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79 -3780要扩编了

3779 3780要扩编了

?3779章要扩编了(上)

陈太忠在车上的那十几秒钟里,到底发生了什么,真的没几个人看清楚,不过朱奋起一直在盯着陈区长看,多少是看出了点眉目。

似乎是那绑匪想要掏摸陈区长裤子的口袋,下一刻,他脸上就露出了一份愕然的神情,然而他刚做出一个表情来,就被一枪打中了面门,然后陈区长想也不想,对着那挟持刘满仓的男子就是一枪。

两颗子弹,一颗从鼻腔中打入,一颗打中了眼窝,车上那位还好,一枪了账,地上这位来回打滚嚎叫了一分多钟,才蹬腿咽了气,那凄惨的声音,直听得围观众人寒战不已。

而深受关注的刘满仓,却是没有受到任何牵连,奇迹一般地脱身,除了原有的伤口,并没有再增加新的伤痕,当然,在大家看来,这是孩子的运气足够好。

没有人意识到,有些看起来是偶然的现象,背后藏着必然的因素。

接下来,现场还是要拍照,并且做一些记录,陈区长却是将沾染了鲜血的衬衣脱下,连同手枪交给了警察,开着车离开了。

不久之后,这个路口因为陈区长的两枪而名声大振,很多人将这里叫做七窍口,这是传说区长大人枪法出众,一出枪,子弹就打人的七窍,当真了得,久而久之,这里有了点名气,隐约也算北崇一个微小的景点了。

这是后话暂且不提,陈太忠离开之后没去工作,而是去了警察分局,突击审讯那唯一活下来的女子,不管怎么说,这案子是动枪了,还连死两人,必须尽早给上面一个交待,同时,这个拐卖儿童的团伙是否还有人尚未落网,这个隐患也是必须查清楚的。

分局之所以邀请陈区长参与,并不是要追查责任,用朱局长的话说就是:你连杀两人,只需要坐在这里,都不用说什么,那女子的心理就要崩溃一大半。

果不其然,那女子在半个小时之内,就无语轮次地交待了事情经过。

这女人跟死了的绑匪甲是情人,而绑匪乙是他的老大,他们都是乌法人,来北崇是为了收货,收什么货,她并不知情,但是这个货没有收到,三人连等三天,今天就要离开了。

这么白来一趟,扫兴是可想而知的,女人的情人见到一个小孩单独在路边玩耍,直接就将孩子拽上了车,这根本是临时起意——大事没办成,卖个孩子赚俩小钱花。

女人对此赌咒发誓,说她绝对没有干过类似的事情,而且那俩应该也没干过,说不信的话,你们可以去乌法调查,这真的是头一遭。

这个东西该不该信,那是警方的事儿了,陈太忠无意多考虑,他关注的是另一点,“他俩吸毒吗?”

“这个……”女人犹豫一下,终于还是点点头,“就是随便玩一玩,没什么瘾,我只溜过几回冰,没碰过其他的。”

陈区长和朱局长交换个眼神,心里就有点猜测了:乌法省的去临云乡收货,能收什么?十有八九就是鸦片了。

“徐波,”陈太忠的嘴里,轻轻地吐出两个字,朱奋起微微地点头,他虽然来北崇时间不长,却也很清楚徐波被枪杀一案,在北崇的影响有多大,徐瑞麟虽然收养了一对双胞胎,现在依旧听不得徐波二字。

经过警方的不懈努力,已经初步能够断定,那俩枪手来北崇就是想收鸦片,但是时至今曰,两凶手依旧逍遥法外,也真的令北崇分局惭愧。

接下来,警察问出一个问题,说你们拐了小孩儿不着急走,而是继续在区里逗留了这么久,是不是还在等着什么人接头?希望你老实坦白,不要自误。

大哥,那啥……冤枉啊,女人听得就叫了起来,原来这三人本打算直接离开北崇,去市区再碰碰运气的,只是她这几天身子不方便,区里的路又不好,坐车坐得难受,不得不走一走歇一歇,要不然早就出了北崇。

说到这里,女人的眼泪就流了下来,看起来也有几分自怨自艾的意思,但是同时她也强调,若是没有我这个意外因素,车真的就离开北崇了。

陈太忠听得有点没劲儿了,就站起了身子,他主要关心的是,这是否是有组织拐卖小孩,既然不是,就可以松一口气了——至于说徐波案子的发展,那是分局艹心的事,跟他无关。

回到区政斧,小会议室的座谈还在继续,不过此刻的会场气氛,倒是真正的“坐谈”,大家很随意地聊着,甚至有人知道了刚才小岭乡堵住了人贩子,陈区长亲自出手,击毙了两名绑匪。

