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78章 不算急

第三千八百七十八章 不算急

“他们给我打电话,这完全就不符合流程,他们应该我的是分公司。”蔡嘉明见蔡晓惠说得有鼻子有眼,自然也不能否认。

“你是怎么回答的,下班了,是这样吧?”女蔡总的脸上露出一丝冷笑,“我们一直说,客户就是上帝,多解释两句很难吗?”

“咱们的流程,我有必要向他们解释吗?”男蔡总振振有词地回答,“解释了之后,他们肯理解吗?我搞销售这么久,客户心理还是懂的。”

“合着不肯理解,你就索性不解释。”蔡晓惠才待说什么,旁边欣鑫的老总手机响了。

老总接起电话说两句,放下电话之后,脸一沉,“绕云分公司反应,质监局对发电机市场做排查,说欣鑫存在油耗大、安全性差、售后不及时的问题,勒令暂停销售,先做补救工作,绕云市委分管副〖书〗记对此事异常重视。”

一边说,他一边冷冷地看一眼蔡嘉明,眼中的意思很明显一尼玛,看你做的这点事。

“这怎么可能呢?”男蔡总这次是真的慌了,连上目前陷于停顿的恒北,这就是五个省了,“只是一个区政府,怎么可能这样?”

“这个区政府的区长,可不是一般人。”蔡晓惠猛地听说,又有一个省跟着倒霉了,她也不拿腔捏调了谁知道什么时候,还会有新的噩耗传来?“你惹上不该惹的人了,赶快补救吧。”

“我是严格按流程办事的。”蔡嘉明是坚决不肯认错,开什么玩笑?一旦认错,接下来麻烦可就大了,当然,他也会提出合理化建议,“咱们也有应急机制的嘛。”

“你跟他比机制?”蔡晓惠无语地咂巴一下嘴巴素波分公可已经打听清楚了原委更是将陈太忠的底儿都摸清了,新星在上面也有人,但是哪里硬得过黄家?

从上面着手协调的话,不是不可以,可下面若是阳奉阴违地拖你两个月这损失可就大了,她冷冷地表示,“等做好工作,旺季早过去了,直接对当事人吧。

“这个工作还是我来做吧。”老总叹口气,他知道蔡嘉明为什么死不认错,但是现在不是计较的时候,再扯皮一阵,今天是真的到不了货了,“嘉铭你先从地北和海角调货去北崇……有多少现货调多少,回头公司给他们双倍定额。”

“海角的货还能调?”男蔡总一听是这指示,也只能叹口气,“不是质监在查吗?通达那边可是办事处。”

对欣鑫来说办事处和分公司可不一样,由于办事处不具备独立的财务,以往更受公司重视一些,但是现在……可就不是这么回事了,各分公司都是直接现金提货那办事处一般就只有几台库存,主要是做售后以及分销。

倒是能从分销商那里调货,但是分销商可能同意吗?这又是个问题。

“先试一试吧。”老总无奈地叹口气,站起身走到桌边,拿起一张纸,看着上面的号码拨号,“你好,陈区长吧?我是欣鑫公司的总经理李若飞。”

“嗯你说。”陈太忠淡淡地回答。

“因为我们自己的问题,给贵区带去了很大的麻烦,这里我表示深深的歉意。”李若飞的道歉还是很诚恳的“我们会在最短的时间内,把货发过去请您体谅。”

“最短的时间……多短呢?”陈太忠听得哼一声,“不要玩文字游戏了,你还是跟我们的分管区长刘海芳说去吧。”

说完这话,他毫不客气地压了电话,李若飞无奈地撇一撇嘴,冲蔡晓惠一伸手,“把那个女区长的电话给我。”

刘海芳接到电话之后,也是很不客气,“你别跟我说那么多,就是看你们今天能不能到货,我要下班了。”

“刘区长你稍等。”李总苦笑一声,又瞥一眼蔡嘉明,尼玛,你堵人的话,人家原原本本还回来了,真是不让人省心,“我们会向北崇人民证明,欣鑫是有道歉的诚意的。”

“那你们就表示出来吧。”刘海芳半冷不热地回答,这时候是真的不敢琢磨,这诚意到底是什么了,她亲眼目睹了陈区长指挥了几个省围堵欣鑫,“还是那句话,今天货不到,就什么都不要说了。”

“我们已经在从邻省向北崇发货了,厂里紧急装车,明天货就应该全部能到。”李总这次也是发狠了,什么地方都不管了,先把北崇搞定。

“不用了。”刘海芳冷哼一声,“如果货能到,按违约金为百分之二十来计算,你们总共送过来二十六台发电机就够了,从此合同终止,我们不想再跟欣鑫打第二次交道了。”

“这话怎么说的呢?”李若飞干笑一声,“要不这样,合同还是这个金额,厂里面……再免费赠送北崇三十台发电机,你看是否可行?”

