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40 -3841期待盛宴

3840 3841期待盛宴

3840章期待盛宴(上)

陈太忠第一个电话,是打给韦明河的,京城这帮衙内里,他跟韦处长处得最投缘,相较而言,邵国立就要差一点。

韦处长很忙,拨了好几个电话之后,那边才接起来,隐约还有一些背景音乐啥的,“太忠有话快说,哥们儿正忙着呢。”

“有这么个事情,你帮我分析一下……”陈区长一边说着自己的困惑,一边暗自不无羡慕地腹诽:纸醉金迷吖,你们这种衙内,就该好好地放到北崇之类的地方,锻炼个十年八年——最好是比北崇还穷的地方。

“哥们儿连裤子都脱了……你跟我说首长视察?”韦明河哭笑不得地惨叫一声,“很影响情绪的,知道不?我就问你一句,万一人家当众拒绝了你,这项目可不就黄得不能再黄了?”

这话倒不假,以那位的影响力,若是当众否决,阳州以后都不要想搞油页岩了。

但是陈太忠并不在意,如果被当场否决,他只是会觉得面子上挂不住,所以很无所谓地笑一声,“这有什么可担心的,等大会一开,自然人走茶凉,就算有人记得我被否过,谁还敢提出来?”

“所以说,你这个时机掌握得不好,人家就算答应你,项目能上,难道就不能中途下马?”韦处长也冷静了下来,“一朝天子一朝臣,反正运作这种项目,我没啥经验。”

“你在青江省,不是也总跑项目的吗?”陈太忠听得老大不满意,老韦你这态度不端正吖,“记错了……你是要拨款,不过我记得你也跑过项目,好像有个一亿左右的?”

“我是帮青江跑项目,这有什么可比的吗?”韦明河无可奈何地叹口气,“太忠你在天南,跑的项目也不少。现在你在恒北孤军奋战……这是一回事儿吗?”

“这个倒是,”陈太忠干笑一声。“早知道你也不熟,我就不骚扰你了……你可以脱内裤了,我去问邵国立。”

挂了电话之后,他也没着急给邵总打电话。而是先细细地思索一下。韦明河的提示还是比较及时的,他在恒北孤身一人,就算能把项目跑下来,也要防别人摘了桃子。

这个桃子真的太好摘了,来视察的那位可是正国,行程里也不包括阳州,而陈某人不过是阳州一个小小的正处级干部,将他带挈到可以御前奏对的位置,大家得花多少心血?

一旦项目真的被批准了,省党委省政府、市党委市政府。会有多少人冲出来扑向这个大蛋糕?而且必须要指出的是,不是陈太忠主动要当面提交申请——这是魏天要求的。主事的不是陈某人,他只是棋子不是棋手,从理法上讲,他没有占据制高点。

若真是他一手操办下来的项目,比如说退耕还林和娃娃鱼养殖,他不怕任何的摘桃子,谁敢伸手,他就敢砍手,伸脚刴脚。

可如果别人占据了大义。他也不愿意让人指指点点——哥们儿一向是以德服人的。

简单一点来说,就是经过跟韦处长的对话。陈太忠愕然发现,别说这个项目能不能过,也别说能不能落户北崇,就算能过了也能落户北崇,明里暗里,他要面对太多的垂涎。

这不符合哥们儿的初衷,陈太忠有点想放弃了,但是再想一想这笔巨款能给北崇带来的影响,又实在有点不甘心——无论如何,这是一个机会。

那就只能再找邵国立问一问了,他拿起了电话,虽然他跟邵总的合作更多一些,但是从本质上说,他不愿意跟邵国立打太多交道,那是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邵国立比韦明河还忙,陈太忠连打五六个电话,那边根本不接,最后一个电话,对方却是占线了——估计是不知道谁也在呼叫这个号码。

他等了十分钟,再拨一下号码,对面依旧没人接,他也就懒得再等,收起电话直接穿墙走了——你们有你们的夜生活,哥们儿也不能耽误自己的性福。

来到丁小宁等人所在的小院,他远远地拿天眼看一下,发现屋里就是自己的四个女人,没有外人,她们正拿着时装杂志,热切地讨论着。

当看到张馨的时候,他心里禁不住微微一动:要不……让她跟她干爹问一句?

算了吧,下一刻,陈太忠就否决了这个想法,黄汉祥早就知道这个项目,也表示了要支持,此刻却迟迟不见动静,可见并不是很方便,他何必去给人添堵?

