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12 -3813拍脑门子

3812 3813拍脑门子

3812章拍脑门子(上)

不管陈太忠如何试探,施淑华死活不说好消息是什么,陈区长无奈之下,也只得悻悻地驱车往回赶,到了区政府,差不多就是五点了。

他推开办公室的门,却发现林桓和施淑华坐在里面,正滔滔不绝地谈着。

略略一听,陈太忠才知道,合着这两位是说早年间发生在北崇的事情,他也懒得再听下去,“施总大驾光临,有什么好消息要通知我?”

“斯嘉丽有意同北崇搞个战略合作,”施淑华笑着回答,人就大喇喇地坐在那里,连起身的架势都没有,“陈区长欢迎不?”

“我欢迎各种合作,”陈太忠也不跟她计较礼数,这女人的傲慢劲儿,跟蒋君蓉都有得一比了,他走到沙发旁,先给林桓散一根烟,又自己点上一根烟,然后才顺势坐下来,轻描淡写地发问,“说说看,我北崇能得到什么?”

“你怎么不先问,北崇要付出些什么?”施淑华白他一眼,半开玩笑半当真地发问,“我这个合作,可不是无条件的。”

“只要诱惑足够大,条件什么的都好谈,”陈区长不以为意地吸一口烟,“所以,你还是先说一说前景、蓝图什么的。”

“斯嘉丽有意在北崇建设自己的大棚基地,”施淑华也不是个墨迹的女人,直接掀开牌来,“产品我们打包回购,而且只能卖给我们……合作是排他的,还要接受监督。”

“听起来不错,”陈太忠点点头,渠道商上门求合作生产,搁在哪儿都是天大的好事,但是他也有疑问,“为什么选北崇?我们离朝田很远的。”

“小施的母亲曾经在北崇呆了一年,”林桓笑眯眯地插话,敢情这二位刚才是叙旧来着的。“在三轮卫生所。”

“朝田开发土地,成本太高。我找北崇合作是搞大棚,又不是时令蔬菜,运费不算什么,”施淑华回答得很直接。而且她讲明了规划。“斯嘉丽一直在做卖场,下一步有人建议加强连锁方面的发展,但是我认为,可以自己做生产商,开发几个自有品牌。”

“也就是说……卖给你的产品,都是要打斯嘉丽的标?”陈太忠皱着眉头,沉吟着发问,似乎有点不情愿的样子。

“没错,其实这相当于是代工厂,种什么由我们来决定。产品只要合格,我们保证全部回收。”施淑华笑一笑,信心满满地回答,“就像戴尔电脑一样,他们不生产任何的电脑配件,但戴尔在个人电脑的市场上,全球第一。”

“种什么也由你们来建议?”陈太忠的眉头,皱得越发地紧了。

“这不好吗?”林桓在一边开口,北崇这几年在农业上的瞎折腾,他是看在眼里的。“只要保证收购,种啥不是种?也省得种了卖不出去。农民们骂娘。”

总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陈太忠皱着眉头寻思半天,才出声问一句,“怎么保证全部收购,是通过合同体现?”

“是通过合同,我不可能支付定金,”施淑华点点头,这话听起来不太给面子,但她是做老了超市的,时下的中国,只要是做超市的,谁会垫付货款?正经是大多超市都拿着供货商的货款,在其他项目里周转。

“但是咱俩的渊源不同,”施总强调一点,“我不可能亏了你的人,你也不可能亏了我,刚才你问我为什么,那我现在就告诉你为什么……一个是,北崇需要这么个出口,第二就是,这个基地放在别的县区,我还真的不放心,那么,为什么不便宜了自己人?”

你就算想跟别的县区合作,人家也未必愿意跟你合作!陈太忠心里嘀咕一句——施金鹏辞职下海到现在,已经七、八年了,但是在恒北官场,这副厅下海的话题,依旧是个禁忌,可以想像得到,施家想在地方上做点什么事,那绝对不会容易了。

但……还是有些什么地方不对,陈区长思索一下,“有预期盈利的话,比较好一点,你强迫农民种什么,人家未必买账。”

“我负责保证不少于一千万的低息贷款,”施淑华傲然回答,“想得到这个低息贷款,必须跟我签合同,当然,要是最后出现债务纠纷……就得麻烦太忠你帮我协调了。”

“一千万太少,”陈太忠断然地摇摇头,北崇的移动大棚,今年的预算都上了一千万,明年应该还能破千万,“这点钱搞固定大棚,也就三四百户人家。”