“这个我要请示一下领导。”刘海芳一听,这也是好事,不过她真不敢这么答应陈区长的那几个电话,才值三十台发电机吗?

“嗯,能理解。”李总一听,多少放下点心,他哪里能让北崇提前结束合同?陈太忠到底有多大能量,他并不知情,但是能让几个省同时发动,这人情绝对不小一像青江、天涯等省,根本是黄家都不太够得着的。

所以他必须得让北崇人彻底消了气儿,那几个省才好做工作,待听到对方答应反应情况,他才笑着发话,“那就麻烦刘区长了…,您个人对我们的工作有什么要求吗?”

他提这个问题,其实没指望刘区长回答,这只是销售中的一个小技巧我们是有诚意的,嗯,你懂的。

不成想,刘海芳琢磨一下,缓缓地回答,“你们这个分公司经理……,还是换个人吧。”

“这是肯定的。”李若飞毫不犹豫就答应了,至于说刘区长为什么提这个要求,他也不想去多想,无非就是那几种可能,不过对方既然提要求了,他自然会顺势暗示一下,“刘区长,其实只是朝田分公司的错,但其他地方都有点受影响,这个挺那啥……呵呵。”

“哼。”刘海芳听得冷哼一声,在欣鑫看来,北崇这么做,有点株连无辜的意思,实在太不讲道理,但是刘区长除了有点替领导心疼资源的浪费,看到区长那一系列的安排,她心里还真是说不出的痛快这就是屁股决定脑袋了,她被这一起意外折腾惨了。

“这个我不太清楚。”刘区长自然不会替领导承认此事,然后才缓缓回答,“总之,你们欣鑫的反应速度之慢,挺让人吃惊,昨天我就说了,货不到后果自负,结果你们拒绝沟通,着急下班。”

说完之后,她就压了电话,李若飞冷冷地扫一眼蔡嘉明,“人家昨天能放出那样的狠话,你居然觉得没事……真不知道你脑瓜里装了什么。”

“地北那儿只能调五台发电机过去。”男蔡总也不回应领导的批评,讪讪地回答。

“那就赶紧安排发货啊。”李总气得一拍桌子,然后又看一眼女蔡总,“朝田的小杨得调回来了……北崇对他意见挺大。”

“其实错不在小杨。”蔡晓惠面无表情地回答。

刘海芳挂了电话之后,又去找陈太忠,时近中午,陈区长正在指挥人往区政府搭临时电线,好把发电机的电接过来一区委区政府停电,真的是太罕见的事儿了,而据电力局通知,类似昨天的停电,很可能再有。

看了一阵之后,就到了午饭时间,刘区长跟陈区长坐在一起,把跟欣鑫的沟通汇报了一遍“……,我本来只要他们赔二十六台发电机,他们说如果能执行完合同,愿意送三十台。”

“我稀罕它这三十台发电机?”果不其然,陈区长完之后,就不屑地哼一声,然后随口问一句,“这个事情你怎么看。”

“那……,咱们就只要二十六台,然后要他们登报致歉?”刘海芳犹豫一下,提出个建议。

“嗯,不错。”陈太忠点点头,事情搞大了容易,该怎么收场,那肯定还是越体面越好,“这个建议很好,他们如果执意不肯登报,那就是再加三十台发电机,一共五十六台就够了。”

这就是面子里子全有了,所谓面子,那就是坚决不再执行合同了陈区长找了那么多人,无非是要讨个说法,要是区区的三十台发电机就让合同继续执行,那还真不够丢人的。

眼下既能中止合同,又是登报致歉,北崇就可以满意了一事实上,陈太忠相信,欣鑫更愿意用三十台发电机,免去登报的耻辱。

刘海芳也这么认为,她忧心仲仲地点点头,“这个登报的话,对他们的影响太大了,尤其在这个旺季时候,我估计他们宁可送几台发电机。”

她是担心,对方万一不肯送那么多发电机,陈区长会执意要登报,她的工作就不太好做了。

“就三十台,已经很给他们面子了。”陈区长摆一摆手,漫不经心地回答,“告诉他们,别逼得我急了……,你谈好之后,你尽快把这一百多台的发电机也敲定,咱实在缺电缺得厉害。”

(遭遇诸多烦心事,更得晚了,也没校对,抱歉,估计还得影响两天,不过月票还是要召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