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46 -3847身不由己

3846 3847身不由己

3846章身不由己(上)

直到刘海芳等人离开,陈太忠还没等到李强的电话,他想了想,索性给小白拨个电话。

电话是钟韵秋接的,她说吴市长正在接待外宾——普林斯公司的凯瑟琳,不过遗憾的是,大市长殷放也在场,她不方便接电话。

凤凰市聚碳酸酯的项目,已经全面地展开,这是陈太忠临走之前,留给家乡的最后一笔厚礼,二十多亿的项目,德国拜耳占一半,市里占一半。

凤凰市拿不出这么多钱来,就算拿得出来也咬牙,普林斯公司想做业务,自然不怕当这个散财童子,这些都是陈主任在离任之前谈妥的。

凯瑟琳和凤凰市接触了也不止一次,殷放很愿意跟她保持密切联系,但是偏偏地,她还就喜欢跟吴言聊天,用她的话来说就是——我们两人同为女性,吴市长英语说得也不错,同她沟通,能让我充分感受到中国女性官员的魅力。

你和伊丽莎白在首都欺负我的时候,可没说我有什么魅力!吴言听得牙根儿都是痒的,不过,想到那个远在恒北的冤家,她也不想跟这个女人叫真,同病相怜,正经是两人在一起的时候,还可以谈谈他。

殷市长却不知,这两女曾经在**共事一主,所以每当凯瑟琳来凤凰,他必定来奉陪——对这种家世和财力都异常显赫的投资商,又是美国人,他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尤其是吴言的崛起,也带给了他一定的压力——章系人马出身,凤凰本地干部,全省最年轻的实职副厅,常委会上有一票,这四个标签加在一起,无论谁来当这个大市长,也不敢轻忽。

而且肯尼迪小姐的保镖和吴言同志的秘书。都是百里挑一的美女,殷市长认为。看着四个美女屋里哇啦地交谈,也是一件令人赏心悦目的事情,他一点都不介意自己成为看客。

偶尔,他还会抽空插两句嘴。以调解气氛。却浑然没有察觉到,他是现场里最亮的电灯泡,没有之一。

“那就算了,我也没什么事,”陈太忠一听是凯瑟琳也在,就熄了跟吴言探讨一番的兴趣,他可不希望这点破事儿被外国人听了去,尤其还涉及能源安全。

又过二十分钟,晚宴结束,吴言得知消息后。抓起手机就回拨过去,不成想那边已经关机了。她气得冷哼一声,“连这点时间都等不了……小钟你怎么跟他说的?”

“我只说您在接待凯瑟琳,殷市长也在,”钟韵秋战战兢兢地回答,在外人看来,吴市长最近是越发地沉稳了,但是她却知道,只要一提起陈太忠三个字,吴市长的情绪就会生出点波动。尤其是只跟她在一起的时候。

前几天在北崇的时候,钟秘书就跟陈区长提过这种现象。眼见领导又有暴走的趋势,心中真是惴惴不已。

“唉,”吴言倒是没怎么生气,只是长长地叹口气。

第二天,陈太忠从丁小宁等人的粉臂玉股中醒来,开始了新的一天的忙碌,眼下正是收获的季节,有太多的事情。

事实上,现在的北崇不仅政府忙,党委的事务也不少,隋彪甚至在上班后不久,给陈区长打来了电话,请他去区委党校,向那些协防员讲话。

隋书记的理由是,他目前正在抓“大学生返乡创业”和“迈开脚步,动手动脑”两个活动,实在抽不出身——反正协防员将来都要用在政府口上的。

你说得倒是漂亮,陈区长心里清楚得很,老隋会在不久的将来离开,与其抓这些机动力量,倒不如抓一抓这俩活动,多打上一些党委的烙印,将来有所成就,他也好分润点功劳。

“我也事儿多啊,”陈太忠干笑一声,有意撩拨他一句,“要不,让根正同志讲话?”

“他代表不了党委,也代表不了政府,”隋彪很难得地放一句狠话,“你要是再抽不出身,那还是我去吧……真是忙不过来。”

“能者多劳,麻烦隋书记了,”陈区长笑一笑,挂了电话,心说老隋这也辛苦了,直到现在,还不辞手脚地掩盖风声。

隋彪和赵根正的矛盾不算多尖锐,但绝对算得上是对头,不过,像今天这样直接的表态,说明隋书记是真急眼了

一个原本该隋书记发言的场合,换了陈区长来发言,大家或者不会想得太多——北崇现在就是政府比党委强势,但是换了赵书记上台,肯定有人要琢磨:似乎哪里……有什么不对?

