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97章 谈业务求三月

官仙无弹窗 3797章谈业务(求三月保底月票) 顶点

一秒记住

昨晚,王媛媛一边往单身楼走,一边满腹心思地规划自己的方案,不成想走上楼梯,猛地看到有人站在那里,细细一看,却是刘海芳。

“刘处你好,”王主任心里纳闷,说这么晚了你在我门口,“您是等我吗?”

“什么刘处,是刘调,可不能这么开玩笑,”刘助调笑着回答,“我有点政策上的事情,想跟你了解一下,本来下午去找你了,结果你忙去了,这下午下了大雨,路也不好走,既然回不去,就过来找你问一问。”

这就是刘海芳的手段,她原本是想跟王媛媛提两个建议,以拉近双方的距离,但是转念一想,这样的示好方式很糟糕,万一将来她真的负责了这一块,小王同学难免就会想——当初你还没爬到我头上,就冲我指手画脚了。

而王媛媛一旦有了这样的抵触心理,她的工作当然就不好做了,大家都知道,小王并不是陈区长的铺盖,但是大家更知道,她深得陈区长的喜爱和赏识。

所以刘海芳索性将姿态放得更低,就是拿一些东西来请教,比如说她有个同学在外省有一家制衣厂,想了解一下将来区里苎麻布的销售,会有些什么样的措施。

苎麻布的销售,将来肯定要跟计委搭边,不好销的话会搭边,好销的话更会搭边,王媛媛没有仔细考虑过这个问题,不过她也有一定的构想,还了解一些孟志新的思路。

所以她就将刘助调请进房间,解释了几句,说普林斯公司会包销一些高支纱的面料,区里的打算,也是高中低档并行,但是发展重点在中高支纱的成品设计和应用。

低级面料的应用,就主要是外销了,面向本地中小加工户。也面向外地客商——那个制衣厂真的想到手高级面料,建议还是前期多保持接触,若是有低级面料的采购计划,尽量多用本地货。

虽然是心里想着别的事,王媛媛的态度也很客气,说完之后她还笑一笑,“刘处您这些问题,打个电话就行了。还劳您专门跑一趟?”

“见面说得更清楚嘛,反正我也闲着,”刘海芳笑着回答,她才想再旁敲侧击地了解一点东西,猛地反应过来,小王好像有点心不在焉的样子。于是就问一句,“怎么,你有心事?”

“工作上的一点事,”王媛媛有点想送客了,她脑子里面还没理清楚眉目。

“能说来听听吗?合适的话,我帮你参谋参谋,”刘助调眼睛一亮,笑着发问。

“其实就是下午那场雨闹的,”王媛媛也没提防。区里想要跟气象局协作是大家的事儿,她不怕跟北崇任何一个干部说……

听完之后,刘海芳笑着点头,“这种事情……怎么说呢?你一个年轻女孩儿,确实不便单独出面,你要是信得过刘姐,明天我陪你去。”

“那可是谢谢刘姐了,”王媛媛大喜过望,她可不知道。刘助调已经盯上了孟区长的位子——廖大宝倒是知道。但是敢告诉她吗?

谢完之后,她才反应过来。说不得又问一句,“不会给您带去太多麻烦吧?”

“这个不会,”刘海芳笑着摇摇头,心说这小王说话做事挺尊重人,看起来也靠谱,就是不知道万一成为上下级关系,变化会有多么大。

刘助调对阳州之行还是有点把握,市里她想找人帮忙的话,能找到几个花城人,但是很显然,以花城和北崇之间糟糕的关系,有些话她真不能跟小王说。

今天一大早,王媛媛开着陈区长的车,接上了刘海芳之后,一路驶向阳州,刘助调看她年纪轻轻,都学会开车了,虽然看起来,小王开得不是很熟练,也很小心,她的心里又是生出不少羡慕来,少不得问一问,你学车学了多久。

我就摸了两个来月,王媛媛一边开车一边回答,还大大方方告诉她,我还没拿上本儿呢——对下面县区来说,这就是干部们公开的特权,她也不怕说。

一路上两人聊得不错,但是来了气象局之后,办事就不太顺利了。

一开始,她们这个流程走得还算熟,停车找人之类的都没问题,美女办事有效果加成,直到见到办公室主任,郝主任还笑眯眯地打招呼,“小姑娘有什么事?”

“我是北崇计委王媛媛,”王主任细声细气地发话,“受区政府的委托,前来贵局协商一下,怎么才能制定一个灾难预警的方案。”

“计委的?”郝主任听得眼睛就是一眯,他可真没想到,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会是国家干部,于是他哼一声,冷冷地发问,“受区政府的委托……你们的主任副主任哪儿去了?”

