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72章 旁若无人

第三千八百七十二章 旁若无人

章尧东在凤凰科委讲话遇到停电,大概也就是这么扫兴了吧?

也不知道算不算报应,陈太忠无奈地撇一撇嘴,他倒是寒暑不侵,但是感觉到空气越来越热,想到小姑娘们都很辛苦,就看一眼刘望男“大家先上车凉快一会儿吧。”

凯斯鲍尔就停在食堂门口的树荫下,空调非常强劲,大约十分钟,车里就变得相当地凉爽了,刘望男又将偏光膜窗帘放下,直射的阳光也没了什么威胁。

小姑娘们在那个小小的水龙头上洗手洗脸,更有胆子大的,绕过玄关用另一个水龙头一一跳舞是个体力活儿,就算屋里有空调,也是满头满脸的汗,更别说还有单膝跪地的动作

第三千八百七十二章旁若无人洗漱完毕,车内温度也就降了下来,时老师抓紧时间,又把车载电视打开,跟大家一一讲述刚才她发现的问题。

其间,叶晓慧的手机响了一下,却是她父亲把发电机运到学校门口了,要学校开个出门卡,门房不给开,然后她老爹就不干了我是拿个发电机借给你们用,这是人情,总不能运进学校之后,运不出来吧?

可巧,这时候时彩就讲到小叶的领舞了,叶晓慧忙不迭将手机递给身边的女孩儿“你到后面,给陈区长接吧。”

陈太忠上车之后,就跟马小雅和刘望男到了玄关后面,还升起了玻璃,现在听到时老师讲课,索性躲到了隔断后面,原本陈区长还有点顾忌,马总哼一声“京城来的女孩儿,见识得多了……,车上又没有你们北崇人。”

三人正在隔断后面手眼温存,不成想一个女孩儿蹬蹬地走过来,将手机递给陈太忠,对于陈区长的两只手正在什么位置,她是视而不见“陈区长……电话。”

车里光线很暗,但也能看清楚,陈区长一只手在刘望男的衬第三千八百七十二章旁若无人衣里,一只手在马小雅的裙子里,他正说该抽出哪只手,马总一伸手,冷冷地发话“给我。”

她的另一只手,正在陈区长的裤裆里呢,但是说这个话的时候,她没有丝毫的不好意思,依旧是非常的威严。

那女孩儿递给她电话,就背转身,也不走开,陈区长对着电话讲两句,又呵斥一下门卫“……区政府高度关注的事情,我都要百忙之中过来视察的,你打条子就行了。”

“电话拿走。”马小雅将电话递到那女孩儿手里,女孩儿头也不回地走了。

大约过了七八分钟,有人来车边叫门,说是电已经接好了,时彩要众女孩儿下车继续排练,陈区长听到这动静,也走了出来“大家辛苦了,加把劲儿,晚上请你们吃娃娃鱼……,养颜美容的,你们在首都也吃不到。”

“陈区长,能不能开着车门啊?”一个圆脸女孩儿发话了“学校里的卫生间太糟糕了,上个厕所,身上起码幕几十只苍蝇……,恶心。”

这几百万改装的车,在你眼里,就是个干净点的厕所?陈太忠实在有点哭笑不得,不过想一想,对方是首都来的女孩儿,骄纵惯了的,倒也能理解。

说不得,他从钥匙上取下遥控器,丢给了叶晓慧“上车的时候,按一下就行了。”

女孩儿们回去继续排练,过了约莫半个小时,在舞蹈间歇,帮叶晓慧递电话的女孩儿发话了“叶子姐,我想去上个厕所。”

“行。”叶晓慧不想那么多,走到食堂门口,按一下遥控器“去吧。”

不多时,女孩儿从车里出来了,隔一阵之后,她跟另一个女孩儿低声嘀咕两句

其实在京城来的这帮女孩儿眼里,叶晓慧是个实实在在的另类,不需要去北漂,就能请动京城的人来,而且一来,她就是不容置疑的领舞。

而且同时,北崇又是一个如此落后的地方,整个县区连个像样的建筑都没有,这种小地方,也能出来像样的人物?

这是大家所不能理解的,可叶晓慧就做到了,如此年轻的区长意味什么,大家未必懂,但是这凯斯鲍尔内部装修的豪华,却是大家都见到的。

从绕云来北崇的路上,女孩儿们除了在看电视录像,就是在欣赏车内的豪华,有人不小心调到了境外卫视台,还有个女孩儿内急,因为卫生间被人占了,就去了另一个卫生间。

价值一万一的马桶,陈太忠的话,那是一亩移动大棚……女孩儿不知道这个马桶值多少钱,但是她知道,这种令人感觉很舒服的烘干系统,在京城的住家里,也没几个安得起。

而这样的马桶,人家就直接装到车上了,她回来悄悄一说,又有其他的女孩儿去体会了一下,大家禁不住暗暗感慨一真的是富贵逼人。

至于车后那张异常宽大的床铺,大家就直接无视了,衬这个身家的主儿,床再大一倍也正常,也正是因为如此,就有女孩儿表示,宁肯睡到车上,车内是如此地奢华,给人一种不真实的、梦幻的感觉。

总之,团队成员之外的叶晓慧,当仁不让地拿了这个领舞,就足以让诸女暗暗地羡慕嫉妒恨了,想到她只是如此落后地方的一个柴火妞儿,大家就越发地不平衡。

甚至今天突发的停电的事件,小叶积极主动去找发电机,都会让她们心里更加地不舒服你真要牛逼的话,让北崇别停电好了,弄个发电机也算本事?