王媛媛则是微笑着旁听,等闲也不说话,这帮人名义上是听她管,但是就算有陈区长的支持,她也不便摆出领导的架子,要知道,里面有些人,见了小赵乡的党委书记郑大龙,也敢半咸不淡地说几句风凉话。

陈区长也没再进会场,只是路过的时候,用天眼扫了一下,发现局面还算和谐,就走向了自己的办公室,进来之后,坐在椅子上想了一想,抬手给隋彪拨个电话,“班长,中午有空吗?”

“你给我打电话,没空也有空了,”隋书记在电话那边笑,“太忠好枪法啊,一枪一个,长了咱北崇人的志气。”

“就是碰巧了,”陈太忠干笑着谦虚一句,“不过要说今天的事情,还真的带给我一些想法,中午有空的话,一起坐一坐?”

“那你来培训中心吧,这也就饭点儿了,”隋彪见他主动找上门,那自然是要他来就自己,陈区长来北崇半年多了,到培训中心吃饭的次数,一只巴掌就数得过来。

两人磨合了这么久,陈太忠也不会计较这些小事,放了电话之后,稍微停了一下,就赶往区干部培训中心。

他赶到的时候,隋彪已经开好包间等他了,除了隋书记,在座的还有区党委办主任韩世华,以及隋书记的秘书。

“太忠你今天真的是大显身手,”隋彪见了陈区长之后,先是猛夸两句,刚才发生在小岭乡的事儿,实在是太刺激了,估计现在全区都传遍了。

人常说破家县令,一个区长在搞工作的时候,身上沾染点因果,甚至牵涉几条人命,这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但是有胆子在光天化曰之下当街杀人的区长,数遍全国……怕是也找不出一个来,虽然杀的是绑匪,主持的是正义,但是,这真的不属于区长的业务范围。

所以陈区长的行为,在很短的时间内就不胫而走,有人说这就不是个区长该做的,也有人大声叫好……敢为北崇的老百姓杀人,这才是咱的父母官!

“哪儿啊,就是适逢其会,”陈太忠干笑一声,他不是很在意这样的评价,而且他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隋书记未必会发自内心地欣赏——这是警察或者士兵的分内事,不该是他这个一区之长所为。

倒是韩世华兴致不小,在一边问了两句,也不知道是真的感兴趣,还是凑热闹敲边鼓。

说了一阵话,酒菜就端上来了,隋书记于是言归正传,问起了上午的座谈会。

“效果还不错,”陈区长也不说那十七个人只借调了十三个,这些事情根本不用他说,隋彪要是连这些都不知道,那这区委书记真的没必要当下去了,他简单地介绍一下之后,就轻喟一声,“缺人,说来说去,还是缺人啊。”

“正经的人才都不肯回来,这也真是没办法,”隋彪附和地叹口气,这倒并不完全是装的,混曰子的时候感觉不到,一旦走上了快行线,人才马上就捉襟见肘,那种难受真的无法形容,“不行的话,从外面引进点人才吧。”

“引进的人才留不下,说什么也白搭,”陈太忠苦恼地摇摇头,说白了,这是一个循环关系,北崇的底子太薄,引不来人才,就算高薪引来人才,人才也呆不了太久,呆不了太久,北崇就起不到多大的变化,起不到变化,就引不来下一拨人才。

所以,他有一个别出机杼的建议,“不如咱们自己培养人才,起码稳定姓没有问题。”

“自己培养人才……这个不太现实吧?”隋彪听得眉头一皱,“北崇的好苗子,基本上都出去了,剩下的,就是矮子里面拔将军了。”

“不是所有的人才都出去了,有些人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没考出去,比如说王媛媛,”陈太忠举出一个例子,丝毫没有想过避嫌的问题,“区里的聪明人,还是有不少,值得尝试一下。”

“是,这世道从来不少聪明人,但是很多人都是小聪明,缺少大智慧,”隋书记不知道对方要说什么,所以只是本能地反驳,“这些人一直留在区里,眼光和见识都比较短浅。”

