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85 -3786塞人

3785 3786塞人(求月票)

3785章塞人(上)

“那就维修费吧,”李世路也不想做什么争执,他今天帮忙说情,也是因为一些推不过去的关系,能成事就行,没必要追究细节

于是他一伸手,就要从包里拿钱,陈太忠见状一摆手,“你不用拿给我,明天交到政府办去,我收这个钱算怎么回事?”

这个事情谈完,三人书归正传,说起了最近关于北崇的宣传,简而言之,李世路还是喜欢那种吸引眼球的新闻,牛晓睿却是更看重能做出连续报道的东西——她写的是软文,自然恨不得报道越长越好。

说着说着,她就又想起一个卖点来,“你们娃娃鱼的养殖,也快全面展开了吧?”

“还早,鱼苗得再过三个月才能过来,”陈太忠摇摇头,见她有点扫兴的样子,说不得微微一笑,“要不你写这么个软文系列……奋进的北崇,缺乏各种人才。”

“招聘软文?”牛晓睿听得有点失望,“这种软文很常见,不值几个钱。”

“表现好的聘用人才,可以解决编制,”陈区长笑眯眯地丢出一个炸弹,“这种机会,可是不多见。”

“你这合乎组织程序吗?”李世路听得一皱眉,他家学渊源,一听就听出了问题,于是直截了当地发问,“北崇现在确实是缺人,但是可以内部挖潜,招人不能太随意吧?”

“北崇的冗员,没你想像的那么多……而且有真才实学的没几个,大家最擅长的就是做官,”陈太忠苦笑着摇摇头,“你这局外人都看出来北崇缺人了,那就说明缺口很大了。”

“有没有兴趣接收一下上面的挂职人员?”李世路听得眼睛一亮。“只要你不排斥。我就帮你问一下。”

“没本事的,我可是不欢迎,”陈太忠笑着回答。“本事太大的,也不欢迎……北崇现在要做的,就是埋头发展。不想瞎折腾。”

“我知道,北崇缺的是能带来人才的干部,没错吧?”李世路略带一点得意地发问,他还是拥有年轻人爱卖弄的习性,“我看看能不能帮你联系两个专家,在北崇搞两个实习基地。”

“最好是实用一点的,”陈太忠不置可否地回答。

“陈区长,我要是应聘,是否也能解决编制问题?”牛晓睿轻笑一声。嗲嗲地发话了,那声音甜得能腻死蜜蜂。

“你捣什么蛋?”陈太忠不满意地看她一眼,“我们招的是能扎根北崇的。没指望你这耶鲁大学的高材生屈就。”

“你怎么知道我就不能扎根北崇呢?”牛总编似笑非笑地瞥他一眼。她今天身穿白色蓝领短袖衫,领口处还有两根蓝白相间的飘带。此装束在稍嫌呆板之余,更能让人想起水兵的制服,虽是淡淡的一瞥,却也能勾起人无限的遐思。

她的两条膀子白皙纤细,但又有瘦不见骨的圆润,飘带下两条凸起的锁骨,勾勒出两个美妙的圆弧,若拿酒涡来相比,这便可以称之为肩涡了。

倒一杯酒进这两个小涡,轻轻啜饮,应该是很惬意的吧?陈区长有一瞬的失神,接着就笑着摇摇头,“那随你吧……”

有领导的关注,事情还真的就好办,第二天十点左右,唐亮拿着严酉生的申请来区里了,不过遗憾的是,徐瑞麟出去视察了。

唐镇长将电话打过去,结果徐区长在那边表示,这个事情你没必要一定找我,找其他区领导也行——严酉生搞的这个,固然是跟农业有关,但是跟工业、计划……甚至跟党委都有关,随便找个人反应一下情况就行。

唐亮这就抓瞎了,他想找陈太忠,陈区长出去办事了,白凤鸣也跑得人影不见,他正琢磨着,是不是要往党委跑一趟,正好就赶上葛宝玲出门。

“葛区长,我这儿有个事情,想请您指示一下,”唐镇长赶忙跑上前,将手里的申请往葛宝玲面前一递。

“你不能提前招呼一下?我正要出去呢,”葛区长很不满意地哼一声,自打她成为常务副之后,脾气就见长了,她在区政府还算收敛,几个副区长没啥明显的感受,但是下面乡镇的干部是深有体会,副区长和常务副区长就是不一样,葛区长真有了区委常委的派头。

像她现在的表现就是了,不过葛宝玲嘴上如此说,还是拿过来申请扫了一眼,禁不住眉头一皱,“这个事儿,你怎么想起来找我了?”

