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98 -3799又见裹胁

3798 3799又见裹胁

3798又见裹胁(上)

陈太忠接到刘海芳的电话,登时就是一愣神,然后不动声色地发问,“你怎么知道这个消息的?”

“我跟王媛媛一起来的气象局,”刘助调倒也不怕解释一番,“昨天我去跟小王了解一些政策上的东西,然后听她说,今天要来气象局,正好我也来市里办事。”

原来打的是这么个主意,陈区长一听就明白了,那些借口在有心人眼里,真的太扯淡了,他首先反应过来,这不是刘海芳的故意陷害,其次就是,她似乎在有意讨好王媛媛。

当然,刘海芳能跟王媛媛和睦相处,还是他愿意看到的,同时,对于这些人为达目的绞尽脑汁的钻营劲儿,他也表示佩服。

所以接下来,他才关注具体过程,“到底怎么回事,你跟我大致说一下。”

于是刘助调将经过说一遍,前面的就不赘述了,关键是双方翻脸的转折点,就在那年轻的高总将手搭在王主任肩头的那一瞬。

王媛媛吃人这么一调戏,登时就恼了,她膀子一扭将对方的手甩开,冷着脸说道,“有话说话,别动手动脚的,什么素质?”

说完这话,她站起身来,冲着郝主任点点头,“既然你确定了是这个态度,那么我也就不多说了,我是很有诚意地来的,费用都好说,希望你能记住这一点……刘姐,我们走。”

刘海芳也看出来了,后面进来的这位,应该是属于那种混世魔王一般的主儿,光天化日之下就敢在政府机构里轻薄女人,绝对不是善碴,于是她跟着就站起身。

“嘿,慢着,”高总却不是个吃素的,对方既然是谈业务的。又说“费用好说”,那他欺负起来。简直不需要考虑任何后果,他又走上前,一把薅住了王媛媛的肩头,阴森森地笑一声。“骂了人就想走。天底下哪儿有这么便宜的事儿?”

王媛媛又使劲扭动几下,这次却无法挣脱,最终她不得不冷冷地发话,“拿开你的狗爪子!”

“贱货!”那高总听她这么说,想也不想,抬手就是一记耳光扇了过去,“爷跟你说话,是看得起你,真尼玛的欠揍!”

王媛媛简直要气疯了,办事不顺也就算了。莫名其妙地招上这么一条疯狗,而且居然还狠狠地吃了一记耳光。这种侮辱真的是她无法接受的,一时热血上头,想都不想,反手一记耳光就还了回去,然后一抬腿,膝盖狠狠地向对方腿间撞去,正是大名鼎鼎的女子防狼术。

她这一记耳光没有得逞,扇人耳光的主儿,必然会提防对方回扇。高总一抬手,就挡住了这一下。不过膝盖那一撞,多少起到了点效果。

高总是成功人士,不是强奸犯,通常对女人很少用强,也就没防住这一下,不过遗憾的是,王媛媛玩这一招也不老练,只是撞到了对方的大腿内侧。

虽然没撞住要害,大腿内侧也是娇嫩的地方,高总疼得猛抽一口凉气,抬手冲着王媛媛就是两拳,嘴里还大喊,“小齐你他妈的站着干什么?”

小齐便是跟他一起来的男人,闻言才要上前动手,刘海芳冲上前去一推他,尖厉地喊一声,“你们知道自己在打谁吗?”

“滚开,”小齐抬手一指她,“老太婆,冤有头债有主……要不然连你一起打。”

“你们打的女孩子,是国家干部!”刘海芳继续尖叫着,状若疯狂。

小齐听到这话,愣了一下,倒是那高总一边对王媛媛拳打脚踢,一边扭头看他一眼,“国家干部就怎么了?照打!看你那点胆子!”

“姓郝的,你就坐着看吧,你死定了!”刘海芳骨子里有花城人的血性,但是她终究是女人,不敢上前跟两个男人扭打,于是指着郝主任破口大骂,“王媛媛是负责主持计委全部事务的副主任,你等着倒霉吧。”

“高总高总,”郝主任一听这话,也吓了一跳,副主任和主持全部事务的副主任,这根本是截然不同的概念,听到这年轻女孩儿居然是这样的来历,他也吓了一大跳——这么年轻的准正科?