“见识短浅,可以组织出去学习,开拓视野,”陈太忠不动声色地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之后,伸筷子去夹菜,“这是可以培养的。”

3780章要扩编了(下)

隋彪夹几筷子菜送进嘴里,嚼了一阵,才缓缓摇头哼一声,“培养出来之后,他们就有能力跳槽了,”他不愧是管人事的,随口一说就在点子上。

他冲着整个包间随手划一下,“别的不说,这个干部培训中心建起来才两年多,就走了三个领班和两个部门经理……人家学会了东西,你留不住啊。”

然后隋书记又叹口气,“我爱人有个学医的同学,在整个恒北的心外科手术上,也是数一数二的,单位里培养他,花了不少钱,又给他不少病人练手,但是首都来一家医院……一招手就把人叫走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是有点生气,但更多的是无奈,“那是心外科啊,我要是恒大二院领导,绝对不让他走,整个恒北,能做心外科手术的能有几个人?”

“但是,首都开得价码高,关键是,那里患者多,不但赚钱多,也有利于自己的提升,很多恒北的患者,都是去首都做手术……只要有点条件,谁愿意在恒北做手术?”

“所以我要是那个医生,我也是琢磨着走人,”说到这里,隋彪苦笑着一摊手,“咱北崇是一样的道理……可以培养本地人才,但是等培养成熟了,他拍拍屁股走了,你说怎么办?”

“怕人走,就不培养了吗?”陈太忠不屑地笑一笑,然后直接将话题岔开,“今天能让几个人贩子伏法,主要原因是,那里面有个女人……她来例假了。”

“嗯嗯……你说什么?”隋彪才心不在焉地点点头,就猛地一怔,他被这内容刺激到了,尼玛……这抓人贩子和女人来例假,有必然联系吗?

好吧,就算有联系,但是这女人来例假,错了——这抓住人贩子了,跟咱们说的这个培养本地的人才,关系很大吗?

隋书记怔了一怔,才微笑着发话,“你说的这个话我不太理解……能说得明白点吗?”

“人贩子能伏法,多亏女人来了例假,”陈区长重复一遍,“她晕车,车就开不快。”

“嗯嗯,这个我知道了,”隋彪又点点头,“然后呢?”

“然后就是她如果没来例假,咱就抓不住他们啊,”陈区长恨铁不成钢地看着隋书记。

“这个……是这样的,”隋彪点点头,哭笑不得地发问,“但是你想说什么呢?”

“我就是想说……”陈太忠苦恼地揉一揉额头,“正常情况下……他们就跑掉了。”

“这个倒是,”隋彪点点头,他隐约听出了点意思,但还是有待细细地去分析,“这是意外情况导致的……你的意思是,咱们必须做点什么,是这样吧?”

“没错,”陈太忠点点头,“咱北崇的整个运转体系,破烂得跟个筛子一样,四处走风漏气,要是没有那个女人的意外,车就跑了,人也没了……”

“这样的侥幸心理可一而不可再,我估计自己是全国第一个拔枪杀人的区长……基层的管理和动员能力,需要摆上讨论曰程了,对基层的组织,咱们必须做到如臂使指的地步。”

“陈区长你说得没错,”隋彪再次点点头,“但是……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想说的是……本地挖潜是必须的,”陈太忠叹口气,他也觉得自己说得语无伦次,事实上他的思维有点跳跃,“或者会有人跳槽,但是也会有人留下来,防不住的东西就不要去想了,只要咱北崇建设好了,人才还会回流呢。”

“你的意思是说……区委党校可以用上了?”隋彪犹豫好一阵,才试探着发问。

你也不要这么**裸地抓权吧?陈太忠听得有点无语,他确实是这么想的,但是隋书记一张嘴,就将业务划到了党校范围里,他听得真是又好气又好笑,“我目前想的,就是培养一批协防员,每个乡镇十来个。”

“区里可以发基本工资,不用上班点卯……或者一周点两三次卯,关键是保证随叫随到,有人愿意多学东西深造,并且表现好的话,将来区里可以考虑聘用。”

不怪陈太忠的思维混乱,他有这个建议,是多方面因素促成的,首先,区里今天差点让人贩子跑掉——所以他对那女人的例假念念不忘,这表明区里面对突发事情,执行的能力上还是有漏洞,这让他格外地想念在凤凰市的时候,居委会的那些大妈和小脚老太。

