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56 -3857煎熬

3856 3857煎熬

3856章煎熬(上)

“去章城?”廖大宝听到领导的吩咐,好悬以为自己听错了。

陈区长最近在忙的事情,并没有明确跟他说,不过身为领导的贴心人儿,他将好多事情也看在了眼里,所以他也非常地疑惑,不是去朝田吗?

“嗯,先上高速吧,”陈太忠一边吩咐,一边摸出手机,拨通了李强的号码,“李书记,现在是要去章城,对吧?”

“是的,接到的通知是这样,”李书记沉声回答,搁在平时,若是有人如此公然置疑巨中华的话,他肯定是要恼火的,但是这个节骨眼上,小陈打过来电话,只能说明人家做事慎重,因为上面的安排,多少是有点意外。

身为阳州人,不去省城见首长,反倒是去隔壁的地市,这种情况不是很罕见,却也不是普遍现象,人家找他这市党委老大验证一下,真的可以理解。

“您什么时候动身?我争取在高速上追上去,”陈太忠见李强答得如此痛快和明确,反倒是有点不好意思,于是干笑一声,“我坚决紧跟市党委的脚步,毫不动摇。”

“我不去,”李强淡淡地回答,听语气就像是在说别人家的事。

“那行,我……你说什么?”陈太忠听得吓一大跳,“我都去了,您怎么不去?”

“政府的事儿,跟党委有什么关系?”李强先是轻描淡写地回一句,然后才轻笑一声,“总得有人看家……万一首长猛地想来阳州呢?”

倒也是,陈太忠听到这个回答,有点释怀,毕竟首长视察的是章城不是阳州,阳州的班子不可能端到章城去,不过下一刻,他猛地又反应过来一个细节,“您看家的话……那市里会去些谁呢?”

“党委看家。那肯定是政府的去啦,这话问得真没水平,”李强干笑一声。“我还得待命呢,不跟你扯了。”

政府的会去?陈太忠挂了电话,怔了好半天,才轻声嘟囔一句。“其实,我一直不相信有阴魂不散这种现象。”

这就是迷信嘛,廖大宝有心接一句,发现领导状态不是很好,就果断地紧闭双唇。

大约两个小时之后。桑塔纳来到了章城,这时候就一点出头了,陈太忠也没进市政府,而是在政府斜对面找个看起来尚可的咖啡屋,跟廖大宝进去点了两份客饭,又弄两杯果汁。

廖主任并没觉得不妥,他也知道,陈区长在章城是有仇家的。找个地方随便填点肚子就行。没必要去市政府混招待餐。

不过,这并不妨碍他评价一下这个咖啡屋,“这饭都是什么啊,味道不好,你起码弄得热乎一点,这大夏天的。肉还带着冰碴子……吃坏了咋办?”

“不想吃就放那儿,”陈太忠的心思根本不在吃的上面。他十来八天不吃饭都没问题的,眼下进来不过是应个景儿。好让自己显得不是那么怪异,“就这种档次的咖啡屋,阳州市总共才俩,北崇更是一个都没有,咱还是要承认差距。”

旁边的服务员听得眉毛一耸一耸的,很是有点不服气,不过这二位没说更难听的话,他也就只好忍了。

两人吃完之后,还不想走,外面实在太热了,桑塔纳车里有空调,但是何若呆在这种空调房间里自在?

这一下,服务员可算是逮着了,他走上前阴阳怪气地发问,“两位还要点些什么?”

“我不点,吃饱了坐着歇一歇,就不行吗?”不知道怎的,廖大宝今天的火气格外大。

“好了大宝,走了,”陈太忠却是没兴趣跟这种小人物叫真,既然是待命,那就坐进车里待命好了,屋里和车里能差多少?还是先进市政府吧。

两人走到门口,廖大宝才一推门探头,就将迈向门外的腿收了回来,低声嘀咕一句,“老板,过总在外面。”

“郭总?”陈太忠听得眉头一皱,心说这是神马鸟人,不过下一刻他就反应过来了,“是跟着老彭来的那个?”

