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18 -3819刹那动摇

3818 3819刹那动摇

3818章刹那动摇(上)

“这是……搞的哪一出?”施淑华先是向后一跳,然后看着倒地的大铁门,发起呆来。

一边正要离开的高家人,也齐齐地傻眼,怎么突然间,就这样了呢?

“这是没完了?”屋里传来一声大喊,紧接着陈区长气呼呼地走出来,不过,看到门口站着的是施淑华,他也是微微一愣,“我说,你怎么把我的门拆了?”

“我哪儿有那么大的劲儿?”施总气得直想跳脚,可她也只能委屈地解释,“我就是想按一下门铃,谁知道轻轻一碰,就成这样了。”

“奇怪,我的门一向很结实的,”陈区长先是皱一皱眉,然后就将目光转移到了即将上车的一行人,若有所思地发话,“原来是你们动的手脚,这是……想要害我?”

“陈区长,你这话就过了,”宋金柱见状,不得不硬着头皮解释,“我们是来捞人的,躲事儿还来不及,怎么可能来害您?”

“这谁说得清楚?”陈太忠冷哼一声,他刚才磨半天嘴皮子,却又猛地关门,为的就是激得对方来推门,可他也没想到,推门的会是施淑华。

这个发展有点脱离主线,不过也不妨碍他强词夺理,“无非是看我嫉恶如仇不顺眼,嘿嘿,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真是好心思,好手段!”

“这个门……也许是年久失修了,”施淑华讪讪地嘀咕一句,虽然她看不上高家做的这点事,但既然有渊源,也不能坐视高家被冤枉,“我们在外面说话,没有人动你的门。”

“你说我冤枉他们了?我自己的院门,结实不结实……我能不清楚?”陈太忠听得冷笑一声,抬手摸出了手机,“啥也别说了。我叫警察来调查,你们一家人。欺负国家干部上瘾?郑重警告,谁都不许走!”

“陈区长,这是个误会,”宋金柱一听对方打算叫警察。好悬没吓得尿出来。北崇警察的德行,他已经领教过了——那纯粹就是陈某人的私人打手,高至诚现在还在里面关着呢。

按说他有公职在身,不用担心对方胡来,可糟糕的是,一扇大铁门就静静地躺在那里,是的,没有事由的话,他不会害怕陈太忠,但有事又被对方加以引申。这真的难说。

于是他很光棍地表示,“这可能是之前我们敲门敲的力度大了一点。然后施总比较心切进去,就导致了意外的产生,施总你说是吧?”

我要说不是呢?施淑华听得有点恼火,说不得冷冷地看他一眼,你故意将我扯出来做挡箭牌,真够龌龊的,然而恼怒归恼怒,她终究是身负父亲的嘱托,不便由着自己的性子来。

所以。她只是爱理不理地发话,“他们之前怎么敲门。我没有看到,只是后来我在门外的时候,没有看到他们有意破坏,大概……可能是个误会吧。”

“别勉强,你们觉得委屈,我还觉得委屈呢,好像我故意讹人似的,”陈区长低头去按手机上的键,“还是叫警察来调查,给大家一个公平公正的交待。”

“陈区长你等一等,”宋金柱忙不迭地喝止,开什么玩笑,你北崇的警察一到,公平公正就彻底离我们远去了,他努力挤出一个笑容来,“应该是我们敲门的时候,力度大了一点,我们愿意赔偿损失……施总,麻烦你也帮着说句话啊。”

“我跟你不熟,别总冲我指手画脚的,”施淑华火了,冷冷地扫他一眼,事实上她这么说,也是在向陈太忠表明——我跟他们不是一回事。

然而下一刻,她依旧得帮着求情,“太忠,暗算国家干部,一般人真没这胆子,尤其在这个节骨眼上,我刚才轻轻一碰,门就倒了……我估计就是他们刚才敲门的劲儿太大。”

“这可真说不准,”陈太忠哼一声,不过既然推门的是施淑华,他这个临时起意的陷阱意义就不大了,再揪着不放的话,不但有点勉强,也容易引起对方警觉。

反正陈某人害人的创意多了,倒也不在乎这一点半点,“不过施总你要说情,我给你个面子,宋主任,你们写个文字性的东西,证明我的门,晚上是被猛烈敲击过,才塌的。”

按说这要求,算是不错的结果了,但是宋金柱微微一琢磨,就发现自己只顾着找理由躲警察了,却没有意识到——承认敲门重,这也是个错误,平白授人以柄。

他是法院的,最知道这些细节里的把柄,会导致怎样不可测的结果,可是眼下对方都做出如此让步,他要再不知好歹,没准又要激怒这个反脸无情的家伙。

说不得,宋主任看一眼席丽珍,“嫂子,这得你拿主意了。”

“其实敲门没用多大力,”席丽珍低声嘀咕一句,砸门的就是她的弟弟,已经吃了一记耳光,她总不能把弟弟再彻底坑进去,事实上,她也看得很清楚,他敲门的时候气势很强,但终究是拿拳头砸的,不是拿身子撞的——这就能把门弄塌?

