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76章 刹不住

第三千八百七十六章 刹不住

“新星的下属吧?知道,”蒋君蓉的业务还是很精通的,下一刻,她就把话题扯了回来,“陈老板什么时候回乡投资啊?”

“你旗下多少大企业,看得上我这点钱?”陈区长讪讪地笑一笑,他本来想调戏对方一下,不成想蒋主任玩这个更是老手,还听出了他的声音,所以他只能直奔主题,“帮我收拾一下这个新星,别人问起来,就说他们得罪了我……方便吗?”

“哎呀,这个新星……正考虑入驻我们高新区呢,”蒋主任沉吟一下,洋洋得意地表示,“不太方便,我有一点点为难。”

“那就算了,”陈太忠淡淡地表示,他第一个电话打给她,就是想着万一被拒绝,也没什么下不来台的,双方是积年的老对手了,不存在谁笑话谁的问题。

他才打算放电话,蒋君蓉的声音又传来,“不过陈老板你是我们潜在的客户,我决定给你这个面子……记着,欠我一个一千万的项目。”

“那光盘项目,本来就是你从我这儿抢过去的,”陈区长不得不强调一下,“就当抵消了。”

“看把你美得,聚碳酸酯呢?那是十来个亿的德资,”蒋君蓉冷哼一声,然后又瞬移一下,“要把这个新星收拾到什么样的程度?”

“先查它十天半个月的,查出什么算什么,”陈太忠想起李世路的话,就补充一句,“别的不说,避税这种现象,肯定是存在的。”

挂了电话,陈区长觉得自己似乎忽视了什么,微微一怔之后,他又探手去抓电话,“韦处,那姓罗的女人,你还有来往吗?”

“我还没穿裤子呢,你问我这个,”韦明河迷迷糊糊地抱怨着,“哪个姓罗的?”

“青江税务老罗的女儿,”陈太忠把税务挂在嘴上半天,才想起来自己也认识税务局的,他不记得那个老罗是青江省的国税局长还是地税局长了,但是他记得,老罗的女儿,跟韦明河厮混了好一段日子。

他第一次见那罗女士,是和韦明河在私人赌场上,因为有人举报,警察来抓赌,两人飞速逃走,其间陈某人上演传统保留节目“打警察”,在上车之后,正要逃离现场,不成想罗女士也飞身上车。

后来,韦处就跟她混到了一起,再后来……陈太忠就不知情了。

“她呀,最近又要嫁人了……一个美籍华人,打算在美国搞农场,”韦明河对此女还是有很深的印象的,“她老爸就要退了,你有什么事?”

“我艹,只靠这些干部家属,咱们就能买下美国了,比原子弹都好用啊,”陈太忠听得哼一声,“是这样的……”

他把事情原委说一遍,韦明河一听就笑了,“这算多大点事儿?我帮你出这口气了,敢欺负咱们弟兄,这没啥说的。”

“老罗不会不方便吧?”陈太忠问一句,要去二线的领导,基本上都不太好用了。

“税务局也要找理由挣钱啊,罗老大这是帮大家开财源呢,这么大的企业,大家平常不好意思下手就是了,”韦明河听得就笑,然后又哼一声,“再说了,在青江……我不用他姓罗的,也照样要帮咱弟兄出气。”

“韦处,够哥们儿,”陈太忠笑一笑,“最好能把人抓起来,弟兄们也不能白忙不是?”

“抓人不好说,青江这边的局势不太明朗,刚来的老王,据说是挺阴的,”韦明河说的是青江的省委书记已经易主,他倚仗的是省长,虽然抓个商人不是大事,但是这个时候,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其实没必要抓人,小涛在青江的道儿上,认识不少人。”

小涛就是韦明河的跟班,深得韦处信任,要不说谁家子弟在某地有根基,那就不仅仅限于白道,陈区长也深明其道,于是笑一笑,“那交给你了。”

搁了电话之后,因为事情说得都很顺利,他的心态就变了,禁不住琢磨一下,全国这么多省,只有三个省收拾欣鑫,这很没有面子啊。

但是其他省,他也不是很熟了,碧空省他倒是认识老大,可这个节骨眼上,他不能给蒙老板添乱,磐石的老大他也认识,不过黄三叔……那人能不打交道,还是不要打交道了。

地北的老大他也认识,但人家见过他,他都没见过人家,真要说的话,也就是海角的老大是打交道比较多的。

不过海角是黄家的传统势力范围,也是陈区长熟人较多的地方,他打个电话给邹捷峰,“邹书记你好,我陈太忠。”

