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95 -3796预警机制凌晨还有

3795 3796预警机制(凌晨还有)

3795章预警机制(上)

这场狂风暴雨,来得快去得也快,下午三点开始起风,五点半的时候已经是雨散云收,晴空万里,蔚蓝的天空像是水洗过一般地空灵。

但就是这短短的两个半小时,给北崇带来了巨大的破坏,大约是六点钟的时候,关于人员伤亡情况,已经有了大致的统计结果:重伤三人,轻伤四十余人,死一人。

死的这位……实在是个意外,他在自家田地旁边的土坯房里睡着,因为中午喝了不少酒,睡得比较沉,一道闪电正好劈到小屋旁的树上,掉下的一个大树枝将年久失修的小屋砸倒,于是就悲剧了。

这一起事故,跟乡里和区里没太大的关系,但终究是死了人,陈区长接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正在听取西王庄乡乡长卢旺关于灾情的汇报。

这一场大风,对退耕还林的影响也很大,很多树苗才一米多高,纤细无比,尤其是有的树苗移栽了时间不长,根部不是很牢靠,被吹得东倒西歪的有,更有被连根拔起的。

西王庄乡的退耕还林搞得比较晚,受到的影响也比较大,卢乡长是送一个腿骨骨折的司机来区医院,顺便就找陈区长反应一下情况。

交谈中接到这么个电话,陈太忠的怒火可想而知,虽然这个人的死,是怪不得区政府的,但是有一点毫无疑问——面对极端气象情况,没有及时地发出警报,这是某些人的失职。

放下电话之后,他看一眼面前的卢旺,铁青着脸发问,“咱阳州气象局,关于灾害预警的执行机制和程序是什么?”

“这个……好像没有,”卢乡长茫然地摇摇头,“我印象中,除了九八年的洪水和两千年的持续高温。气象局并不主动预警。”

“有没有搞错?”陈太忠听得嘴角**一下,他可是在凤凰市干了不短的日子。之前是什么情况,他不记得了,但是九八年的洪水之后,凤凰气象局主动预警工作做得非常好。

每当寒潮来临、未来几天少雨干旱什么的。都会在电视和电台上做简单播报。还会给一些相关单位打电话,至于谷物晾晒时节的天气,那更是重视。

段卫华甚至特地嘉奖过气象局的同志,感谢他们为凤凰市的经济和农业发展保驾护航,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当然,段市长是亲民的,这个口子没准就是他一手抓的,有此效果不足为奇,但是陈太忠也没想到,阳州市气象局面对今天这样的极端天气。居然连个简单的预警都没有——至于说九八年的洪水和两千年的持续高温,这种大事。你倒是敢不预警!

哪怕你提前一个小时打个电话,我们的准备时间,也要充分很多啊,那个醉鬼可能就被家人叫回去了,陈区长心里这叫一个恼火,“也就是说,马上要来的双抢,气象局也不会主动预警?”

你可以看中视的天气预报,和恒北的天气预报嘛。卢旺心里有点不以为然,这些年。大家还不都是这么过来的?昨天的恒北台和中视都报道了,今天阳州有雷阵雨。

当然,任是谁也没有想到,这雷阵雨会来得这么迅疾和猛烈,但也不能说,阳州气象局出错了,人家已经报道过了。

“双抢是有预报的,”卢旺含糊地回答一句——天气预报也是预报,“但是您说得很对,预警机制是应该建立一下。”

“市气象局在北崇有两个监测站?”陈太忠眼睛一眯,笑眯眯地发问。

“临云那个基本上就不用了,”卢旺一听这话,登时吓了一跳,心说你想怎么疯,我可不陪着你,“我觉得您还是先跟市气象局反应一下,这可是条管单位,咱最好把程序走到。”

“这个问题有必要重视一下,”陈太忠叹口气,北崇辖下的子民又少了一个,要说他不生气那是假的,他琢磨一下,抬手给王媛媛打个电话,“你那边情况怎么样?报一下。”

“救助了五个被雷击的,其中一家三口在屋子里被雷击了,电视也被击坏了,还有车祸九起,轻伤者六人,以及被砸伤的有两人,”王媛媛简单扼要地回答。

这个天气里的车祸,不一定是车和车撞,有开到沟里也有开到树上的,北崇的道路状况也不好,至于说轻伤,那就是必须要到医院缝合伤口以上的级别,碰一下脑袋、擦破点皮,那还真不算什么伤。

