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63 -3864以一当百

3863 3864 以一当百

“真是扫兴,”陈太忠挂了电话之后,重重地叹口气。

“闹事的人多吗?”白凤鸣出声发问,最近关于娃娃鱼的事,他多少有点耳闻,现在再听那么一两句,大致就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四五百号人吧,”陈太忠站起了身,“你俩吃吧,我得走一趟浊水。”

“我跟你一起去吧,”白凤鸣放下筷子,也站了起来,“好有个照应。”

“吃你的饭吧……小廖你也坐着,”陈区长淡淡地吩咐一句,转身向门外走去,“下午都有工作,把自己分管的事情抓好,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了。”

待他离开之后,刘海芳狐疑地看一眼廖大宝,“养娃娃鱼的名单,公示了?”

“在养殖中心公示的,”廖主任沉声回答,“区政府门口就是个数量,详细名单是公示在养殖中心了……鱼苗还是要在那边领的,我也是昨天中午才知道。”

昨天中午,还是在这个包间,陈区长和徐区长在鱼苗发放的公示上达成了共识,区政府门口只把大致情况公示出来,其他细节去养殖中心了解。

也是在昨天下午一上班,养殖中心那边贴出了大名单,并且要求在十日内,名单上的人来中心签订合同,徐瑞麟这是想到,万一有没上名单的养殖户想讨要说法,也是会来养殖中心,不会影响区政府的正常办公秩序。

这两个公示一贴,徐区长的电话登时就被打炸了,不过他也不在意,一遍又一遍地告诉对方,这就是最后结果,区里前期给你们做过工作了。

有人很愤怒地表示,你连一点前兆都没有,就截止了报名,对你这种可能涉及暗箱操作的行为,我们要向陈区长反应!

陈区长知道此事,徐瑞麟淡定地表示,心里隐隐也有些快感:前一阵,我发动人使劲给你们做工作,你们是何等地左推右推?机会一旦错过了,就不会再有了。

不成想从今天早晨开始,养殖中心门口就开始有养殖户抗议,到了中午,已经聚集了五六百号人,徐瑞麟闻讯,十一点多的时候赶了过来。

不过他磨破了嘴皮,群众们也不听他,纷纷表示说,希望区里能再给大家一个机会——北崇人一向是悍勇而抱团的,而徐瑞麟的威慑力,远远赶不上陈区长。

而且,徐区长这人有个特质,就是太儒雅了,一般不愿意让别人太难堪,同时他手上也没有明确的证据,证明有人私下串联,想搞同退同进的联盟,所以不好明说此事。

于是他不得不打电话给陈太忠请示,这个事件该如何处理。

陈太忠也不想让这帮人来区政府折腾,那就只能放下饭碗,匆匆赶来,一路上,他的心里也不平静:你们自己放弃了机会,还好意思为难养殖中心?

因为心里有气,他的车开得飞快,用了半个小时就赶到了浊水。

娃娃鱼养殖中心已经今非昔比了,这个建在小山包上的养殖场,铺设了八百米的水泥路跟外面公路相连,又砌起了高达三米的院墙,院墙上还架着铁丝网,四角还有岗楼,搁给不明就里的人看,十有八九会猜测这里新建了一所监狱。

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院墙建得这么高,并不单纯是为了防盗,前文说了,娃娃鱼对各种污染都很敏感,噪音和灯光污染,是不能通过铁栅栏来阻隔的,必须建院墙。

而养殖中心虽然养了几只狗,却又不敢多养,那么只能把院墙建得高一点,再搞几个岗亭,简而言之一句话,都是逼出来的,没办法。

眼下养殖中心的大铁门口,就黑压压地围满了人,众人在那里大呼小叫着,几个工作人员待理不理地维持着秩序——反正现在中心里也没苗种,不怕群众冲击。

陈太忠在大门口停下车,铁青着脸走了下来,这时群众们已经发现了来车,更有人认出了是区长的车牌,于是有几个人一脸欢喜地跑过来,“陈区长您可算来了,要给我们做主啊。”

“你们能耐大了啊,”面对欣喜的子民,陈区长却是没什么好脸色,他沉着脸发话,“吃个饭都不让人安生,有本事你们堵我家门去。”

欣喜的众人登时就是一愣,陈太忠却是不搭理他们,冲一个工作人员招一下手,“来,就是你,把我的车看住,省得别人扎了我轮胎。”

那位闻言,马上小跑着过来,欣喜地为区长服务,待他看到车里的空调还开着,于是请示一句,“区长,不熄火行吗?”

