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20 -3821外松内紧

3820 3821外松内紧

3820章外松内紧(上)

明天的签约仪式,是陈太忠和霍国祥共同主持的,提前碰一碰面,倒也没什么不好。

一群人在宾馆里找个包间坐下,霍局长先感慨一句“两天没来,连宾馆也开始施工了,陈区长你这北崇的建设,真的是日新月异,出去打工一年,怕是回来连路都不认识了。”

他说的是宾馆新楼,在马媛媛的张罗下,新楼已经开始挖地基,陈区长闻言笑一笑“下一步的建设,就是争取不让北崇人出去打工,家门口就给他们找到合适的岗位。”

“有魄力”霍国祥笑眯眯地点点头,很夸张地伸出一个大拇指来“这么些年,我见过的大大小小干部里,数魄力你绝对是第一。”

施淑华其实挺见不得官场这一套,看到他马屁拍得如此**,说不得笑一声打岔“霍局长,我也要在北崇投资农业了,以后的预警,还得麻烦你多费心。”

“那是一定的”窄国祥笑着点头“不过报忧的时候很多,希望施总不要背后骂我。”

陈太忠听了一阵之后,发现老霍今天的精神,有点过于亢奋,于是他冷不丁地出声问一句“霍局长你这是遇到什么喜事儿了?”

“哈,也没别的事儿”霍国祥听到这话,就禁不住地笑一声,然后才喜眉笑眼地发话“我昨天去朝田,见到了岳部长,他详细地聆听了我的汇报。”

“看把你乐得,眼睛都快笑没了还说没事?”陈区长笑眯眯地一指对方他能理解老霍的喜悦,丫只是个小小的二级局的局长,平日里想向陈正奎和李强汇报工作,估计还得选日子排队现在可是被省委常委接见,能不高兴吗?

当然,若是单独接见就更妙了“霍局长终于时来运转了,步步高升指日可待。”

“什么时来运转,还不是……沾了你的光?”霍国祥略略打个磕绊,才又继续发话“部长还向我了解北崇的发展。”

“编,你使劲儿编咱不带这么炫耀的”陈区长哈哈一笑然后才很随意地一摆手“岳部长指示了什么没有?”

他此时撇清,就已经晚了,刘海芳和施淑华都是杰出的女性,哪个听不出来画外音?施总也就罢了,刘助调听得却是心里狠狠一震:陈区长还跟新来的岳部长有关系?

对霍国祥而言,省委组织部长很遥远,可对一个县区政协的助理调研员来说,就不仅仅是遥远了,那是绝对的可望而不可及。

“做了些指示”霍国祥点点头,心里生出一点不耻来陈区长你这口风封☆锁的,也实在有点严了“其实我静没指望能见到岳部长,只是去了趟省党委……”

这也是官场中办事的惯例,在领导的指示和关注下,下面的工作得以顺利展开,下面人不对领导表示一下感谢和关起…”是不是有点、目无领导?

简而言之就是,去拜访的话,一定不会有什么严重后果,若是不去,那就难说了。

霍局长自是不会疏漏了这一点,在即将签约之前,去省委组织部汇报,按道理来说,他这个级别不能直接上门,起码要拉上省局的领导去一最好还是大局长百度贴吧☆文字首发。

但是他在省局真没有什么得力的靠山,而这机会是如此地难得,他也不会上杆子去求人占便宜,索性是心一横,孤身前往能不能见到领导无所谓,关键是我来过。

殊不料,岳黄河不但在办公室,还让他进来了,听取了汇报之后,岳部长居然很奇怪地问了一句“陈太忠给你施加了不少压力吧?”

只这一句话,霍国祥吓得差点把裤子尿了,只当是部长要拿自己欺瞒领导做文章了,不成想胡乱应对几句之后,才听到岳部长又表示,我很少过问政☆府的事,你的主观愿望是好的,但是想做好事情,光有主观愿望是不够的,还要强调方式方法和执行力。

你这次选的试点,是个最好的试点,也是个最坏的试点、小陈那家伙花钱手脚大,但是对效果也很重视,不要让他有歪嘴的机会。

这话说得飘飘渺渺的,霍国祥细细琢磨,都不太好判断得出其中深意,不过有一点他可以肯定,那就是岳黄河对陈太忠不是一般的重视。

“岳部长做出了重要的指示”大致说两句之后,霍局长淡淡地表示“他说预警机制也是社会制度先进性的体现,这是一个阵地,咱们不占领它,就要有居心叵测的人去占领……这是一场看不见硝烟的战争。”

“什么?”陈太忠筷子一抖,好悬没把一截黄瓜掉到桌上,他讶然地侧头“你确定,他评价的是预警机制?”