这时候再传出一些小道消息,流言就不好控制了,这对隋彪绝对不好。

可是,这关我什么事呢?陈太忠并不在意这些,搁在半年之前,或者他有兴趣琢磨一下区党委书记的宝座,毕竟这是正处级的顶端位置,但是在北崇干了这么久,他发现想为老百姓做点实事,政府里更方便一点。

正经是他调到党委之后,可以插手政府事务的机会就要少了,而北崇正值发展的关键时期,不可能松手,若是两年之后一切稳定了,有这么个机会的话,他肯定会当仁不让。

事实上,现在就算他有心抢这个位子,别人也不会答应,不但陈正奎不会答应,李强也不会答应,县党委书记的人选,能引起省里领导关注,并不是市党委关起门来说了就算。

而陈太忠在省里,也没啥人可倚仗,唯一可能支持的,就是岳黄河,但是岳部长才来不久,陈区长又身披黄系战袍,在恒北是很另类的存在,相信大多数人都不希望他快速崛起。

顶不了隋彪的位子,他依旧不会很在意,这次可能空降下来区党委书记,不过那又如何?陈某人在北崇势力已成,老书记隋彪都得乖乖地夹着尾巴配合,市里党政一把手也压不住他,再加上区里广泛的群众基础,他有什么可怕的?

十一点钟的时候,陈太忠在卢天祥的加工厂视察,大棚的结构已经做了不少改动。旁边还搭了几座样板,卢总在一边详细地解释。“……这几个部位换全钢的话,承重和防锈都是问题,不锈钢太软,还是用原来的扣件好一点。”

“我不是听你的苦衷来的。”陈区长淡淡地一摆手。“上次设计有偏差,是咱们共同的责任,这次再有责任的话,老卢……你就让我失望了。”

“这个我不敢保证,一个东西想要做到完美,那或许不是一代人的事情,你得给我改进的机会,”卢天祥听得就嚷了起来,“只要工地上有异议,我第一时间反应给你。怎么样?”

“不用反应给我,向计委王媛媛主任汇报就行了。”陈太忠淡淡地发话,他承认卢天祥说得有道理,但是区里不能一味地体谅别人,“这个我不管,我只问质量。”

“王媛媛是不是要升计委主任了?”要不说这体制外的奇葩就是多,或者是卢总觉得自己跟陈区长关系不错吧,就这么直接问了。

“她是不是年轻了点?”陈区长似笑非笑地问一句。

“没有,没有没有,”卢天祥忙不迭地摇头。陈区长这个问题问得很古怪,味道也很多。但是卢总可不敢置疑区长的铺盖。

陈太忠还待再说什么,手边的手机响了,他走到一边接个电话,然后很快地回来,“你要是觉得给王主任汇报不方便,也可以汇报给刘区长。”

“刘区……那个长?”卢天祥愕然地拉长了声音,他近期在北崇跑得很勤,当然知道区里有几个区长,不过下一刻,他就反应过来了,刘海芳接任副区长的呼声很高,而他终究是北崇首富,消息不会太闭塞,“那个啥,刘处……区长了?”

“副区长,已经定了,”陈太忠点点头,他接到的是巨中华的电话,常委会已经过了名单,这就是板上钉钉了,就算是上级领导,也不能贸然推翻下级组织票选出来的结果。

剩下唯一可能的变数,就是北崇人大选不过,这……岂不是在开玩笑?

“这是好事,刘处很有能力,是咱北崇的幸运,”卢天祥笑着点点头,然后他话锋一转,“不过她是花城人,汇报工作的话,我更愿意找王主任。”

刘海芳都已经成功地拿到了副区长,那王媛媛扶正的传说,就更不会是虚妄的了,没错,王媛媛的一年两提固然罕见,但这好歹是北崇内部的事儿,刘海芳助调转副区长,在阳州市也没几个能办得成的。

所以,卢总选择继续在王主任身上下注,跟着陈区长总是没错的,跟不上区长也得跟上铺盖,而且他的理由很实在——确实,很多北崇人对花城人心有怨气。

“反正你保证质量吧,”陈太忠对他的话不置可否,转头向自己的车走去,“别准备饭了,我中午还有事儿。”

“陈区长你这是闹哪样儿呢?”卢天祥惋惜地喊一声,却也不敢再说太多,他看出来了,区长离开的时候,是满脸的喜气,同时还有点茫然——这种表情,必有隐情。

3847章身不由己(下)

陈太忠中午确实有事,蒙晓艳和任娇来了,他不便出迎,所以就是丁小宁接人,大约中午十二点半,人就能到北崇。

但是他更嘀咕的是,巨中华给我打电话,通知常委会会议结果的时候,怎么能不说一说油页岩的事儿呢?