“就是他,”廖大宝低声回答,过总在跟着彭秋实的时候,没有任何的发挥,也就是后来,跟陈区长轻声嘀咕了两句,但是廖主任的一双眼睛,不是吃素的。

“又不是很熟,你退什么?”陈太忠不以为意地走上前,一推门,径自走了出去。

他走出去还真对了,斜对面马路上一群人,顶着大太阳,还正盯着这个咖啡屋看,足有七八个人,其中就有那天见过的过总。

陈区长根本不带理他们,见到过总跟自己点头,也微微地颔首,然后坐上车就走了。

“这谁啊,鬼鬼祟祟的?”这边有人不满意地发问了。

刚才廖大宝退回去的时候,被某个眼尖的跟班看到了,觉得路数不对,在这个关键时候,大家的警惕性都很高,正商量着要不要过去问一下,不成想对方又出来,就那么走了。

“阳州牌子,过总你认识?”有人注意到了陈太忠的反应。

“能是谁?”另一个人看一眼过总,“这是陈太忠吧?真够狂的,连个招呼都不打。”

“是他,”过总点点头,微微一笑,身边都是自己人,他也不怕多说一句,“他那小跟班儿,估计是想避嫌……这是误会,不会有事。”

“这货还真的够年轻,真是人比人得死啊,”有人低声感慨……

与此同时,陈太忠在车里指点自己的通讯员,“看到了吧,咱就算不出去,别人没准还要过来看,心里没鬼,咱直接出来就行。”

我是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廖大宝干笑一声,心说我哪里知道您和过总沟通的详情?

他默默地开着车,来到市政府的时候,门卫拦了一下,看一眼廖主任的工作证,又问一句,知道是省里安排下来的,倒也没小看这县区来人,还给他们指出了停车的位置。“停那儿就行,绕过院子是小礼堂,里面都是软座。有空调也有茶水。”

不去!陈太忠才不会去小礼堂,只说想一想可能碰上陈正奎,他就懒得过去,于是他指挥廖大宝在一处荫凉地停车。“就这儿吧,空调开着,咱们睡一会儿。”

他都发了话,廖主任自然不敢不听,可是这大中午的在车里吹空调。还真的难受。

劲儿小了不顶用——汽车本来就吸热,天又热,可把空调开大的话,后座的好说,前座的这么吹,一时半会儿可以,吹得久了,早晚要落下毛病。

“我出去抽烟。”廖大宝决定不跟着领导掺乎。本来嘛,小小廖都快出生了,他要惜身,而且车里只有一个人的话,空气要好很多,车窗都可以摇上去。

“傻小子。你以为一会儿首长就能到?”陈太忠心里暗哼,却也不多解释。

陈区长这一语成谶的功夫。真的是杠杠的,一个小时之后。他接到了来自阳州的指示,“继续等待,汽车加满油,保证车况,手机二十四小时开机。”

这次指示,甚至不是巨中华传达的,不过陈太忠觉得很正常,他接受首长的视察不止一次了,自是知道这时候大家都在忙些什么。

踏入官场以来,他接受过的视察不胜枚举,省部级领导那就不用说了,蒙艺、陈洁和金相实之类的,要说国家级领导人,总共是三次——如果不算中、央文明办副主任贾自明的话。

唐总理那一次,树葬办是个重点,陈太忠好歹是个焦点人物,是紧跟大部队的,但是黄老回乡,他是纯粹打酱油的角色,维护一下交通,去超市里冒充一下群众。

而这次是第三次,他分外地明白,首长的行程是早定了,但是同时,这行程也具备太多的不确定性,所以他只能悻悻地暗哼。

“继续等待,唉,”陈太忠揣起手机打开车门,一时间觉得热浪迎面袭来,不过他是仙人之躯,倒也不是很在意,“小廖……热不热?”

“坐一会儿就凉了,”廖大宝蹲在一棵树底下,手里攥着一瓶矿泉水,水瓶子上蒙着浓浓的水汽,一看就是冰过的矿泉水,他笑眯眯地发话,“头儿你也来一瓶吧?”

“算了,”陈太忠走到他身边蹲下,摸出烟来叼在嘴上,顺便又递一根给廖大宝,“等天凉一点了,出去加满油。”

“出来的时候才加上的啊,”廖大宝是真的不能理解,他摸出打火机,帮领导点上烟,“到现在用了不到四分之一,一定要加吗?”

“上面这么吩咐,你照做就是了,”陈太忠不耐烦地嘀咕一句。

“这等得真折磨人,”廖大宝叹口气,也不再说什么。

“你以为我愿意?”陈太忠苦笑一声,心中泛起一丝无力感来。

这一幕,跟他遭遇黄老时,是何其地相似?那时小小的陈主任,也只有任人调遣的份儿,初开始是站在马路上管交通,后来又去联合超市假扮顾客,哪里需要,他就去哪里。

现在的陈太忠和当时相比,是大不相同了,以前小小的街道办副主任,已经成长为正处级干部,主政一个县区了。

但是那又怎么样?今天的情况表明,不管是副科级还是正处级,在真正的权势面前,都是一样的,只有在一边等着配合的份儿,区长还是太小了吖。

3857章煎熬(下)