叶晓慧可不知道,这帮女孩儿有这么多的心思,她自认,这个领舞是陈区长拍板的,而且这个节目的性质决定了,必须是北崇人领舞。

所以她就等着下一轮排练的开始,不成想这个时候,又一个女孩走过来“叶子,能去车里拿点冰镇矿泉水吗?大家都渴了。”

与此同时,车上的一男两女正滚做一团,陈区长骑着刘望男的一只腿,扛着她的另一只腿,腹部在缓慢而大幅地前后摆动,他狞笑着发话“小妹妹,那个女孩儿已经走了……你不是新姿势很多吗?”

“咝……太忠你怎么又长了这么多?真的比驴还长。”刘大堂倒吸着冷气,低声求饶“我不敢了,没有新姿势了。”

“你说过的,擅长设计**姿势。”陈太忠大力地啪啪着,才不为她的哀求所动摇“胆敢违约?我代表组织惩罚你。”

“那个太忠……哎呀,又有人来了。”刘望男重重地喘息着,有气无力地呻吟“小马你见死不救,我记住你了。”

“你舒服得脚尖儿都绷直了,我哪敢截你的胡?”马小雅在一边吃吃地笑“有人来也不怕,谁敢进来…,估计又是去卫生间的吧?”

叶晓慧被人忽悠得走上车来拿冰镇矿泉水,她打开前面的冰箱,发现只有四五瓶了,就想着玄关后面还有个冰箱,于是就走到后面开冰箱

可是开冰箱的同时,妯听到隔断后面有些异样的响动,禁不住就走两步探头看一眼。

这一眼可坏了事,隔断后面的大**,三个白生生的身子正纠缠做一团,小叶同学手一松,登时四五瓶冰镇矿泉水落地“你们……,你们怎么能这样?”

就在说话的当口,她已经适应了那阴暗的光线,发现刘总一条腿平放在**,一条腿抬过头去,而陈区长在她身后,有婴儿小臂状的物体,正在刘总的双腿间阴影处出没,她禁不住倒吸一口凉气“这……这是大白天啊。”

“别人都不奇怪,也就你奇怪。”马小雅懒洋洋地哼一声,支起大半个身子,虽然光线阴暗,但是她雪白的胸脯上,有两个黑点煞是分明“小叶,生活很复杂,但是也很简单……刚才上厕所的小姑娘没告诉你吗?”

“我……我现在就去找她。”叶晓慧恨恨地一跺脚,以她的智商,自是不难断定,自己是被人忽悠了对方未必有什么恶意,只是想让她尴尬。

“没必要,计较不过来的。”马小雅身子一挺,索性坐了起来,昏暗的光线下,她雪白的胴体分外地耀眼,几抹暗色点缀其间“你出去以后,锁了车门就行了……,当然,你要想参加进来,只要太忠认可,我们也不反对。”

“可是。”叶晓慧下意识地扫一眼陈区长的腿间,又情不自禁地咽一口唾沫…,天气实在太热了,她觉得自己真是有点口渴“可是陈区来……你不是不行的吗?”

“你见过这样的不行吗?”陈太忠听得火了,从刘望男身体里抽出来,冲着她晃两晃“我们抒发一下思念之情……,你能不能别这么碍事?”

“是不是戴了什么道具?”叶晓慧眉头微微一皱,若有所思地发问,关键时刻,她的考据癖发作了一事实上,陈区长不行的传言,在北崇很有市场,而且她的置疑,有理论依据“据说北欧那边拍片子,男人都要戴上什么东西。”

全球要说拍那啥的片子,北欧绝对数得着,在西方的地位,不啻于日本在东方,小叶学艺术的,知道这些。

“去去去。”陈太忠哭笑不得地一摆手“小丫头片子,你知道什么,老实回去跳舞。”

看到小叶子狼狈地转身离开,陈区长才轻啃一声“我是不是太荒唐了点?容易带坏小孩子啊。”

“她要在这个圈子里呆下去,早晚都要见识到这些的。”马总懒洋洋地哼一声,漫不经心地回答“这个圈子比你想像得还要脏……。”

(推荐远古巨神圣者晨雷巨巨的名著《明末风暴》,已经二百多万字,即将完本,看着很爽,风笑全程订阅的书……最后,求月票。)(txt下载请到!!!

手机阅读:

发表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