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87 -3788借调的借调

官仙无弹窗 3787 3788借调的借调 顶点

一秒记住

3787章借调的借调(上)

虽然陈太忠不太清楚,利阳怎么会有兴趣派干部来交流,但是利阳人对北崇的肯定,还是让他心情愉快——若不是看好北崇的发展,利阳人会这么做吗?

而且分属不同的地市,他一点都不担心利阳人会来摘桃子,所以两人接下来的交谈,还是非常轻松愉悦的。

大约是在七点半的时候,区财政局主持工作的副区长崔重山来汇报工作,王市长见状知道自己不合适再呆着了,于是站起身告辞。

崔局长也没汇报多长时间,大概说了十分钟,见区长只是一味地听着,并不怎么说话,也是很识趣地站起身告辞——想要真的贴近领导,不是一朝一夕的功夫,要慢慢来。

廖大宝将他送出去,正想着自己也可以走了,猛地看到门口站着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他上下打量对方两眼,发现确实不认识此人,于是沉声发问,“你是谁,干什么的?”

“我是纪检委的刘骅,”男人谦恭地弯一弯腰,脸上带着恭敬到有些谄媚的笑容,“本来说要借调到计委的,现在去不了啦,就想跟陈区长汇报一下情况。”

“你就是刘骅?”廖大宝眉头一皱,他本来就是区长的体己人儿,跟王媛媛的关系也不错,所以对这个名字熟得很,“计委要借调的是傅宾,根本没点你的名。”

一边说,他一边心里暗暗嘀咕,我就根本没听说过,纪检委还有你这么一号人,再者,且不说你衣着比较寒酸,就说你这气质,没有纪检干部身上的那股肃杀之气也就罢了,看那卑微的笑容。更像是一个求人施舍的乞丐。

“傅宾他病了嘛,”刘骅继续谄媚地笑着,“而且区里的借调函,没有指定是他,就说‘像傅宾同志一般’……”

“行了,你打住,是不是借调傅宾,你说了不算。”廖大宝喝止了他,“政府想借调谁,那是政府的事,轮不到纪检委帮我们做主。”

“但我也是‘党性强觉悟高、擅长政治工作’的同志,”刘骅面容一整,眉间有一丝不快掠过。“是符合借调函上的要求的。”

“那是你自己的事,”廖大宝眉头一皱,他真是有点恼火此人的夹缠不清,不过想到这是在区长的家门口,他有必要帮区长维护形象,最终还是悻悻地哼一声,“时候不早了,陈区长要休息了,还请你自重。”

刘骅的怒气。来得快去得也快,听到廖主任如此说,他咧嘴一笑,又挤出一个讨好的笑容来,“是纪守穷纪老师建议,让我向陈区长反应一下情况。”

“纪守穷?”廖大宝听到这三个字,登时有点犹豫了,对于这个老教师,陈区长没来的时候。他就有耳闻。后来领导去了纪老师家,还帮她的女儿解决了工作。这些事情,廖主任没参与,但他却是知情的。

所以一时间,他有点难以决断,当然,为了领导休息好,他可以不管不顾地把此人撵走,但是同时,身为领导的贴心人,他不能随便代领导做决定——这是大忌。

就在这左右为难之际,院子里传来一声轻哼,却是陈区长发话了,“小廖,让他进来。”

刘骅跟着廖大宝走进小院,看到一个年轻人正大马金刀地坐在屋檐下,拿着一瓶啤酒在喝,他走上前笑着打个招呼,“陈区长,打扰您了。”

知道打扰了你还来?陈太忠瞥他一眼,不过年轻的区长对纪守穷的印象很好,听说是纪老师的建议,于是下巴微微一扬,“想喝酒的话……自己动手,纪守穷让你跟我说什么?”

“纪老师……那是我的老师,”刘骅小心翼翼地解释,“前一阵我去纪老师家,跟他说起了您,纪老师对您的评价非常高。”

陈太忠听着他絮絮叨叨,也不说话,拿着啤酒慢慢地灌——纪守穷对我的评价高,这难道不是很正常吗?

“……您很尊重老师这个职业,解决了纪老师这个老教师的后顾之忧,”刘骅继续絮絮叨叨,“但是我也在屈刀乡教书十多年了,至今还没有落实了岗位……”

“你等等,”陈区长听到这里,就实在没心思喝啤酒了,他一抬手,果断地打断了对方的话,“你不是纪检委的吗?”