陈太忠和廖大宝蹲在树荫下抽烟喝水,不知不觉间金乌西斜,两人又走到远处一棵大树的树荫下,这个时候,离北崇二号车就很有一段距离了。

这个时候,大家也已经知道,首长已经要到章城了,临时又有约,去视察两个公司,那么来章城就要晚了,廖大宝轻声嘀咕一句,“希望首长不要再心血**,去了利阳。”

“对我来说,利阳肯定比章城好,”陈太忠轻哼一声,“不过人家的行程,哪儿是咱们左右得了的?我最希望他去阳州了。”

章城有大敌,上次他不但将段老二的奔驰撞毁,还把人也抓回了阳州,跟章城的梁子结得真的不小,要不是李强确定是省里的意思,他真不想来章城——倒不是怕。而是不值得。

两人就这么蹲在树荫下面聊着,矿泉水喝了一瓶又一瓶,眼瞅着四点半了。陈太忠有点着急了,“今天能不能完啊?我明天可不想再陪着了。”

不止他着急,别人也着急,阳光的灼热稍微减弱了一点。不少干部就走出了房屋,站在房檐下交头接耳,首长啥时候能到呢?

“嘿,你俩,过来一下。”一个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陈太忠和廖大宝闻言,齐齐地一侧头,看到一个中年汉子正冲他俩不耐烦地招手,“看什么看?你俩给我过来!”

“你算什么人呢,我俩得‘给你’过去?”廖大宝不待领导发言,先是冷冷一笑,嘴里将“给你”二字咬得极响。

“把这些花盆搬开,”中年汉子也不跟廖大宝计较。一指面前的花坛。“快点哈,别跟我逼逼,要不有你们好受的。”

“我们跟你说话,在你嘴里是逼逼……你会说人话吗?”陈太忠眉头一皱,哥们儿好歹一区长呢,有你这么跟我说话的吗?

“小子你怎么说话呢?”中年汉子也火了。打着横就走了过来,身后还跟着几个小家伙。“下半辈子想在轮椅上过?”

“大宝,交给你了。”陈太忠蹲在那里,身子都不带动一下的?——动了跌份儿。

“滚远一点,”廖大宝站起身来,冷冷地发话,“我们北崇来的,别给脸不要。”

“哈呀,北崇来的就牛逼大了?”中年汉子冷笑一声,他是市政府的门卫,在市里还有几个狐朋狗友,欺软怕硬最是在行。

他知道今天是个关键日子,但是他更知道,够身份的主儿,都在宾馆呢,至不济也是在小礼堂,像这种在树荫底下蹲着的主儿,那就是俩字儿——落魄!

好死不死的是,刚才市领导打电话通知了,首长踢了摆在路边的花盆,说是你们有摆这个花架子的时间,不如建个希望小学——你们觉得我下来,是为了看花盆?

章城市一听这消息,登时就毛了,马上通知下来,大家积极地撤花盆,市政府这边也通知了,然而,政府这边打扫得比较干净,花盆也比较多,随意丢弃的话有碍观瞻,那就需要一些苦力,将花盆搬到远处的隐秘地方。

中年汉子见俩“闲汉”在那里蹲着,自然是要征用,待听到对方是北崇人,也只是心里冷笑——北崇人蛮横不假,但是你还能蛮横得过体制?

所以他大喇喇走上前,两个膀子往胸前一抱,斜眼看着站起来的廖大宝,“再问你一句,搬还是不搬?”

“一边儿呆着去,别找揍,”廖大宝冷哼一声,他也不是个怕事的人,但终究赶不上他老板那么不讲理,先正式警告对方。

“小子怎么说话呢?”中年人还没吱声,他身后跟着的那俩不干了,抬手就去推廖大宝。

“啪”地一声脆响,廖主任想也不想,抬手就给对方一记耳光,然后又是一拳砸到对方脸上——不光是北崇民风彪悍,事实上,整个阳州就鲜有不彪悍的地方。

廖大宝并不是很擅长打架,但是他的身体素质很好,眼下奉命动手,倒也没有太多的顾忌,一拳砸出去之后,他身子往后一跳,用一种拳击的架势,警惕着两人的夹击。

撕扯两下之后,他还是被人缠住了,不过他的力气很大,那俩也不能制服他,中年人见状,也想上前动手,可是看一看在旁边悠然蹲着的陈太忠,心里又生出点犹豫。

下一刻,他就大喊一声,“北崇人打人啦”,然后就冲向了战团,却没想到蹲着的那厮猛地站起,身子一闪就来到了他的面前。

“啪”地一声大响,他被这个耳光打得直转了整整两圈半。

这时,有旁人发现了这里的不妥,又有别的小伙子往这边跑,眼见就要陷入一场混战,一个声音厉喝,“都给我住手,你们这是干什么?”

