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58 -3859神展开凌晨还有

3858 3859神展开(凌晨还有)

3858章神展开(上)

后王镇离市政府并不远,二十公里出头,路也修得很好,陈太忠在车上就是闭目养神,也不跟身边的人交谈。

车队用了二十分钟抵达,大家走下车来,陈太忠发现除了两辆依维柯,还有四辆小车——其中一辆奥迪车,正是陈正奎的座驾。

陈市长下车之后,四下扫一眼,也不知道看到陈区长也没有,就自顾自地低头跟身边人说起话来,一副生人勿近的嘴脸。

有意思的是,离他不远的一辆奥迪车里,下来的就是过总,两人打个照面之后,只是轻轻颔首,过总索性身子一转,向另一个方向走了。

有意思啊,陈太忠看得有点想笑,明明是认识的,也不知道撇什么的清,不过转念一想,自己和姓过的,可不也是这样吗?

也不知道,这货给了陈正奎什么好处,陈区长心里着实为紫家的大手笔吃惊,不但搞定了黄家,搞定了魏天,同时还搞定了陈正奎和李强——陈市长和李书记最近斗得可是厉害。

可是再想一想,这似乎也是正常的,油页岩的项目可是价值五六十个亿,如此巨大的利益,拿出些银子打点人算多大事?

而且再细细地分析,过总只需要重点打点好黄家和魏省长,地方上基本上就没什么阻力了,陈区长要听黄家的指挥棒,陈市长对魏省长的示意,恐怕也只能接受——毕竟是在魏天的大力支持下,陈正奎才能得到这个位子。

至于说李强,面对这样的组合和阵营,哪敢生出半点不满来?这时候有人居中协调一下,李书记甚至得帮着别人做陈太忠的工作——哥们儿猜得不会很离谱吧?

陈太忠不知道的是,他猜的一点都不差,李书记真的是被动卷进来的,而且在这样的漩涡中,李强既没有选择的权力。也不具备反抗的能力,他能做的。就是把陈太忠的利益,跟自己的利益绑到一起。

下一刻,陈区长的思路延展开来,又意识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紫家在这个项目上。做了这么多的工作。那么……他们打算通过这个项目,赚取多少钱呢?

没想到这一点也就算了,一旦想到了,陈太忠就觉得背心发凉,这个项目,不但要往烂里做,更是要往空里做了,项目做到最后……北崇还能落下什么?

是不是该采用点非常规手段,今天就阻止事情发生呢?他甚至开始考虑这个可能。

陈太忠从来都没想过,让这个项目真的落到紫家手里。他甚至都有跟黄和祥翻脸的心理准备,也就是黄老三最后让了一步——你做出个配合的意思即可。他才勉强答应了下来。

陈太忠一开始琢磨的,就是在首长公开表态的时候,捡机会使个法术,令首长脱口说出,这个项目目前无法考虑——以这位的口碑,当场说了的话,是绝对会认账的,不管事后他心里怎么想的,这个面子是会绷住的。

到了现在。陈某人已经是很少使用非常规手段了,那会让他感觉自己的情商提高得不够。但是遇到不可抗因素的时候,他也不会迂腐到不用。

然而,答应了黄老三之后,这个计划就不合适了,陈太忠打算放弃在此环节动手脚——反正他阴人的点子多了,也不在意一城一池的得失。

在他的设计中,首长核准了这个项目到项目上马,也有很长一段时间:方案书报上来之后,怎么不得审核和落实一下?等确定动工的时候,最快也得三个月——这还是考虑到了紫家的影响力,如若不然,拖个半年也正常。

这段时间里,陈区长能动手脚的地方也不少,尤其妙的是,几个小意外下来,足够把开工日期拖到大会结束之后,到时候黄和祥好处在手,还可能再来逼他吗?