刘海芳出任北崇区副区长,这是常委会上定了的,但是正国级的首长要来,会议上也不可能不探讨,李强难道不知道,北崇已经打算配合了吗?这不可能!很多渠道消息传递的速度,要远远超出一般人的想像。

异常现象,必然就意味着会有些说法,陈太忠一边驱车往回赶,一边暗暗地琢磨。

就在此时,他的手机响了,又是阴京华打来的电话,阴总在那边笑,“太忠厉害啊,敲了三叔五个亿,怪不得你不肯答应黄二叔呢。”

“你这都是哪门子的美国消息?”陈太忠气得好悬没乐出声来,“就算我敢敲他那么多,有那福气享受吗?”

“大家都那么说,你敲了他那么多。三叔也不否认,”阴京华在电话那边笑。“你这次是真的给弟兄们长脸了,以后大家撮合的费用,都要跟着涨呢。”

阴京华的欢喜非是无因,他们这个圈子里。赚的都是中介的费用。陈太忠这么一折腾,直接把中介的费用提升了。

中介的费用一直在提升,但每一次的提升,都不是那么舒畅,总伴随着血淋淋的案例。

提升是必然的,同时也是血腥的,所以大家的初衷,是在减少损失的前提下,尽量寻找到他人的参照物,以合理参照物为标准。自然能减少很多不必要损失。

陈太忠搞中介,居然能敲了黄老三五个亿。一时间在京城中被传为美谈,还有不少自命不凡的纨绔子弟,纷纷打算效仿。

我敲了他哪里有五个亿?只有区区的五千万引资,而且只是挂在嘴上,年轻的区长这时候觉得,自己是要多冤枉有多冤枉了。

但是同时,他很悲哀地发现,自己还不能辩白,虽然他意识到了。十有八九,这是一种炒作。可是就算他说出来,自己跟黄老三的交易只是五千万引资——别人肯信吗?

这才叫个冤枉,陈太忠有气无力地笑一声,“阴总你怎么说,那随便你了,我就只有四个字,问心无愧……当着黄二伯的面,我也敢说。”

“他倒是脸大了,”在一边听着免提的黄汉祥不满了,“问他,答应老三啥了?”

“我好像听到了黄二伯的声音,”陈太忠在电话那边干笑一声,这声音通过扩音器,很清晰地传递给了在场的所有人,“二伯啥时候胆子变小了,只敢躲在一边听?”

“小子你欺人太甚,”黄汉祥实在忍不住了,怒冲冲一把抓过电话,“合着京华给你打电话,那就不能商量,黄书记一个电话,你就屁滚尿流了?”

“黄二伯你好,”陈太忠听得就笑了起来,这一笑就止不住了,他笑了足足有半分钟,就在黄总即将按捺不住的时候,他才强忍着笑意发话,“哈哈,黄二伯你不讲理的时候,一般就是心虚的时候。”

“嘿,我从来以德服人,就没有不讲理的时候,”黄汉祥被他笑得没了脾气,而且他心里明白,自己之前是有过承诺的,承诺兑不了现,那可以说是事情难办,但是以这种方式兑现,他也真有点没脸打电话。

不过,他当然是要为老不尊地不承认,“不管怎么说,这项目也是你的了,对不对?不能跟小阴谈,跟黄书记谈得就很开心?”

“项目这样落地,我真不稀罕,”陈太忠直截了当地回答,“至于说原因……您也知道。”

“老三给你打了个电话,就知道稀罕了,你成长得挺快啊,”黄汉祥平日里强势不假,可是说起胡搅蛮缠撒泼耍赖,那也是一等一的。

这个老黄……陈太忠有点无奈,不过他很清楚,黄二伯是想让自己解释一下,到底跟黄和祥谈了点什么,只是这挤兑人的手段有点糙。

正巧,他也在琢磨这件事,所以直接回答,“他要我做出个配合的样子就行了,唉,关系到黄三叔的发展,我只能含泪忍辱负重,哪怕背负千夫所指的骂名,包括黄二伯您的各种不理解,我心里的悲伤,根本是无法用语言表达的……”

“嗯嗯,后面的就不用说了,鸡皮疙瘩都起来了,”黄汉祥也受不了这货的惫懒,事实上,第一句话才是他最想知道的,“也就是说,你未必支持项目落地?”

