番,想着有人来的话,他可以打了人之后直接上高速跑路,不过遗憾的是,他折腾了好一阵,也不见什么反应,于是大家再度上车,冲着北崇疾驰而去——这一路上,耽误的时间还真的不少。

陈区长只是觉得略略有点遗憾,但是搁在段二少眼里,那就是震撼了,他可知道这高速路口都是些什么人——尼玛,见到我挨打,就没一个人站出来?

他的心里凉冰冰的,这一定是发生了什么我所不知道的事情!

由于路上的耽搁,车到北崇的时候,就是下午六点四十了,才下高速路,施淑华接了一个电话,放下电话之后,她似笑非笑地看陈太忠一眼,“你运气不错啊。”

“有话直说。别阴阳怪气的,”陈区长待理不待理地回答,他对这女人抢了自己的位子耿耿于怀,林肯车那么宽敞,你非要来挤金龙大巴,害得哥们儿都不能跟小紫菱说悄悄话了。

就没见你这么不长眼的,真是灯泡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你今天可是救了魏平安的儿子。”施淑华笑着发话,又看一眼段老二,这个消息,大家早晚都要知道的,她倒也不怕提前泄露出来。

“魏……平安?”段二少听到这个消息,艰涩地咽一口唾沫。尼玛,省委秘书长魏平安?合着彭秋实的女儿只是个配角?

“那个差点死了的小家伙,就是魏平安的儿子?”陈太忠皱一皱眉头,说句实话,他对那个始终没有睁开过双眼的男孩儿,没有任何的印象。

但是这个消息倒是说明,为什么章城市委秘书长和警察局长都不跟他认真计较,而是专心关注医院里的事。

可是陈太忠还是有点好奇,省委秘书长的儿子出车祸。居然连辆车都拦不住,这帮高速交警……是干啥吃的?

不过下一刻,陈区长就不再关注这种很远的八卦了,他有近在咫尺的烦恼——施淑华说了,晚上要跟小师妹秉烛夜谈。

原本以为大兄哥没来,就可以那啥……得偿所愿了,某人恨不得一个昏憩术丢过去,信不信哥们儿让睡上九天九夜?

眨眼间,车就到了北崇宾馆。房间饭菜什么的早就安排妥当了。大家奔波了一路都很累了,就简单地吃点。然后各回住处。

至于说段二少等人,陈区长移交给了朱奋起,并且再三强调,没有我的命令,不许放人。

七点半的时候,陈太忠就带着小紫菱来到自己的小院小坐,当然……还有施淑华陪同。

不成想他进了小院不到两分钟,廖大宝才将泡好的茶端上来,市委书记李强就驾到了,陈区长带着自己的女友到门口迎接。

“这就是荆总吧?名不虚传,哈,真是一朵鲜花插在了……沃土上,”李书记不理陈区长,先笑眯眯地跟小荆总打个招呼,然后才看一眼北崇区区长,轻叹一口气,“郎才女貌啊。”

“李书记您这大喘气儿的,”陈太忠干笑一声,也不好追究市委书记的调笑,“小廖,再冲一杯茶……李书记您今天有空?我都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来的,紫菱,这就是我们市委老大,李强李书记,很平易近人的一个领导。”

“你都把章城折腾成那样了,我坐得住吗?”李强迈步走进院内,坐到屋檐下的桌边,又看一眼空寂的院落。

细密的雨丝,依旧不急不慢地飘落着,颇有几分淑女的矜持,远处的街灯散发出昏暗的光芒,偶尔能折射出它们的行迹,惊鸿一瞥间,有无限的飘逸和洒脱居留其间。

“那是他们自找的,”陈太忠很随意地回一句,然后拿起手边的啤酒,“来,你们喝茶我喝酒,雨夜客来茶作酒。”

李强笑一笑,也不说话,端起面前的茶杯轻啜,倒是荆紫菱少年心性,就看一眼施淑华,“施姐,你刚才说的,有没有什么根据?”