王媛媛带的人,是救火队员的性质,除了警察局,区政府能**的机动力量并不是很多,不过还好,党委那边也派出了人手,由赵根正带队。

其实今天这样的天气,搁在旧日的北崇,并不会让大家多么关心,天灾嘛,谁遇到谁就倒霉,死上一两个的,那也是死者运气不好——死上十来八个的话,区里没准还能要点什么建设资金,修缮一些老旧的建筑。

除非遇到小贾村那样规模的泥石流滑坡,才会让区里真正的被动,但一般来说,遇到不可抗力了,也能解释得过去,所以往常遭遇这种情况,大家就听之由之——北崇真的是个很慵懒、很落后的地方,对各种灾难大家习以为常。

但是看到陈太忠的反应,众人才猛然警醒,对待灾难还可以是这样的态度,就算有人心里觉得他多事,也禁不住要暗暗地赞一声,不愧是中组部交流来的干部,这个工作态度真的令人敬佩——简直赶得上那些宣传人文和爱心的美国大片了。

要不说这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陈太忠这么一忙碌,别人也不好意思闲着——什么地方遭了灾,陈区长是两个小时就赶到了,旁人是一天之后赶到……这能一样吗?

所以说,年轻的区长就是扔进鱼池里的一条鲶鱼,一旦他上蹿下跳,别人都没法不配合,更别说这条鲶鱼一向强势惯了,那个口上有受灾情况,相关负责人不能及时过问的话,以后的日子……怕是要难过。

所以区政府这边动起来不久。区党委也开始动了——党委闲人多,就算冗员和混岗的被借调得差不多了。依旧有不少闲人,赵根正也不向隋彪请示,直接发动党群口上的人,组织了二十几个人的应急队伍。还征用了几辆车。搞这个救灾。

赵书记和王媛媛一碰面,那谁指挥谁也不用再说了,不过王主任会说话,“多亏了党委赵书记的临场决断,面对各种突发事件,我们总能第一时间赶到现场。”

她说这话的时候,几个被借调的主儿面无表情地看着赵根正,却是各种情绪纷纷涌上心头——以前我们是党委的,现在……终于是区政府的了。

有人觉得耻辱,有人感慨万分。有人兴奋异常——各种缘故因人而异,因际遇而异。

“吃了饭了没有?”陈区长问一句。现在已经是晚上七点了,但是这场暴风雨的影响,还远远没有过去,他自己都还没顾得上吃饭。

“吃了,邓局长准备得挺好,”王媛媛笑着回答,“炒菜、糯米鸡和汤,简单而实惠。”

这个应急队伍原本是打算驻扎在农业局,但是区医院说我们准备好了。最后还是林业局长邓伯松冒头,说来我们局吧。一个是林业局的点儿多,很多乡镇有林业站的,还有就是——林业局是在区政府斜对面不远处,接受区里指示方便。

这个节骨眼上,邓局长不可能安排大家大吃大喝,就是提供一些方便而口感好的食品,随时准备应对新的情况。

“你把电话给赵书记,我跟他说两句,”陈区长在电话那边吩咐。

“陈区长你尽管指示,”赵根正下一刻就接过了电话,笑着发话。

“赵书记,王媛媛我要临时抽调走,政府的这些人,就麻烦你统一协调了,”陈太忠很直接地发话,“今天就辛苦你了,不过我估计十点以后也就没什么事了。”

“太忠,我昨天在家里看电视云图,这几天都有雷阵雨啊,”赵根正也不客气,直接表示自己很重视,“我晚上还是在这呆着吧,不过……能不能把大金龙开过来?那车上看录像舒服。”

按说车上看录像,怎么也比不上在房间里看,但是林业局这里,实在是破旧了点,又没有接待宾馆,数遍整个局的办公室,也就是邓伯松的房间好一点,但是赵书记还真不习惯睡别人的办公室。

马路斜对面不远,就是北崇宾馆,但是赵根正是党委的人,随便进出那里,总要引起别人不必要的猜测,而且……真要还是下午的那种雨,走五米就全身湿透了,打上伞也最多五十米——还得是没风。

倒不如躺在金龙大巴上看电视,就近指挥多方便?