只从聂启明一事上,陈太忠就看出来了,黄老三绝对不是那种传统的践诺君子,此人做事的弹性很大,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在这一方面,黄老二和黄老三有异曲同工之处——都是着了急可以不讲理的。

然而从做人上来说,黄老二其实更讲究一点,他只是别无选择的时候才会耍赖,而黄和祥为一点小事都可以忽悠人,只要他觉得践诺有点麻烦,不值得他这个中央委员浪费时间,那就可以直接忽悠过去——这才是政客本色。

这些扯远了,总之陈太忠认为,只要能糊弄着撑过大会,到时候不管黄书记是什么结果,估计是不会再给北崇什么压力了,到时候他借着一些小事,公然地不配合紫家,最终导致项目无法落地,也不是不可能的——地方抵触,导致项目流产的例子,实在数不胜数。

当然,陈某人是以德服人的,他跟紫家也没旧怨,只要对方愿意坐下来好好谈,这事儿也不是不能商量,但是捞一票就走的心态,绝对是要不得的了。

而对方不肯就范的话,只要他营造出足够的气氛,想必黄家也不会因此怪罪他,导致北崇不能再申请类似的项目。

诸般种种可能,实在不是一支秃笔写得尽的,总结一下,就是一句话,陈太忠这次是放弃了算计,真心打算做出配合姿态的——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总会有可乘之机的,没有机会,不能制造机会吗?

但是见到眼下的情况,陈区长禁不住就要盘算一下,这货下了这么大的功夫,将来的工作……怕是不好做啊。

要不然,今天还是暗地里使个手段?他重拾往日的思路,内心也在激烈斗争。

其实,今天使手段也有好处,那就是——这纯粹是首长的意思,跟北崇什么的不搭界,不吸引仇恨,不像日后使手段,就算再巧妙再灵异,陈太忠也难逃唆使的嫌疑。

自由心证这四个字,那不是白说的,哪怕是花城人来闹事。抗议项目落户北崇,也证实了没有北崇人唆使。但是……受益最大的,嫌疑最大。

要不要坏事呢?陈太忠正纠结呢,远处一列车队驶来,警车开道——首长的车队到了。

陈区长这是第一次见到现任正国的排场。尤其这位是实打实的一人之下。场面真的大,警卫先下车维持秩序,然后是马飞鸣和魏天齐齐下车,众星拱卫等待首长下车。

除了他俩,省里的一干常委基本上都到齐了,再加上首长的随员,人数真的不少,而且章城的四套班子,也是跟着首长来的。

合着在市政府的那些,都是没有资格界迎的主儿。也就是农业局长、计委主任之类的,那呵斥陈太忠的李市长。也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副市长——真正管事的都出去了。

陈区长所处的位置,有点遥远了,离了首长差不多有四百米,这跟他的矜持有关,若是他执意上前的话,起码能……再近两百米——更多也就不可能了。

然而,就算站在这个位置,也有人过来了解情况,知道他是政府工作人员。了解的那位转身就走了——其实也是个形式。

接下来,首长视察了农业园区。章城的农业园搞得还是不错的,起码看起来不错,时值盛夏,姹紫嫣红的分外好看,还有大棚和你时下相当流行的滴灌技术。

首长看得很感兴趣,不时地问一两句,旁边还有一个老农模样的人,经常就被抓住问两句,至于问的是什么,陈太忠隔得太远了,不太听得清楚。

不过看得出来,首长对此番视察,大致还是满意的,他不但问得细,脸上也没什么失望的表情,倒是他身边站着的几位,脸色越来越凝重——显然,首长的问题不是那么好回答的。

“真够无聊的,”陈太忠轻声嘟囔一句,天光虽然好,但是已经过了六点,首长不提吃饭,大家似乎也就忘了这档子事儿,兴致勃勃地谈着工作。

“本来就挺无聊的,”一个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总站了过来,他略带一点怜悯地发话,“都要走的人了,还搞这个……图啥呢?”

“有本事你大声点说,”陈太忠白他一眼,待理不待理地回答——就算人家要走了,也不是你能这么轻佻评价的,要是紫家的评价也算了,问题是你根本就不姓紫。

而且你并不是受害者,还惦记着通过人家拿项目,眼下如此说话,真的令人齿冷!

“我一个小人物,声音大一点又能怎么样?”过总却是不在意,自顾自地说着,不过眼下大家的注意力都在那一块,也没人注意到他俩的交流,“不管他走不走,项目还是要搞。”

“他走了你也能搞?”陈太忠意味深长地看对方一眼。

“麻烦他盖个章就是了,”过总轻描淡写地回答,事实上,这回答不无警醒之意,“他要在,活儿还不好干,走了的话,大家都省心。”

你好像是对我做什么暗示?陈太忠侧头看他一眼:是想告诉我,就算这位下了,也不能对你的项目指手画脚,是这样吧?

