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32 -3833调子太矬

3832 3833调子太矬

3832章调子太矬(上)

“这个主题,实在是有够……”陈太忠呲牙咧嘴地看着自己写在纸上的八个字。

昨天他接了岳黄河的电话,今天下午,方文就打过来了电话,很客气地表示,部长通知我了,要我去北崇,参加一下你们搞的这个动员会。

既然岳部长表了态,就算方处长是很谨慎的人,也敢明明白白说了——两人终究是有点交情的,目前也还算一个阵营。

不过组织部设计的主题,真的有点令人吐血,以至于陈太忠不得不问一句,方处,这主题是你设计的吗?

不是我设计的,部长给的,方文很果断地表示,不过同时他也表示,这个主题不错啊,平和中有积极的因素,而且通俗易懂。

简直太通俗易懂了!陈区长很无奈地看着那八个字,“迈开脚步,动手动脑”——我勒个去的,这就是省委组织部的水平?

他正在这里发呆,电话又响了,来电话的是市党委书记李强,“小陈,晚上有空吗?”

“领导亲自打电话来,没空也有空了,”陈太忠笑着回答,现在市党委和政府都不太理会北崇,他乐得静下心来发展,不过李书记打电话过来,他还是要端正态度,“接下来我还要见两个人,大约半小时……需要推掉他们吗?”

“那随你,不过来得晚了,我可不管晚饭的,”李强听得就笑,对他来说,陈太忠能主动前来晋谒,就很不错了,省得他一次次地主动往北崇跑,早点晚点真的无妨。

陈太忠是接近七点的时候抵达阳州的,李书记已经吃得差不多了,见他到来。就要巨中华安排加菜。

“不用了,路上我已经啃了个面包。”陈太忠笑着摇摇头,“温饱问题解决了,现在最缺的是精神食粮,就等着李书记指示。为我指引奋斗方向。”

他可不想在阳州多呆。这几天由于有天南诸多美女陪着,年轻的区长又扭转了思路,工作和生活两不耽误,日子过得真正滋润无比。

“你这阴阳怪气地说话,我还真不习惯,”李强哭笑不得地摇头,若是别人这么说,他可以认为是恭敬,但眼前这厮说,那就是调侃。“人是铁饭是钢,先吃饭再说。”

“都准备好了,就是让起一下菜,”巨中华笑着接话,“陈区长你还想吃点什么,也只管点。”

“我真的一点不想吃,”陈太忠笑眯眯地摇头,端起面前的茶水喝一口,巨秘书见状,站起身出去催菜了。

“叫你来。也没什么大事,”李书记待屋里只剩下两个人。才慢吞吞地发话,“北崇最近,除了经济建设,党务工作搞得也不错。”

“这主要是隋书记在操作,我就是帮着敲敲边鼓,”陈太忠笑着回答,他估计李书记指的是大学生返乡创业和最近的干部下工地的事,这两件事情都是他发起的,但确实是获得了隋彪的支持,这是不能否认的。

“隋彪啊……”李强若有所思地嘀咕一句,然后又看一眼年轻的区长,“不说他,北崇搞的干部下工地,好像反响挺大,支持的和反对的声音都挺强烈。”

“嗯,”陈太忠点点头,并不多说话。

“又没外人,你这么规矩给谁看?陈正奎你都敢打,”李书记哭笑不得地哼一声,“我就问你一句,怎么回事?”

“干部监督处可能下来人,”陈太忠挤出一句来,这个东西早晚是瞒不过的。

“干部监督处的方文吧?你俩老熟人了,”李强不动声色地点点头,然后又轻喟一声,“组织部怎么定的调子?”

你知道方文来,不知道调子是什么?陈太忠还真是有点纳闷了,不过再转念一想,方文的行程不可能瞒过有心人,但是岳黄河的心思,又有谁能揣摩得透?

“大致还是支持的,”他先说一句废话——不支持的话,方处长怎么可能来?然后才叹口气,“但是我们开始定的调子,似乎不合适。”

“你们定的什么调子?”李强饶有兴致地问一句。

“长征路在脚下,老百姓在心中,”陈太忠意兴索然地回答,这个主旨并没有高调宣布,尤其是后半句,更没几个人清楚,岳黄河知道是正常的,李强不知道,也是正常的。

“这个……真不太合适,”李强沉吟良久,方始缓缓点头,“口号有点大,关键是颜色不对,这个节骨眼上,组织部绝对不会支持你这么搞。”

“颜色不对?”陈太忠愕然,他还真没想到过颜色的问题——大家不都是红色的吗?难道怀疑我打着红旗反红旗?