“那……行!这个车给你拨过去,”陈太忠只犹豫了那么一瞬间,就做出了决定。

事实上,区政府的金龙车,不但是目前区里最好的公务车,也是抢险的终极手段,载客量大、底盘高,万一遭遇意外情况被逼停,短期内也能自给自足——车上储备的粮油蔬菜和水足够多,连液化气罐都有,困上十来八天,绝对活得下来。

但是赵根正既然开口要,那他就给,不管怎么说,林业局里这二十来个人,是区里目前能动用的机动抢险力量,他不能让同志们寒心——协防队终究还是没组织起来。

好钢终究是要用在刀刃上,别为了什么万无一失的保险,在自己手里捂得生了锈。

3796章预警机制(下)

赵根正这里的想法不提,王媛媛来到了陈区长的小院外,等了足足有一刻钟,陈太忠才带着林桓、朱奋起和武装部长洪宣走了过来。

下午的事情,发生得很常见,也很突然,就在大家都以为,又要顺理成章地过去的时候,陈区长跳了出来,要彻底整顿现在北崇的这个应急救援系统。

那么,大家也就只好跟着陈区长一通瞎忙乎了,服气不服气啥的不好说,但是陈区长有意整顿了,就连一直游离在北崇官场之外的武装部洪部长,也要跟着附和一下。

“来了?”陈太忠冲王媛媛点点头,再没说一个字。就引着大家进了小院,然后北崇宾馆的饭菜就上来了——直到这个时候。王媛媛才知道,合着这些人一直到现在都没吃饭呢。

而且今天吃饭,是非常地快捷,饭菜到了之后。二十分钟内。桌上的人就放下了筷子,而就在此刻,中视开始播天气预报了,廖大宝调大了声音,但是众人还是纷纷站起身,走进了大厅,看天气预报。

这预报也不知道是怎么播的,反正从明天到大后天,阳州这一片一直是雷阵雨,陈太忠看得嘟囔一句。“这跟没播,有什么差别吗?”

“这是波及整个北崇的恶劣天气。基干民兵不一定好用,大家的觉悟,都在退化,”洪部长叹口气,他操心的是别的,“这民兵训练也好几年没搞了。”

这应该是隋彪的事,陈太忠听得笑一声,“关于训练,你可以先跟隋书记打报告。他认可的话,费用好说……小王。吃好了吗?”

“来之前我就吃了,”王媛媛低眉顺眼地回答一句,她是得了陈区长的赏识,但是面对这几大巨头,她也得规规矩矩的。

“明天早上,你开我的车去气象局,”陈区长知道,小王最近的车技练得不错,至于说没本,那也算问题吗?“告诉他们,极端天气北崇需要预警,费用可以商量,但是不预警的话,后果自负。”

“怎么个后果自负法?”林桓听得来了兴趣,他是见识多了各种斗争,就想知道小陈这个威胁,底气来自于何处。

“不管怎么说,我可以查一下它气象站的建筑资质吧,”陈太忠微微一笑,地方上为难行局,也就那么几招,关键是看有没有胆子去生事。

“人家那都是国家批了的,”林桓哭笑不得地说一句,“维萨卫星小站,手续齐全着呢,旁边就是高炮旅,来,你去查一查它的资质。”

我不查资质,也能查它的临建,陈太忠微微一笑,也不再多说什么,心里却是悻悻地嘀咕,高炮旅就牛?惹得火了,我照样查你的临建!

不过这样的话,可以心里想一想,说出来就没必要了,他倒是不是怕军方——跟省军区司令赵光达递得上话,他还用得着怕谁?关键是子弟兵的事情,涉及国防了,他不能叫真。

“那就去气象局吧,”林桓琢磨一下,也回过味儿来了,于是就看着王媛媛笑,“小王,你这一个人去,我觉得未必能办成事。”

“您说得很对,很可能不成,”王媛媛点点头,态度很端正地回答,“但是不管成不成,我都会努力去做,起码要让对方明白,没有及时的预警,北崇损失了很多。”

“果然……”林主席看她一眼,微笑着点点头,“真的是自古英雄出少年。”

“我只是能感觉得到陈区长的痛心,”王媛媛低眉顺眼地回答,她很想尊重林桓,也愿意尊重林桓,但是有些场合,是不能退让的,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老书记,任你有多少的风流,总要被雨打风吹去的。

“你跟太忠又不是外人,你痛心,他还心疼呢,”林桓被这话挤兑得有点受不了,于是为老不尊地嘿嘿一笑,这个玩笑听起来有点过分,其实所有的人都知道,小王跟陈区长是清清白白,所谓的铺盖不过是笑谈——或者,陈区长在某些方面无能才是真的。

不管怎么说,林主席这话,终究还是像在调戏女娃娃,所以他才又说一句,“其实太忠说的这个预警系统,省里还在研讨,怎么可能放到市级的气象局?”