你要真这么想,可就大错特错了!我对这位,真的是没有丝毫的敬畏,陈区长也不想说那么多,只是淡淡地笑一笑——我只是差黄家点人情,跟其他人还真是没什么关系。

3759章神展开(下)

他俩聊了几句,旁边就有人拿眼角的余光瞟来,陈太忠这才反应过来:尼玛,又上当了!

不管他自己是怎么想的,但是此情此景看在别人眼里,那就是紫家人跟黄家人在密切交谈——这样两个阵营的沟通,原本就是一种信息的释放。

“回头再说吧,”陈太忠往旁边走两步,至于别人可能认为,这是欲盖弥彰,那他也只能认了,没办法,他不能拿起大喇叭来撇清。

过总冲着他微笑着颔首,也不多说什么——至于对方是在撇清,还是谨小慎微,他完全不在意,上面协商好的事情……你能蹦跶几下?

玩上层的公子哥,基本上都习惯这么思考问题,看的是大势,讲的是上层关系的博弈,至于说下面人捣蛋,这实在太常见了。根本不是大家所考虑的因素——大势已定的话,战车轰隆隆地碾压过去。不信谁敢螳臂当车。

像当初邵国立都敢惦记这样的项目,也是出于这样的原因——上面能把项目立起来,那大家就不愁赚钱的法子,哪怕换届都不怕……正经这还是赚钱的机会。

至于项目落地的地市是怎么考虑的。不怕说句难听的——谁会在乎?

两人短暂的接触。并没有用了多长时间,不过确实有人注意到了,现场的人实在太多了。

首长视察的兴致实在不小——或者是真正注意农业,直到六点半,他才停下脚步,低声跟身旁不远处的魏天说句话。

陈太忠的耳朵刷地就竖了起来,只听到魏省长迟疑着回答,“这个推广难度比较大……目前不具备可操作性,基础设施的建设是一方面,化工产品的匮乏也是瓶颈。”

“嗯。竖个样板供领导视察,就不存在这样的困难。”首长点点头,面无表情地表示,正国级的首长在下面视察,说话真的百无禁忌。

“确实是有实际困难,章城目前想要上个合成氨项目,”魏天使个眼色,旁边就有人递上了一份文件,他笑着发话,“这个项目一上。能极大地缓解农民的需求……您看一下?”

“啧,”首长略带点苦恼地咂巴一下嘴巴。不过伸手还是接过了文件夹,他随意地扫一眼,就将文件夹递了回去,“八千万……是想抱团上市吧?”

“章城还没有上市企业,”魏天陪着笑脸回答,“希望能获得首长的支持。”

“我不支持,你们上市不上市的,去找相关部门,别跟我说,”首长说话就是直接,他直截了当地表示,“这个项目我不认可,重复建设了……就不该上。”

我就知道,顺风车不是那么好搭的,陈太忠在远处看得兴起,禁不住摸出一根雪茄来,叼在嘴上点燃——看看,玩脱了吧?

“您指示得对,是有这个嫌疑,不过目前合成氨是供不应求的,”魏天笑着点点头,他解释了苦衷,却也无意说太多,“我们也在尝试一些新的路子,但是很不容易,也不知道该不该争取,希望您能帮我们把一把关。”

“把关我未必在行,”首长微微一笑,“不过你出了题目,我总要接着,我不怕你小看我,我是怕恒北的群众小看他们的总、理。”

“总、理真幽默,您平易近人的精神,是我们应该认真学习的,”魏天干咳一声,“恒北有一个成为能源大省的梦想,如果有中央的精神,那我们的梦想就插上了翅膀……”

我艹,佩服啊,陈太忠在远处听得禁不住摇摇头,从心底里发出了感慨,省部级领导的水平,就是不一样,这话说得……绝了。

绝在哪儿呢?说来话长,首先是简单一句话,能从农业基地的话题引到合成氨,这不容易,有些人说了,农业和合成氨不是相辅相成的吗?这真的是太扯淡了——换你上来,你有本事引着首长跟着你的话题走?