“可以逐年扩大,你得允许我试水不是?”施淑华理直气壮地回答,“要是能形成良好循环,不用斯嘉丽去担保,只要签了供销合同,各银行也会主动贷款出去的,追涨杀跌是银行业的本质,而超市的本质是……没有人比我们对资金链和物流更敏感。”

“只有低息贷款,没有收入预期的话,农民们不一定认账,”林桓再次插话了,在座的三人里,数他了解农民,“最好你提前定个收购价。”

“这个是会有的,”施淑华点点头,“起码收购下限我们是会定出来的,我们着力打造的是绿色食品概念,这也是我们要监督农户的原因,斯嘉丽的品牌,我们必定会珍惜……好吧,简单地说,只要是合格的产品,我们的收购下限绝对比会别人高,以保证农户权益。”

终于知道问题出在哪儿了,陈太忠笑一笑,碾灭了手上的烟,又抽出一根来点上,“你说的这个下限,我是不赞同的,你根本不知道,农民们想的是什么。”

看到施总懵懵懂懂的样子,他禁不住又笑一下,“我问你一句,有上限吗?”

“上限?”施淑华咀嚼一下这个词,随即微微一笑,“这个上限……不太好讲,我不会比别人低,但是太离谱的要价,我们就只好追查违约责任了。”

“问题就出在这里,”陈太忠点点头。这就是他所感觉到的不妥之处,斯嘉丽能打包收购农产品。这是很好的事情,但是收购价格……这里面的问题很多。

首先,农产品不是工业产品,它不是流水线上生产出来的。受自然环境的影响很大。成本不稳定,施一样的肥,打一样的药,产出却不能保证。

像前两天那一场冰雹,就是个再好不过的例子,整个阳州别的不说,山核桃要减产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品相也会受到影响——这是座果和挂果时期的冰雹,不是落果时期的冰雹,所以可以预见。山核桃明年的价格肯定低不了。

其次,农产品依旧不是工业产品。承受风险的能力差,再小的工厂,它也有个相对有点能力的老板,而时下的农业,基本上都是包产到户,一户农家——能有多少抵御风险的能力?

季二娃就是很明显的例子,摔了一跤,整个家庭奔小康的步伐就要比别人慢半拍。

当然,斯嘉丽收购的是大棚产品。这是相对高级的,受自然灾害的影响要小一点。但是风险也没少太多,遇到传染病怎么办?连阴十来天半个月的,日照不足影响座果怎么办?

农产品有太多的不可控因素,所以就导致收购价格波动很大。

从道理上讲,斯嘉丽愿意指导农户种植方向,这是很好的事情,起码能避免农户盲目跟风,万一种了大路货,也不用担心没人买——政府也能少操很多心。

但是陈太忠不这么看,种了大路货的话,有最低限价,但是这就坑了合作伙伴,虽然决策失误,属于斯嘉丽自找的,但终究有违合作初衷。

他更操心的是,种了好东西,斯嘉丽的收购价上不去,又是绿色又是环保啥的,别人横插一杠子——你到哪儿哭去?“这个最高价,你就不能有上限。”

“什么叫不能有上限?”施淑华一听这话就火了,“我联系贷款盖大棚,我出点子,我还包收购,赚这么安稳的钱,还要有人违约……太忠,我在你这儿搞大棚,图个什么呢?就算违约,你也得用行政手段制止他们,这太不诚信了,违反了契约精神。”

“这个……小施啊,话不是你这么说的,”林桓听到这里,再次插话了,“陈区长说得非常有道理,这是我忽视了的,你不能过高估计农民的觉悟,尤其是在他们还很贫困的时候,他们愿意讲道德,但是同时,他们也要面对现实。”

“看来这合作是谈不成了,”施淑华气得一抬脚,翘起了二郎腿,冲陈太忠一伸手,“我说,你来瓶矿泉水,我不喝茶水的。”

“你根本就不了解农村,”陈太忠冷冷地回她一句,站起身拿矿泉水去了。

“小施,你真的不了解农村,太忠虽然也不算了解……但是他比你了解,”林主席坐在那里,开始细细地解释,“打个比方说,你让大家种草莓……”

“行情好的话,朝田可能卖五块六块甚至八块一斤,你定的底价是一块一斤,现在两块一斤收,大家也觉得不错,但是外省的来,三块、三块五一斤收,你觉得他们会卖给谁?”

