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67章 找外援

第三千八百六十七章 找外援

跟我谈价钱?陈太忠看一眼叶晓慧,也不理会她,而是扭头去看谭胜利,狐疑地问一句,“你怎么找上她了?”

“哎呀,这个说来话长,”谭区长笑一笑,“我找了好些人,都不是很满意,有的还在等消息,就去一中再找一下,路过小叶家开的商店,正好今天开业,就跟她说了两句……结果小叶说,她有信心拿下这个工作。”

“看不出你挺有名,”陈太忠看叶晓慧一眼,转身就向门里走去,“进来说。”

陈区长这么问一句,是因为他知道,小叶同学对他有点动机,上门找他也不止一次,就担心老谭是不是误会了两人的关系,要投其所好啥的。

既然听说这两位原本认识,他也就放松了警惕,待对方两人坐下之后,他还没来得及说话,谭区长先笑着解释了,“她姐妹俩都是一中出去的,同时考上了大学,我肯定记着的,而且她父亲也是咱北崇最早的个体户。”

“哦,”陈太忠点点头,看着廖大宝倒茶水,直接就进入了正题,“废话不多说了,小叶你打算跟区里要多少钱?”

“我的心理价位是十万,”叶晓慧小心翼翼地看他一眼,她虽然还是学生,但是对讨价还价并不陌生,当着谭区长和廖大宝,她不可能把价钱说死。

“有点出乎我的意料,”陈太忠的眉头微微一皱,让你编个舞,再指导一下,你这狮子大张嘴的,可真的不好,搁在五十年不变的特区那边,没准就被人绑了拍果照。

不过陈区长做官这么久,性子沉稳了许多,该有的城府也早就有了,他缓缓点头,“看来,你已经有了合适的方案?”

“是的,”叶晓慧笑着点点头,然后就开始卖弄她艺术专业的见识,“像省军区这种逢五小庆的节目,可不能是简单的集体舞,要不然会拉低整台晚会的档次……陈区长你说对吧?”

“唔,”陈太忠微微颔首,又摸出一根烟来点上,“你继续。”

“我这不止是编舞的难度增加了,对舞者基本功要求也很高,还要强调团队间的配合,这种默契,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培养出来的,”叶晓慧吧嗒吧嗒说个没完,粉红嘴唇快速地开阖,“而北崇这里,找不出几个这样的人。”

原来是这样,陈太忠听明白了,于是他点点头,不动声色地问一句,“所以需要找你的师姐师妹们帮忙,是吧?”

“我们常年在一起排练,有默契,也接过类似的活儿,”叶晓慧也不否认,她坦荡荡地回答,“现在是暑假,搁在平常我还不敢答应下来。”

那你能凑够多少个人,平常每个人出场费是多少?陈太忠很想这么问一句,恒北大学的艺术系,怕是真不值这价钱。

但是他转念一想,何必呢?小姑娘不懂事异想天开,他要真是计较,也不是个区长的气度,反正他没打算用恒北大学的人,于是他摇摇头,“你的师姐师妹……还是算了吧。”

“还有我们老师呢,”叶晓慧一听这话,就知道自己的价钱开得高了,但是当着谭区长,她不可能直接降价,于是就强调一下,“可以让我们老师帮着设计舞蹈动作。”

——学生们可能不值钱,但是我的老师出面,那可真不是小钱能打发的,好歹是带了这么多艺术系的学生,位置就在那儿摆着呢。

陈太忠却是懒得跟她多说了,径直发问,“你的这些同学,都是恒北人?”

“外省的差不多有一半,”叶晓慧略带一点自豪地回答,“恒大的艺术系,在周围几个省里,还是很有名的。”

“这是北崇的节目,要那么多外地人,成什么样子?”陈太忠果断地摇头,“对了,你姐是阳州师范的,她们那儿应该有舞蹈音乐什么系的吧?”

在他的设想里,跳舞的就算不是北崇人,起码也得是阳州人,搞上一堆朝田甚至外省人,代表北崇出节目,那真的不成体统。

“阳州师范不行,”不等叶晓慧回答,谭胜利就率先开口了,总算是他考虑到,大叶子就是在那里读书,没好意思说得太过分,“有条件的都出了阳州,那里整体的水平……嗯,不是很高。”

“师范可是差得太多了,”叶晓慧却是不在意,她不无自豪地表示,“我们恒北艺术系,整体水平远超恒北电影学院,那电影学院都是些什么啊,歪瓜裂枣一大堆。”

“啧,”陈太忠咂巴一下嘴巴,又看一眼谭胜利,不满意地发话了,“谭区长,这个事情……你就打算这么办了?”