“省里还在研讨?”陈太忠听得眉头一皱,他原以为这是北崇的落后,或者是阳州的落后所致,根本没想到,堂堂一个恒北省,居然都没有灾害预警系统。

“他们会预报已经发生或者正在发生的,”洪部长大声抱怨了起来,军人总是喜欢直来直去,“看人家沿海的发达省市,什么台风啊的,提前几天就报道了,大家都能做到心中有数,咱恒北……唉,差了人家不止一点半点。”

“小洪你这不是胡说吗?台风当然好预警,而且台风对渔船和地上建设的破坏力。那也不是一般气象灾害能比的,”林桓瞪他一眼。又看陈太忠,“省气象局到市气象局的消息是通畅的,省局偶尔还能预警,市局没有这个权力。没有相关的文件。预警机制不完善。”

“它不完善,那咱们帮它完善,”陈太忠看一眼王媛媛,“明天一大早就去办。”

陈区长的指派,并不是赶着鸭子上架,他也琢磨过,这个事情交给谁来办更合适,可惜非常无奈的是,北崇没有气象局这个编制,自然也就不存在分管领导。

防汛办主任是副区长徐瑞麟兼任的。勉强能协商这个灾害预警,但是徐区长不但忙。眼下的雷电天气,也让农林水方面出现了一系列的险情。

正经是王媛媛带的队伍,有赵根正接手了,而这个计划委员会……对于关碍到社会发展的一些现象,好像也能有点协调职能。

那就让她去好了,玉不琢不成器嘛。

压力好大,王媛媛一边盘算着明天应该怎么去沟通,一边听他们聊天,了解得越多。她就越觉得压力大。

本质上讲,她是一个以理服人的人。而且也不擅长于跟别人吵架,遇上占理的时候,她训起人来一点问题都没有,现在要通过威胁别人达到目的,这令她很是为难。

要是能请动林主席或者洪部长一起去,那就好了,年轻的副主任禁不住暗暗嘀咕:林桓是威信高不怕事,洪宣是军人性子,说话直来直去,也没什么忌讳。

谈到八点钟,一行人散去,陈区长打坐了三个小时,今天为了保证没有冰雹落下,他又耗费了不少的仙力。

也不知道还要有几场这样的雨,他心里暗暗叹气,躺在**打个哈欠,哥们儿还打算突破个小境界之后,直接万里闲庭去凤凰和素波呢,看这事儿闹得。

凌晨五点多的时候,又下了二十来分钟的大雨,雷电倒是不太大,陈太忠一大早起来,吃过早饭就来到了办公室,了解凌晨这场雨对北崇的影响。

凌晨的雨影响不大,然后陈区长又吩咐各单位,这几天都要提高警惕,可能还有昨天一般的雷阵雨,大家要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

同时他又吸取了发生在屈刀乡的教训,要各卫生所把所缺的药品和医疗用具统统报上来,区里集中采购和发放——最迟下午三点,要发放到各个乡镇。

这就又是一通忙,然后陈太忠才收到了关于大棚的受损情况,已安装完毕的三百多亩大棚,有近一半的面积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损毁。

这损毁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最常见的就是基座打得不牢,由于大棚的受力面积过大,不少基座被强行扯了起来,将大棚撕扯得七零八落,更有那连根被拔起,吹得翻滚、坍塌和变形。

也有一些大棚,是施工中榫接得不好,出现部分坍塌现象,有些更因此而受风面积小了,反而躲过一劫——严格来说,这是属于施工质量的问题。

还有就是大棚好死不死地建在昨天风力最强劲的地方,这种位置的大棚,基本上是十不存一。

“幸亏现在这个节令,大棚里没啥珍贵的作物,”陈太忠看完汇报之后,长叹一声,已经进入盛夏,大棚里和大棚外的区别不大,农民遭受的损失也就不算太大。

至于说有多少大棚受损,那就是区里的事儿了,陈区长虽然心疼,也不能把账算到租户头上去,只能区里出血,其实,既然要搞扶持,怎么可能不付出点代价?

不过施工中的质量问题,也不能忽视,必须好好甄别一下,陈太忠伸手去抓电话——还有,大棚的选址和结构,也需要做有针对性的改进。

他还没抓到电话,手机却响了,接起来一听,那边是个女声,“陈区长,我是刘海芳啊,王媛媛被气象局的人扣下了……”

(更新到,月底了,惯例凌晨有加更,顺便预定三月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