若是老黄事情太多,可能一时遗忘了,那么……忘了就忘了吧,这世上终究没有不散的宴席,曲终人散既是寥落,也是了却。

哥们儿这么想,就有点扫兴了!陈区长终于发现,整整一晚上,自己的心态都不是很正常,于是给自己找个理由,生活和工作……是要分开的嘛。

“哼哼,打劫,”他狞笑着狠狠一推门,打算欣赏一下她们惊讶的表情,不成想下一刻,他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下意识地一抬头,却发现一大盆凉水自门框上落下。

“过了啊,要洒也得洒点香槟啥的,”陈区长抬手抹一把脸,恶狠狠地发话了,“这点子谁想出来的?今天晚上她得空着,必须的,敢拿凉水打发我……”

第二天才上班,巨中华就给陈太忠打来了电话,“太忠区长你好,李书记要我问一下,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一晚上哪能想好?”陈区长淡淡地回答,他现在也不跟这个小秘书叫真,这些障碍一旦被他碾压过去,永远也追赶不上他的脚步,“这么大的事儿,总得让我仔细考虑两天。”

“但是……时间很紧迫啊,”巨中华硬着头皮发话,他相信,对方会明白,这不是自己的意思,不过他不介意强调一下,“李书记也很着急的,错过了可就错过了。”

“好像我不急,”陈太忠不满意地哼一声。他原本就很纠结了,现在再被人催上。心里这个窝火,那就不用说了,“首长哪天来?”

“这我怎么知道?”巨中华被这个问题吓了一跳,说完之后。他才意识到。自己的回答可能激怒陈太忠,说不得又苦笑着补充一句,“李书记也不可能知道。”

“都不确定呢,催什么催?”陈太忠果然很恼火,只不过对方解释了一句,他不好说出太难听的话来——你毛都不知道,就知道催我,看着哥们儿好欺负?

“不是市里催,是省里催啊,”巨中华苦笑着解释。“总说是个难得的机会,咱也不敢问。首长到底啥时候能来,只能抓紧办。”

“要着急,更要慎重,”陈太忠心里也是焦躁无比,可偏偏要做出一副沉稳的模样,“这关系到北崇的发展,我必须仔细考虑,要为区里的老百姓负责。”

“这也关系到阳州的发展啊,”巨中华实在忍不住了。你多少有点大局感好不好?

“阳州跟我北崇有什么关系?”陈太忠直接硬邦邦地顶了回去,“我是北崇区长。又不是阳州市长,要我替阳州着想,电业局先把欠我的电先补上。”

你讲点道理好不好,电业局……那是阳州市能管得了的吗?巨中华真是无语了,他也不想跟这个浑人多说,以免惹祸上身,“那你什么时候就定得下来了?我好向李书记汇报。”

“这个说不准,”陈太忠也不跟他多说,直接压了电话。

“这也是区长?”巨中华听到听筒里传来的挂断声,禁不住轻叹一口气。

他闹心,陈太忠更闹心,尤其是葛宝玲来汇报工作的时候,他简直要拍桌子了,“就是个剥麻机……想怎么处理,你看着办好了,这点小事也来烦我?”

“这个事儿不小啊,”葛区长其实也是个犯拧的性子,她已经是区委常委了,只不过是尊重自家老大,才来汇报一下,不成想区长是这个态度,她就有点恼火,“说是德国、日本进口的,二手货很多,质量不能保证。”

这个剥麻机是为苎麻剥麻用的,麻纤维剥出来之后,才能进行脱胶等工艺,北崇自古以来,剥麻都是人工剥的,就是人手拿着剥麻器剥麻,效率低下。

打个简单的比方,以前卖花生米的,都是农家手工剥出来,现在有了花生剥壳机,人手剥的现象就少得多了,而且剥麻的难度,可是比花生剥壳的难度高。

收苎麻是徐瑞麟的事,但是查假冒伪劣商品,却是分管财政商税的常务副的责权,葛区长发现这个情况了,那就不能坐视。

“二手货查,查出来抓,不服气的打,打完了罚,不认罚的判,”陈区长满脑门子的大项目,情绪真的不好,于是就做出了简单明了的指示。

3841章期待盛宴(下)