之所以语气变化得这么快,一来他是想吓唬一下这个小姑娘,二来也是真的不满意,尼玛……我们气象局衙门不大,你们随便派个小姑娘过来,就跟我们谈什么协商吧?

“我就是计委的副主任,”王媛媛沉声回答,又顺便看一眼刘海芳,还有心介绍一下她,却见刘助调微微摇摇头。

“你就是副主任?”郝主任讶异地张开嘴巴,不过下一刻,他就将这份震惊丢到了脑后,你是副主任又如何?县区里一个小委办的副主任——计委那不是养闲人的地方吗?

所以他就忽略了她的年轻,正经是被人这么直接顶回来,他有点淡淡的不满,“你刚才说要谈什么,预警机制?”

“昨天的极端气候,导致北崇死人了,区里也遭受到了相当大的经济损失,”王媛媛淡淡地回答,正是有板有眼的官方口气,“区里的各主要领导认为,需要建立气象预警机制。”

“那是你们的认为,”郝主任不耐烦地哼一声,不过,感受到她稚嫩的官腔,他才反应过来,这个计委副主任是如此地年轻,莫非……是谁家的孩子?

于是他直接发问,“你父母亲是谁?”没办法,下面官场就是这习气,有时候直接和**得可怕。

“我父母都是普通人,都已经过世了,”王媛媛面无表情地回答,“请你不要问这种无意义的问题,我只是代表区……”

“小王,”刘海芳发现不对劲了,赶紧制止她,“咱们有话好好说,慢慢说,各自摆事实讲道理……要充分沟通,郝主任,她还年轻,你多体谅。”

我只是就事论事罢了,王媛媛撇嘴微微一笑,她真的是习惯公事公办了,而且她并不喜欢别人揣测自己的进步途径——某某人的铺盖,这总不是什么好话。

“你是?”郝主任发现,这中年女人明显地地位比较高。

“我区政协的,跟小王一起来看一看,”刘海芳笑着回答,她不想说自己的名字,一来她只是一个助理调研员,二来,她可是前花城系人马。

政协的啊,郝主任心里越发不屑了,那个多少还是计委的,这个索性就政协了,他懒洋洋地回答,“你们认为该得到预警资料,我们认为不该给,就这么简单。”

“请问郝主任,这是你个人的意思,还是气象局的意思?”王媛媛的话,依旧是硬邦邦的——刘海芳没有意识到,一个真正的美女,除了在生活里,在工作中也会受到太多的骚扰,那么办事的时候,最好还是就事论事。

从本质上讲,王主任的谈吐没有太大问题,就拿陈区长想将小王培养为的某人为例——吴言在工作中,从来也都是不苟言笑的,否则的话,太容易被别人勾向深渊了,而一旦给大家造成了不稳重的形象,对女性干部来说,杀伤力就太强了,也就越容易被更多的人骚扰。

“这是我个人的意思,也更是气象局的意思,”郝主任待理不待理地回答。

“更是?”王媛媛敏锐地抓住了两个关键字,原来这并不仅仅是对方个人的意思,“我来的时候,区里领导指示了,如果气象局可能因此产生费用,这个可以商量。”

“费用?”郝主任听到这个词,就怔了一怔,然后微微一哂,“有钱你花到省局去吧,省局出个文,我们就跟你协商。”

“我是在跟你认真地谈这个问题,”王媛媛有板有眼地发话,“是抱着解决问题的态度,希望郝主任你不要推诿。”

“本来就没什么问题,为什么要去解决?”郝主任不屑地哼一声,就在此刻,他的门被人推开,走进来两个人,他见状赶忙站起身,笑着打招呼,“高总来了?”

“哈,”打头的是一个二十八九的年轻人,他懒洋洋地打个哈欠,“我说老郝,地线快点做,今天我就要走了,我的人最多再等你三天。”

一边说,他一边扫一眼坐着的两位女士,然后眼睛就是一亮,“咦,这两位是谁呀?”

“下面县区的人,异想天开地跑过来跟我们谈业务,”郝主任不屑地笑一笑,“都是做不了主的。”

“啧,跟气象局谈业务?找我啊,”高总笑眯眯地走到王媛媛身边,往沙发上一坐,二郎腿一翘,抬手就去搭她的肩膀,“说,妹子,想跑点什么业务?”

(三月第一更,召唤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