这是第一难,第二难就是项目的转换。

八千万的合成氨项目,想必也是章城所期盼的,这次也是递了条子想现场过的,但是首长终究是首长,一眼就看出,你不但想上这个项目,还想捆绑上市。

这时候,国企上市条条框框很多的,审核很严,不但要有盈利项目,对地方政府来说,还要体现社会责任——要收购两个资不抵债的国企,这叫捆绑上市。

当然,真正资不抵债的大型国企,也能剥离出来两个优秀资产上市,而把包袱丢下,这是一个混乱的时代。

又扯得远了,总而言之,章城是打了小算盘的,但是被首长的火眼金睛一眼识破,而毫不犹豫地打了回票,陈太忠注意到了,那递文件的应该是章城市的市长。

然而,大戏才刚刚开始,相对于五十亿的油页岩项目,八千万的合成氨真的无足轻重。

而魏天把合成氨摆在油页岩前面,用意也很明显——前面那个项目,过了固然好,但是一旦否了,下一个项目……首长你得给地方留点面子。

所以陈太忠就觉得,章城实在有点可怜。自愿为油页岩项目铺路——合成氨项目十有八九要被否的,这确实是涉及到重复建设了。而章城在原材料上没什么优势,只是一厢情愿。

而接下来魏省长的回答,那就是神展开了,硬生生地扯到了能源项目上。能过度得如此自然。殊为不易,但是更不容易的是,他有胆子当着首长的面这么扯。

陈太忠一直有点好奇,魏天会如何向首长塞私货,而且今天又把过总、陈正奎和自己都叫过来了,何来这么大的把握?

没准就是等在这里待命,陈区长不得不如此猜测,这种事儿他在京城遇得多了,倒也没觉得意外,正经是魏省长在众目睽睽之下。就如此神展开一把,令他相当地吃惊和佩服。

更令他吃惊的。是首长的反应,这位面无表情地哼一声,“哦,有新能源开发思路,这个很好,具体是些什么?”

首长你这也太好说话了吧?陈太忠愣了好半天之后,才蓦然地反应过来一个他早就知道的事实:其实真正的大领导,架子都不大——尤其是对上老百姓的时候,根本没有摆架子的必要。

“阳州一直在搞油页岩的开发规划。”魏省长简单地介绍,“从石头里面干馏出页岩油。可以做为石油的有效替代品,对国家的能源安全,具备深远而重要的意义。”

“这个我知道,二战的时候,德国就是这么搞的,”首长点点头,“开发成本比较高,比石油贵多了……最近议论这个的不少。”

“我们阳州愿意做一个试点,为国家开发这个资源,趟出一条路来,同志们信心也很足,”魏省长继续发话,马书记站在离他不远处,一脸恬适的微笑。

“阳州,”首长轻声嘟囔一句,似乎在想些什么。

“您的行程没有这一项,那里的同志在这里集结待命,”魏省长笑着解释一句。

“唔,恒北的整体一盘棋,搞得不错嘛,”首长淡淡地看一眼刚才递稿子的那位,这就是点明了,你们搞的这些小动作,在我眼里无处遁形,牺牲一个,加大另一个的筹码。

不过,对这样的小手段,他也没有计较的兴趣,“有概要介绍吗?”

“有,”魏天一伸手,旁边的同志就将厚厚的一叠资料递了过来,“前面两页是概要,请您过目。”

要不要出手呢?人群深处,一个高大的年轻人面无表情,心里却是在纠结着。

首长接过资料,却没有着急看,而是瞥一眼递资料的高大年轻人,“这是……”

“这是阳州市的市长,陈正奎,”马书记终于开口,微笑着回答,“团省委成长起来的,很有冲劲儿的年轻人。”

“哦,”首长点点头,低头翻看资料,嘴里还在发问,“投资大概有多少?”

“三十个亿左右,”陈市长笑容满面地回答,“规模太小的话,容易导致成本剧增,大工业生产方式,控制成本很有必要,我们阳州的油页岩,品质非常高。”

有一套,陈太忠听得嘴角**一下,敢冠冕堂皇地忽悠首长,三十个亿搞油页岩,追加投资是必然的了,这是要争取先立项啊。

再想一想,也是这个理,项目立起来了,这位也到点钟了,到时候再追加投资,那就方便多了——怪不得邵国立那么眼热。

首长用了差不多一分钟,看完了前两页,然后看一眼魏天,“恒北打算出资多少?”

“省里市里都凑一点,大概三个亿吧,”魏省长苦笑着回答,“恒北的财政确实紧张,但是这个项目立起来,对整个国家都有好处。”

他说完这话之后,现场一片寂静,空气沉重得令人窒息,这可是三十个亿的项目,恒北只出三个亿,希望不要激怒首长吧……

(月底了,凌晨惯例有加更,预定四月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