随着这一声喊,一个中年眼镜男人跑了过来,他铁青着脸低声发话,“谁让你们打架的?搞清楚这是什么时候。是什么场合!”

陈太忠看他一眼,走到一边蹲下身子,摸出一根烟来叼上。廖大宝整理一下被拉扯得变形的衣服,也走过来蹲下,他的嘴角吃了一拳,微微有些肿胀。

眼镜男人看一眼他俩。有点不摸路数——打了架之后还敢这么若无其事,估计是有点来头,于是扭头看向中年男人,“怎么回事?”

“郭主任,这不是要搬花盆吗?”中年人捂着自己的脸。义愤填膺地发话,“我就让他俩搭把手,他俩站起来就打人。”

对于这种掐头去尾、颠倒黑白的话,陈太忠根本没反驳的兴趣,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人物,甚至不值得他嘴巴动一动,倒是廖大宝对此非常不满,闻言禁不住重重地一哼。

“你俩。是干什么的?”郭主任终于扭过头来。面无表情地发问。

“北崇区政府的,上级领导指示我们过来,”廖大宝淡淡地回答。

“区政府的,怎么不去小礼堂?”郭主任沉声发问,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

“不想进去,”廖主任也有几分傲气。直接顶了回去,“首长还没来呢。”

郭主任看一眼蹲在那里的陈太忠。嘴巴略略动一下,终究还是没再纠缠。他转身看一眼中年汉子,厉声发话,“还等什么?快搬花盆!”

“哼,”那中年汉子狠狠地瞪陈太忠一眼,冷哼一声转身去搬花盆了。

“区政府的就能随便打人?”郭主任安排完这要紧事,才又转头看向廖大宝,“这是章城,不是阳州,叫什么名字?我会向你们领导反应的。”

“你算那棵葱啊?也有资格问我领导的名字?”廖主任脸一沉,冷冷地反问一句——对方既然被称为主任,市政府里最大的主任是什么?了不得就是办公室主任,还真没资格在陈区长面前显摆:你丫先把自己的名字报上来吧。

“怎么回事?”这时候,又过来一个黑脸膛戴眼镜的主儿,首长马上要到了,市政府里居然打起来了,由不得人不重视,这位黑着脸发话,“小郭你说。”

“李市长,”郭主任赶忙点头,又冲蹲在地上的那两位一努嘴,“北崇区政府的,门卫要他们帮着搬花盆,这不就……打起来了?”

“这迎接首长呢,你们就不能配合一下?”李市长一听就明白了,合着章城人征用北崇人,北崇人不答应,他皱着眉头发话,“这时候还分什么章城阳州……叫什么名字?”

“陈太忠,”陈区长懒洋洋地回答,也不往起站,“我就奇怪了,什么时候你章城市政府的门卫,都指挥得动我这北崇区长了?李市长,要不等首长走了,你跟我去北崇搬花盆?”

“陈太忠……原来是你,”李市长看着他,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然后身子一转,也不跟他计较,只是嘴里冷冷地刺一句,“你堂堂的一个区长,蹲在这儿,成什么体统!”

“我下村子经常蹲在田埂上,也没谁小看过我,”陈区长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原来章城的干部,都是蹲不下来的。”

牙尖嘴利,李市长心里暗哼,却也不跟他一般见识,今天市里这么重大的任务,他犯得着跟一个外地的小区长叫真?

就在这时,前方呼啦啦地走过来三四十号人,有人还在维持秩序,“都跟上,跟上……听从指挥,后王镇农业基地。”

原来首长因为耽误了行程,索性不来市里了,直奔考察点而去,一群接到消息的人,马上鸡飞狗跳地动作了起来。

陈太忠和廖大宝见状,也赶紧站起身,本来两人想开小车的,不成想那边有人招呼,“你们俩是北崇的吧?谁是陈太忠,上车!”

“我是,”陈区长走上前,摸出工作证给对方看一下,心说这组织得还真乱,一边让我把车加满油,一边是让我上依维柯……能靠谱一点吗?

不过很显然,现在上大巴才是正确的选择,上车之后,大巴缓缓驶过那几个鼻青脸肿的主儿——他们还在搬花盆,年轻的区长无奈地摇摇头:看这场架打得,有意思吗?

(掉到第二十二了,还有二十七个小时,三月就结束了,谁看出月票了吗?让我们追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