“徐区长和白区长都不在,陈区长出去迎接客人了,”唐亮笑着回答,“区长不在,您全权代替区长,处理区政府事务嘛。”

“少扯吧你,”葛宝玲半真半假地哼一声,又晃一晃手上的两张纸,不满意地发话,“就这点钱,你们前屯也要来区里请示?”

“这钱在前屯不算少了,我们哪里敢跟区里比?”唐亮讪笑着回答,“还是请示一下比较好。”

“能行不能行,你镇上决定就行了,找不到担保人就不贷,”葛宝玲将纸向他手里一塞,很不客气地发话,“我还有事……啥事都要问区里,基层组织要来做什么?”

“可是……这个申请是陈区长授意这个大学生写的,”唐镇长苦笑一声,事实上,有了陈区长的话,镇里找个人担保也没问题,不过前屯紧挨着浊水,不少人的眼睛都盯着娃娃鱼养殖中心,这担保的名额,就凸显珍贵。

所以唐亮就要拿上这个申请,来区里请示一下,一个是试探一下,领导到底是怎么想的,另一个就是——如果镇上不得不找人担保一下,也希望区里能明白,我们镇上是尽力配合了。

“陈区长授意的?”葛宝玲听到这话,登时就眉头一皱,昨天的“萧何月下追韩信”,知情者仅限于下层民众。暂时没有传到她的耳朵里。

所以她犹豫一下之后。就点点头,“那你帮着撮合一下,要是没人担保。你再找我来……你不会真的找不到人担保吧?”

“这个……那只有我来担保了,”唐亮苦着脸回答,他想到了葛区长会支持陈区长的意思。但是他真没想到,这女人抬腿一脚,就将皮球踢了回来。

“事情办完了,给我写个经过,”葛宝玲淡淡地吩咐一句,她可不是一推了之的主儿,后续发展她还是会关注的,这可能意味着某些新的动向。

我这来区里一趟,是何苦呢?看着葛区长离去的背影。唐亮无声地笑一笑,真不知道是为谁辛苦为谁忙,还不如等陈区长回来。卖个扎扎实实的人情。

眼下的陈太忠。真的也很忙,他正在高速路口。等着利阳市来的考察团。

利阳人此次来,并没有经过阳州市,而是直接联系的北崇,兄弟单位之间不做通知,直接考察对方的下属单位,这种情况也不是很常见,但正是因为如此,市里不便有什么反应,倒是陈太忠做为政府一把手,要撑起这个场面。

不过利阳这么做,肯定也是有缘故的——此次考察团,带队的不是别人,正是跟陈太忠有一面之交的王苏华,利阳市分管农林水的副市长。

十点出头的时候,利阳市的车队出现在了高速路口,两大两小,大车是一辆依维柯和一辆小金龙,小车则是桑塔纳和富康神龙。

王苏华是坐在桑塔纳上的,见到路边等待的人群,他走下车,笑着同陈太忠握一握手,“小陈你还亲自到路口等,这不是见外吗?”

“王市长大驾光临,我怎么敢不等?”陈区长笑着回答,“正经是四套班子没全到,这是大家事务繁忙,怠慢王市长了。”

“我就是外地的一个副职,说什么四套班子?”王市长哈地笑一声,握住陈区长的手,久久不肯分开,“就算在利阳下县区,我也不是每次都能见得到四套班子的。”

“总还是怠慢了,”年轻的区长笑嘻嘻地发话。

“你不要这么客气,大家都是朋友,”王苏华笑眯眯地摇摇头,“我这次带着农林水的一把手来,是来学习先进经验的……你能敞开了传授,这就是最够朋友的。”

“这算多大的事儿?您电话上说一声,我也不敢藏着掖着,”陈区长笑嘻嘻地回答,回答得极为热络,“还用亲自来吗?”

“这是必须的,”王市长笑着点头,“来是想学点独门秘笈……你别拿普通货敷衍我。”

“行行,咱们先上车,”陈太忠笑着让一下,“最近区里的接待任务多,我跟康晓安协调了地电几间房间,怠慢的地方,王市长您海涵。”

“你是怕我们住不起房间,我知道,”王苏华哈地笑一声,抬脚走向陈太忠的桑塔纳,“不过跟康总拼桌,也不错。”

上车之后,车队向地电的办事处驶去,陈区长在车上就问了,“建国最近忙什么呢?”