“我这……真的能力有限,”谭区长苦笑着回答,这年头,找个跳艳舞的组合不难,找个唱歌的组合也不难,可你这要求,真的太难,“省歌那边我托人问了,估计有个五六万能下来,但是他们都不是阳州的,有些人也不是科班出身。”

“这点事儿都办不好,一定要把我忙死?”陈太忠恼火地一摆手,“去吧,我来安排。”

“咱阳州不是没有人才,关键是出去了就不回来了,”谭胜利一边站起身,一边嘴里还辩解,“总政歌舞团就有咱阳州的人。”

“我知道,还是落后,”陈太忠不耐烦地嘀咕一句,然后他看一眼叶晓慧,心里微微一动,“小叶你先留下。”

叶晓慧正欠起身子,打算也站起来,听到这话之后,想也不想就又坐了下来,心里却是有点微微的懊悔:早知道有这样独处的机会,今天应该不描眼线,再用bb霜打一打鼻侧影的——她知道自己的鼻梁稍矮,眼距较宽。

也不知道他要跟我谈些什么,小叶子的心里忐忑得很。

不成想,陈太忠把她留在办公室,没跟她说话,却是抓起了电话,“……嗯,是我,能不能找上七八个小姑娘,整个红色舞蹈出来?建军节马上就要到了,给省军区准备个节目。”

接电话的是刘望男,她一听是这事儿,就苦笑一声,“我早不跟那些人打交道了,而且剩五天就八一了,找小齤姐没问题,找舞蹈演员……你得联系小雅。”

“设计动作没问题吧?”陈太忠并不放心叶晓慧的编舞能力。

“我设计**动作没问题,”刘大堂放浪地笑一笑,“那行,我过去凑个数……不过太忠,我们当时的舞蹈动作,现在已经不是流行的元素了。”

“那你……可以设计其他方面的动作,”陈太忠干笑一声,挂了电话。

然后他又抬手给马小雅打个电话,“马总,有这么个事情,要跟你商量一下……”

马小雅耐心地听完,当即就拍胸脯表示,“这个交给我了,中视八一晚会复赛淘汰下来的,这个资格够不够?”

“复赛淘汰下来的……也得回军区表演吧?”陈区长觉得小马的牛吹得大了一点——你常年在京齤城混,这样的常识错误,不应该啊,“班子能端过来吗?”

“我是说舞蹈设计,”马小雅哭笑不得地回答,“反正不在中视演了,就无所谓剽窃了……我不找恒北军区的选送节目就行了。”

“熟练的舞蹈演员,我们也缺,”陈太忠不掩饰自己的短处,“时间紧任务重……京齤城找这样的人,应该比较容易吧?”

“要多少?”马小雅根本不说容易与否,直接问的是要多少。

“那得看多少个人的舞蹈了,”陈太忠有意无意地扫一眼叶晓慧,“不过我强调一点,活儿得好,不好不给钱。”

“活儿好的,价钱不便宜,”马小雅肯定要强调一下,“你确定这样,是吧?”

“钱你出了吧,”陈太忠淡淡地发话,“我不方便。”

为公家的事情,花自己的钱,这简直是闻所未闻,可陈区长有自己的考虑,若是聘用阳州当地的歌舞团,那肯定是走公家账目了,多少人盯着呢——阳州官场就没有秘密。

但是邀请京齤城人来,相关的消息会少很多,不用担心泄露,而同时需要强调的是——请来的人价码都不会太低,专业的就是专业的。

这笔钱,北崇负担得起,不过陈区长有自己的考虑,他自问,自己在北崇打造了一个很不错的形象,就不想有任何负面消息。

简单地解释一下,比如说他花了二十万请人来——在明白人眼里,这是感谢子弟兵对小贾村的援助,但是搁到别有用心的人嘴里,那就是北崇花了二十万民脂民膏,请京齤城的几个小姑娘来晃了一圈……嗯,这种天价,怪不得不让咱阳州人参与。

陈太忠实在太想把北崇搞好,太介意自己的口碑了,简直可以说有点道齤德洁癖了,所以他就想着,这个钱……咱自家出了,不让别人有歪嘴的机会。

马小雅倒是无所谓,这点钱对现在的她来说,真不算什么,而且——从太忠这儿失去的,总有机会翻倍找回来,“那行……不用我带灯光和音响吧?”

“这些没必要,我就是一个字儿,必须快,”陈太忠淡淡地回答。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官仙 哈十八”查找本书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