“我很确定”霍局长点点头,一本正经地回答“岳部长说,不能对自然灾害做出及时准确的预报,对咱们国家的发展和稳定,是相当不利的,与其任由别人散布谣言,不如让我们的权威机构来预警,哪怕有一两次错误,只要初衷是好的,能引起多大的风浪?”

“这是要给广北的地震局翻案?”刘海芳听得禁不住愕然,这桩旧闻在恒北官场原本就不是秘密,最近跟气象局的合作中,也有人提起,所以她也知情。

“也不是要翻案,凭良心说,自从开始着手搞这个预警机制,我才深切地体会到,风吹草动就搞预警也不好”霍国祥摇摇头,一副深有体会的样子“长此以往,也是会造成社会的动荡,所以关键还是在一个度上。”

“度是最难把握的,这个东西有点唯心”陈太忠听到他如此说,禁不住出声发话他最近苦抓制度建设下意识地做出反驳“把预警机制的分级体系做好,保证大多的虚惊内部消化,不要影响到广大群众就好。”

“比如说你气象局给北崇预警了区里可以根据时间长短,可信程度划分为几个级别,在有必要的时候再传达到各乡镇和行局,在进一步确定消息之后,再传达到村委居委这个层面,随时准备向广大群众宣布……做到外松内紧。”

“这样的话,压力就背在干部身上了”霍局长闻言笑一笑“他们的责任还真就重大起来了陈区长,在你手底下当兵,可是辛苦啊。”

“这是干部们应当承担的压力,接到预警,不但要时刻准备宣布,还要随时能赶赴现场救援”陈太忠哈地笑一声,半开玩笑半当真地回答“这么一来,他们也就没时间去花天酒地唱歌跳舞,也是保障他们成长的一种手段,有正面的、积极的意义。”

凭良心说,陈区长认为,现在的干部缺的就是责任心,而这种精神,在老派人身上随处可见,比如说林桓这个老不修,毛病多多,但是从本质上讲,林主☆席在工作的空余时间,会积极主动地过问一些周边的事情,既做了他要做的工作,也能发现一些其他问题,并加以解决。

这种工作的主动性,现在的干部身上很少见,很多人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态度,在岗位上也是务求不得罪人,混一天算一天,有利益就打破头去抢,吃苦的事情远远地躲开,都是这样的工作态度,咱国家建设得好吗?

那么,既然你们不肯主动承担责任,区里就只好给你们身上强加责任了,责任多了也就没办法休息了一旦失职,最少也是直接撸人下来。

事实上,老年间过来的人,谁也有过身兼多种工作的经历,可不也干得好好的?哪儿像现在,多个职能就要多出个对应的部门,结果衙门越来越多,办事的越来越少。

“其实我想的也是这样,频繁预警不是不可以”霍国祥听到他的玩笑话,不但没有笑起来,反倒是认真地点点头“关键就是你说的‘外松内紧,四个字,只要北崇的执行力能保证,我气象局每天给你打电话也无所谓。”

不过想保证执行力,工作人员的收入也要考虑提高,陈太忠默默地点点头,现在有些基层工作人员的工资还是有点低,这么低的工资,这么多的责任,跟那些做生意的人横向一比较,难保有人要生出怨怼之心来……其实这跟荣誉感差也有关系。

条件许可了,早晚是要给公职人员加薪的,陈区长心里做出了决定,但是这个话,现在是说不得的。

“但是这涉及到一个民众知情权的问题”这个时候,施淑华居然难得地插嘴了一后来陈太忠才知道,原来她还是省政协委员“别跟我说善意隐瞒还是恶意隐瞒,隐瞒就是隐瞒,你们可以说是为了社会稳定,但是……万一出现悲剧,算谁的责任?”

“比如说一个突发的极端天气,下面有基层工作人员办事不利,导致了人员伤亡,陈区长你可以撸掉他,但是损失已经造成了,死了的人活不过来。

3821章外松内紧(下)

“嘿”陈太忠听到这话,无可奈何地叹口气,又想起了他跟马勉激辩知情权的日子,而他此刻的主张,是跟当年的主张背道而驰,难道说……,…这就是成长吗?