“那我需要分局的支持,”葛宝玲果然够彪悍,直接就开口提要求了。

不过这也难怪,现在的北崇,是个人就知道,警察分局是陈区长的禁脔,别说下面的副区长,就算是区党委书记隋彪,也指挥不动朱奋起。

而朱局长因为紧跟陈区长,搞得跟市局的关系都很紧张,尤其跟明信和文峰几个分局,都有点势不两立的架势了。

然而,那又怎么样呢?现在分局的各项补助和福利极多,罚款罚到手软,在整个阳州的警察系统,也是数得着的肥差,仅次于文峰和固城两个老城区,就连花城都要逊色一筹。

朱局长对这个现状就很满意,而且他相信,只要紧跟陈区长,还会有更美好的未来。

“行,给你支持,”陈太忠毫不犹豫地抓起电话拨号,“老朱,我陈太忠,葛区长最近要搞个大规模的打假活动,你要大力支持,她说的就是我说的,明白吧?”

这个支持真的算全力以赴了,陈区长直接打电话,而且电话上说得极为**,甚至都有没水平的嫌疑,但是事实上,他还就得这么没水平——不这么说的话,朱奋起未必当真。

但是同时,葛区长也听清楚了,时间是“最近”范围是“打假”,她心里禁不住暗叹。陈太忠终究是放不开某些权力啊。

哥们儿我当然不能放开某些权力,起码是不能在这个时候放开。陈太忠心里却是明白,分局他是要必须抓在手里的,这是理法上的威慑力量——真要讲打,整个分局的警察摞在一起。也不够他一根手指头打的。

葛区长才刚刚离开。李世路又走了进来,他浑然不知道,昨天陈区长还打算给他打电话,他很兴奋地表示,“太忠哥,关于这个娃娃鱼养殖,我可是在社里争取了一个专题,能好好地帮你吹一吹了……能不能给点补助?”

“你差这点钱吗?”陈太忠纵然是心里万般纠结,看到他这个样子,也是有点啼笑皆非。

“我当然差了。老爷子管得我太紧,而且他清白一辈子。手里也没钱,”李世路大大咧咧地回答,“我自己赚的钱,我自己花,关键这也是个成绩……我说,你没多有少给点嘛。”

“哎呀,我欠的你啦?”陈太忠哭笑不得地看他一眼,心说你老爷子真的清白一辈子?这可未必,只不过他不能跟你说就是了。

“真的。我透支点稿费,这是软文。真的是软文,”李世路苦笑着回答,“再过一周,我陪对象去香、港,购物、照婚纱照,都需要钱,也不敢跟老爷子要。”

“我给你个电话,找她拿钱,这是私人交情,”陈太忠拿起笔,扯出一张纸来,将丁小宁的电话写上去,“不是公家的事儿啊……警告你一句,这是我的码头,你奉承好你对象就行了。”

“这个我不要,我就挣软文的钱,”李世路却是很有骨气地一摆手,“该我拿的我拿,不该我拿的我不拿。”

“就当我提前的礼金了,不拿我就撕了啊,”陈区长貌似不耐烦地表示,其实挺喜欢李记者这份骨气,但是再分明的棱角……终究会被现实冲刷到圆润无比。

“行,那就当我欠你这一次的,”李公子也是被逼无奈,走上前满不情愿地拿过了纸条,嘴里还兀自强硬着,“省里财税系统,有事你说话。”

“你老爸分的是这个口儿?”陈太忠听得眉头一皱,心里就有点明白,李世路的老爹为什么不敢露富了——这是重灾区啊。

“他省委的,又不是省政府,”李世路微微一笑,却也不肯多说——想必他往日就被老爹提点过,这些事情不要乱说,“就是临时有点业务指导。”

我真还用不着你老爹,陈太忠好歹是一区之长了,也有点架子,他才待如此说,不成想电话响了,他一看号码,接起来就骂一句,“你昨天死在女人肚皮上了?”

“我艹,练瑜伽的,那叫个爽,绝对的名器,跟你这粗人说,你也不懂,”邵国立在电话那边笑,“真的,太忠你哪天来北京,让这姐俩伺候你一下……前面有名器,后面有人舔,我都榨干了,差一点就飚血了。”

“我早就吐血了,”陈太忠气得一拍桌子,“给你打个电话,死活不接……我差点拨首都的,要报你失踪了。”

“行行行,我知道错了,”邵国立哭笑不得地回答,“我没想到弟妹就在你旁边,不该乱说话,对了,你昨天打那么多电话,啥事?”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不待见你了,陈太忠从这个回答,找出了他为什么更愿意跟韦明河接触的原因——老邵这个人,不够真诚。

要说起邵总来,大家最直接的感觉,就是此人很傲慢,做为正当红的纨绔子弟,这并不是很要命的缺点,但是对下傲慢的同时,对上还有些趋炎附势的心态,这就太见风使舵了。

你是权贵子弟,原本有资格活得率性一点的,何必太委屈自己?