“是借调到纪检委的,”刘骅讪讪地笑一笑。

“没搞错吧?”廖大宝正在开啤酒瓶,闻听这话,一边将啤酒递给对方,一边就禁不住插话,“纪检委借调你个教师过去干什么?”

“也就是前两天才借调过去,”刘骅双手接过啤酒,又一弯腰,恭恭敬敬地冲廖主任点一下头,“谢谢廖主任。”

前两天才借调过去的……这就是傅宾搞的鬼了,听话的这两位一听就判断出来了,傅宾不想接受这个借调函,可又不敢拒绝,所以借调过一人来,直接送到区政府。

这还真是能折腾,陈区长无奈地撇一撇嘴:尼玛,干工作一个不如一个,搞这种邪门歪道推诿扯皮,倒是一个赛一个。

廖大宝关注的却不是这个,纪检委想借调人,那对方也得有相关的关系才行。

若是刘骅根本没有公家身份,这个借调就有原则上的问题——除非这姓刘的根本没搞清楚“借调”二字何解,总之,他有必要帮领导把好这个关,挖掘出里面的问题。

“照你这么说,你也是有正式编制的?”

“我肯定有正式编制,要不怎么借调?”刘骅讶然地看他一眼,“我的关系就在县教委……区教委,根本没给岗位,直接把我借调到屈沟小学了。”

“什么?”陈太忠听得眉头一皱,这事儿未免有点太滑稽了,“你去屈刀乡,也是借调?”

“是啊,”刘骅苦笑着一摊双手,“我是省师院93届的,留在朝田也不愁教个初中。毕业分配的时候,是从哪儿来回哪儿去,我才回来的。”

省师范学院以前是大专,现在专升本了,但也有专科,廖大宝心里清楚,93年毕业的大专生,在阳州确实还是很俏的。包分配铁饭碗啥的,那都没得说——算起来跟廖主任是一届的,廖主任是94年毕业的本科生,虽然落魄到跑黑车,但也好歹是在区政府混日子。

大专和本科差距不小,但是在那个年代。也没差到如此悬殊的地步。

刘骅能混成这个样子,真的是匪夷所思,廖大宝禁不住又要问一句,“派遣证把你派到哪儿了?”

“派遣证就是把我派到北崇教委,”刘骅苦笑着回答,“结果区里说下面乡镇缺老师,先把我借调过去,关系还在教委,这一借调……十年过去了。到现在也回不了区里,教委里认识我的人都没几个了。”

“借调以后又借调,”廖大宝哭笑不得地摇摇头,这个情况实在够奇葩,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不是你说的那样,”陈太忠摇摇头,指出廖大宝认知错误的地方,“这是纪检委针对教委发出的借调函,刘骅在屈刀乡的借调。就算结束了。”

但是计委对纪检委的借调函。对方拉出这么个人来顶,也算借调以后又借调吧?廖主任不敢回嘴。只能心里暗暗地腹诽。

“屈刀我是不用再去了,但是现在……我还是没岗啊,”刘骅苦笑着一摊手,“陈区长,纪老师说了,我在乡里的十年,也算兢兢业业,他可以为我作证,要不是有他这句话,我也不敢来找您,我敢说一句……人一生最宝贵的青春,我全泼洒在屈刀乡了。”

“家是哪儿的?”陈区长放下酒瓶,点起一根烟来,也没散烟,就那么自顾自地抽起来。

“我父母现在在固城区,但是我户口在城关,”刘骅苦笑着回答,“老婆和孩子的户口,也都在城关。”

“你为了调回区里,想了不少办法吧?”陈太忠有点能理解对方的苦衷了,就像北崇毕业的学生不想回北崇一样,分到区里的人,被借调到下面乡镇,这一借调还是十年,搁给谁也受不了,屈刀乡的屈沟小学,那算什么玩意儿?

“办法都想尽了,”刘骅只能报之以苦笑,在最初的几年过后,他一直在孜孜以求地调回区里——尤其是这几年,教委连工资都保障不了,他做为教委借调出的职工,能保障的,也不过是基本工资。

尤其是,考虑到他是在下面乡镇,为了避免激起别人的不满,教委为数不多的福利不会给他,工资还会尽量晚发——要不然下面会有怨气的。

所以他一直在积极地努力,傅宾这个人,他也早有接触,此次能借调到纪检委,他正说苦尽甘来时来运转了,不成想就接到通知,说是要被转借到区计委。

顿时间,他就一股凉意涌上心头,知道自己是被利用了,但是,那句话怎么说来的?