“他没啥忙的,”王市长摇摇头,轻描淡写地回答,“不过我这次来,政府事务多,他跟着来不太方便……你放心好了,你们哥俩有的是聊的。”

其实我跟他根本不算哥俩,就没那么深的交情,陈太忠笑一笑,“不管他来不来,北崇的发展,他必须得宣传到位,麻烦王市长把这句话带到。”

3786章塞人(下)

“那肯定嘛,”王苏华轻笑一声,“建国部长一直很关注你的成就,前两天利阳日报就登了,阳州市北崇区政府的公务用车,高速路上救助伤患。”

“利阳日报,呵呵,”陈区长干笑一声,他连阳州日报都懒得看,哪里会在意相同级别的利阳日报?可是心里是这么想的,嘴上却不能这么说,“顺手的事儿,还上了报纸……晋部长也真是的,这是要捧杀我啊。”

“利阳的报纸,不好捧到阳州来吧?”王市长笑一声,“这次我来之前,秋实市长专门嘱托我,要好好地地谢一谢你……过一阵他抽出时间了,会专程来北崇感谢你。”

“这有点客气了。”陈太忠皮笑肉不笑地回答。凭良心说,他还真不相信彭秋实会为这种事情,专程来北崇一趟——这事儿说大挺大。说小也很小。

正经是哥们儿救了魏平安的儿子,让不少人逃过了一劫。

“彭市长做事,还是比较讲究的。”王苏华笑着点一句,也没办法说得更多了,不多时,车到地电办事处,大家簇拥着下车安置。

午饭过后,利阳的客人小憩片刻,来到了区政府,才下车不久,大家就被门口的公告亭吸引住了。有人惊讶地发话,“这公告都挺新的啊。”

这个话说到点子上了,公告亭这种东西。不是没有人搞过。但多是样子货,一年到头不换的。旁人对公告有什么置疑,又能发生什么的变故,很少能体现出来。

但是眼下北崇的公告亭贴得满满的,却都是这一个来月的内容,以往的内容以及信息反馈的后果,都静静地躲在旁边一个小角。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小角,关注的人也不少,有人是关注信息反馈结果,却也有人发现了更深层的东西,王苏华点点头,侧头看一眼身边的中年人,“老孟你怎么看?”

“这个东西好是好,但是……咱们学不来,”被唤作老孟的中年人苦笑着摇摇头,此人是利阳市农业局局长,他低声感叹,“县区和地市,还是不能比……县区里有个强势的区长,就能推行,但是咱们利阳可是地级市。”

“其实孟局长你农业局学,还是比较容易的,”旁边有人笑着插话,“农业上的大部分问题,还是可以公示的。”

孟局长淡淡地看他一眼,“农业局公示没问题,就是怕有人说我们不自量力。”

“好了,”王市长轻哼一声,心说你俩不对劲儿,也没必要跑到北崇丢人来吧?“北崇这边准备了座谈,多琢磨点正事。”

利阳考察团过来,就是要加深跟北崇的交流,至于说地市跟县区的关系不对等,他们并不是很在意,原本推行此事的只是王苏华,但是最近彭秋实也开始关注。

尤其是最近的《经济导报》上,对北崇做了不少正面报导,若是一般的软文也就算了,但是能自己造移动大棚,并且租给农户,这绝对看得出北崇的发展决心。

再加上闹得沸沸扬扬的自建电厂,彭市长也能感到,北崇的发展脚步不可动摇了,在他的授意下,农林水的口子先同北崇沟通。

像今天下午的座谈会,就是科级行局和市级行局的沟通。

座谈会开得很成功,利阳几个市局的领导,都充分地放下了架子,而北崇这边的行局,也能言之有物,尤其是农业局胡局长,说起局里的成就来,简直是一套一套的。

主持会议的,是徐瑞麟,陈区长则是跟王副市长坐在一起,聆听大家的交谈,偶尔还笑着低声嘀咕两句,一派和谐的气氛。

利阳来的几个局长,也都是正处,不过面对那位年轻得令人发指,又能跟副市长喁喁细语的家伙,实在是生不出半点的嫉妒之心——人家来北崇不过半年多,就将原本全省倒数前几的县区,打造得充满活力,欣欣向荣蒸蒸日上。

从公告亭到移动大棚,从退耕还林到娃娃鱼养殖,从电厂电站到大学生返乡创业,这么多事情,随便一个区长,能在任期内完成一半,就绝对可以称之为合格了,而陈区长的任期,才过去十分之一。