事实上,邵国立对上同级的人物,也要卖弄优越感,就像他面对孙姐孙淑英的时候,丝毫不落下风,但是说起再往上的人物,邵总只会毕恭毕敬地聆听教训——最多事后歪歪嘴。

像他这个回答,就是明显的例子,道个歉都要强调一下,说陈太忠的老婆在旁边,这种无中生有多少有点虚伪,不够真诚。

“我找你,是了解这么个事儿。”陈太忠一边说,一边冲李世路努一努嘴——你帮我守住门啊。不能让别人随便进。

邵国立默默地听完之后,沉吟良久,方始缓缓发问,“太忠你怎么想的?”

“我怎么想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首长要来了,”陈太忠毫不掩饰地回答,“他也要退了……这个项目,我合适不合适争取一下?”

“要退的时候,漏洞才多,”邵国立冷冷地回答,要不说这人的层次不同,看法就不同,他一点都不在乎那位要退了,而且爆出了内幕消息。“现在计划委也人心浮动了……大家倒着数时间呢,咱兄弟也不客气。你打算怎么争取?”

“我想要这个项目,但是不敢保证落到北崇,而且别人把我拎到前面,也算是出了力,”陈太忠很明确地表示,“我不想被人刮得油太多,所以不知道该不该争取。”

“那位拍板的事情,他们也有胆子刮油?”邵国立听到这里,不屑地哼一声。“几十亿的项目,他们也就捡点下水。大头早被部委拿走了。”

“这个可能性不大,是恒北自己的项目,部委再伸手也伸不到哪里去,”陈区长也知道部委那边比较黑,但绝对不相信,他们能对本土项目施加太大影响力。

“你才这是外行,”邵国立毫不客气地耻笑他,“不管是不是地方自己的项目,你要那位点头认可,图的是什么?图的是要钱,天大地大银子最大……谁有银子,谁说话就最大声。”

“怎么会这样?”年轻的区长听到这里,登时就语塞了,合着这个项目一旦下来,张嘴最大的,还不在省里?

“就该是这样,”邵国立见说得他哑口无言,就越发地得意了,“所以你就不要想,北崇能插手多少了,能让项目落地,你就谢天谢地吧。”

那我费劲折腾个毛啊,好处都被你们拿走,一个赔钱的项目落地?陈太忠越发地无语了。

当然,项目虽然是赔钱的,但是项目建设时,还会给北崇带来不少的好处,对经济的拉动力还是不小的,油页岩能销售出去,本身对北崇也是好事,然而,他搞这个项目,可不仅仅是为了这么一点好处,陈某人的心思大着呢。

紧接着,他就反应过来一件事,“我怎么感觉,你好像挺幸灾乐祸的?”

“我不是幸灾乐祸,我是兴奋啊,”邵国立哈地笑一声,声音也变得兴奋了起来,“太忠,这可是难得的机会,咱哥俩联手,两头就卡住了,这么大的项目,前面的立项后面的赚钱,没有比这更爽快的买卖了,这个时间差,十年才有一回。”

“我说……我是真的想做点事的,麻烦你考虑一下我的感觉好不好?”陈太忠再次地无语,哥们儿倒是忘了,正在协商的这货,也不是个善碴。

“这不是以你的意志为转移的,这顿大餐,你根本不可能一个人吃下去,”邵国立叹口气,冷冷地指出这一点,“这跟我的私心没啥关系……如果是你单独跑下来的项目,我张嘴跟你要点单子,你能不给我吗?”

停顿一下,他才又语重心长地发话,“太忠,有项目总比没项目好,不管别人能拿多少,但你北崇终究是要落实惠的,要是你每次都做得非常独的话,以后的项目会越来越难跑。”

“我再考虑一下吧,”陈太忠叹口气,默默地压了电话,坐在那里发起呆来。

这家伙,当官当傻了吧?电话那边的邵国立撇一撇嘴,哭笑不得地摇摇头,能说的他已经都说了,一个大好的赚钱机会,就摆在弟兄们面前,也不知道你矫情个什么。

这件事情,是不是该加把火呢?下一刻,邵总也陷入了沉思里……

(掉到第二十了,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