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34 -3835收获季节

第四千三百三十二章 难觅绝对公平

3834章收获季节(上)

对大多数的北崇干部而言,省党委、市党委加上区党委干部的讲话,加起来也比不上陈区长最后的一句话——下工地是要发补助的。

一个县区里,最多的还是基层工作人员,他们大多没有什么来外快的机会,而北崇又是个极其落后的城区——想一想廖大宝工作之余还要开私车,就可想而知他们的困顿。

对下工地抵触最强烈的,就是这些人,区政府搞你的面子工程,让那些领导干部去就行了,何必为难我们这些苦哈哈呢?

还有人说得更难听,既然我要下工地了,还不如去找个施工队卖苦力,顺便帮施工队协调一下各方关系,活不会太累,钱也不会太少。

事实上,目前北崇的公职人员中,不少人都暗暗搞了第二职业,让自己的父母兄弟搭建个草台班子,接工程、跑运输或者是贩卖物资什么的,也有人搞大棚、种树苗之类的,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经济一旦飞速发展,带动周边产业的能力,是相当可怕的。

陈区长对公职人员家属经商,目前是采取默认和纵容的态度,他在天南时的严查,和目前的纵容并不矛盾,人在的位子不同,处理事情的角度也就不会相同。

他如此做事,一来是胳膊肘向里拐,想把财富留在区里,便宜了自家人,二来也是希望北崇人能通过锻炼,尽快地提高各项技能。

他将城区的蓝图设计得非常宏大,若是等蛋糕做大,北崇这边如果吃不下去,只能干看着,陈某人是要跳脚骂娘的。

干部家属是不允许经商,但是等北崇发展起来之后,再来强调也不迟,目前不宜声张。

扯远了,对基层工作人员来说。区里搞这个形式主义,实在太蛋疼了。有这时间,还不如琢磨一些赚钱门路,就算没门路,在家歇着享一享清福也算。这大热天儿的。

至于说下工地的时候。中午可能管顿好的——谁会稀罕?咱就不吃这一顿了。

待隋书记宣布,下工地的干部只管中午一顿饭,而且伙食标准要向工人们看齐时,多少人都决定了,说破大天来,我也不会报名。

不成想,临到会议结束之际,猛地冒出这么个说法,对于那些没有外财的路子的公职人员来说,这就是天大的好消息——没错。加两倍的日工资补贴,足以让人心动。

至于说午饭差一点。对贫穷的公职人员来说,这真的不是什么问题,他们也不是没参加过活动,大多数人都认为,与其大鱼大肉地吃喝,铺张浪费,倒不如将酒菜的费用折算成钱,只不过这个想法有点没出息,一般时候大家不好意思说而已。

有一个例子。大家都比较熟悉——没错,还是廖大宝。谁让大家对他熟呢?

廖主任当年,就算落魄到跑黑车了,手边也没少过福利和礼物,以他当时的处境,若是能选择的话,相信他会很不介意地说出三个字——折现吧。

对没门路的公职人员来说,这真的是个好消息,而对于那些有门路的来说,下工地根本就是唯一的选择,如果他们不响应号召,那就是不给陈区长面子,如此一来,他们的门路就不好保得住了——陈区长绝对是个爱叫真的人。

普通公职人员没意见,大大小小的领导们自然更没意见了,在体制外的人看来,当领导的都要坐办公室,要讲个派头,下工地就是耻辱,陈太忠这么折腾,会得罪大多数人——必须指出,这是实实在在的外行话。

为了讨好上级,为了保住官位,为了上进,倾家荡产送钱财、罔顾廉耻送妻女的主儿,真的不要太多,相较而言,甩开膀子干几天活,算多大点事儿?

干部的威严,只是相对于老百姓而言,对上领导也说尊严,那是脑子进水了。

总之,陈区长挥一挥支票,北崇官场的风向在瞬间就转变了过来,会议结束之后,是十一点半,十二点有会餐,但就在这半个小时里,就有那干部跑到区政府的公示栏,抄起了干部下工地的分工明细和时间期限。