不过她也知道,现在不是说道理的时候,当务之急是让北崇人消了气,把儿子从水深火热之中解救出来,至于说后账——她也没想找后帐,做母亲的大抵都希望平安是福。

所以她很明确地表示,“陈区长,这个门我明天就给你换好,还可以赔偿你一些,写东西……就算了吧。”

“你当我差个换门的钱?”陈太忠转头走到房檐下,寻个椅子坐下,又从桌下摸出一瓶啤酒来打开,轻描淡写地发话,“两个选择,要不,你留下个文字性的东西,要不然就等着我调查,谁想暗算我。”

“席阿姨,你还是写个东西吧,”施淑华出声劝解,“你看看你们身后,围了多少人……写个东西,对大家都好。”

陈区长小院的铁门是双开门的。高两米多,宽度最少有一米六。这么大的铁门倒地,动静实在太大,时值盛夏,无所事事的闲汉很多。响动一起。就围过来不少人。

到现在为止,围观的人已经上百了,不过大家都在静悄悄地看,有人低声交头接耳,却没人高声发话,这不是大家不关心陈区长,实在是——这么几个人,也奈何得了陈老大?

“那我明天拿过来,行吗?”席丽珍经过提醒,才发现身后已经是如此架势了。她也有点心虚——听说姓陈的在北崇,一手遮天啊。

“到车上写去。十二点以前交给施淑华,”陈区长淡淡地发话,然后又冲某人一笑,“施总,我是很给你面子了,这一晚上,我得敞着门睡觉。”

“陈区长,去我家睡吧,”有那围观的人看到事情解决了。就高声发话调戏他。

“吊毛,陈区长去你家睡。不如去单身宿舍睡,那儿有铺盖,”有人嘎嘎地大笑,说得更**,“你家有铺盖吗?”

“你们的素质,真的有待提高,”陈区长哭笑不得地划拉一下手臂,“都散了,明儿早以前,谁敢进我的门,小心我收拾他!”

席丽珍一帮人离开了,施淑华也没好意思在陈太忠的小院里多呆,坐了差不多半个小时之后,她起身走人——事实上,她多呆这点时间,也只是不想陪着席丽珍去四处公关。

一来她不认为席阿姨有资格指挥自己,她也是成功的企业家了,施某人创建斯嘉丽,也没沾了家里多少光,主要还是靠自己的能力和眼光,二来,她不想让陈太忠误会。

不成想,她走出院门之后,发现街角还蹲着几个闲汉,一边喝着啤酒,一边聊天。

虽然北崇是陈太忠的天下,施总做为一个年轻貌美的成功商人,也不想招惹任何麻烦,她目不斜视地快步走向前方的林肯车,然而,就在司机打开车门之际,身后传来一声响亮的口哨,“吱儿……陈区长今天晚上,是真的没铺盖了,哈哈。”

“一群流氓,”施淑华低声嘀咕一句,嘴角却是微微地翘了起来……

王媛媛在区政府直忙到晚上八点,才拎着手包往回走,最近她手上的活儿很多,而单身宿舍里环境太差,不但没什么资料,连桌子都是小小的一张,她觉得自己有必要尽快买一张大一点的办公桌了。

但是,钱从哪儿来呢?王主任去了一趟巴黎,落下太多的饥荒,欠人的总是要还的,虽然陈区长的钱,她不用着急还,可总不好张嘴再要……我又不是他的什么人。

就这么恍恍惚惚地,她走进了单身楼,不成想才一上二楼,哗地眼前一黑,围过来一群人,有人在一边兴奋地喊着,“她就是王媛媛。”

“你们要干什么?”王主任眉头一皱,不怒而威地发话,她虽然只当了一个来月的官,可由于有区长撑腰,也多少有点气势了,虽然她发问的时候,双腿有些微微的颤抖。

“王主任,要帮忙吗?”就在此时,又有一群人闹哄哄地发话了,却是单身楼里的住户,大家都知道她现在的行情,自然要踊跃地发问。

3819章刹那动摇(下)