“有没有什么根据,李书记应该清楚,”施家大小姐还真不是白给的,她看一眼李强,“李书记,不管怎么说,小陈今天是救了魏平安的儿子……对吧?”

“请问你是?”李强抬头打量她一眼,听到有人上门挑战了,他也不好再沉默了。

“我是施金鹏的女儿,斯嘉丽的老总施淑华,”施姐傲然回答,对一个市委书记来说,她的老爹施金鹏不算什么,但是她爷爷施东晖就很厉害了,更别说原施省长身后,还有一尊大神,“据我所知是这样的。”

“我知道的,也是这样,”李强点点头,做为阳州市委书记,他没必要跟一个过了气的主儿叫真,更别说这主儿一发威,还可能引发不可测的后果。

但是他有些许疑惑——跟陈区长的疑惑类似,“就是不知道,这个消息怎么传出来得这么慢。”

“彭秋实的女儿隐瞒了,车祸发生的时候,是她在开车,她嫌周志勇开得慢,”施淑华真是不爆料则已,一爆就是一堆的猛料。“而且彭秋实一家并不知道,她交往的男朋友,是魏平安的儿子……”

说来说去,今天发生的事情,有点像个剧本,一男一女相爱了,魏平安一直叮嘱儿子,不要随便暴露家庭情况。而小彭虽然知道了男朋友的情况,也没有跟家人说,今天她开车,差点把男朋友的命送了,她就更张不开嘴了。

直到她确定,小魏救得过来。才敢向家里和魏秘书长坦白,小魏……出车祸了。

少男少女的这些情怀就不说了,魏平安知道自己的儿子生死未卜,登时大为着急,直接联系了章城市委书记舒兴华,舒书记立刻表示严重关注,并且第一时间派出了市委秘书长李金龙前去过问。

正是因为如此,李秘书长跟陈太忠说了几句,根本懒得再多说。直接去医院了——段二少在章城混得再好,比得上魏平安一根脚毛吗?

至于说谢局长,他满脑门子官司,彭秋实和魏平安都在找他麻烦——高速路发生车祸那么久,警察们都死哪儿去了?

事实的真相是,天上下雨,高速路车祸太多,警察也是人,没长了八只脚。各种车祸都要处理。尤其是——当时没人知道,魏秘书长的儿子。已经只差一口气了。

所以谢局长能跟陈太忠呲一下牙,已经算是对段老二仁至义尽了,后面的事情,他真的来不及管,也没心思去管——更别说正是陈太忠的车,搭救了小魏。

施家虽然离开恒北官场很久了,但是偏偏地,他们的官场消息并不是很差,施淑华能比别人更早、更清楚地了解此事,足以说明很多问题。

“原来是那个女孩儿在开车,”陈太忠总算又解开心中一个谜团,他一直就在奇怪,若是那周志勇将车开翻了,怎么还会那么镇定自若——姓周的可能在朝田有些产业,但一个商人,怎么可能扛得住常务副市长的怒火?

要是这样的因果,倒也能解释小彭为什么迟迟不敢说出男朋友的身份。

“我了解的内容,差不多也是这么多,”李强笑着点点头,又看一眼陈太忠,“你从章城弄来九个人……打算怎么处理?”

“考虑是冲击国家机关罪吧,”陈区长随口答一句,又拿起烟来,给李书记散上一根,自己又点上一根,“惹得火了,就套用颠覆国家政权罪。”

“你没必要这么狠吧,”李书记才待美美地品两口香烟,听到这话,登时一口烟雾喷出来,还呛得咳嗽了两声,“不就是个抢道吗?”