对于他们来说,区领导都是高高在上的,就算排队等在那里,也未必能见得上一面,中午吃饭的时候,领导能在桌边转一下就不错了,倒不如来点实惠的。

北崇区政府也是奇葩,这种纯粹对内的活动,居然也公示了出来,不过就是陈区长的话了——区里干部为老百姓做了点什么,也要让老百姓看到。

公示栏里,贴着的是一系列下工地的工种和期限,还有人员额度的安排,虽然额度足够北崇每个干部一人报两项,但是那些期限长的辛苦活儿,名额也不是特别多。

这么一番折腾过后,就是中午的饭局了,就像大家想的那样,既然是动员会,为了鼓足士气,市委组织部长迟万钧少不得要陪着方文、隋彪和霍兴旺向大家敬一圈酒——这个时候,李强就没必要出面了,李书记是以贵宾身份来的,打气这种小事,还真不用他操心。

酒足饭饱之后,该休息的休息,该走的就走了,李强和迟万钧返回阳州,不过组织部副部长张浩留下了,专程招呼方文——张部长和方处长以及陈区长有交情,所以这么安排。

事实上,迟部长也有心留下来,不过方文虽然是组织部的,口子实在差了点,若是三大处的,迟部长可以毫不犹豫地视作平级,但干部监督处真的不够看,而传说中,方处长是得了岳部长的赏识上位了,为了避嫌,迟万钧只能先走了。

方文也没呆多久,大约是一点半的时候,陈太忠送他上了高速,张浩也在一边陪着,临上高速前,方处长扯着陈区长到了一边,“今天怎么回事,不是隋彪只负责召集吗?”

“他见来的领导多吧。”陈太忠笑着回答,“昨天晚上跟我打的招呼。”

他对这个倒不是很在意。老隋虽然拿走了他的发言稿,但是发补贴的消息,是他宣布的,这个消息是最能提升士气的。陈区长就觉得。今天的风头,还是自己出得最大。

“倒是,没想到李强也来了,太忠你厉害,”方文笑着点点头,他没觉得自己来,有什么不合适,毕竟陈区长是入了岳部长眼的人,他一个小处长来凑个热闹,谁也说不出什么。但是能让李强也过来,这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李书记来之前。会场最大的干部不过是正处,就算组织部见官大半级,但方处长也仅仅是正处,但是李书记一来,最大的干部直接变成了正厅,不但跳过了副厅的级别,还是正厅里面顶级的干部,半步副省。

而且由于他的到来,副厅也随之出现了——市委常委级别的副厅。方处长不得不佩服。

“李书记最近比较空闲,”陈太忠笑一笑。也不好多说这个,只能将话题引回去,“隋彪终归是党委一把手,他来做这个发言,是再合适不过的,有利于活动的推行,反正这个后勤保障,是归我区政府表态的,我也没吃亏不是?”

不但没吃亏,在陈某人的算计里,他这最后的发言,起到了中流砥柱扭转乾坤的作用——而且隋彪也没跟他争这个宣布权,区里在场的干部,应该能判断得出,谁的话更权威。

“你的话没错,”方文点点头,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他的表情看起来多少有点怪异,“不过,也可能有一些其他因素,你要多想一想。”

我就最烦多想一想了,陈太忠的骨子里,是快意恩仇之辈,最见不得别人说话吞吞吐吐,但是想到方文这个人不可能无的放矢,他犹豫一下,试探着发问,“但区里的钱袋子是在我手里……也是我宣布的,这个没错吧?”

“他的目光,跟你不一样,他不会很在意下面人的,”方文微微一笑,转身就要上车。

“方处留步,”陈太忠一把就抓住了他,与此同时,他的脑子在急速地转动着——隋彪不在意下面人,这很正常,隋彪之所以拿走稿子,用意跟省委和市委组织部一样,就是想搭车占点便宜,而他并不是很在意,毕竟区委书记管的就是干部口。

但是,方文这种肚里做文章的主儿,居然能郑重其事地开口提示,这意义就又不同了,他沉吟一下,低声发问,“隋彪要走了?”

“这个……哈哈,”方处长干笑一声,同样是低声回答,“陈区长,时间不早了,我是得走了,别人走不走的,我这小人物说了不算。”

这个回答,就坐实了陈太忠的猜测——以方文的谨慎,若是无稽之谈,丫肯定当下就否认了,更别说还有这么多提示了,陈区长低声问一句,“谁会来?”

“不知道,这个还在酝酿中,隋书记走不走,也是两说呢,”方文微微一笑,拿开了他的手,转身走向自己的车,大声说一句,“我是不走不行了!”

我说,让北崇安生发展一阵,会死吗?陈太忠看着方文的车驶离,心头泛出了一股浓浓的无奈,哥们儿才跟隋彪磨合得差不多了啊……

3835章收获季节(下)

张浩并不知道两人说了什么,看到陈太忠神情寥落地走回来,就强忍心中的妒意,走上前问一句,“太忠,怎么回事?”

