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66章 别唱歌

第三千八百六十六章 别唱歌

徐瑞麟对陈区长诡异的目光视而不见,他淡淡地发话,“剥麻机……也是要电的。”

你就不能说点让人高兴的事儿?陈区长意兴索然地点点头,“你不用说了,这个事情我在操心,还有别的事吗?”

“研究泥鳅养殖的专家,我认识几个,”徐区长笑着回答,他在农林水这方面,人脉其实很深的,有不少人知道这个。

“那交给你了,”陈区长转身向外走去,不过走了两步之后,他又停一下脚步,“记得控制一下费用。”

接下来,就是“迈开脚步动手动脑”活动的全面展开,丁小宁派的技术人员已经全部抵达,多达二十二人,北崇宾馆的接待能力有限,所幸的是,干部培训中心有个属于筹建处的小楼,安排他们住宿没有问题——他们要在北崇呆好几个月,培训中心也接不起这单子。

不过遗憾的是,随着他们的到来,丁总完成了自己的使命,转身走人了,她一走,蒙晓艳任娇也跟着走了,陈区长在北崇能深入交流的对象,就又只剩下了汤丽萍一个。

“我这就不知道装什么圣人呢,”送走丁总之后,陈太忠莫名其妙地有点烦躁,男人嘛,火气上头都这样。

想到自己好久没有见小萱萱了,也不知道她是否还在默默地擦石头,陈区长决定,要给自己放假,起码……起码得一天半,条件允许那就放两天。

“区长,民政局来电话了,”就在此时,廖大宝走了进来,“这八一了,七十五周年,逢五是小庆,市里要搞个庆祝活动,邀请您参加。”

逢五小庆逢十大庆。这都是默认的,不过市政府跟北崇的关系实在糟糕。所以这个邀请,是发自于民政局,而且都没直接打给陈区长。

“不去,”陈太忠干脆地摇头。连打电话给我的胆子都没有。这算什么诚意?

事实上,因为阳州的地理位置关键,又有大量的三线建设,是“大后方”的枢纽之一,军分区在恒北军区的地位不低,跟地方上的关系也算协调——与其相对应的是武警支队,武警跟阳州的关系,那真是糟糕到不能再糟糕了。

撂出这句话,他就着手清理最近的事务,打算给自己放假了。不成想没过多久,又一个电话打进来了。一个男人在电话那边哈哈大笑,“陈区长,最近挺忙?”

“你谁啊?听起来声音有点熟,”陈太忠待理不待理地问一句。

“我宗报国啊,”那边倒是不计较他的态度,大大咧咧地报出了名字,“陈区长,你不能用到我的时候,才想到子弟兵。”

“我总共也就用你一次。看你这记性好成什么样了,”陈太忠哈地笑了起来。这个名字一报,他就想起来了,小贾村遭遇泥石流的时候,他通过孙淑英,说通了恒北军区的司令赵光达,然后阳州军分区出动了士兵救灾。

作训科的宗科长,只是奉命前来,带的还是机关兵,连帐篷都不会架,第二天野战部队过来,才算是真正的救灾。

不过宗科长挺巴结他,他也得领这个情——终究是为北崇百姓救灾来了,“宗科长你有事就吩咐,市里这边的活动,我就不去了,天南那边有大活动。”

“可不是市里的活动,要去省军区呢,”宗报国在电话那边笑,“司令在阳州,我跟着政委去朝田,听政委说,赵老大很想见一见你。”

“你这扯淡得有个度,欺负我年轻吗?”陈太忠干笑一声,“赵司令想见我,那是胡说呢……我这人没啥本事,就是情商高,看得清楚自己的位置。”

“哈,陈区长你就是厉害,说得一点没错,我确实是在胡说,”宗报国干笑一声,然后直接来个神转折,“不是政委说的,是司令说的……赵老大确实想见一下你。”

这才是的,陈太忠咂巴一下嘴巴,这个要求他真不好推脱,无论从公从私。

从公家方面讲,小贾村村民确实得到了来自军队的无私援助。

有人可能会认为,这援助是理所应当的,但是真正经历了那场灾难的人,才知道这援助早半个小时和晚半个小时的差别——那个寒冷交加的时候,大家真的是度日如年。

而阳州军分区的救援之快,超过了大家的想像,这是一份重重的人情。

从私人方面讲,军分区能如此迅疾地出动,是赵司令看在孙淑英的面子上——这面子给得也不小,都不是用救灾的名义,直接打着部队拉练的旗号出来的。

我想回趟凤凰啊,陈太忠心里哀叹一声,却还不好有什么过度的反应,“那个啥,老宗,对你的进步有啥帮助吗?没有我就不去了。”

这话基本等同于废话,这种大神云集的场面,哪里有一个作训科长惦记进步的空间?