“谢谢大家关心,”王媛媛笑着点点头,听到这话,她心里就踏实了很多,她现在最担心的,就是吃眼前亏,虽然她也不怕吃眼前亏,但是不吃亏总比吃亏好。

只要熬过眼前这一关,她就没什么可怕的了,谁想恣意地欺负她,得考虑惹得起惹不起他,说句不好听的,这些人能不能安稳走出北崇,得看他的意思。

于是她冷冷地发话,“你们人太多,选个能做主的,来跟我说话。”

“那就是我了,”一个中年妇女排开众人,走到了她的面前,接着就是深深地一躬,带着哭腔发话了,“王主任,我代我儿子向你道歉了。”

“嗯?”王媛媛的眉头微微一皱,她本是冰雪聪明之辈,只是命运多舛才不得不辍学,但饶是如此,她也能讲得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只期待命运青睐有准备的人。

所以一听这话,她就猜出了对方的来路——最近冲撞她的只有一个人,于是淡淡地回答,“我不管你儿子是谁,但是你这么大年纪。我受不起你这个礼,如果你还是这样的话。那么请回吧,没有什么可谈的。”

“我儿子就是高至诚,孩子还小,不懂事。”席丽珍苦笑着发话。“冒犯了王主任……咱们能进屋谈吗?”

“他比我年纪大,”王媛媛一听说这个名字,登时就无名火起,她冷笑着发话,“关于这个事情,你不要跟我谈,去跟陈区长谈,他打不过陈区长……他打我没问题。”

“我知道孩子做得不对,”席丽珍苦笑着,就要作势下跪。“请你看在一个母亲的……”

“够了,”王媛媛冷哼一声。虽然高至诚被抓回来了,她的亲戚还每天去收拾他,但这件事终究是她的耻辱,“我也是父母生养的,无故被人打了。”

“王主任你听我说,”关键时刻,还是宋主任站了出来——嫂子你说话根本说不到点儿上,“小高受到惩罚,那是应该的。但这个事儿,终究要有个处理结果。我们也很想了解你这个受害人的想法……咱们屋里谈吧?我是高法的,陈区长那里挂了号的,你不用担心。”

“那么……好吧,”王媛媛犹豫一下点点头,她固然痛恨高至诚,但是也不想让自己显得没什么担当,“进来说,但这不代表我就会原谅高至诚。”

在周遭人的围观之下,一行人走进了王主任的单身宿舍,才一进门,席丽珍就双膝一屈,跪倒在地,“王主任,求求你高抬贵手,饶过至诚这一次,我这老太太给你跪下了。”

“高至诚打我的时候,都没给我下跪的机会,”王媛媛的心却是极硬的。

事实上,像她这种从底层走上来,并且一直有追求的主儿,很少会被类似的场景所打动,她见过的悲惨场面,要多得多,所以她淡淡地发话,“老人家,你想说事就直接说,你要是不想说事,外面我有很多同事,区里我还有领导,你这么做……真的不好。”

“你受的委屈,我们都可以补偿,”宋主任总是能掐准时机,他淡淡地表示,“我们是抱着很大的诚意,来解决问题的……你需要我们做到什么,请尽管说。”

这可是送上门的竹杠,王媛媛想到自己刚才还在为钱纠结,现在就有人上门送钱,心里禁不住微微动一下——是补偿我个人损失的,应该算取不伤廉。

不过下一刻,她还是按捺住了这份小小的波动,我怎么能给他掉链子?于是她淡淡地表示,“你们该去找陈区长,我个人的怨气事小,高至诚扫的是我们北崇区干部的脸面。”

“陈区长那里,我们肯定会去说的,”宋金柱取代了席丽珍,他非常和蔼地表示,“我也是干部,你的心情我感同身受……小高受到些惩罚是应该的,但是他对你造成的伤害,我们也不能无视,只是一点小小的心意,表示我们的歉意。”

这话说得就更婉转了,只差说你不拿白不拿,但是王主任经历了刚才的思想斗争,越发地拿定了决心,她漠然地摇摇头,“至于我个人受到的伤害,老人家已经给我下跪了……我也不能再计较什么了。”

她说得好听,其实还是拒绝和解的态度,席丽珍一听就有点着急,不成想宋金柱冲她使个眼色,才又叹口气,“唉,挺好的孩子,小高也真是的……王主任,我很佩服你的大度,但是我们不能因此就否认对你造成的伤害。”

