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75章 没完

第三千八百七十五章 没完

风声一定要放出去?刘海芳听得心里就是一叹:这是还嫌我出丑出得不够?

她心里在纠结,陈太忠挂了电话,将手机递还过来,嘴里淡淡地发话,“抓人只是手段,重要的是目的,北崇现在急需发电机。”

“您指示得很对,”刘海芳笑着点点头,她一听是这个意思,心里登时轻松了起来,为了掩饰这份轻松,她又叹口气,“唉,真是恨不得把人连夜抓回来。”

“你以为我不想啊?”陈太忠轻声嘟囔一句,把人抓起来是最解气了,但他的目的是施加压力,不能太简单粗暴了。

就在这时门又开了,宾馆的送餐车到了,今天陈区长屋里十好几个人,饭菜也送得不少,趁着摆放饭菜的时候,马媛媛走过来请示一句,“要给那些女孩儿们准备晚饭吗?”

“不用了,一中有食堂,”陈太忠摇摇头,“派两个厨师过去就行,做得好一点,她们吃饭也晚,大概得八点了……啧,对了,还得给邓伯松打个电话。”

林业局的卡子那儿,前两天又查获了两条娃娃鱼,小的那条不到一斤,直接放生了,大的娃娃鱼有三斤多,就只剩一口气了,局里自然要将其人道毁灭。

毁灭了之后,就是局里的福利了,邓局长早邀请陈区长去吃一顿,他想到女孩们挺辛苦,今天答应了请她们吃娃娃鱼,总不能失言。

事实上,娃娃鱼在北崇也是很少见的,也就是林业局有职务之便,才能时不时地弄到一两条,陈区长在饭后,亲自将娃娃鱼送过去,多少也是有点炫耀的意思。

不过到了一中食堂,他就傻眼了,食堂周围人山人海的,足有两三百号人。

合着是因为停电,教师们在家里也没事,听说食堂装了空调,又有发电机,就过来乘凉,顺便看一看小姑娘们排舞。

经过一天的彩排,女孩儿们多少也配合得相对熟练了,并不怕外人观看,但是食堂就这么大,人挤得多了,不但不太周转得开,室内温度也急剧上升。

幸好一中的校长出面,在食堂外摆了台电视,又扯了一个碘钨灯出来,这么一来,老师和家属们也有消遣的地方了,有人看电视,又有人蹲在不远处打扑克。

陈太忠一来,看到的就是这番景象,别人看到这里闹哄哄的挺有意思,陈区长心里却是暗叹:看这缺电缺成什么样儿了。

他走进食堂一看,还好,里面围观的也就三、四十号人,而小姑娘们刚刚跳完一曲,正站在那里,见到他进来,女孩儿们的眼睛登时就盯到了他手里的黑色塑料袋上了。

陈太忠也没理会她们,走进厨房把娃娃鱼交给厨师,再出来的时候,已经有女孩儿性急地发问了,“陈区长,你拿的是娃娃鱼?”

“我这人一向说话算话,”陈区长笑一笑,却也没正面回答,旁边围观的人实在太多了一点,有些事情虽然是大家都知道的,但最好还是注意一下影响。

但是小姑娘们不理解他的想法,下一刻,一个女孩儿就端着DV往厨房走,陈太忠一看,禁不住问一句,“我说……你干什么去?”

“去拍一下啊,”女孩儿晃一晃手里的DV,得意地回答,“这么好玩事情,一定要拍下来,做个纪念。”

“我说,不带这么坑区长的,”陈区长很无奈地一摊双手,然后拿眼去看时彩,这个东西偷偷摸摸地吃就算了,在北崇也不怎么怕人说,但是你要拍下来带到首都,这可就不太好了,“时老师你看。”

“不要拍了,”马小雅抢先表态,她是女孩儿们的金主,出声喝止很正常,“这是保护动物,再过两年,北崇人工养殖的娃娃鱼出来,随便你们拍。”

女孩儿嘟囔一下嘴,悻悻地走了回来,心说下午你浪成那样,现在大庭广众之下,就知道摆老板架子了——有钱还真是气粗啊。

“好了,东西送到,我也该走了,”陈太忠本有心陪着女孩儿们一起坐一坐,眼见这京城来的人里也有生瓜蛋子,一时间就没了兴趣,“你们继续。”

“一起吃点吧?”时老师笑着邀请,“今天的效果不错,明后两天不会太赶时间。”

“不了,”陈区长摇摇头,“区里的事太多……不过明天的电力也不好说,所以最好早点睡,明天能趁着凉快的时候,多练一会儿。”

