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71 -3772忙里偷闲

3771 3772忙里偷闲

3771章忙里偷闲(上)

“怎么是你?”施淑华见到李世路,就是微微的一皱眉。

“我现在是朝田晚报的记者,采访来了,”李记者淡淡地点一点头,“施姐,好久不见了,最近还好吗?”

“还算好吧,”施淑华跟对方也就是点头的交情,她扭头看向陈太忠,眼中的狐疑一掠而过,“朝田晚报也能登北崇的消息?”

“有些趣味消息,还是可以登的,”陈区长觉得这女人真的很多事,说不得淡淡地问一句,“施总想好了投资什么没有?”

“我说过我要投资吗?”施淑华怪怪地看他一眼,“我是觉得小紫菱来了恒北,就陪她四处走一走。”

“原来没打算投资,”陈区长恍然大悟地点点头,“我还以为你要在北崇投资,所以才会了解这么多事。”

“不投资就不能了解吗?”施淑华听出来了,这家伙是嫌自己话多,她哪里肯受这种闲气?说不得冷笑一声,“你别说,我还真有可以投资的项目。”

“太忠哥,我先走了,”李世路站起了身子,他跟施淑华没什么共同语言,而眼下人家说起投资了,他也不便听了,“我还要整理一下稿子,看能不能赶上明天的版面……”

他走了之后,施淑华才又问一句,“你怎么会认识这家伙?他老爹可是笑面虎。”

“我只认识他,不认识他老爹,”陈太忠无奈地翻一翻眼皮,“他东西丢了,我帮着找到了,就是这样……你想投资点什么?”

“可以投资的多了,我投资什么不行?”施淑华傲然地回答,然后眼珠一转,“但是你刚才很小看我的样子,我觉得很受伤……”

“哪里的话?根本没有!”陈区长果断地摇摇头。一本正经地回答,“我刚才就猜到你要投资了。表示出了很强烈的期待,难道你没有听到吗?”

“你是在说反话,”施淑华看都不看他,只是笑着推一把小紫菱。“师妹。你这男朋友,可是个口不对心的主儿,你这么老实,以后要多防着他点儿。”

“优秀的男人,就没几个老实的,”荆紫菱听得笑了起来,又情意绵绵地看一眼自己的男人,“结婚前先让他疯玩一阵,结婚以后嘛……就轮到我疯玩了。”

“你敢!”陈太忠先是眼睛一瞪,然后就哈地笑出了声。

一番玩笑话过后。施淑华表示,北崇眼下的商机还真的不少——以前这里穷。并没有什么可做文章的地方,但是现在的北崇在跑步前进,快速而蓬勃的发展,会自然而然地催生各种商机,是的,发展才是硬道理。

“投资个百十来万,搞个施工队,不愁一年赚不了三四十万,”施总感慨颇深地叹口气。“真是遍地是钱随便捡。”

“对施姐来说,这买卖是不是小了点?”荆紫菱笑吟吟地反问。

“小买卖也是钱嘛。勿以钱少而不挣,勿以恶小而为之,”施淑华先是摇摇头,掉了两句书袋,然后才苦笑一声,“我这小门小户的,哪里比得上师妹你的大公司?”

“施姐你这就太谦虚了,”荆紫菱笑着回答,她是赤子心性,虽然脑瓜够用,但对自己人是从不设防的,“你家资产最少也有四五个亿,我的公司是玩概念的,虚的,不上市的话,什么都不是。”

“你想的是美国上市,我家惦记的是国内上市,等级就差着呢,”施淑华看她一眼,“就算不说你的易网,说一说你哥在凤凰的碧涛,股份也值四五个亿吧,就知道拿你施姐开心。”

“他的股份不值那么多,”荆紫菱老老实实地摇头,“原本只投资了六千万,现在他的股份,也就卖两个亿左右。”

“北崇的大买卖也有,我觉得有太忠照应,武水这个风景区,就很值得搞一下,”施淑华似笑非笑地看她一眼,“就是施姐手里没那么多钱。”

“还差多少?我帮你想办法,借钱合资都好说,”荆紫菱做事很痛快。

“开玩笑呢,”施淑华笑一笑,小紫菱的这番豪气,还真是令她钦佩,虽说她也知道,有陈太忠的支持,小荆不怕在北崇投资,可在这个信用缺失、道德崩溃的年代,要说什么事是最难的,那不好说,但是借钱绝对是其中之一。

“我家做生意,从来都不依靠地方政府,那是老爸划出的红线,”施姐的笑容微微一整,又轻叹一声,“他不想跟政府的人多打交道,但是,北崇确实有些商机,比如移动大棚。”