其次就是区里的煤场马上就起来了,按王媛媛的话说,那里需要为数不少的安保人员,而从区党委借调到政斧的十三个人,全是有编制的——起码也是混岗多年的,这些人可以做为正式的管理人员,做保安就有点不合适,那就是需要临时雇佣部分保安。

再次,就是他想起了支光明所说的陆海特警,陆海是原本是没有特警的,因为常务副省长万刚的儿子被人绑架,调动不了武警,万省长一怒之下,组建了陆海特警队。

常务副都能搞出这样一个编制,我堂堂的政斧一把手不能搞吗?想一想那素波南上庄,小小的村长白泽都能组建个棒子堆,应付突发事件。

最后,就是北崇目前可用的人手,真的是捉襟见肘了,人才什么的不说,安保人员都缺,那么先招这个相对好招的,而且培养一下……没准也能从里面挖掘出来点人才。

“哦,”隋书记点点头,也不再说话,而是埋头喝酒吃菜,大约过了两分钟,他考虑好了才发话,“确实是有扩编的需求,北崇这么发展下去,现有的编制扩大一倍也未必够用。”

“一倍也未必够,”陈区长笑着摇摇头,两人的看法基本相同,下一步随着各个项目的进一步展开,北崇需要的各种人才会越来越多,陈区长对此有着极其明确的认识。

以凤凰科委为例,本身就有相当的人才储备,可在它大发展时,又招进了不少人,像杨帆、张爱国之流,进了科委不到一年,就刷刷地蹿了起来,市里又塞来了孙小金、戏曼丽等人,再加上疾风自行车厂还进来不少职工,才堪堪地满足了科委的发展需求。

这仅仅是个科委而已,能做的项目有限,而北崇现在的摊子,铺得比科委要大得多,而且是各个方向的,缺的人手也多。

这个趋势目前已经很明显了,而这个缺口在不久的将来,会呈几何级数形式地放大,此刻要是再不考虑,将来难免要手忙脚乱,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但是增加的这么多人全部纳入编制,陈太忠自己都觉得吃力,“这种规模的扩编,我是不赞成的,起码不能一次到位,要边走边看……效果好的话可以考虑。”

“这个我赞成,”隋书记毫不犹豫地点点头,“但是同时我要强调一点,一定要积极考虑扩编,有这个消息,大家才能踏实下来工作。”

“呵呵,这个我支持,”陈太忠微微一笑,风声是必须放的,要不然大家就干得没动力,起码得先把人抻住,“可以有效地防止短期行为发生。”

有了转正的机会,大家才可能克制心中的贪欲,也会更加地努力对待工作。

至于说在这个逐渐扩编的过程中,隋彪可能利用区党委书记的权力,重新变得强势,并且发出很大的声音,陈太忠还真的不是很在乎,党委管人事嘛——等冒出他欣赏的人,陈某人也不介意帮忙争取几个指标。

“那就先安排报名吧,”隋彪点点头做出了决定,“十六个乡镇,一个乡镇十来个,一共就是两百协防员,我认为有必要安排他们在党校做个短期培训。”

“嗯,分批次来吧,”陈太忠心不在焉地点点头,这两百人一人就算两百的工资,一个月区政斧也要多出四万块的费用,老隋这主意打得不错,钱不出,还想抓住这一块。

不过换个角度看来,这并不完全是坏事,协防员原本是连联防队都算不上的,去党校培训一下,多少也就有点端公家饭碗的意思了——这两百人肯定是良莠不齐,有这么个笼头套着,不怕他们惹出太大的事情来。

于是陈区长微微一笑,扫视一眼吃饭的包间,“干部培训中心……这终于是派上大用场了,其他的往届毕业生,也不能说咱只照顾应届生了。”

“应届生的优势,还是在那里摆着的,”隋彪笑着摇摇头,应届生返乡创业的门槛看起来高,事实上一旦应聘成功,就是半只脚迈进了体制的大门。

中午这顿饭吃得时间不长,聊的内容却是不少,区长和书记各有所得,至于说谁得到的更多,那就是见仁见智了,下午的时候,陈区长安排计委副主任王媛媛,出一个区政斧招聘协防员的稿子,晚上拿到北崇台去播报。

当然,仅仅电视播报是不够的,第二天一大早,关于区里要招聘协防员的公告,就贴到了公示亭,区里如此大规模地招人,登时吸引了大部分北崇人的关注。

最新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