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68章 冷暖自知

第三千八百六十八章 冷暖自知

叶晓慧坐在那甲,简有就听傻了-你要拿下中视晚会的复赛节目?

再然后,听说京城要来人,而且是一个团队,她震惊得无以复加,身为艺术系的学生,她最明白帝都有多么难闯了一北漂的俊哥美女,真的不要太多,大多人付出了无数的艰辛,但至今还一无所获。

她自己甚至都没有北漂的胆子,那条路实在太过坎坷,叶家别说在北崇,在阳州也算富户,可是她很清楚,真要想有所建树,恐怕整个家庭都支持不起她在首都的投入。

再以后,陈太忠不用公款,要找人负担相关费用,对她来说,这就已经是比较麻木的事了,所谓富贵逼人唯其富贵,才能逼人。

连瑞奇马丁、布兰妮都要迎奉的人,也应该有这份豪气吧?

见陈区长打完电话,妈依旧坐在那里不做声,要是搁在往日,她有的是话说,但是现在她知道,两个人虽然距离很近,但真的是生活在不同的世界里。

“明天京城有人来”陈太忠漫不经心地发话了,没指定说话的对象,但屋里就她一个外人“可能是从绕云,也可能是朝田……,你能不能领舞?”

京城来北崇的渠道很多,从恒北省会朝田来,大约是最不经济、时效性最差的一条道路,从海角省会绕云和地北省会通达来,都还要好一点。

“领舞?我当然可以”叶晓慧先是愕然,随后胸前有若一万只雅犊蝶翩翩飞过,撩拨得她情不自禁“我跳舞最拿手。”

“那你去准备吧”陈太忠点点头“你老爸那个惠灵顿发电机,要做好售后。”

惠灵顿发电机那是我老爸谈下来的最多…”就是借你的名头,要对方铺货了,一万只雅蜡蝶飞过之后,小叶子的心里又来了一万只草泥马,在少女胸怀里横冲直撞她很不服气地发问“但是,你说要用阳州本地人,从首都请人来…,这算怎么回事?”

“本地暂时没人,只能这样了”陈太忠不动声色地回答,心里却禁不住叹口气:你以为我愿意?

“我跳舞,不一定比她们强,这个……你确定选我了?”叶晓慧眼珠一转。

“我别无选择,起码你是咱北崇的”陈太忠无可奈何地一摊双手“早跟你说了,这是北崇往省军区送的节目,怎么可能连个北崇人都没有?”

“合着我能领舞,是因为我是北崇人”叶晓慧撇一撇嘴,这一刻,她也不知道自己是该哭还是该笑了“但是陈区长……我很多师姐师妹的水平,未必比她们差。”

“你那师姐师妹里要是有两个朝田人传出去就不合适”陈太忠看得很清楚“太熟了,不敢用,你放心,京城来的那帮人,全是小贾村的。”

所谓做戏做全套,既然是小贾村感谢子弟兵,总不能做出批漏来。

“太熟了不敢用”叶晓慧听得苦笑一声“是啊,太熟了,惠灵顿只拿了六十台发电机熟人嘛,不敢用。”

“你不要夹枪带棒的”陈太忠先呵斥她一句,然后眉头一皱“这是怎么个意思。”

其实也没啥意思,区里采购两百台发电机,明康是被陈区长明确压了的,剩下的就是惠灵顿和另一家叫欣鑫的公司在争。

明康十台,惠灵顿六十台,剩下的一百三十台,都是欣鑫拿走了。

刘海芳接了这个单子之后,一直提防的就是明康,既然区长明确表示打压明康,那就只剩下两家的份额了,惠灵顿和欣鑫。

按说惠灵顿的优势不小,牌子够硬,又有本地的代理商,但是这个事情,毁也就毁在有本地的代理商了有了代理商,利润就是相对透明的,起码厂家要考虑代理商管不住嘴。

所以叶晓慧有类似的感叹,很悲哀的感叹,熟人就是原罪啊。

“多大点事儿,这次又不是你家卖”陈太忠听明白之后,不以为意地哼一声,刘海芳这么做,让他有点略略的不满,但也仅仅是一点,他跟叶晓慧真的没什么关系“发电机市场早晚要规范的,现在说的是领舞……你行不行?”

“我当然行啦”叶晓慧傲然地点点头,微笑着回答,其实她也是个聪明女孩儿“既然是你个人出钱,那不收费都行,我免费给你干。

“咳咳”陈太忠一口烟喷了出来,剧烈地咳嗽两声,免费给我干?“说话含蓄点,只是领舞”…留个联系电话。”

“这是我爸的名片”叶晓慧摸出一张卡片,她的手机是朝田的号,走上前将名片放到桌上,她才猛地反应过来,为什么他说自己不够含蓄,脸登时就是一红,狠狠地瞪他一眼,“你们男人,整天脑子里都想着什么?”