他原本就不想看到这场打斗,只不过这高公子来头有点大,是他惹不起的,听到这话,他忙不迭走上前抱住高总,“高总高总……别打了。”

高公子冷哼一声,不再动手,凭良心说,他这个手动得也有点误会,一开始的时候,他并不知道王媛媛是政府里的人,郝主任曾经开门见山地表示,对方是下面县区来跑业务的,而且很不屑地说,是做不了主的人。

来气象局跑业务的……能跑啥业务?肯定是推销产品或者是求工程,要说是来买东西的,那才是天方夜谭,气象局能生产什么?莫不成你们还能买天气预报?

说句题外话,七八年前传呼台遍地开花的时候,还真有传呼台来协商,买天气预报的信息和播报权,但现在不同了。

所以打心眼里,高公子就认为,这俩是搞推销的,而美女搞推销又不能做主,这意味着什么,那也就不用说了,所以他吃豆腐吃得大大方方。

待明白对方是国家干部,这已经是动开手了,恼怒之下他也不会再留手,国家干部就怎么了?说打也就打了——谁怕谁啊?

但是郝主任一抱住他,他也就住手了,冤家宜解不宜结嘛。

刘海芳见郝主任动手,她也冲上前去,死死地抱住了小齐,事实上,小齐看见自家老板停手,也就没有再打的兴趣了。

王媛媛口角流血,披头散发地从地上往起爬,直腰直到一半,正好看到面前的茶几上有个陶瓷茶杯,想也不想就抓起茶杯,一扭身,异常迅捷地抬手砸了过去,啪地一声脆响,那茶杯正正地在高总额头炸开,下一刻。他脸上就四处冒血。

小齐和高总齐齐地大怒,挣动着要上前打人。王媛媛也要扑上去打高公子,总算还好,这一阵响动已经惊动了不少气象局的职工,大家挤在门口看热闹。眼见又要打起来。纷纷冲进来将人拦住。

然而悲催的是,高公子犯了认知错误,气象局对局面认识得也不够深刻,条管单位跟地方上不一样,他们的注意力,大多是放在本系统里,对驻地的情况了解得不多。

要说阳州市委市政府的领导,气象局不少人都还知道,但是下面县区的区长书记什么的,真没什么人去关心。陈太忠虽然声名鹊起,但是他终究来得时间短。倒是有人知道,北崇最近发展得不错,但这是区长的功劳还是区党委书记的功劳,那就没人说得清了。

总之,这是北崇人跟本局的客人发生冲突了,而高公子的来头挺大,旁人也就懒得再琢磨北崇人的背景。

于是在控制住局面之后,郝主任叫人将王媛媛看住,转头吩咐刘海芳。“你这个计委副主任……就算是主持工作的计委副主任,她把我们的客人打得满脸是血。这是毁容了,你知道吧?这是毁容!知道毁容是什么性质吗?”

“我们的干部先是被打的,”刘助调冷笑一声,“我就两个字,放人!”

“做梦!”郝主任心里冷笑,这次他犯的错误可严重了,高总想要打人,那就让他打去好了,惹出天大的事情来,也自然有人过问,他可好,傻不啦叽地上前拦人,拦人不算什么错,但是害得高总吃了一茶杯,脸上起码多了七八个口子——这是毁容啊。

他抱住人,原本是阻止男人对女人的毒打,现在别人看来,却是拉偏架的意思了。

这真的是非常严重的错误,他根本没心思考虑刘海芳的话,小小的北崇,也翻不上天去,所以他直接表示:我不管你们干部不干部,这个王媛媛是肇事凶手,想让我们放她,北崇起码来个区党委常委领人回去。

郝主任的这个提议,依旧是有私心的,领人回去那只是客套话,他犯了这么大的错误,一定得要让高公子出了这口气才行。

而他又看出,高总对这女娃娃确实有点兴趣,那么,他就需要向来领人的北崇人说明,你们的干部是打了一个什么样的人——都不仅仅是打人,基本上是毁容。

如此一来,就算领人的干部硬气,但心里也要忐忑一番,到时候高总这边一发力,再追究一下这女人的责任,还怕她不主动地投怀送抱?