“随便你吧,在车里凉快一下,这大中午的,不容易,”陈太忠随便交待一句,转身穿过人群,走到大门口,双手向身后一背,虎视眈眈地扫一眼在场的群众。

陈区长的**威,那真不是盖的,就这么一眼扫过来,整体的噪音最少降低了九成,不少人是携家带口一起来的,这时候,男人纷纷约束女人的嘴巴,女人更是抬手捂住孩子的嘴。

一个人站在那里,一个字儿不说,就能威慑住六七百号人,目睹了这一瞬间,在场的工作人员才深深地体会到,什么叫真正的威严,若干年后,还有不少人提起这一震撼场面——尼玛,现在领导的威严,纯粹是警察维护出来,话说陈区长当年,我可是亲眼目睹了……陈太忠扫视大家一眼,又停顿了大约十来秒钟,才皱着眉头发话,“这是都闲得蛋疼?有问题可以通过正当渠道,向区里反应……都围在这儿,要干什么?”

“我们就是觉得这个苗种发放有问题,”“这才放出一千尾苗儿来,怎么就不接受报名了?”“徐瑞麟做事有私心……”

大家七嘴八舌地辩解,陈区长一抬手,止住众人的发言,“有问题可以谈……谁是组织者?代表大家站出来。”

这抗议是真的有人组织,但是面对异常强势的年轻区长,没谁有胆子站出来承认,最后还是一个老汉站了出来,“我们都是气不过才来的,没谁组织。”

“那行,你们选五个代表出来,”陈太忠点点头,“我就在厂门口这个大院里,跟你们把事情摆清楚……除了代表,谁敢随便插嘴,小心我揍你。”

陈区长的态度真的很蛮横,按说以北崇人的彪悍作风,是断断不肯吃这一套的,但是这天底下一物降一物,偏偏大家还就认陈区长的脾气。

当然,也有些小伙子心里很是不忿,但是能在娃娃鱼苗种上被人忽悠了的,都是些“深谋远虑”的主儿,就有人拽住他们,说陈区长着了急能给人当爹,丫的脾气实在不好——反正咱们是来讨说法的,何必急在一时?

于是六七百号人聚在一起,开始选代表,大家都听明白了,对话是公开的,那么一般人和代表的差别,就是代表可以说话,其他人只能听着,所以这代表需要德高望重能说会道。

但是这个说话的权力,也有很多人争取,毕竟这来讨说法的娃娃鱼养殖户,是来自于北崇各个乡镇——你在你的乡里牛逼,我外乡人不认你。

所以这个选举,也是吵吵嚷嚷了十来分钟,大家才选出五个人来,最开始说话的老汉落选了,他还挺恼火的,“一帮混球,连我都信不过,你们等着吃亏吧。”

“那行,加上你老汉,六个好了,”陈太忠抬手一指,通过刚才选举的那一番嚷嚷,他已经听出来点名堂,在场的这六七百号人里,有养殖大户,但更多的是散户。

而且他也听出来,大户们一开始似乎是想私下跟徐瑞麟协商,孰料事机不密,被散户听到了风声,他们也起了疑心,认为自己可能是被忽悠了。

所以选上来的五个人里,有三个明显是散户的代表,这三位的口碑都不错,属于报个名字,外乡人都能知道的那种,北崇的民间,乡老治政的味道很浓,大家都很注重名声——连混混都很注重这个,名声能传到外乡,人品就确实值得信赖。

“陈区长很忙,你们六个人,一人提个问题,”徐瑞麟刚才在屋里吃方便面,听到动静早就出来了,他先为区长保驾护航,“从你开始。”

最开始的这位,却不是散户代表,他的问题很尖锐,“徐区长,我记得当初说了,钱是借的婆娘家的,要再考虑一下,并没有确定说我不养……陈区长,他这一声招呼不打,就直接把我的根儿掐了,合适吗?”

“我艹,”不等陈区长回答,围观群众里就有人叨叨,“我们选你当民意代表,你就只知道嚼谷自家那点破事,这尼玛什么玩意儿嘛。”

“刘二嘎子你闭嘴,”旁边有相熟的明白事,伸手就把他的嘴捂住了,低声地劝诫,“你管他说的是谁的事儿呢?区里能放人一马,就能放人十马……他可以说钱是他老婆的,你不会说你的钱是老爹的棺材本儿?”