慢着,“在这个节骨眼上”——这大约还是说,意识形态方面的问题?陈区长想到马上要召开的大会,那可是关系到火种的传递和延续,其间就有理念和意识的激烈碰撞。

会涉及到国家的发展方向?他低头夹起一筷子韭菜,送进嘴里,陷入了沉思中。

“呵呵,”李强干笑一声,正好在此时,巨中华推门而入,他也乐得住嘴。

他不表态,陈太忠可不答应,于是追着问一句,“颜色问题还是方向问题?”

方向问题,那就是向左转还是向右看,或者也没有这么明显的区别,细细算起来,大致还要归到阵营的问题里。

“定调的问题吧,”李强含含糊糊地回答,“我必须说的是,你这个调子定得有点高了,你都说了要一心做事……就低头拉车好了。”

巨秘书听到这话,也不做声,给两人斟上酒之后,就默默地坐了下来,但是不用眼睛都判断得出,这家伙的耳朵绝对竖着的。

“那我低头拉车,”陈太忠见他这副装神弄鬼的模样,也就懒得多说了——不拿点干货出来,就想问我岳黄河的调子,看把你美的。

他是这么想的,可李强是何许人?只凭眼角眉梢的反应。他就知道小陈心里的不甘了,于是他微微一笑。也不顾忌巨中华在场,“太忠,你要有点政治敏感性,今年是个很关键的时候。谁容得了你大鸣大放?”

还真是**的问题!陈太忠听明白了。于是默默地点点头,这真的不仅仅是利益集团之间的冲突,根本还是发展方向和理念的冲突。

(写到这里,突然发现不会写了,想简要地说明白这个问题,起码得注水一两万字——还得是精简含混版的,细写的话,又是一本书了,甚至不止一本书,那么。就略过了。)

他不说话,可李强不会放过他。“我正考虑去参加这个动员会……你看我这么帮你,组织部那边的调子是什么?”

“迈开脚步,动手动脑,”陈太忠艰涩地吐出八个字来,只觉得面皮上一阵燥热——这个调子真的是太扯淡了。

“迈开脚步,动手动脑?”李强低声地重复一遍,沉默了五六秒钟之后,抬手一拍桌子,“好。这个调子定得不错。”

你是故意埋汰我吧?陈太忠抬起头,冷冷地瞥一眼市党委书记。却发现李书记眼中满是轻松,一时间他就有点疑惑了,“我真不知道好在哪里,李书记你指示一下?”

“好在调子平实,好在回味无穷,”李强笑一笑,“动手动脑四个字,应该是最简洁明了的概括了,动脑是理论,动手是实践……只用四个字,就说明了理论离不开实践,而实践也是为了验证理论,这真是大才……”

以李书记的理解,以前大家只强调理论结合实际,现在都强调动手了,这就是摆明车马的支持,只不过不便说得太明白罢了。

至于说迈开脚步,也很好解释,可以理解为摆脱思想桎梏,坚定地迈出发展的脚步——这是偏重政治的一面;也可以解读为,北崇的经济相对落后,要迈开脚步,一心一意地求发展。

在某人眼里不堪入目的八个字,居然能被李强如此地认识,不得不说,中华的语言太精深博大了,而如何才能正确和深入地解读,跟解读者的眼界和层次大有关系。

与此同时,县区搞什么活动,越直白通俗越好,更不要沾染什么颜色——就算哗众取宠,也不要跟敏感字眼有关,所以在李强眼里,这八个字真的见水平。

解读完毕之后,他看一眼陈太忠,“对于我的话,你有什么异议吗?”

“没有异议,只是觉得很没劲儿,”陈太忠叹口气,黯然地摇摇头,“我们真的是想做出点事情,这不疼不痒的鼓励……没几个人能理解。”

“省委组织部都关注了,你还不满意?”李强哭笑不得地摇摇头,“我跟你说,岳部长都对你寄予厚望了,别不知足。”

“他对我寄予厚望?”陈太忠惊讶地反问一句,哥们儿怎么就没感觉到呢?

“他帮你定调子,难道不是对你寄予厚望?”李强语重心长地反问一句。

啧,明白了,陈太忠这一刻,是真的明白了——岳黄河不是对我寄予厚望,而是对哥们儿的成绩寄予厚望。

所以,丫连主题都帮我想好了!