“没空调的话,这时候也不好睡,”时老师苦笑着回答,“三四点钟才能凉快一点,这里有发电机,我们先练着吧。”

“这个倒是,”陈区长笑着点点头,心里却是暗叹一声,哥们儿真的不想白昼宣yin了啊——发电机的问题,已经到了不解决不行的地步……

第二天一上班,年轻的区长就打电话给朱奋起,问抓捕工作进行得怎么样。

朱局长托了两个朋友来查此事,昨天晚上去按图索骥地抓人,结果分公司的经理很警醒,直接跳墙跑了,警察只得将三四个雇员抓回了分局,“……刚跟他通完话,他说咱北崇不去领人的话,关够二十四小时,就只能放人了。”

“找两个同志去领人,涉嫌诈骗,可以带回来问一下,”陈太忠压了电话,想一想之后,他才待拿起电话拨号,门被推开,刘海芳气呼呼地走了进来。

“区长,欣鑫的分公司经理刚才给我打电话了,用的还是朝田的公话,说得很难听,什么北崇政府以权代法滥用私刑,还说他侥幸逃脱,一定要向媒体揭发。”

她这话有点不实,事实上,那位说了这些不假,但同时要求她去做工作——我们公司确实发生动荡了,刘区长您对我们公司一向很支持,这次真的麻烦您费心了。

刘海芳一听这话,心里就恼了,对方虽然说得客气,但似乎是有所指,于是她表示说,我爱莫能助,昨天区里大停电,你们的发电机一台都没到,区长差点把我骂死。

她一强硬,那边也火了:我现在是非常时期,帮过我的,我都会记得;给我造成困惑的,那就是不给我面子了。

去尼玛的,刘区长二话不说就压了电话,她其实也没收了对方多少好处,无非是一个价值三千余元的手机——大头在后面,没来得及拿呢。

这是对方主动送的,数量不大,风险也就不大,尤其是这点东西可能扳不倒她这个副区长,想必对方也不敢乱说。

刘区长庆幸的同时,也有点恼怒,就跑到领导这里来说小话。

陈太忠听完这通话,盯着她看了足有十来秒,才哼一声,“落实了没有,今天能否到货?”

“不可能到货,”刘海芳摇摇头,总公司推脱着不管,分公司又是这么个样子,怎么可能到货?她很肯定地回答,“如果可能到货,而我没有努力,那您撤了我。”

“我哪有资格撤你?”陈太忠轻声嘟囔一句,伸手就摸起了电话,“小李,我是你太忠哥,有个叫欣鑫的发电机厂家,商业信用很差,能否曝一下光?”

电话那边,是《朝田晚报》的记者李世路,他在电话那边苦笑,“哥,我才陪着对象出关,还没回恒北呢,这样……是不是要搞它?”

“我们定了一百多台货,定金打了,交货期也到了,那边连电话都不接,没个说法,”陈太忠轻描淡写地陈述一遍,“这有点欺负人。”

“交给我了,财税方面的事情,咱还是能想点办法的,”李记者听得就在那边笑,这种有因果的活儿,他不怕接,而且他相信,以陈区长的地位和人品,不可能说谎话,“多不说,先查他几天税吧,剩下的等我回去再说……这两天应该是发电机最好卖的时候。”

“那辛苦你了,”陈太忠挂了电话,不知怎么就想起来,这李世路跟蒋君蓉是姐弟相称,那么……天南那边,我好像也能收拾欣鑫一下。

天南是陈区长的大本营,他想收拾个小公司实在太简单了,然而下一刻,他就很悲催地发现:可用的人太多了,他反倒不知道该用谁了。

只说素波的,秦连成、高云风、许纯良、段卫华、商翠兰……甚至李云彤出马,都能收拾了这么个小小的公司。

但是不管让谁出马,都有这样那样的不合适,陈某人终究是离开了天南,万一求到某人,人家推脱一下,他的脸上可真就挂不住了。

在他心目中,最合适的有两个人,一个是高云风,一个是韩老五,不过他想了想,还是拨通了另一个电话,“是蒋主任吧?我是港商,想了解一下素波对我们投资商的优惠政策。”

“嗯?”蒋君蓉先是一愣,然后就笑了起来,“优惠政策可多啦,送美国户口,要是老板你姓陈,还搭一个倾国倾城的开发区主任,双宿一起飞……可美着呢。”

我喜欢群飞,陈区长好悬就说出这话来,总算是他考虑到面前坐着一个女性副区长,于是干笑一声,“你知道一个叫欣鑫的发电机厂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