尤其难得的是,在北崇这些日新月异的发展中,蕴藏着一个大家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那就是秩序,说它熟悉,是官场里一半说起工作来,总是要强调秩序的重要,但是说它陌生,同样是官场里,很多时候,秩序又比如让位于其他因素,比如说上意,又比如说人情。

在这样飞速的发展中,北崇居然还能注意到秩序的维护,不得不说,这实在太令人惊讶了,在这个年代里,有太多的省市发展,只强调“经济挂帅”四个字,似乎只要经济上去了,其他就都不是问题了。

公告亭上的太多消息,是清晰透明的,尤其是招聘协防员之类的消息。都要明确地发布到上面。而且从过往信息的反馈处理上来看,区里接受大家的监督,会对某些不合适的细节做出调整。

“明天安排工业口上碰一碰吧。”王苏华看大家谈得热闹,笑着轻声同陈太忠嘀咕一句,这次来他把工业局长也带来了——这是彭市长授意的。在利阳,工业口归常务副管。

“好的,”陈区长笑着点点头,明天利阳农林水的人,会在北崇人的陪同下实地视察,工业口来交流,那就是白凤鸣的事情了。

要不说在时下的官场里,迎来送往的时候实在太多,也太占时间了。这是兄弟单位的考察,还有上级部门的检查,所幸的是。北崇跟市里的关系不好。要不然,上级领导的视察也会占用一大块时间。

时至下午六点。座谈会在热烈和和谐的气氛中结束,然后又是会餐,隋书记知道王苏华来了,还特意赶到北崇宾馆陪了一阵。

会餐结束之后,王市长也没跟着利阳人一走了之,而是来到陈太忠的小院,两人继续坐着聊天,他感触颇深地叹口气,“太忠,照你们这么干下去,北崇发展为全省前三强的县区,只是时间问题,咱们还是要多保持接触,相互鼓励共同进步。”

“苏华市长的话,太客气了,”陈太忠笑着回答,自得之余,他少不得也要故意谦虚一下,“瘸着腿儿呢,北崇还是底子太薄,现在的发展,已经越来越受制于人才这个瓶颈……您不看,除了大学生返乡创业,区里已经开始招收协防员了?”

“这确实是个问题,”王苏华深以为然地点点头,北崇以前是什么样子,他再清楚不过了,就算有些冗员,现在发展到如此程度,也是远远不够了,“要不这样,从利阳交流一些干部过来,你看如何?”

“从利阳交流干部?”陈太忠还真没想到,对方居然有如此的建议,一时间都有点懵了,“这算什么跟什么?”

“我们来学习一下北崇的先进经验嘛,”王苏华笑着回答,“这不是你缺人?我们就借给你人……市里找个县区,跟北崇结个对子,干部相互支持就常见了。”

“这事儿我怎么总觉得怪怪的?”陈区长眉头紧皱。

“彭市长有兴趣推动此事,”王苏华终于掀开了底牌,“干部不可能多派,但是四五个年轻干部,一年的交流期,这个是能保证的。”

“这个嘛……我得跟隋彪碰一下,”陈太忠沉吟一下,决定先将此事拖一拖,这件事里的味道,真的太怪了,他可不能随便答复。

“这也不着急,”王市长不见如何生气,只是笑着点点头,彭秋实确实表示过,有意送几个年轻干部来锻炼一下,但那是以后的事儿了,眼下并不具备这个条件。

只不过陈太忠说到人才问题,他就接上这个话,算是提前挂个号——这时候说比将来说要好,等北崇发展得好了,利阳又想锻炼年轻干部,那就可以抢在别人前头,老话重提。

“没想到,彭市长这么看好北崇的发展,”陈太忠微笑着发话,“我感觉压力好大。”

他嘴上说压力好大,但是王苏华能听出对方浓浓的狐疑之意,这个狐疑其实有些道理,彭秋实虽然是市委常委,可在常委里排名是倒着数的,怎么会惦记组织人事?

这个就得你自己去了解了,王市长不想多解释,他跟彭市长的关系也没有多好,只是在此事上有共同需求罢了,“交浅言深地说一句,北崇的班子也该考虑完善一下了。”

“这个倒是,”陈太忠不动声色地点点头,想到孟志新离开之后,副区长和计委主任都还空缺着,心说得赶紧补起来,要不然政府工作真的有点转不动了。

(冲到第十五了,不过后面两位追得非常紧,再次大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