3833章调子太矬(下)

陈太忠这么想,非是无因,一个县区的小小的活动,能惊动省委组织部就殊为不易了,想得到具体的指导,那真的太难太难——人家不是不想指导你,而是指导你太跌份儿。

所以对下面县区的那些事儿,上面压根儿就是一扫而过,要是没人在意的话,北崇区搞个“长征路在脚下”,也不是多大的事情——根本捅不到省级领导这个层面来,能有多大事儿?

在岳黄河这个层面看来,县区这一级干部做事,有太多的不确定性,而且中间隔得比较远,就是常言说的够不着,再加上,他还要防着别人打他的旗号做文章——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世间事真的是如此。

但是陈某人办事的能力,天下皆知,基本上是金字招牌。

所以岳部长关心此事,所以岳部长帮他设计主题,所以岳部长派方文参加……

总之,此事若是没有明显效果。那跟省委组织部没什么关系,一旦效果极佳。大家顺着线看一下——哦,原来这基调就是岳黄河定的。

意识到这一点,陈太忠有点淡淡的哀伤,真的个个是抢成绩的好手。但是他转念又一想。别人想让岳黄河伸手,也得有这个面子呢,这……也算对哥们儿的一种肯定吧?

“厚望和失望,往往也就在一念间,”陈区长的话有些意兴索然。

“后天是动员会,我暂时没有具体的行程安排,”李强拿起一根牙签,塞进了嘴里,然后又伸出一只手捂住嘴,很优雅地挑牙缝。“但是,贸然去也不合适。你那儿连个副厅都没有。”

这是一个很关键的表态,省党委和区党委,中间还隔着个市党委,而陈太忠在市里的关系,基本上是一片空白,没人敢惹他,但是也没人亲近他。

李强愿意去动员会,那就是对北崇这个活动的高度肯定,再加上方文。这省里市里的承认都有了,大家心里也就更安生了——陈太忠可以强行推动这个活动。但是……谁会嫌自己的帮手少呢?

可李书记的话说得也对,就算方文出面,也不过是省委组织部来了个处长,他想掺乎此事,似乎有点……反正会给人一种奇怪的感觉。

“李书记有话请讲,”陈太忠却是看出来了,李书记似乎有什么诉求,“我这整天听领导指示了,合适的指示,那我肯定执行。”

这有点趁人之危的感觉,李强心里犹豫一下,最终还是笑着表示,“也没啥,听说最近北崇的女干部……表现很踊跃。”

“这个我是真不明白,”陈太忠先是一怔,然后就笑着摇摇头,“谁比较踊跃?”

“大家反映,刘海芳不错,王媛媛也不错,”李强似笑非笑地回答,“刘海芳是再说了,但是王媛媛……不少老干部认为,她有破格晋升为正科的资格,太忠,这个机会很难得。”

“有人要保那个混蛋了?”陈太忠终于反应了过来,高至诚这两天还关着呢,至于说以什么理由关这么久,他也不知道分局那边怎么搞的,也没兴趣知道。

当时他向施淑华开出的条件,就是谁想保那厮出来,得将王媛媛扶正,而且两年的红线一过,必须副处。

“不保怎么办?”李强无奈地白他一眼,“啥名义没有,现在一直关着……最高法那边都有人提意见了,这么搞下去,谁也扛不住。”

李书记知道的消息远不止这点,他知道高家都找上了律师,死活要保高至诚出来,甚至威胁要登报曝光,但是北崇分局那边私下有话:只要事态再大一点,姓高的肯定要“试图逃跑”,不信你们就试一试。

在下面地方,遇上这种铁了心不讲理的主儿,又有根基深厚的陈太忠在支持,再大的能量也空降不下来,所以别看高至诚是最高法的子弟,硬是被北崇非法羁押到现在。

老李你得了什么好处呢?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看一眼李强,沉吟一下点点头,“那两年以后,小王的副处,也得麻烦李书记了。”

“两年以后的事情,谁说得清楚呢?”李强微笑着摇头,他帮人可以,绝对不想把自己套进去,“就算我现在答应你,你也得相信不是?”

“我是信得过李书记的,”陈太忠听得就笑。

“再说吧,如果到时我有能力,当然没问题,”李强却绝对不会把话说死,别的不说,只说他万一调走了,小陈追着过去要官怎么办?他相信这家伙绝对做得出来这种事,“后天的动员会,我可是要过去给你捧场的。”

“呵呵,”陈太忠继续笑,这次他索性不回答了,不过此时无声胜有声,原因大家都明白——老李你都告诉我,岳黄河打算搭我的政绩车了,你去捧场,何尝不是要分一杯羹?