近期的海角也有变化,张广厚已经不再是绕云市委副书记,而是去下面的浑西市当了市长,其间张书记也请托陈区长代为说项,不过人家自己的路子就走到了,陈太忠并没有起太大的作用。

这个邹捷峰也升了,从市党委秘书长提到了副书记,不过邹书记五十六了,也就是再蹦跶两年,就该到点儿了。

“嗯,是太忠啊,”邹捷峰在电话那边笑一笑,很和蔼地发话,“前两天还说起你……你和丽质的关系,能不能定一下?她妈可是等着抱外孙呢。”

我就不相信……你不知道我的正牌女友是荆紫菱,陈太忠闻言笑一下,不过对他来说,姜丽质造不成太大的困惑,“这得看她的意思,我打这个电话,是想麻烦邹书记点事……”

收拾一个商家,对绕云市委副书记来说,真的太简单了,就算欣鑫在省里有关系,莫不成还大得过省委书记郑文彬?陈太忠可是能跟郑书记直接对话的主儿,于是邹书记很矜持地表示,“那行,我知道了。”

挂了这个电话之后,陈区长才反应过来,其实想扼杀欣鑫在某些省的发展,并不要靠着一省的老大,有两个差不多能力的人,就足够完成了。

于是他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又拨了电话给天涯省科技厅的办公室主任成克己,“老成,我陈太忠,被人欺负了,你得帮我出口气。”

“我艹,谁这么大胆子,敢欺负咱弟兄?”成克己原本就是官宦子弟,带一点任侠和嚣张之气,他跟陈太忠处得还算投缘,而且疾风落宁分厂建立以来,他也受了些好处——李天锋那个黑脸,没人待见,但是分厂总要买材料,也总要招人。

所以一听陈太忠这话,成主任就马上表示,“落宁这儿你有话直说,只要不涉及到省领导,咱谁都不怕,曹市长现在可是曹书记了……他很欣赏你的,不止一次当众夸过你。”

原落宁市的曹市长,也是个做实事的人,收购落自,最终就是他拍板的,而且疾风收购了落自之后,老旧的落自焕发出了新的活力,这也是曹市长的一大政绩,目前的落宁分厂,上半年就创出了二点一亿的销售额。

这是曹市长的业绩,但是他不能自夸得太厉害,于是他就夸凤凰科委的陈主任——你们多跟凤凰的陈太忠学一学,要是咱落宁都是这种干部,早发展起来了。

所以这天涯省的事儿,几句话也就搞定了,倒是挂电话的时候,成克己又嘀咕一句,“太忠,前两天见到了肖睦睦,她还打听你来着的。”

肖睦睦……陈太忠想了一想,脑子里依稀出现个女人的模样,但是面孔身材什么的,真的是不甚分明了,不过他非常肯定,自己跟这个女人没有发生过关系——跟他那啥过的女人,陈某人一个都不会忘,哪怕是深、圳的419,哪怕是曲阳的张巧梅。

“她要是想我,可以来北崇,”陈区长笑着挂了电话——嗯,天涯省也差不多了。

有些东西,是能勾人上瘾的,他既然已经联系了五个省,就情不自禁地想联系更多,很多东西都是有惯性的——磐石是不指望了,但是碧空呢?

碧空不能联系蒙书记,也不能联系那大秘,太敏感了,于是陈太忠就想到了碧空科技厅的厅长秦有亮,又想到了碧空科技厅的办公室董主任——若不是董主任,哥们儿我未必撞得到彩票灭门案,就未必揪得出松峰市长姚健康的彩票受贿。

但是,是否找姚健康更合适一点?或者,松峰钢铁集团的总工丁凯华也不错——不管怎么说,松钢是接收了不少德国曼内斯曼的工程师,这也是一份人情。

他在这里挤眉弄眼地想,坐在沙发上的刘海芳却是听得头皮发麻,简直魂儿都要飞了——不是吧,陈老大,你要在这么多个省封杀欣鑫?

陈区长的电话,有些是开玩笑味道的,有些江湖气很重,又有些是直接陈述,不过刘区长听得明白,这些无关大局,能达到目的就行——没错,电话那边认这个就行。

就是因为一个小小的违约,您要如此地兴师动众,到目前为止……差不多五个省了,刘海芳的心里,震撼到无以复加,到最后眼睛都直了。

“嗯,”陈太忠一边想,一边随意地看着,然后他就发现,刘区长的眼神和脸色有点不对,于是奇怪地问一句,“刘区长,你哪里不舒服?”

(依旧是两章连更,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