3813章拍脑门子(下)

林书记说到这里一直腰,猛猛地嘬一口烟屁股,一伸手在烟缸里碾熄了烟头,“太忠的烟不错,就是不经抽……你给别人的恩情再多,大家也只会卖给价高的人。”

“至于说你包收,咱北崇也好个面子,给你弄点歪瓜裂枣的草莓,收不收的也在你了,反正就是收成不好嘛,来,有本事你一直盯着草莓从小长到大,就算你有那功夫,也得有那精力,一千万……那得有多少大棚?”

“那这契约精神,难道就不讲了?”施淑华听得真是有点傻眼,她绝对不是智商不够的主儿,但是对基层,她了解得还是太少了,总觉得吃透了商场竞争规则,就该是无往不利了。

面对这明显违背契约的说法,她表示不能理解,“我跟他们谈的,是公平的合同,买断他们的产品,是最大的保障,难道……这不是诚意吗?”

“这是诚意,但是你小看了他们奔小康的**。大家穷得太久了,”林桓微微一笑、

“产品价格低于保障线的时候。买断是好的,但是市场好了,产品溢价了,别人大卖了。他们看着眼红。那这买断就又是一种障碍了,造成了心理不平衡……当然,北崇的群众是有良心的,他们真的奔了小康之后,还是会回报你的,本质上讲,大家都是好人。”

“这还真是……”施淑华沉默了,好半天之后,她看到出现一瓶矿泉水,想也不想拿起来咚咚地灌两口。才长叹一声,“真没想到。搞个农产品,水都这么深,买断不是万能的,还是要看市场,真是不甘心,也很寒心,这不是我想像中的农民。”

“一个想法行不通的话,错的不会是大多数人,你根本就是开错了药方。”陈太忠哼一声,随手又递给林桓一支烟。“我的烟也不多,省着点抽……她有点天真。”

“那是,”林主席接过烟来,摸出打火机点着,深深地吸了一口之后,才惬意地叹一口气点点头,“相当地天真。”

施淑华一听这话,是老大地不服气了,她冷哼一声,“就算我想得不完善,你们基层干部用点手段,也能制止这种违约现象吧?”

说来说去,施总还是官宦人家出身,她的父亲施金鹏虽然不容于官场,痛恨这里面的蝇营狗苟,但是同时,施副厅也见不得出尔反尔这种现象——终究是老派人。

所以施淑华琢磨用官场的手段,制约某些不道德现象的出现,倒也正常。

“这个……”林桓侧头看陈太忠一眼,“陈区长,还是你跟她说吧。”

“凭啥呢?”陈太忠才不买丫的面子——老林越来越会倚老卖老了,这个毛病不能惯,“我没回来之前,你俩不是谈得挺好吗?”

“其实我是来跟你反应,烟叶收购的问题,有些烟叶贩子,私下敲定一些收购意向,”林桓正色解释,“结果一来你办公室,碰到施总了。”

“溢价很高吗?”陈太忠的思路,登时就又被带偏了,其实这也是北崇闹心的地方。

北崇出一些好烟叶,往年因为没有自己的卷烟厂,都是被省烟草公司收购走了,给的价钱……就是那么回事了,不过多少比种粮食强。

卷烟里的利润很大,但是烟叶的价钱跟成品无法比较,而且还不能随便卖,只能卖给烟草公司,这就影响了大家种烟叶的热情,只是在田埂地边少少地种一点自家抽,多出来一点,就是制成烟丝,在集市上卖给那些水烟袋、旱烟袋们。

要是种得多了,那真的不好卖,尽管可能会引来烟叶贩子,但同时也容易被别人注意到,对烟贩子来说,这同样也是比较危险的事情。

万一卖不出去,砸在手里就毁了,这事儿不是没有发生过——烟叶贩子没来,农户又没有销售渠道,真是哭破大天都没用。

但不管怎么说,北崇每年还是有不少人私下销售烟叶,这个东西是不可能禁绝的,为了利益,总有人铤而走险。

林桓说的就是这个事,今年区卷烟厂就要动了,对烟叶的需求大增,还向隔壁的县区征收烟叶,这个时候有人来区里非法高价收烟叶,这确实值得重视。

“是要高一点,也不是很多,”林桓点点头,托区里卷烟厂的福,今年的烟叶有去处了,虽然种植烟叶的农民也明显地多了,但外面来收烟叶的人,价格还是要往上抬,“但是高一点就是高一点。”