高公子总是要把这女人按倒在身下**一番,才出得了心中这口恶气,郝主任非常确定这一点,所以他的态度挺不耐烦,“你快去通知人吧。”

陈太忠默默地听完刘海芳的陈述,沉吟良久之后,才问一句,“你确定没有任何的夸大和加工吗?我要听实话……否则后果很严重。”

“我确定是这样,如果有任何的不实或者删减,您随便处罚我,我无怨无悔,”刘海芳甚至强调了删减,以证明她不是别有用心,“而且我通过自己的一些关系,落实了这个高总的身份……”

面对陈太忠,她没必要掩饰自己的出身,这根本毫无意义,但是出乎她意料的是,陈区长那边直接挂了电话,她只听到半句含混的嘟囔,“我管他是谁……”

3799章又见裹胁(下)

王媛媛被打了,未来的我家小白被打了,陈太忠放下电话之后,五指在桌上无意识地敲着,尼玛……这太欺负人了,在工作中被打了,绝对地是可忍孰不可忍——但是,北崇目前还面临着下一轮的雷阵雨,还需要我的坐镇和指挥,这个时候,我该不该杀到市区呢?

大家和小家孰轻孰重,自己的子民和身边人,又该如何取舍?

搁给上一世的陈太忠,绝对二话不说,一个万里闲庭过去,一掌将整个气象局打塌,然后转身就走,哪怕误伤了王媛媛和刘海芳都无所谓——你俩给我丢人了,不死算命大!

但是现在,他居然要先考虑北崇的救灾,这种情况下自己合适不合适走开,不得不说,这一世的红尘历练,他变得真的太多了。

不过不管怎么说。陈区长终究是不肯轻易咽下这口气的,他对自己说。预警机制也到了非解决不可的时候了——而北崇今天的应对措施,基本上也没什么太大的问题,有没有他这个区长坐镇,意思也不是很大。

这么想着。他就拿起电话。拨个号码,“老朱,你告诉狄健,发动一下群众,把东岔子和临云的两个气象站砸了,鸡犬不留,我不想看到有一块完整的砖头!”

他可以通过林桓告知狄健,但是老林那人比较有主见,他也可以通过汤丽萍,或者自己给狄健打电话。但是这么一来,他有官匪一家的嫌疑。智者不为。

正经朱奋起是警察局长,虽然来北崇时间不长,但负责的就是这个口儿,警匪之间有点默契,这是正经天经地义的事,而且他并不担心朱奋起咬出他来,因为咬出来也没用——中间隔着一层,力道就不一样,真假也很难分辨清楚。

朱局长接到这个指示。没表现出半点的惊讶,昨天晚上吃饭的时候他也在。所以只是问了一句,“光砸东西,还是连人都打?”

其实他问这句话,考虑的是东岔子镇的气象站,那个气象站旁边,就是高炮旅的一个团部,这个分寸要了解清楚,他没问出的话就是——王媛媛谈判不顺吗?

不等他问,陈区长主动回答了,“王媛媛去气象局协商事务,在那里被人打了,他们还要我去领人回来……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明白了,您放心,”朱奋起没有更多的话,果断地挂了电话,还有比这更明确的指示吗?

不过饶是如此,他也是先打俩电话,了解一下,今天上午气象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人活在这世界上,兼听则明偏听则暗——他不是怀疑陈区长,不过这个事情,听起来多少有点诡异,好吧,事实上只是想知道,自己采取措施,应该到达什么样的地步。

出身市局的朱局长想打听一些事情,自然比气象局的人要强很多——必须承认,这也是一种信息不对称……

与此同时,郝主任坐在办公室里,悠然地看着报纸,偶尔接见个把两个访客,却是将坐在一角沙发上的刘海芳抛到了脑后——你就在那里慢慢等着吧,高总绝对不会放过你们北崇的,你还指望我放人?

至于说高总本人,已经被气象局安副局长请到了办公室,气象局的老大霍国祥马上要面临一个坎儿,安局长对各种上面来人,都是非常客气的。

其实气象局里,也不是没有人知道陈太忠难缠,但是这里面大部分人想的都是,你们局领导都这么做了,那关我鸟事——我提示一下没准还不落好。

而刘海芳则是坐在那里,拎着手机不停地打电话,遇到这种事情,大家都会竭尽所能地寻找助力,这个不足为奇。

倒是要看你能玩出多少花样,郝主任不屑地看她一眼,这时候,他已经知道,这个女人是副处级干部,比王媛媛都要高出两级,但是,那又如何?你不过是个助理调研员,而且还是政协的,一般人想混到这么惨的地步,也难着呢。

他正心猿意马地看着报纸,猛地电话铃响起,接起电话一听,他登时就傻眼了,“什么,临云的气象站被人砸了?”

北崇撤县改区的时候,县气象局就被裁撤了,但是北崇还有市气象局的监测站,而且还是两个,一个在临云的大山上,一个在东岔子镇。

山上是测量一些较为极端的数据的,东岔子那里不但是平原,还紧邻高速,除了气象数据,还要测量一些其他的数据。

所以临云的监测站,不怎么被重视,目前就是在维持状态,但是耳听得这气象站被砸了,郝主任也有点傻眼,“这怎么说的啊?”