今天的临云乡之行,路途中经过了移动大棚,两个在建的,还有一个建好的,听说北崇居然有这种玩意儿,来自朝田和京城的客人们,少不得要下去看一看。

移动大棚虽说只是一个创意,但是在运用过程中,也不乏一些精妙的设计,陈区长甚至为此强调了一下——这些设计都是有专利的,我们付出了昂贵的专利使用费。

所以他现在很奇怪,对方所谓的商机,利润点会体现在哪里,“这个大棚的施工,北崇这边你插不上手了,也不太好往外卖,除非你在其他县区有关系,能统一采购一批,但是……你不是不跟政府打交道的吗?”

“这个……我们可以挣中介费,”施淑华笑着回答。

“那不可能,这个消息马上要见报的,”陈太忠摇摇头,这大棚是北崇的政绩,必须要宣传的,“一见报,都来北崇打听消息了,你赚什么的中介费?”

“其实我是说,你们搞得了移动大棚,就能搞得了便携式帐篷,还有蚊帐什么的,”施淑华笑了起来,又冲廖大宝招一招手,“给我冲杯茶。”

廖主任也知道,这女人是他惹不起的,于是转身冲茶去了,陈太忠听到这个回答,却是有点哭笑不得。“大棚和蚊帐……这中间差得不是一点半点。”

“其实真的差得不多,”施淑华摇摇头。“无非一个大一点,一个小一点,搞大棚的那个公司……不是要搞不锈钢加工的吗?”

这个倒是!陈太忠非常清楚,卢天祥最初看好的。就是不锈钢制品的加工。然后延展到其他金属制品,不过区政府一下抛出一个一千多万的订单,直接把卢总砸晕了。

所以卢天祥才放下板材厂,优先搞这个大棚,这一个单子卢总并没有打算挣多少钱,只是想通过这个,把队伍带起来——北崇可不比朝田,初级人才都很缺乏,而有了熟练的技术工人,下一步才好发展。

那么。这个蚊帐也好帐篷也罢,都是能搞一搞的。但是这里面有个最重要的问题,陈区长叹一口气,“这东西搞出来容易,想卖掉就难了,既不是大宗用品,而且北崇也缺乏专门的……这个缺乏……咳咳。”

“缺乏专门的销售人才,是吧?”施淑华笑眯眯地看着他,直盯得他浑身不自在,才傲然回答。“货放在我斯嘉丽里面……还怕卖不出去?”

陈太忠现在已经知道,斯嘉丽仓储式超市。在朝田做得极大,虽然只有一个总店两个分店,每天也不愁走上百万的流水,而且这个超市,是出了名的难进场,各种签约费、上架费、活动赞助和店庆费之类的,层出不穷。

可是不管怎么说,超市终究是超市,不是土产日杂批发市场,走量的话,没准有点难度,他沉吟着发问,“你们那里……蚊帐卖得好吗?”

“卖得好不好,关键看宣传,”施淑华很随意地回答,“我免去你各种费用,每次打折的彩页上,都把你挂上去,利润可能没有多少,但是走量是没问题的……妹夫,姐也就只能帮你这么多了。”

“利润也不会少很多吧,毕竟是厂家直接对卖场,”陈太忠听着“妹夫”这俩字儿,有点不舒服,但也没觉得有多难受,“其实这个事情,你可以直接跟卢天祥谈,那是你俩的买卖,我北崇能挣几个钱?”

“不是看你面子,我稀罕跟他谈?”施淑华不屑地哼一声,她这个傲慢是很有底气的,“多少人上杆子给斯嘉丽送货,我照顾的是你……不是他!”

“施姐,你可以跟这个人谈谈合作,”荆紫菱看他俩说了半天,禁不住插句嘴,“你可以在他公司投点股份嘛,那你卖场也赚钱,工厂也赚钱。”

“紫菱你这就不懂了,没有人能既当球员又当裁判,”施淑华直截了当地回答。

“这里面可能存在的问题太大了,首先,下家有反制我的手段了,因为厂方有我的利益,他的服务不及时,我不好及时作出惩处,但是搞超市,最重要的就是形象……该退不退,该换不换,该安装了没时间,超市允许有漏洞,但是不允许不公平。”

“其次,我纵容了他,别的厂家就会有样学样,我也不能一概拒绝,这涉及到不同的采购渠道和人员,或者还有什么领导的招呼,可能导致人心不稳。”

“第三……章忙里偷闲(下)

“你就别第三了,”陈太忠打断了施淑华的话,生产和经营必须分开的道理,他非常清楚,不分开的话,可能的问题真的太多了。

不过他依旧是很高兴,北崇出产的物资,又多了一个出口,这是天大的喜事,说句实话,以前他还真没重视过斯嘉丽超市的销售能力。

于是他想敲定一下,“现在是蚊帐销售旺季,你帮北崇卖蚊帐的话,一年能卖多少?”