宋主任是法院的,做调解工作是再拿手不过,他也不着急说服这个女孩,一口气吃不成个胖子,慢慢地消除她的抵触情绪才行……

接下来的几天,陈区长陪着施总走遍了北崇,以至于下面乡镇都高度关注,一旦发现区长的桑塔纳,或者百年不遇地看到一辆很长的小车——立刻就会带领群众夹道欢迎。

这可是天大的好事,大名鼎鼎的朝田斯嘉丽公司——虽然很多人没听说过,但听说过的都知道这公司特厉害,他们要向北崇贷款,并且搞对口大棚种植。

传言的有些细节跟事实有出入,但这绝对是除了娃娃鱼项目之外,对农户们最好的消息,不但帮贷款,关键是包销,而大棚种植的风险。又远低于养殖娃娃鱼。

施淑华就是在这样的欢迎声中,四下寻找项目的落地之处。北崇这边提供了一些选址,但她也习惯了自己拿主意,说不得就要亲力亲为地视察一遍。

“你们这群众也太热情了一点吧?”这天,施淑华从陈村镇回来之后。就又快到饭点儿了。临近下车时,她感慨一声,“幸亏明天要走了。”

“乡亲们是穷怕了,”刘海芳笑着回答,最近刘助调已经开始慢慢地接手孟志新的业务,没有名义,什么都没有,就是协助管理,但是风声已经传遍了,说因为气象局的那件事。陈区长很看好她,有意让她接孟志新的缺。

搁在别的县区。这个说法简直令人不敢想像,一个区长就要把政协的助理调研员弄到政府,来做候补副区长,但是在北崇,没有什么人感到奇怪——陈区长就是有这么强势。

就连葛宝玲曾经负责的交通局,孟志新在的时候都没插手,刘海芳给交通局打个电话,想了解今年的公路建设,交通局长也不问你这是政协的名义还是政府名义。放下电话就屁颠屁颠地赶过来,不敢露出半点的不敬——起码表面上是这样。

至于说她陪同施淑华考察。那就涉及到另一个问题了,跟斯嘉丽的合作归哪个口儿管,按说应该是分管农业徐瑞麟来陪同,但是因为有产品包销,又涉及了商业,最后还有一个统一安排的问题,这又跟计委有关。

对于这个项目,刘海芳也有自己的看法,她认为斯嘉丽直接对零散农户并不可取,最好中间有个协调机构,保证双方的合法权益。

总之,徐区长的事情很多,陪了施总一天之后,听说计委有意规划一下此事,马上就让了出来,说小刘本来就是女性干部,是接待施总的最佳人选。

此事看在别人眼里,多少又觉得刘海芳比较强势,还没什么名义呢,就借着陈太忠的支持,从徐区长手里抢项目。

刘助调也听到了这个传言,但是她没办法解释什么,也不可能不接手这个工作——目前她有接替孟志新工作的趋势,然而,由于名不正言不顺,很多行局的事情,她还不便明目张胆地插手,唯一能插手的,就是计委的事务,还得小心不能刺激到王媛媛。

所以跟斯嘉丽合作一事,是她目前能唯一亲自操办的实事,她不可能放弃。

“是啊,穷怕了才会如此热情,”陈区长下车关门,笑着回答,“不过施总,你选址的时候,不要在意穷还是富裕,捡方便的选,你放弃的地方,区里下一步也会有别的项目。”

“有些地方,穷得我都看不下去,”施淑华撇一撇嘴,她出身官宦世家,从小到大也没吃过什么苦,就算她做了生意之后,心肠比较硬了,但是见到那些穷困的村民,多少也要生出点不忍来,“可是太忠,按你说的,是越穷越要使劲捞钱。”

“我可没这么说,真正穷的地方,应该是老实人还多,”陈太忠笑着摇摇头,“正经是那些贫穷,但又有人见过点世面的地方,可能会更难打交道……心思活泛了嘛。”

“你说得我更不会选了,”施淑华笑着摇摇头。

“主要还是看土质、公路和基础设施等方面,”陈太忠一边随口说着,一边陪着两人走向北崇宾馆,不成想一转弯,看到了几个人,于是笑着走上去,“霍局长不是明天来吗?”

这位正是市气象局长霍国祥,北崇和气象局已经协商好了,明天要搞个仪式,签订双方建立预警合作机制的权益。

“反正也没什么事儿,今天就过来了,”霍局长笑嘻嘻地回答……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