“没什么,觉得有点无聊,”陈区长心不在焉地回答一句,上了自己的车。

终究是个实力为尊的社会啊,张部长看着他的背影,不着痕迹地摇摇头——三人同为正处,认识也在同一天,相处得还不错,但是那两位正处,一个见官大半级,一个新鲜热辣到烫手,人家俩能说的话,我这个正处都没资格听……

他在这里纠结不提,陈太忠也是心潮起伏,他还真没想到,隋彪是要走了,党代会开过没几天的嘛。

不过,有些东西还是有预兆的,现在想起来,“长征路在脚下”这个活动,隋书记一开始是不赞成的,但是陈区长慷慨激昂了几句。隋彪就不再说什么——搁在往常,有类似的退步。隋书记肯定要争取一点补偿条件的,但是他没有争取。

其次就是两天前在市里,李强说起来隋彪,也是一脸的古怪模样。说明李书记对某些发展。也是有耳闻的。

当然,最关键的还是,今天的发言稿是隋彪念的,陈区长只当这厮看到来的领导多,想一改初衷卖弄一下,就说我让你卖弄好了,反正抓人心的东西,是由我来宣布的。

不成想方文在走的时候,要问一句隋彪怎么改了初衷,这个提示很婉转——其实都未必算提示。他只想了解一下,陈太忠是否知情。

陈太忠当然是不知情。但是他一想,隋彪想蹭政绩,却又不在乎人心,丫图了什么?

想来想去,就只有一个可能,隋彪要走了,因为要走了,所以可以不在乎人心——我死后哪管洪水滔天?

但同时也因为要走了,他看到“迈开脚步。动手动脑”的活动,有这么多重量级领导的支持。自上到下地形成了体系,隋彪估计是觉得这个不可思议的活动,很可能成功。

那他就可以考虑蹭着沾一沾光——就算他后脚走人,这个活动也是在他手里发起的,干好了有他一份功劳,干不好也是后面人不争气。

至于说下面人是什么样的感觉,他没必要去关心,所以对于陈太忠拿走最大的这一块,他一点都不放在心上,抓住眼前的发起权才是真的。

“多事之秋啊,”陈太忠禁不住叹一口气,在别人眼中,北崇风平浪静政通人和,发展也挺快,是大家羡慕的对象,但是……祥和背后的刀光剑影、权力博弈,谁又看得到呢?

廖大宝双唇紧闭,面无表情地开着车,他感觉到了,领导此刻只是单纯的感慨,而不是要跟自己说什么。

陈区长也没跟他说这些话的意思,他闭上眼睛沉默了好一阵,才缓缓发话,“去闪金吧,看一看纺织厂搞得怎么样了。”

在北崇目前的项目中,除了油页岩和清阳河两个电力项目,就数苎麻厂大了,脱胶厂是初级加工,建设工期相对较长,而且环保这一块很要命。

纺织厂属于再加工,技术含量比较高,设备安装也比较便捷,而徐瑞麟也是操心的主儿,施工进度并不比卷烟厂慢多少。

不过有一点需要指出,北崇的苎麻,高支纱始终是个不好突破的技术壁垒,这个壁垒的产生,根本不限于纺织,跟脱胶都有关,甚至育种的责任更大一点。

不管怎么说,两个厂子在建设中,基调定得也很高,陈区长走进脱胶厂,视察在建的污水处理池时,正碰上徐区长走过来,他头戴安全帽,汗水顺着安全帽的系带一滴接着一滴掉落,t恤的前后心也已经被打得透湿,。

“进度怎么样?”陈太忠随口问一句。

“进度没有问题,现在天热,过几个小时,凉快一点才能全出工,”徐瑞麟抬手抹一把汗水,“我正要跟你反应,再拨点钱吧,二茬麻下来了,计划收麻的钱不多了。”

“不是划了五百万吗?”陈太忠听得有点讶异,“咱的苎麻有多少种植面积?”

“外面县区进来的苎麻不少,”徐瑞麟苦笑着回答,“咱的收购价是每公斤六块二,比外面五块五的上门收购价高不少,现在已经收了将近七百吨,没多少钱了,二茬麻扛不下来。”

“那三茬就更扛不下来了,”陈太忠沉吟一下,方才发问,“再划一千万够不够?”