“这个我真没了解过,”施淑华苦笑着摇摇头,“只要性价比好,不会比土产日杂批发市场差多少,那里走的量大,但是利润更低,而且……你们进入我们斯嘉丽的采购名单,那就进了别的商家眼里,甚至可能被邻省的超市关注到,想跑其他卖场也方便了很多。”

“听起来也卖不了太多?”陈太忠试探着问一句。

“他们能做的多了,不锈钢制品,勺子铲子什么的不说,档次高一点,就是鸣笛茶壶,电热壶都能做,”施淑华没好气地回答,“只要把口碑打出去了。还担心销量?”

“这个……”陈区长犹豫半天,终于很没出息地问一句。“北崇的大棚蔬菜,能不能在斯嘉丽卖啊?”

“蔬菜……北崇没优势,你倒不如卖到绕云或者通达,只说运费就差多了。反季节蔬菜好一点。但是也要考虑运费,”施淑华哭笑不得地摇摇头,“我说太忠,斯嘉丽进场真的很严的,我这是帮你忙,你也不能把什么东西都塞过来。”

“惹得我火了,回头就在北崇开个白瑞德超市,”陈区长很不高兴地看她一眼。

“你要开的话,也得是艾希礼超市,”荆紫菱听到这话。登时就无法忍受了,虽然他可能是无心的。“我不喜欢白瑞德,但是你不能是别人的白瑞德……我宁愿让你多给我买几条纱巾,宁愿听你说我脖子长!”

“我就觉得艾希礼挺好,”施淑华笑眯眯地看一眼荆紫菱,“其实我不太爱看《飘》。”

“咱们的谈话,似乎太文青了,要不,说一说罗伯特?金凯吧?”陈区长干笑一声,“或者……段正淳啥的?”

“妹夫是个流氓。”施淑华侧头看一眼荆紫菱,“师妹你的眼光……很独特。”

“习惯就好了。”荆紫菱站起身来,转身向外走去,“起码这个流氓能惦记他辖区里农民的大棚蔬菜,我说了……结婚以前随他折腾,男人其实都是孩子。”

看着两人离开,陈太忠无奈地撇一撇嘴,“这个……博览群书也是错误?”

不管怎么说,因为他的博览群书,导致小紫菱北崇之行的第二天晚上,也没在小院里待多久,次日,天上又开始下雨。

陈区长带着荆紫菱一行人,来武水边的清阳河钓了半上午的鱼,不过钓起来四五条鱼,都是十三、四厘米长的小鱼,还不够熬一锅鱼汤的,大家不得不从渔夫那里买了几条半斤左右的鱼,才做了一顿可口的饭菜。

施淑华倒是对这里的景色赞扬了一番,看得出来,她是真的喜欢这里。

小荆总的午觉,那是雷打不动的,直到快到区政府了,她才打着哈欠醒来,陈区长想着,北崇也没啥可看的,于是就问她一句,“要不,咱们去看一看泥石流遗迹?哎呀,我当时组织大家逃生……那叫个辛苦。”

“你好像跟泥石流有缘,”荆紫菱哭笑不得地摇摇头,“柳青云拍的那个短片,都不知道骗了我多少眼泪了,行,那就去看看吧……等等,我先准备点慰问品。”

易网公司老大去灾区视察,肯定不能空手去,这都是惯例了——要不然太跌份儿,所以大家在下午三点半,才来到了受灾的小贾村。

小贾村的面貌,已经焕然一新,路已经完全垫上了渣石,被泥石流冲过的土地,不少地方也已长起了农作物,而冲刷过的山坡上,更是建起了不少大棚。

但饶是如此,那惊人天灾的遗迹也随处可见,荆紫菱和施淑华下车之后,目睹着大自然惊人的毁灭力,久久地说不出话来。

好半天之后,小荆总才侧头看一眼陈太忠,“你在烟云山遇到的泥石流,有没有这么大?”