那些挥洒豪情、慷慨激昂的青葱岁月,终究是一去不复返了。

“施总你不能这么说,这是民众的素质有待提高,暂时咱做不到无条件面向社会发出不确定的预警,这是会影响稳安的”果不其然,霍国祥的说法,同马勉的一般无二。

然而下一刻,霍局长又冒出一句来,才让人听得毛骨悚然,他冷冷地表示“真要有这么大的灾难,死人不是正常的吗?咱没必要追求零伤亡,只要比隔壁地市、隔壁县区死得少,那这就是预警机制的成功。”

这种逻辑,大家心知肚明就行了,说出来就显得太冷酷了。

丫的要去仙界,有没有可能也会被轰杀至渣呢?陈太忠很认真地考虑了一下这个可能,最终得出一个很悲哀的结果:估计不会的,十有**还会混得很好一说法是比较冷酷,但是它……是迎合了领导思路的。

“不说这个了”陈区长干咳一声,他觉得这个问题暂时无解,倒不如搁置了“岳部长估计不是翻案的意思,就是简单地关心一下。”

“这个典论阵地,好像应该是宣教部王培德的事儿吧”施淑华冷冷地反问一句,陈区长唬得住别人,却是唬不住她。

“涉及到党的领导,只要是党委的就能管”陈太忠嘴上是这么回答,心里却是在暗暗地嘀咕老岳一定要做扎实这个人情,到底是为啥呢?

酒足饭饱之后,陈区长将气象局的同志们安顿在北崇宾馆,又陪着霍局长聊了一阵,眼瞅着八点半了,就站起身告辞。

出了楼才待回家,他眼一扫,发现宾馆后排的平房处,汤丽萍的办公室居然亮着灯,心里禁不住躁动一下一一小汤不是明天才回来吗?

汤丽萍最近一直在忙着谈各种采购,东跑西跑的,很少在北崇待着一这里是她一个同学在盯着,这个同学跟狄健很不对劲,不可能合伙坑她。

但是她不在,对陈太忠就是很痛苦的折磨了,陈区长在北崇守身如玉,也就只能找她解决个人生理问题,最近水泥厂进入了设备采购期,他真的很憋闷,没错,就是憋闷。

哥们儿这辈子如果依旧是处☆男,也能省很多麻烦吧,陈太忠对自己雄性激素的分泌有点无奈,可心里是这么想的,他依旧抬脚向那里走去。

其实不经历女人,怎么能算锻炼了情商呢?他在心里给自己找个借口。

办公室的门外,依旧有一堆人围在一起,借着房檐下的那盏灯,在喝啤酒打扑克,这是北崇夏天最常见的娱乐活动一不过狄健不在。

见到他走过来,那帮闲汉打个招呼,陈区长略略点一下头,就推门走了进去,目光所及之处,眼睛登时就是一亮“怎么悄悄地来了这么多,是想给我个惊喜吗?”

屋里不但有刘望男、丁小宁,还有田甜和钟韵秋,在这炎热的夏天,这真是一个……能令人清火降温的好消息,只看着就挺养眼。

“后天是我的生日,我请大家来玩一玩,正要给你打电话呢”刘望男笑着回答“明天丽质也过来,山上有避暑的地方吗?”

“暂时没有,不过你们能常来,盖房子很简单”陈区长笑眯眯地回答“武水有俩山洞,倒是可以占住,可我做不出来这种没品的事儿“…你们晚上体息的地方找好了吗?这么多美女,让人看着就想犯罪,要注意安全。”

“你没看到宾馆对面停的凯斯鲍尔吗?”钟韵秋讶然发问“那是小宁花了小五百万改造的,比北崇的金龙大巳强多了,才接回来的车,我们姐妹们都商量好了,去野营。”

“这也太奢侈了”陈太忠呲牙咧嘴地摇摇头“小宁,我们北崇已经有金龙大巴了,你带这么贵重的礼物来,这…,这不是见外吗?”

“谁说就送给你了?我是图用着方便”丁小宁哈地笑一声“我弄这么辆车,是出差的时候用着方便,有了经验,等将来咱们周游世界,我再花五千万改造车。”

“那不如买个专机”汤丽萍眼睛珠子转一下,她对丁总这辆车,真的是爱恨交加,在她看来,丁小宁的基础还不如自己她再不顺,也没到了浪迹街头那一步,也就是小宁姐有那个福气,居然攀上宵家了。

当然,现在的丁小宁,就是她不能比的了,京华房地产进入了快速发展期,素纺新厂全部搬迁到位,旧厂址那里的楼价节节攀升,搞得现在京华房地产不得不放慢了盖楼的速度,而且将素纺旧址人为分做三个小区一其中最高档的住宅小区还没开始建设。

而与此同时,京华将科委的欠款还得七七八八了,目前又在竞标素波另一块地段,银行争先恐后地贷款,京华甚至不用投资一分钱,就可以拿到那块地一有素纺剩余地段的保证,没谁会担心可能赔钱。

真真正正的富贵逼人,这种情况下,丁总花几百万改造一辆车,那算什么?