“哈。”陈区长干笑一声,心说以后不能跟林桓这老流氓学了,有些女娃娃能调戏,有些女娃娃却轻易调戏不得。

叶晓慧等了一等,见他不再说话,于是转身去沙发处拿她的手包,弯腰摆弄了起来,今天她穿的是一步牛仔短裙,这个动作使得牛仔裙紧紧地绷着,浑圆的臀部显得越发地挺翘。

再看看那白生生笔直修长的双腿,充满了青春的气息,陈区长撇一下嘴巴:年轻真好啊,可惜哥们儿已经老了。

下一刻,他拿起手机,翻看一下记事本,才要规划一下行程,突然手机就响了,来电话的是,是个不认识的号码,他禁不住犹豫一下。

然后来电就断掉了,此刻叶晓慧已经走到了门口,她扭头看他一眼,面色微红地嘀咕一句,“这是我的手机号。”说完之后,她快步离开。

“嘿。”陈太忠摇摇头,琢磨一下,还是将她的手机号存了起来……

马小雅的办事效率挺高,第二天中午就打过来了电话,说下午四点,飞机就会抵达海角省会绕云,“带了十五个孩子来,应该够了吧?”

“那我派车去接你们。”陈区长看一眼窗外,这大热天的,肯定不能让她们挤长途车。

“不用,刘望男把丁小宁的凯斯鲍尔弄过来了。”马小雅在电话那边笑,“听说那大巴搞得不错,我正要见识一下……给准备好住的地方就行了。

“那好说。”陈太忠压了电话,通知一下廖大宝,要他安排人把负责接待的三号小院整理一下,这种小院别说十五个人,二十个人也住得下。

然后他又打电话给谭胜利,落实一下区一中的空调到位了没有。

这次的彩排时间很紧,不宜有人打扰,区一中的学生食堂早就申请要装个空调,谭区长就搭这趟车,说可以借用一下食堂一顺便就把空调装了。

“在路上,估计五点钟能到,我一直在催着。”谭区长无奈地解释,“现在是装空调高峰期,没办法。”

绕云到北崇,也不过就是三个小时出头,陈区长算一算时间,索性不吃饭了,等着马小雅等人一起来,又让廖大宝通知叶晓慧一既然要领舞,晚上肯定要先一起吃饭,熟悉一下。

不成想快到六点的时候,宗报国打来了电话,“太忠,老洪说你这儿节目有眉目了,我可是马上就到北崇了,晚上一起喝酒。”

他嘴里的老洪,就是区武装部的洪部长,北崇要给省军区送节目,洪部长当然要关注,消息灵通一点,那也正常了。

不多时,宗参谋坐着一辆三菱越野车来到了北崇宾馆,陈区长正在视察宾馆新楼的建设,见到车来了,奇怪地看一眼,“怎么开个帕杰罗?”

“司令的车。”宗报国笑着回答,他并不知道陈区长曾经目睹帕杰罗出事,所以答非所问,“司令也挺期待北崇的节目,我就顺了他的车来……什么舞蹈?”

“十送红军。”陈太忠随口答一句,“演员正在路上,一会儿就到了。”

“路上?”宗报国眨巴一下眼睛,然后就笑了,“请了外援来?”

“哪里,都是北崇的,必须是北崇人。”陈太忠绷着脸回答,下一刻他也笑了,轻声嘀咕一句,“从首都请的人,领舞是北崇的……,别说出去啊。”

“我哪儿有那个闲情逸致?这种事儿也见多了,汽车兵还有色盲的呢。”宗报国是个口无遮拦的主儿,他笑眯眯地摆一摆手,“倒是陈老人……你这大手笔啊。”

“我这人做事就是这样,不做则已,做就要做好。”陈太忠随口跟他聊着,脑子里却是在琢磨军分区很关注这个节目?嘿,倒也有意思。

他觉得有意思,宗报国也觉得有说法这个节目来得很突兀,所以聊一阵之后,捡个没人的安当,宗科长低声问一句,“陈老大,其实你不准备这个节目,也可以的。”

“你知道什么?”陈太忠白他一眼,想到这货是个直肠子,他低声嘀咕一句,“后半年要开大会了,大家最好都夹着点尾巴。”

“啧,原来是这样。”宗报国登时恍然大悟,军地关系从来都是远不得也近不得,更何况在这种敏感时刻?然后他又补充一句,“你放心,我不会跟任何人说……”

(以后都是拆着发了,谨此告知书友,还有……强烈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