3864章以一当百(下)

“可以报名的时候,区里通知你了吗?”陈太忠不受别人左右,淡淡地发问。

“通知了,”这位点点头,这些事情都是乡里乡亲操办的,实在做不得假,“但是……”

“别跟我说但是,”年轻的区长直接打断他的话,“区里是否有人阻拦你报名?”

“没有,不过我家情况特殊,我从小老妈死得早……”这位还打算狡辩,不过陈区长一摆手,“你的问题我解答了,你有考虑的权力,区里没有等待你的义务,拖累了鱼苗发放的工作,你承受得起吗?下一个。”

下一个是个老汉,散户代表,他情不自禁地问一句,“但是离鱼苗发放时间还早,多等两天……能算拖累吗?”

“能不能算拖累,你说了不算,区里多少事,还等着统筹规划,都耽误在娃娃鱼上面?”年轻的区长又是一摆手,“下一个。”

“我的问题还没问呢,”老汉登时就急眼了,他确实是准备了问题的,这算怎么回事?

“你已经问过了,”陈区长不给他解释的机会,“下一个……这个大姐说。”

大姐年约三十许,也是散户代表,虽然是女性,但在这个场合能被推为代表,自有其底蕴,见识过区长的不讲理之后,她沉吟一下,缓缓发话,“区里号召养殖娃娃鱼,我和许多乡亲,借钱修了鱼池。”

这就是散户和大户的不同,身为散户代表,她会本能地联想到很多同命运人的遭遇,而不是只强调个体的感受。

“嗯,”陈太忠点点头,对方这是陈述,不算疑问,他可是自命讲究人,“你继续。”

“池子修好了,贷款修好的,但是没有鱼苗,”女人抬头,冷冷地看着年轻的区长,“我们还要还贷……我代表大家问一句,陈区长,我们到底做错了什么?”

“报名的机会,没有给你吗?你能确定,区里没有通知到你吗?”陈太忠毫不客气地反问,“你能不能确定?或者……你们之中有谁能确定,区里没有通知到?”

“这个不能,”女人缓缓地摇头,又看一眼徐瑞麟,脸上难得地泛起一丝扭捏,“徐区长是个好人,是个负责的干部。”

老徐这女人缘,还真不是盖的啊,陈太忠禁不住想起了市民政局的莫娇,不过下一刻,他就硬起了心肠,眼下是处理群体事件呢,“既然区里做到了这些,那么我反问你一句,你认为……区里做错了什么?”

“我们只是想多考虑一阵,”不管是不是迷恋徐区长,女人都不得不承认,区里也真的没做差什么——事实上,在场的散户心里都清楚,这次是被大户忽悠了,所以她只能强调一点,“除了贷款,我们前期也花费了很多时间,认真地学习和考试。”

“区里也花费了很多资金,请来老师组织你们学习,至于考试,也是为你们的投资负责,”陈太忠冷冷地回答,“这个问题,你要是没有更深层次的阐述,那么……下一个。”

下一个又是疑似大户代表,见过了陈区长对前三人的提问,他也不说什么客套话,索性直接发问,“既然区里都是为我们好,为什么报名不给个截止期限?”

“对啊,”旁边的人听了,纷纷地聒噪了起来,其实这个问题,才是在场的人最想问的,这一刻,散户和大户的区别都不重要了——大家只想要个说法。

“区里有承诺,给出报名期限吗?”陈太忠也不多说,就是冷冷地一问,“如果有这样的承诺,那就是我们做错了,但是……没有,下一个。”

下一个就是最后一个了,也是个散户代表,他犹豫了好半天,才期期艾艾地发言,“陈区长,其实是有人误导我们了。”

“我很清楚,”陈太忠点点头,“但是误导你们的,不是区里,你们选择了相信流言,这个我真是爱莫能助,希望你们下次能睁大眼睛,知道谁是值得信赖的……你继续。”

这次区里果断中止报名,不选择让步,原因固然很多,但是有一点,是他跟徐瑞麟强调过的,那就是政府公信力的树立,他抓住机会,肯定就要强调一下。

“但是……我们获取信息的能力很差,”这位愁眉苦脸地发话了,“而且区里,也让我们伤心失望不止一次,我们走错了路,能给个悔改的机会吗?”

“啧,”陈太忠苦笑一声,无奈地摇摇头,“说实话,今天数你这个问题,让我揪心。”

重塑公信力,什么叫重塑?那就是以往的政府,伤透了老百姓的心,所以老百姓宁愿选择相信流言,也不选择政府——偶尔有一次政府正确了,他们后悔了,该不该答应呢?