“买专机没多大意思”丁小宁摇摇头,笑着发话“旅途中最美妙的,是沿途的风景,买飞机的是为了赶场,跟享受无关,这是两种不同的生活质量。”

“重在沿途的风景,这话说得不错,小宁是越来越会享受了”陈区长笑眯眯地点点头,接着又长叹一声“唉,看你们多会生活,我就只能蹲在这小地方,撅起屁股吭哧吭哧干活……,人比人气死人啊。”

“你可是太虚伪了”田甜听得就笑了起来“太忠你以前不这样的嘛。”

“他一直就是这样,其实他最喜欢撅起屁股干活了”刘大堂艰儿地一声笑了,比流氓话,谁有她多?“今天晚上不让他撅的话,他得翻脸。”

“太流氓了,这么漂亮的女人,怎么能说出这种话呢?”陈区长绷起脸来,食指冲着她点一点,然后清一清嗓子,转身离开了“你们尽快去野营,找个偏僻点的地方。”

“小汤,选个偏僻点的地方,一定要某人今天晚上找不到,让他好好地憋一憋”田甜低声看着他离弄,低声地开玩笑“敢骂咱们刘老大是流氓。”

“没用的”丁小宁笑着发话“你藏进山里他也找得到,只要他愿意找。”

一边说,她一边抬手戴上一副眼镜,五个女人是个顶个地漂亮,夏天大家又穿得少,一堆白生生的粉臂**,真是要多扎眼有多扎眼,适当地掩饰一下很有必要。

当然,钟韵秋是穿了黑色丝袜,却是更勾人眼球。

总算能好好地荒唐一下了,陈区长脚步轻快地走向自己的小院,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他开始认真地考虑,有没有必要找个山头,建一个可以避暑的别墅一就像丁小宁那辆改装车一样,有时候也要追求一下生活品质。

为了北崇的发展,哥们儿也牺牲了很多吖,将来还不知道便宜了哪个继任者。

这么胡思乱想着,走到门口他才微微一愣:刘海芳和施淑华居然站在那里,不远处停着施总的加长林责。

我说,咱不带这么扫兴的,陈区长只觉脑门嗡地一炸,可怜哥们儿的夜生活吖……”还没休息啊?”虽然心在淌血,他还得笑眯眯地打个招呼,要是只有刘海芳一个,他十有**要端一下架子,但是施淑华也在场,这就不合适了。

施总不但是北崇的合作伙伴,还是小紫菱的师姐,他躲开她去跟一帮女人胡天胡帝,一旦被人关联想像,总是麻烦。

“这不是明天要回去了吗?”施淑华笑眯眯地回答“还不到九点,过来找你聊一聊……,反正你也没事不是?”

“那去……确实没事”陈区长笑眯眯地点点头,然后微微抽☆动两下鼻子“这什么味儿,施总你最近,是不是消化不太好?”

“我消化一直就很好”施淑华白他一眼,嘴巳微微张开,舌尖灵巧地一拱,唇边露出一团白花花的东西,然后舌尖一卷,那一团白色在下一刻就消失了,她又咀嚼两下,才似笑非笑地发话“我还嚼着口香糖呢,要闻闻我的口气吗?”

我是想让你掩面而走,回去刷牙!陈区长心里暗叹,脸上还得保持着笑容“那估计就是新换的这个大门的味儿…”是不太好闻,请进吧。”

施淑华也不是没事来撩拨他的,进来坐下之后,她自顾自地发话“刚才我跟刘处聊了一阵,下一步双方就要准备方案了,你得安排人呐,我觉得跟刘处沟通得还算愉快……徐区长那人说话,经常有点心不在焉的。”

“老徐操心的事情比较多”陈太忠笑着回答,摸出一瓶啤酒来,自顾自地打开,仰头灌了起来,看也不看刘海芳。

(首先,感谢书友蚓劲闪捉虫,本来想的是中法高法,稀里糊涂就写错了:其次,有哪位书友在出版社工作吗?版权都在风笑手里,这个大时代写得差不多了,考虑收线了,有意者请进读者群联系,中介请勿扰;第三,希望经济宽松的朋友,能多订阅一些正版,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