——能被别人利用的人,证明你有利用价值,这原本就是对你的一种肯定。

3788章借调的借调(下)

“对你的处境,我也表示同情,”陈太忠听完之后点点头,他原本就是心肠极硬之辈,同情心在他身上并不多见,他认为刘骅的被动,完全是傅宾造成的。

而且此事本身,对区政府的借调函是一种挑衅,那么他自然不会滥施同情心,“但是我们借调的是纪检委的人员,而不是纪检委的借调人员。”

见区长表态了,廖大宝也关说一句,事实上他对这个命运多舛的同辈人,还是有些兔死狐悲的同情,“刘老师,你能利用这个机会调回教委的话,也是好事。”

“这怎么可能?”刘骅苦笑着摇摇头,被纪检委借调,想回教委也难,“肯定一直没岗的,就想求陈区长给口饭吃。”

“真是纪守穷介绍你过来的?”陈太忠猛地冒出一句话来。

“我都打算下海了,”刘骅苦笑着回答,“就过来试一试。”

他确实是打算下海了,在偏远乡镇呆了十年,好容易有机会调回来了,还是别人另有企图,他又抗衡不过——面对这种巨大的反差,他心里想着,爷不陪你们玩了。

所以他一直没来找陈太忠关说。也就是昨天,他去看自己的老师,纪老师说,陈区长这个人,还是听得进去话的,他才来再次尝试一下,胜败什么的,那也无所谓了——反正不会比现在更糟糕了。

“你要打算下海。那我就不说了,”陈太忠摇摇头。

“有三分奈何,我不会下海的,我这家里有老有小的,”刘骅苦笑,“还请陈区长收留。”

“我不收留你。”陈太忠摇摇头,他是能坚持原则的,虽然这个姓刘的遭遇真的古怪了一点,也委实令人啼笑皆非,但区政府的工作,又怎么可能受纪检委的干扰?

于是他提出一个建议,“区里就没打算借调你这个人……你去报协防员吧。”

“协防员?”刘骅登时就傻眼了,他就算借调来借调去,好歹是教委的正式职工。去报协防员,那算怎么回事?“那些不是都算临编吗?”

“都是临编,只有你一个正式编制,你就高了一筹,知道吗?”陈太忠微微一笑,“要是这点自信都没有,那你就走吧,我今天很给你面子了。”

他确实是很给刘骅面子了——事实上是给纪守穷面子,看在那个将一生都献给了教育事业的老人面子上。我给你个岗……在协防员里大浪淘沙吧。

刘骅犹豫一下。最终是点点头,心里也是说不出的无奈。原本是老师,后来去了纪检委,现在倒好,要干协防员了……

两天之后,利阳人离开了北崇,走的时候,隋书记和陈区长联袂将人送到了高速路口,自打敬德县跟北崇展开全方位合作之后,这是第二个有意跟北崇加深合作的地区。

区里不少干部都为北崇的吸引力而自豪,毕竟这根本就是级别不对等的合作,回来的路上还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不过没几个人意识到,这是一个极大的转折点。

现在的北崇,基本上已经脱离了市里的掌控,陈正奎放弃过问,而李强又保持坐视的态度,区里再跟外面的地区多合作的话,就更加游离在阳州的圈子之外了。

陈太忠也没在意这个,这两天他的心思都在协防员一事上,乡镇有乡镇的选法,他手里也有十五个指标,给了赵根正三个之后,林桓又要走两个。

现在是葛宝玲也来找他要指标,稽查队这几天已经开始在公路上查超载了。

物流中心前一阵最大的项目就是煤炭的堆场,但是目前西王庄乡的煤场已经建起来了,堆场的煤在往煤场倒,新来的车队,直接就将煤卸到煤场了。

做为煤场的运转中心,堆场的历史使命已经完结,葛区长目前要做的,就是把物流中心的名气打出去。

目前北崇的做法,并不是以罚款为目的,而是将超载的车押到物流中心,强行搭派车辆运输超载的货物——不同意的,就扣住车和货不放。

这个做法搞得司机们怨声载道,但是葛宝玲从来就不是一个胆小的女人,别人越抗议,她就越要迎难而上,好几次都差点跟司机们打起来。

因为这个阻力太大,所以稽查队每次出动,都要凑齐人手,还要带上点家伙,才能逼得司机们就范,有时候还得叫俩警察来。

然而,长跑车的司机们消息都比较灵通,北崇出了车匪路霸的消息,已经渐次地传了出去——最糟糕的是,这些人并不是随便罚点钱就行,人家硬是要卸货,这比罚款还可恶。

有些司机开始观察这些人出现的时间,也有司机索性就绕路了,不过同时,也有那不信邪的,抱成团试图强行闯关,事态有越搞越大的趋势。

所以葛宝玲来找陈太忠,“查超载已经到了攻坚阶段,能否给我几个协防员的指标?”