其实,陈太忠并不喜欢这种场面,别人说起来,这是在省部级干部的面前露脸了,但是他心里最清楚了,在那帮领导眼里,咱啥都不是——前一阵首长的视察,可以为佐证。

陈某人做为个堂堂的区长,连走进首长周边二百米的资格都没有,那这次去省军区,估计也就是路人甲的待遇,他又何必去丢人败兴?

人呐,最难看清的就是自己,陈区长认为自己看清了,哥们儿真的不想再受委屈了——万一按捺不住,再暴走一小下,岂不是辜负了子弟兵救助小贾村的美意?

“赵老大能跟我多说两句话,哥们儿的前程就有了,”宗报国不愧是军人,话说得十分直接和**,“陈老板,委屈你这一道,我日后必有回报。”

“你都这么说了,那我……”陈太忠犹豫一下,终于爆出了粗口,“我艹,我就不休假……尼玛,你们个个有难处,谁知道我的难处?”

“过了这一遭,以后我天天组织兵们去北崇拉练,”宗报国干笑一声,“太忠,对你来说无关紧要的事情,对我很重要……咱俩层次不一样。”

有个毛的不一样,我也是工人子弟,陈太忠沉吟一下,“需要我们北崇准备节目吗?”

“节目?”宗报国也沉吟一下,八一建军节,省军区肯定是要搞节目的,不过就算规模不太大,也有的是二三流艺人,你北崇能拿出什么样的节目?所以他婉转地提示一下,“你要实在过意不去,准备点慰问品就行了。”

你根本就啥也不懂,陈太忠无奈地咂巴一下嘴巴,“我们准备个节目,感谢子弟兵对小贾村的关怀,这是北崇的心意,你做不了主的话,还是请示一下领导吧。”

“嗯?”宗报国奇怪地哼一声,他是直脾气,但是脑瓜不笨,总觉得这里面似乎有点说法,于是干笑一声,“怪不得你不想去,原来是一旦去就不空手,行,我请示一下。”

你不懂,别人可是懂,陈太忠摇摇头,放下了电话,一开始他是不想去,就琢磨着面子问题,一旦决定去了,自然就要考虑其他东西了。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宗科长又打来了电话,他笑着发话,“陈老大,真有你的,首长指示了,欢迎地方准备节目,体现军民鱼水情。”

“我就知道是这样,”陈太忠微微一笑,“慰问品我也会带一些,去一趟,总不能空手。”

“但是……”宗科长拉长了声音,犹豫一下才又发话,“但是合唱和独唱就不要了,唱歌的太多,上面的意思是,弄个舞蹈什么的。”

“我勒个……知道了,”陈太忠苦笑一声,放下电话之后,他无奈地摇摇头,还得弄个舞蹈?这真是自己给自己找事。

陈区长一开始想的,还就是唱歌,这玩意儿最好练了,小贾村要是有唱歌的高手,就弄个男女对唱,实在没有,那就找上三四十号人,搞个合唱也简单。

跳舞的话,这可就有难度了,陈区长沉吟一下,还是抓起了电话,没办法,省军区都说了,唱歌的人太多……看来大家都会偷懒啊。

谭胜利接到陈区长的电话,也是微微地有点奇怪,待听明白之后,他犹豫一下,“一中倒是有舞蹈老师,不过水平有限年纪也有点大,独舞不可能……而且机关里的女孩儿们,最多也就跳个集体舞。”

有句话他没说出来——如果何霏不死的话,编舞的能力还是很强的。

“搞个七八个人的集体舞,今年的双拥任务,尽量用本地人……要快,”陈太忠也不跟他多说,直接压了电话。

“你总得说,要花多少钱吧?”谭胜利拿着电话,悻悻地嘀咕一句。

不过要说快,还真是快,半小时后,陈区长站起身一推门,才说要出去,不成想就看到谭区长带着一个女孩儿走了过来,“陈区长,我给您找了个人。”

“你凑什么热闹,”陈太忠有点不高兴,皱着眉头看那女孩儿——此人不是别人,正是那双胞胎妹妹叶晓慧。

“我就是学艺术的,舞蹈是我的强项,编舞也在行,”小叶同学看他一眼,“不要小看人行不行?我是来跟你谈价钱的。”

(听说拆开发文能涨月票,那么,大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