“怎么会呢?我都答应了嘛,”陈区长笑眯眯地回答。

“你小子又不跟我说实话了,”黄汉祥对小家伙知之甚深,一听这腔调就知道,混小子藏着后手憋着使坏呢,不过……这样也好,总算是各有所得,他心里也去块疙瘩,“黄书记可是有五千万引资给你,你小心到不了手。”

“他不会这样吧?”陈太忠笑了起来,顺手一打方向——公路上有一群羊,他得避让一下,“这事儿一码归一码,那是还聂启明的欠账。”

“还是憋了劲儿使坏,”黄汉祥哈地笑一声,挂了电话,一码归一码的话都说出来了,小陈心里怎么想的。那还用问吗?

“开车果然不能一心二用,”陈太忠悻悻地嘟囔一句。老黄这也真够为老不尊,咱不带这么下套子的。

陈区长到达区里的时候,蒙晓艳和任娇已经来了,汤总丁总在北崇宾馆设宴款待。不过有鉴于最近美女出现得太多。也太频繁了,他不能陪着她们共进午餐,只能推开包间门,进去敬一小杯,呆了三五分钟就出来了。

饭后陈太忠原本想休息片刻,猛地想起来,黄二伯的电话来得有点奇怪,说不得抬手给阴京华打个电话,“老哥,我怎么感觉黄二伯在暗示我。一定要搅黄这个项目呢?”

“哈,”阴总听得就笑了。见过无耻的,没见过你小子这么无耻的,“明明是你自己就有这个意思,非要扯出二叔的大旗,不行,我得举报你。”

“没有,我真没这个意思,”陈太忠断然否认,就算是大家都心知肚明。他也不能承认,“我就是感觉。黄总挺期待我出歪招的。”

“黄总什么脾气,你还不知道?”阴京华笑着回答,“项目做黄了并不怕,他恨的是还没动手就琢磨做黄,所以一开始给你做工作,就是我的事儿,二叔是要面子的。”

“三叔只让我配合一下,这又是个什么说道呢?”陈区长对这个不太理解,事实上,他最想问的也是这个问题——这关系到他使坏的方式。

“这个我也不太懂,怎么说呢?首先你配合与否,不仅仅跟你一个人有关,这是咱们这帮人态度的问题,”阴京华沉吟着回答,“而且,三叔肚子里弯弯绕太多,所谓谈判,总是要谈来谈去……这是我猜的啊,反正跟他们相比,咱们就是消息不灵通人士。”

“身不由己啊,”陈太忠感触颇深地叹口气,不小心卷到了这么大的漩涡中,相对黄和祥惦记的位子,以及黄书记的竞争者,包括他们所交换的利益,他这个小小的区长,简直是蝼蚁一般的存在,在这个漩涡中,实在不能把握住自己。

就算他是仙人,也要受到各种关系、恩怨和利益纠葛所羁绊,这让他生出了深深的无力感。

“谁说不是呢?”阴京华苦笑一声,“咱们也就能吓唬一些小人物。”

“这我就知道了,感谢老哥你的分析,”陈太忠挂了电话,心里生出了一种不好讲的滋味,没想到啊,哥们儿这个小小的区长的配合,也能成为代表黄家态度的晴雨表。

这个滋味太过怪异了一点,一时间他都不知道该荣幸还是该苦笑,哥们儿虽然是打着黄系的标签,却是被天南礼送出境的,还说已经成了弃子,埋头安心发展地方经济就好,不成想没过多久,就又成了风暴中心,这才真是的……

不管怎么说,道理不辩不明,阴京华两句局外人的话,就让他认清了现实,合着首长来此,油页岩产地的代表,不能是花城人也不能是云中人,只能是他这个北崇区长——他去,可能代表黄家的支持,他不去,绝对代表黄家的反对!

果然身不由己啊,陈区长再次感叹,那么……视察的时候,真的要好好配合了?

陈某人还有在首长视察的时候使坏的打算,当然,不是明着使坏,而是暗地阴人,但是眼下看来,暂时不需要使用非常规手段了,哥们儿是该遗憾呢,还是该恼火呢?

中午操心完政、治局的相关事宜,下午,陈区长又不得不面对各种鸡毛蒜皮的小事,约莫五点多的时候,徐瑞麟神情疲惫地走进来,“很多预定了娃娃鱼的养殖户,在打听退订需要什么手续。”

“这是怎么个意思?”陈太忠眨巴一下眼睛。

(马上要掉到第二十一了,太不科学了,大声召唤月票,必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