“这必须查,今年一两烟叶都不能出境,”陈区长很果断地表示,一边说,他一边就站起身,走到桌边拿起了电话,“咱自己原料还不够呢,葛宝玲要是拦不下来车,哼……葛区长你好,我了解到个新的情况,要向你通报一下……”

葛宝玲虽然是不管这一块,但她终究是本土干部,一听说拦截烟叶出区,登时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这个您放心,给我个政策就行,谁拦下算谁的……我保证一两烟叶都出不去。”

陈太忠放下电话,才说还要通知乡镇,施淑华马上就不干了,“太忠。你对烟叶可以是这样的态度,对于跟我们斯嘉丽的合作。就不能动用政府的力量?”

“这根本就是两码事,烟草是专卖的,”陈太忠哭笑不得地解释,心里也在暗叹。别的小说里。一说地方跟大公司合作,包生产包销,马上就皆大欢喜毫无阻碍,利润也滚滚而来,可到了哥们儿这儿,麻烦就这么多。

“那你说我开错了药方,是错在哪里了?”施总气呼呼地发问。

“这个问题我还没有仔细考虑过,”陈太忠摇摇头,思索了一下才回答,“我认为。你应该承诺,你的收购价。会比别人的收购价上浮百分之多少,这个比较好一点,随行就市嘛。”

“太忠这个点子我看行,”林桓点点头,一个公司左右不了市场,预先定价不太靠谱,比别人高一点才是最合适的。

“有没有搞错?”施淑华好悬没把鼻子气歪了,“斯嘉丽为农户做那么多,最后的收购价。要比其他人都高?做出这种承诺,我吃饱了撑的?”

“你看。你要搞绿色、有机概念,还要打出品牌,这个价钱肯定低不了,生产成本也会比别人高,”林桓细细地向她解释,“一般的市场收购价,会影响到普通产品,但是对你的产品影响不大。”

“总不会有人嫌钱多,”施淑华无奈地翻个白眼,她来谈合作,对北崇而言是好事,但是她要指出,“斯嘉丽是个企业,也不是来学雷锋的。”

“我还以为,你是看在小紫菱的份儿上帮我呢,”陈太忠听得就笑了起来,“北崇地广人稀,位置偏僻,没有过度的工业开发,其实是个打造绿色食品基地的好地方。”

“恒北有类似条件的地方不少,”施淑华下意识地回答一句,然后才意识到,自己说得有点呛了,于是微微一笑,“不过我是信得过你这儿的。”

“我的意思是说,北崇具备这样的优势,现在是没这个能力,等上两三年条件成熟之后,我们自己也可以搞这个基地,”陈区长微笑着回答,“我已经在朝田的菜市场划了一块地……销售北崇特产。”

他终于意识到,自己真正感觉不妥的地方在哪里了——这个合作谈成了,北崇只会成为一个初级生产基地,要受到斯嘉丽的制约不说,还不能享受太多的利润,对打造自有品牌,也会造成很大的影响。

不过,发展是需要两条腿走路的,能缩短这个发展过程,适当地让出一部分利润,也是正常的,“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告诉你,斯嘉丽想在北崇发展,目前是最好的切入机会,收获也不会少,耽误上两三年的话,到时候估计除了我,别人都未必愿意跟你谈了。”

“你倒是底气很足,”施淑华冲他微微一笑,说句实话,她认为自己提的条件已经不错了,不成想对方居然会公然表示,考虑短她的路,而且已经在做了。

对于一个贫困县区来说,北崇对大资金的进入,有点过于傲慢了,但是想一想对方是陈太忠,是恒北最年轻的、主政一方的正处级干部,是易网公司老总荆紫菱的朋友,是初来半年就全面推动了北崇各项发展的主儿,那么这个傲慢,似乎也是可以理解的。

“我只是认为,斯嘉丽有些想法,是拍脑门子,换到干部身上,这就是不接地气的表现,要被事实教育的,”陈太忠不卑不亢地回答,“做为有合作意向的双方,我有必要指出贵方的误区所在……畅所欲言,这是友好合作的基石。”

“好吧,你赢了,”施淑华也是个痛快的主儿,不过她对一些问题还是要落实,“万一我收购的时候,有人恶意抬高收购价,对斯嘉丽造成损失……怎么处理?”

陈太忠和林桓交换一个眼光,齐齐地回答,“那就交给我们来处理……”

(更新到,果然掉到第十六了,大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