“要是有这么大,那我还真是抢救不回来了,”陈区长苦笑着回答,两个泥石流的规模差得太多,一个只堵了一截路,一个从远处奔涌而来,整整吞下了一个村子。

我可绝对不相信你回不来,荆紫菱悻悻地白他一眼,这个不怎么见面的男友身上,有太多她所不了解的东西——早晚会一点一点摸出他的底牌。

施淑华回过神来,眼珠一转,“我说陈区长,这里其实视觉效果不错,可以建个泥石流主题公园,也能算北崇一景。”

“伤口就没必要露给别人看了吧,”陈太忠摇摇头,他从来不习惯装可怜,听到这个建议就下意识地反对,“全国的泥石流灾害多了,也没听说谁家就建了主题公园。”

“这你就说得不对了,泥石流灾害是要死人的,面临那种惨事,谁还有心思搞公园?”施淑华摇摇头,“倒是小贾村这么大的灾害,只死了两个人,完全有资格搞这个公园。将来的武水风景区能发展起来的话,这是一个不错的补充。”

“这个嘛……”陈太忠听得有点意动。施总对他的夸奖倒还在其次,关键是他以前没想过,别人为什么不搞泥石流公园,现在总算是想通了这一点。不过他还是有点犹豫。“可是……谁吃撑着了会来看这个?”

“火山公园、冰川公园都有人在搞,泥石流为什么不行?”施淑华很不屑地表示,“随便哪里有个溶洞,都能成风景区,也不比泥石流强多少吧?”

陈太忠想一想,抬手一指前方不远的一抹绿色,苦笑着发话,“看到没有,已经有小草长起来了,就怕这公园还没建成。就又恢复成了荒山。”

荆紫菱见到那几棵看起来柔弱纤细的小草,心里莫名其妙地生出了一丝感慨。“这样的石头缝里都能长出来,生命力真顽强,我要拍张照片。”

“那倒不如跟我们北崇人合影了,”陈区长微微一笑,“北崇人也有同样坚忍不拔、顽强不屈的精神,你总不该只欣赏得了草的好,看不到人的可贵。”

“陈区长这话说得好,”话音刚落,身后传来一声娇滴滴的喝彩。大家扭头一看,却是一个美艳的女子站在那里。笑吟吟地看着他们,她的身边还有一位男士,不过是路人甲而已,光芒全集中在她一人身上。

“这就是荆总了吧,”女人主动走上前,伸出了白皙的小手,“早听说陈区长的女朋友漂亮了,见到真人才知道,倾国倾城这个成语,真的可以用来形容美女。”

“你好,”荆紫菱淡淡地一笑,对这种赞美,她早就习惯了,伸出手同对方轻轻握一下,又看一眼身边的陈太忠,“太忠哥,这位是?”

“恒北经济导报的牛总编,”陈区长随意地介绍一下,然后眉头微微一皱,“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采访啊,灾后重建的小贾村嘛,有很多内容可以写,”牛晓睿淡淡地一笑,“导报可比不了朝田晚报的,人家能报道堆场的事,我们只能报道这个。”

“我可没说不让你曝光,适度的曝光还是可以的,”陈区长白她一眼,“我让你写的关于移动大棚的稿子,你写了吗?”

“昨天就登了,”牛晓睿哭笑不得地摇摇头,“我们夸你的时候,你就看不到,稍微说两句你的不好,直接就派警察抓人。”

“只要你写出来,按字数拿钱就行了,”陈区长说完,又侧头跟小紫菱解释一句,“她给我们区里写软文,宣传北崇的建设成果。”

“嗯,那辛苦了,”荆紫菱冲牛晓睿微笑着点点头,她还真没觉得,对方有做自己对手的资格,所以谈吐举止表现得很大气。

可她越是平淡,牛总编心里就越发地不服气,心说你除了相貌好一点,其他的也不见得比我强,怎么就这么居高临下地说话呢?

于是她问一声,“陈区长,关于大学生返乡创业的稿子,我还有几个要点把握不住,你什么时候有空?我去找你。”

“你跟宣教部陈部长商量吧,本来就是党委牵头的事,”陈太忠很随意地一摆手,带着荆紫菱和施淑华转身离开。

这次来小贾村,陈太忠并没有带着金龙大巴,而是蹭着施总的加长林肯来的,才一上车,施淑华就冷哼一声,“紫菱,那个牛总编……不是个善碴,你要提醒你的流氓老公,小心了。”

“是这样吗?”荆紫菱扭头看着陈太忠笑。

“哪里的事儿,”陈太忠不耐烦地哼一声,“我每天多少事情,哪儿有心思搞这些名堂,也就是你来了,我才抽空陪陪你,就闲这么两天,又攒下不少活儿了……”

(今天不在状态,写得不太满意,不过没时间改了,请大家谅解,还有就是……掉到第十六名了,大声召唤月票。)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