陈区长对她搞的查超载,其实有点不以为然,超载固然不对,但是现在的货车,十有八九超载,尤其是她查住之后,就要分车上的货物,好多人都通过渠道找到他,对此表示不满。

不过。他也无意阻止葛区长,她愿意杀气腾腾地来处理此事,对北崇是很有好处的,于是他笑着问她,“怎么,你手里的稽查队不够用了?”

“真的不够用了,”葛宝玲很坦率地摇头,“一个是司机们不反思自己超载的行为。对抗情绪越来越强,第二就是,咱们的目的不是罚款,而是要纠正这种错误行为,所以仅仅搞抽查是不够的,要发展成常规化。将来协防队成立,我还希望区里能给我二十人左右。”

听到她这么说,陈太忠居然隐隐地有点惭愧了,不管葛宝玲查车是出于什么样的动机,但是毫无疑问,治理公路超载是没有错的,他居然会觉得此事有点小题大做,这个觉悟真的是差了一点。

由此他甚至想到,有些人认为段老二的奔驰加塞也不是多大的事儿。心里就越发地不是滋味了,是什么原因,让我们对这些不合理的现象熟视无睹了呢?

想到这里,陈太忠先不回答协防员一事,而是笑着问一句,“查这个车辆超载,你那儿压力也比较大吧?”

“区里的司机都规矩了,至于说外人,压力就压力吧。前两天刚顶了谷珍说情。”葛宝玲不以为意地回答,谷珍可是阳州常务副。她居然都敢顶,“我告诉她,这是区政府的决定。”

我勒个去的,合着你还是把事儿推到我头上了,陈区长听得是相当地无语。

不过葛区长也不是一味地愣头青,她狡辩也是很有一套,“而且我解释了,超载的车辆,对咱北崇境内的公路,破坏得非常厉害,正常的养护费用根本不够。”

“那等协防员招收完毕,可以拨给你二十个名额,但是需要轮换的,”陈区长笑着回答,他大招协防员,主要还是为了区里的治安,以及应付突发事件,再有就是,可以成为一个选拔人才的摇篮,给葛宝玲二十个指标,也只能是暂借。

“应该轮换,”葛区长点点头,她对这二十个人的编制兴趣不大,“查车是很辛苦的,想要维持下来,轮岗是必须的……我是想要两个自己推荐的指标,从编外的稽查人员里选,这样带队也方便。”

原来是这样,陈太忠总算听明白了,葛区长是想抓住机会,解决俩熟人的编制,而他手里也有一些机动名额,不过饶是如此,他还是要问一句,“让双寨乡帮你推荐,也不难吧?”

“不能给乡里争取福利,还要回去跟他们抢名额……实在是做不出来这种事,”葛区长苦笑着回答,“而且您这儿特批到的指标,队伍也就更容易带。”

陈太忠沉吟一下,最终还是点点头,其实葛宝玲手下,没编制的人真的不少,光一个交通局,就能养住不少混岗的主儿,她干的是正经事,那索性就卖个人情,这人情给谁不是给?

当然,该强调的他也会强调,“只是协防员的编制,不算正式的,只有基本工资。”

“有基本工资就够了,”葛区长笑着点点头,本土干部最常遇到的,就是一些推脱不过去的关系,接工程也好,是解决编制也罢,其实都挺令人头疼,她也不例外。

“还好有些机动指标,”看到她笑嘻嘻地转身离开,陈区长也禁不住暗自庆幸,心说我总算明白了,当领导的为啥总爱在手上留点机动名额,要是没有这个名额,遇到类似情况,贸然插手打招呼,也容易让下面人寒心。

但是最近……好像有点不对劲儿,我本来是想做事的,最近怎么一直忙的是人事?

人在官场,身不由己吖,陈区长摇摇头,抬手看看时间不早了,站起身收拾一下,走到外间冲廖大宝招呼一声,“走,下班了。”

两人走到小院门口,猛地发现一个女人站在那里,陈太忠愣了一愣,“刘海芳你这是……有事儿?”

“有点工作上的事情,想跟您汇报一下,”女助理调研员犹豫一下,鼓起勇气回答。

(更新到,又掉到第十六了,大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