这没啥可说的,狄健接了指示之后,知道临云乡离得远,就是一个电话打过去,吩咐小弟把那里砸了——总共也就两个人的气象站,早就破落不堪了。

而狄总本人,琢磨的是东岔子的气象站,那里才是需要一些手段的。

但饶是如此,听说临云站被砸了,郝主任也难抑心中的怒气。他一甩电话,抬眼看向刘海芳。“你们北崇很厉害啊,敢砸临云站?”

“你连我们王主任都敢打,我们砸个临云站,不是很正常吗?”刘海芳还在自顾自地打电话。只是随口反驳一句。“你们还是认真检讨一下自己的错误吧,你以为东岔子站我们不敢砸?”

“嘿,倒还由了你们呢,”郝主任气得笑了,他抬手就抓向电话,要通知东岔子站的人,不成想手还没抓到电话,刺耳的铃声就响了起来。

来电话的正是东岔子站的人,这里有五个工作人员,因为轮班现在有四人在岗。大家发现门口多出了十几个不三不四的主儿,围着气象站乱转。明显的不怀好意,有人出去问话,差点挨了打,就赶紧向局里请示——我们是否需要报警?

你要报警,去的也是北崇的警察,这不是让黄鼠狼看鸡吗?郝主任狠狠地瞪一眼刘海芳,然后才哼一声,“不要向北崇报警,去旁边请求部队支持……”

“这件事情你们一定要高度重视。临云站在刚才已经被人砸了,关键时候。最靠得住的还是子弟兵,你们先坚守岗位,局里的支援力量马上就到。”

东岔子站的人还真没想到,今天的事情居然是如此地严重,他们跟隔壁的部队团部还算熟悉,主要是气象站有几间待客的空房间,有人来部队探亲,很多时候可以借住。

不过饶是如此,气象站想借用军队,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非得下大力气出血不可——而且,多半军队也只是会维持秩序,所以郝主任的提示,还真的及时。

郝主任放下电话之后,站起身就往外走,嘴里狠狠地说一句,“东岔子站是价值一百余万的卫星小站,如果真被砸了,跟你们北崇没完……”

“切,”刘海芳不屑地哼一声,现在知道着急了,打人的时候,你干什么去了?

刘助调知道,他是听了这样的事态,着急着汇报去了,不过她心里也不担心,从小贾村出事,军分区火速出动一事上,可以看得出来,陈区长在部队也是有影响力的。

大约二十分钟之后,郝主任跟着一个中年胖子气急败坏地走进来,那胖子沉着脸发话,“你就是北崇的?赶紧把你们那些刁民给我们撤了,否则后果自负!”

“这是我们安副局长,”郝主任在一边补充。

“你说的刁民什么的,我并不知情,”刘海芳稳稳地坐在那里,气象局的副局长,了不得也就是个副处,跟她一样的级别,她何必在意?“倒是我们的计委副主任在贵局被打,这件事没完。”

“有问题,可以好好沟通,”安局长一看镇不住对方,也就不再摆气势,东岔子那边,事态已经快不可控制了。

气象站费尽了力气,请来了七、八个士兵护卫,士兵们抬手就将一群混混撵开,不成想没过多久,周围有村民赶来,而且越聚越多。

村民们说,昨天的大风和雷雨,给我们造成了严重损失,区上说还有人死了,今天区里派人去气象局协商,结果一个娇滴滴的女娃,被气象局一帮不要脸的大男人打了!

这是北崇和气象局的恩怨,跟你们当兵的无关,别没事找事!

士兵们一听,头皮也有点发麻,混混们惹事,他们帮着挡一下没问题,这明显是地方和行局的恩怨,咱要插手,问题可就大了,眼瞅着人越聚越多,于是就劝说气象站的职工,你们还是来我们团部避一避吧。

安局长接到这样的电话,真的是再也坐不住了,就跑过来跟北崇人协商,事态紧急,他也顾不了许多,“要不这样,你先把小王带走,可以吗?”

“我的人,是你说扣就扣,说放就放的?”门口传来一声轻笑,一个身材高大的年轻人笑容满面的走了进来,“刘处,这俩人动手了没有?”

“陈区长,”刘海芳的眼泪,顿时就流了下来……

(掉到二十开外了,这才是三月的第一天,大声召唤月票,不要让官仙输在起跑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