李强无奈地看他一眼,有气无力地抛出一块肥肉来,“关于刘海芳,你有什么打算?”

“我觉得还行,最近我正考虑,搞一个区资产管理公司,孟志新是首选。”陈太忠慢条斯理地回答,“刘海芳的问题。还是要看市领导的意思,我不好置喙。”

“她都已经开始接手计委了,你不好置喙?”李强不满意地哼一声。

“我肯定愿意用熟悉北崇的人,”陈太忠回答得坦坦荡荡。他对刘海芳还算满意。但是他也没兴趣极力为她争取副区长,这个人情可是不好领的,还是看她自己的活动能力吧。

所以他就是单纯的就事论事,“市里再派干部过来,熟悉北崇还是要一个经过,现在我们根本等不起,而且……北崇需要的是埋头做事的干部。”

这话说得老大不客气,就差明说——我们北崇担心,市里再派下一个不靠谱的干部。

巨中华看到李强和陈太忠的讨价还价,心里也是异常地震惊。他已经知道某人强势了,却没想到。这厮能强势到如此的地步——敢揪着王媛媛副处的问题不放,也敢公然表示,对市里派下的干部不放心。

而以往很强势的老板,面对这咄咄逼人的家伙,居然如此地有耐心,想到这个,他心里禁不住地暗叹:不知不觉,陈太忠就成长到了这个程度,他相信。就算自己外放个县党委书记,加上李老大的支持。怕是也比不上这家伙的强势。

不过,任是谁有这么一个强力的下属,也会头皮发麻吧?

“那就说定了,这个面子给你了,”李强一摆手,硬是把刘海芳的人情算到了陈太忠头上——事实上,也有其他人跟李书记打招呼,一份人情卖好几个人,这才是为官之道。

这个人情,领得还真有点莫名其妙,陈太忠无奈地笑一笑。

但是凭良心说,他对刘海芳所表现出来的能力还算满意,她跟王媛媛相处得也算融洽,如果真要陈某人决定的话,她差不多是首选,能得到这么多,他已经可以知足了。

于是年轻的区长问一句,“陈正奎那儿,不会有干扰吧?”

“就算他有想法,派下去的人,站得住脚吗?”李强淡淡地反问一句。

第三天上午九点,北崇区“迈开脚步,动手动脑”干部动员大会在干部培训中心隆重召开,将三百余人的礼堂挤得满满的。

北崇区一干常委全部到场,区政府的班子也到了大半,来参加会议的,除了省委组织部干部监督处的方文方处长之外,阳州市老大李强和市委组织部长迟万钧也双双到场,还有市委其他一些干部,比如说,上次也参与调查陈太忠的组织部副部长张浩。

要不说李强认为,有自己的支持很重要,他一来,再加上他带来的人,整个大会起码提高了一个档次——北崇的干部见到市党委书记到场,大多数人真的连大气都不敢出。

不过李书记显得很和蔼,隋书记请领导做指示,他就笑着表示,“我主要是旁听来了,对于新生事物,市党委是愿意大力支持的,至于你们能做到何种程度,就看大家的努力,和区领导班子的魄力了。”

接着是迟万钧讲话,迟部长也没多说,就说你们北崇是个试点,如果搞得好的话,我们会考虑推广的。

简而言之,这二位口头的支持有,但也就是那么回事,不求有功但求无过,蹭成绩的意图很明显,倒是方文的态度很明显。

“北崇在组织建设上不断创新,从大学生返乡创业,到现在的迈开脚步动手动脑,省委组织部对此高度关注,并且欢迎这种正面的、积极的尝试,来之前,岳部长曾经叮嘱我,要多走走多看看,要带着耳朵和眼睛来,嘴巴带不带的,无所谓……所以我也就不多说了。”

打领导的旗号,一向是上面来人的不二法门,不过方处长把话说到这个地步,省委组织部的态度,那是一览无遗了。

这还不是最让诸多干部吃惊的,更令人吃惊的是,原本大家听说,隋书记只负责召集一下,主要发言的是陈区长,不成想在接下来的时间里,隋书记对着话筒,滔滔不绝地讲起了活动内容和具体流程,并且以区党委的名义,号召大家要高度重视,积极主动地报名。

陈太忠坐了两个小时,才轮到他发话,年轻的区长拿过话筒来,就笑眯眯地强调一点。

“区政府会做好后勤保障工作,下工地的时间,多发两倍日工资,考核获得优秀称号的,还有奖金,不过这个奖金是多少,目前不能说,以免大家耽误了本职工作……”

(六千二百字更新,掉到第十九了,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