“区里的大巴受到了一百多人的围攻,”陈太忠轻描淡写地回答,李强来说情,这并没有出乎他的意料,但是同时,他也下定了决心,不会轻易放过这些人。

原本他有点顾虑的武警因素,也因为大巴车被围攻而消失,若是他一个人跟武警动手,这有点说不清楚,但是政府公务用车无端被人围攻,那他就占了天大的理,“这个性质是非常严重的。”

李强无奈地咂巴一下嘴巴,闷头抽两口烟之后,才叹口气,“章城市那边跟我抗议了,不管怎么说,咱北崇区政府的人,没有执法权力,跨地市抓了这么多人来,不合适啊。”

“所以我已经将人移交给分局了,”陈太忠摇摇头,拿起啤酒来喝一口,“我们被围攻的时候,章城的执法机关在哪里?他们在协同歹徒围攻我们!”

“李书记您也别说了,这次我一定要依照程序追查到底,谁来说情,我都不放人。”

“说到底,只是个高速路抢道而已,”李书记叹口气,“你把车门也拽了,人也打了,人家追上去报复,又被你打得落花流水,你还把人也捉来了……教育一下,就可以放了。”

“你这么说的话,我倒要愿意跟你探讨一下,”陈太忠笑着发话,“他从旁边强行变向抢道,我为什么不能撞他,为什么不能打他?”

“撞就撞了,等交警来处理,这才是符合程序的,而你还打人了,”李强抽一口烟,又端起茶水轻啜一口,“人家心里恼火不是很正常吗?”

“他强行加塞,倚仗的是哪一条?”陈区长还就要叫个真了。

“这是他不对,但是事急从权,我再强调一遍,责任判定应该由交警来,”李书记回答。

“事急可以从权,我认可这个说法,如果是我车技不行,往前拱的时候熄火了,他抢过去我没太大意见,老司机欺负新司机嘛,有些新司机开车也确实很面,但是……”

说到这里,陈太忠一摊双手,“我的车技没有问题,他就是仗着加速快,车好,要强抢我的道,这就是仗势欺人,欺负我拿他没招……我还就是不受这个气。”

“开车嘛,加塞很常见,”李强被他这话说得有点不耐烦,“正常现象。”

“我不认为这是正常现象,”陈太忠断然摇头,“正常行驶中超车是正常,但这种情况就是该排队的,你凭什么加塞?把抄捷径加塞认为是正常,这个错误认知是怎么形成的?”

“也没什么条款,认定这种行为是违法的……在紧急情况下,”李书记说话的声音小了一点。

“没错,他没有违法,违反的是道德,”陈区长又抬手灌两口啤酒,长长地打个酒嗝,“有捷径走,大家就觉得不守规矩无所谓……这本身就是道德的滑坡导致的。”

“但是他可能有急事,”施淑华在一边插嘴了,听得出来,她平常开着加长林肯,估计强行加塞的事情也没少做过,就下意识地帮着辩解——屁股决定态度。

“没人胡乱加塞,车队过通道只会更快,你该清楚这个,”陈区长淡淡地看她一眼,又拿眼去看李书记,“就是咱们元宵节那天说的,道德和法律,相辅相成缺一不可……”

“正是因为他不违法,只是违背道德,他就敢这么做,也不用考虑后果,交警来了还要按照车身情况判罚,基本忽视道德因素……这个评判程序,我认为并不完全正确,更别说他欺负到我头上,不打他打谁?”

这怎么又说到道德了,李强哭笑不得地摇摇头,但是同时,他认为陈太忠说得也有一点道理,是啊……什么时候,我就觉得抄捷径加塞是正常的了呢?

“没有秩序的话,只会越来越乱,我只是在整顿秩序,”陈太忠吸一口烟,缓缓地吐出浓浓的烟气,“违背道德的成本很低廉,没人去惩处,恰好,我具备惩罚的能力……就算谁说我胡作非为仗势欺人,我也认了,最先胡作非为的又不是我,我只是以暴易暴而已。”

章城人还真的说你滥用权力了,李强听得心里暗叹,他也觉得小陈有点滥用权力,但是眼下听到这番辩解,似乎……这家伙也不是纯粹的诡辩。

(七千字更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