“最少也得那么多,”徐瑞麟点点头,“咱的名气传出去了,有些手里捂着头茬麻的还会卖过来,再加上麻价还会有波动……不能再少了。”

“哎呀,这张张嘴,一千万就又出去了,”陈区长苦笑着摇摇头,要不说这当家难呢?北崇目前算有钱的了,但是架不住花钱的地方更多,“能不能限制一下外面县区的苎麻,优先收购本地的?”

“你要是一限制,那就全是本地的,”徐瑞麟听得就笑,又抬手抹一把汗,“外面的随便找个本地人,花点小钱中转一下,那算多大点事?而且咱们这个苎麻厂的规模。早晚是要上去的,就权当结个善缘吧。”

“那就再划一千五百万好了。”陈太忠一听是这个说法,也没了脾气,索性多划一点出来,“老徐你也稍微注意一下身体。这大太阳的。”

“没辙啊。等一会儿我还得去浊水,再过俩月,娃娃鱼苗就到了,”徐瑞麟苦笑一声回答,“时不我待,多少人眼巴巴地看着呢,这个关键时候掉链子,是要挨骂的。”

干部都像你这样的话,老百姓得多幸福?陈太忠笑一笑,转身才待离开。猛地想起一个问题来,“老徐。你说咱的苎麻制品,能不能从部队里弄点单子?”

“这个……不知道,”徐瑞麟犹豫一下,老老实实地摇头,“部队的采购那一套,我不是很熟,不过咱们这是日用品,不是什么新奇东西,应该是存在竞争者的。”

要跟那些既得利益者掰腕子。陈太忠点点头,目前的北崇还真是经不起折腾。

看到徐区长做事如此辛苦。陈区长觉得自己这两天,过得有点懈怠了,心里有点微微的惭愧,可再转念一想,哥们儿憋了这么久,稍微放松两天,可以理解的吧?

他的女人里,现在也只有张馨、丁小宁和刘望男还留在这里,其他人都是有事回去了,不过由于进入了假期,蒙晓艳和任娇最近要过来。

这大白天的,总还是要做点事情的,陈太忠上车之后,沉吟一下吩咐廖大宝,“去卷烟厂看看。”

卷烟厂已经开始正常生产了,目前正值烟叶收购季节,进出的车辆不少,厂里的建设还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中,就是建设和生产两不耽误。

厂门口修起了一排平房,是厂里收购烟叶的地方,虽然太阳正毒,也排着不少人,还有平车三轮车之类的,上面满载着货物,

街对面房屋的阴影下,还蹲着不少人,有一栋楼房正在施工,由于天太热停下了,框架里挤满了乘凉的人,房东也不干涉——北崇人在这一点上,还是很质朴的。

陈区长慢吞吞走过去,找个角落往下一蹲,旁边一个老汉正在吧嗒烟袋,他就随口问一句,“区里的收购价怎么样?”

“挺好啊,”老汉笑眯眯地回答,他认出了来人,“陈区长,能再贵点就更好了。”

“这不扯吗?”陈太忠笑着摇摇头,“我倒是可想多给你钱呢,你得把烟叶种好。”

“其实啊,公平就好,”旁边一个中年汉子回答,他身边还有一个十一二岁的孩子,“好烟叶当然就贵了。”

“收购中,有没有压品级的现象?”陈区长不去卷烟厂,而是找农民们聊天,自是要了解一下下面的声音。

“没有,给得还算公道,”中年汉子笑着回答,“比不上五年前行情最好时候的价钱,不过真是算公道了。”

“自那以后,就一年不如一年,”老汉义愤填膺地哼一声,“今年要不是区里号召种,这辈子也不种烟了。”

明年种烟的会更多,陈区长闻言微微一笑,那时他初来北崇,还没建立起足够的威信,想必明年会大不一样。

看到四处都堆积了不少的烟叶,陈太忠就想起来徐瑞麟的话,说不得又问一句,“这些都是你们自己种的?”

“嗯,”老汉点点头,没再说话,看起来是有点猫腻,倒是那中年汉子很坦然地回答,“不是我的也是邻居的,来时价钱都打听好了……乡里乡亲的,信得过。”

“花城那边也想把烟叶卖过来,”旁边有人发话了,“不过那边好像看得挺严。”

“他们当然想了,咱收得公道,不压品级,”一边又有人幸灾乐祸地笑了,“烟草那帮人也不敢乱来了……指不定心里有多恨咱们。”

(晕死,快掉到第二十了,大声召唤月票。)。。)

官仙相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