细细想一想,他还是狠一狠心,重塑公信力,不可能没有代价的,只有真正地疼上一下,大家才会记忆深刻。

就像商鞅变法的时候,多少人不相信,看到有人扛着柱子到了北门,真的拿到了金子,大家心里那个悔恨啊,为什么不是我去尝试?要不然那金子就是我的了——但是,金子并不是那些后悔者所失去的,原本就不该他们得,放弃了机会,那就放弃了收获。

所以陈区长轻叹一声,“池子也就荒一年,明年的苗种就多了,有经验的人也多了,大家养殖的成功率也高了……就像你们之前担心的,错过了,不一定是坏事。”

他是铁下心思中止报名了,但是听到那女人和这汉子的问题,要说心里没有纠结,那也是假的——贷款那玩意儿,是有利息的,北崇的老百姓,真的很穷。

“轮到我问了吧,”最开始跳出来、获得外卡的那老汉发话了。

“你问,”陈太忠淡淡地哼一声,事无不可对人言,我还怕你问吗?

正经是老汉有点挠头了,他要问的问题,前面的人都问了,犹豫了一下,他才问一句,“其实区里就没打算放这么多鱼苗给大家,是不是?”

这问题有点过于阴毒,有挑拨干群关系的嫌疑,陈区长一听就火了,“老汉你这才是胡说八道,区里从让大家报名到现在,总有二十天了,你们轻信谣言,那是你们的事儿,不能怨区里不诚心。”

这也真是北崇的群众,搁给外地人,陈太忠早就老大耳光子扇过去了,但是北崇不行,他自命父母官,就要忍受群众的置疑,还要尽量将他们引向正途——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这话回答得很有力,但是老汉是最后一个发问的,那就没有“下一个”,他又没有中止人家提问,于是老汉又问,“那中心的鱼苗满了,我们的池子空着,咋办?”

你们相信流言,那是活该啊,陈太忠好悬就蹦出这么一句话来,但是……终究是为人父母,他轻喟一声,“那就养点别的吧。”

“能养啥呢,种莲藕?”老汉冷冷一笑,“水泥池子里,长得出来吗?”

“你老汉就是个坏怂,”陈太忠一指他,索性撕开面皮说话,“大家都不报名,可不就是你们胡乱串联宣传,想在截止日期之前,把鱼苗拿走?最后哭的是散户!”

这样的话,徐瑞麟张不开嘴,但是陈太忠说,那是一点压力都没有,他一开始不说,只是不想激起大家太多的逆反心理罢了。

“陈区长你不能这么说啊,”老汉一听也着急了,这是不少人都知道的秘密,但是被人戳穿,他脸上也有点挂不住,“我老汉跟谁串联了,你举个人名出来?”

他是真没跟人串联,不过是消息灵通一点而已,没想到,这次却是吃了消息灵通的亏。

“我还跟你举例子?”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若论不讲理,他是祖宗级别的,“看把你美得,行了,你多问一个问题,先闭嘴吧……你们五个,谁还有问题?”

“我有,”唯一的女人发话了,她举一下手,神色很凝重,“我们投资了鱼池,若是没有鱼苗,这一年就是白白负担贷款了……陈区长你刚才说,还可以养别的东西,不知道我们可以养什么?”

“你们最该养的,还是娃娃鱼嘛。”不得不说,某人的恶趣味实在太浓了,活该被众仙打得人界重生,他先强调一点,在这个事情上,区政府没有半点错误,“但是没有鱼苗,只能退而求其次,养些别的东西了。”

“那我们该养些什么呢?”女人耐心地发问,同时不忘强调一下,“这是同一个问题。”

“那就养点泥鳅、鱼虾什么的,无非就是弄点泥进去,”陈太忠正色回答,“其实这也是娃娃鱼产业链的一环……知道什么叫产业链吗?娃娃鱼要生长,它们要吃这些东西。”

停顿一下,他又补充一句,“这些玩意儿好养得很,比娃娃鱼好养多了。”

“泥鳅那还用养吗?”另一个代表不屑地发话了,“地里到处都是,挖出来就行了。”

“你这才是胡说八道,”陈太忠冷哼一声,“想让娃娃鱼长大,你以为百八十条泥鳅就够了?不怕跟你明说,就这个泥鳅喂娃娃鱼之后的生长效果,我也就半个月前才拿到……都是有数据的,不是像你一样,闭上眼睛瞎想。”

说到这里,他叹口气,语重心长地骂一句,“区里为大家的发展,整天操碎了心,你们倒好,不是信谣传谣,就是聚众闹事,可不是闲得蛋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