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82章 太扎眼

第三千八百八十二章 太扎眼

九鼎生态花园沃离市区,不讨离省军区不算太远,陈区长想着赶路还要一段时间,就打个电话订餐,给我们准备两桌二十人的包间。

我们这里不包间,只包院,服务员客气地解释,然后问一句:您是想包个两桌的院子吗?

“反正就是两桌,你给我搞就行了。”陈太忠随手压了电话。

车行二十来分钟,来到了一处山脚,远远地看到一片郁郁葱葱的树林,外面有个牌坊,上面几个字差不多有两米见方,隔着老远就能看到九鼎生态花园。

凯斯鲍尔进了牌坊,停在停车场,见稀里哗啦下来一堆小姑娘,一个领班样子的女士快步走过来,“你好,有预订吗?”

“有,我姓陈。”陈太忠点点头,“十来分钟前打的电话,两张桌的院子。”

“陈老板啊。”领班翻一翻手上的小本,点点头,“是这样……不好意思,没有两桌的院子了,去三桌的行吗?”

“这奇怪啊。”陈太忠眨巴一下眼睛,“刚才我订饭,不是说有吗?”

“是我们的工作人员弄错了。”领班苦笑着一摊手,“您打电话的时候,已经六点半了……我们的包间在这个时候很紧张的,三张桌的院子,您也得赶紧决定。”

“那就三张桌吧。”陈太忠大手一挥,这个花园建得有点农家乐小院的意思,他打算看看,有什么可以借鉴的地方。

九鼎的风景真心不错,一色的自然风光,像这三张桌的小院里,是三个玻璃顶的小亭子,亭子旁边还有花草树木,尤其难得的是:虽然是盛夏,但是身处树林中,居然不觉得怎么热。

“这地方不会有虫子吧?”一个女孩儿嘟囔一句。

“虫子都是冲着灯飞的,还有紫外线杀虫。”叶晓慧以过来人的身齤份回答,灯可都不在亭子里,她又指着亭子顶部,“那里有纱帘,可以放下来。”

“不用放了,自自然然地吃个饭,挺好的。”时彩发话了,“在城市里呆久了,来树林里转一圈,呼吸一下新鲜空气,真的不错。”

环境不错,价钱也不错,随便一盘凉拌肖蒿就是四十八块,一只土鸡二百八十八,小服务员在一边解释,“保证全是农家散养的鸡,会吃的一口就尝出来了。”

“随便点,别给我省钱。”陈区长笑眯眯地表示,时老师却是指示服务员,“把电视打开,调到恒北二台。”

不多时,饭菜就上来了,一帮小姑娘挺能折腾,还有人要了红酒,一边吃喝,一边叽叽喳喳地说笑。

吃了差不多十分钟,领班过来打招呼,说是你们只占了两桌,现在生意太紧张,那一桌我们要用一下她说得挺客气,但却是通知的意思,绝对不是请示。

这话要是搁在进门的时候说,陈太忠未必肯答应,但是这小院子本来就不是个封闭的空间,三个小亭子冇之间也有点距离,他就点点头,不再说什么。

三五分钟后,外面稀里哗啦地走进七八个人来,男女各半,男的基本上都是中年人,只有一个年轻一点,女的却都是年轻艳丽的小姑娘。

进来的人扫一眼那两桌,看到是一水儿的漂亮女孩,多少是有点好奇,待坐下之后,也时不时地有人扫上两眼,这两桌女孩儿实在太扎眼了。

当然,万红丛中那点绿更扎眼,不过看到那男人不但年轻,而且高大魁梧,很有点男人味,这一桌人就禁不住要想到一个职业陈区长还真的做过这一行,就是他在开发区街道办时,对纺织厂下岗女工们的保护。

见到有外人进来,女孩儿们就不那么疯子,做这一行的都知道,自家人关起门来闹腾无所谓,但是当着外人,就要注意点形象

后来的这拨人也算注意形象,点了菜之后就低声地交谈,不过随着酒菜上来,大家的谈兴就高涨了起来,声音也大了不少。

他们声音一高,女孩儿们的声音自然也就高了起来,虽然说疯话的时候还是会压低声音,但是笑起来却是可以肆无忌惮地张扬。

那一桌带头的中年男子才要低声说什么,女孩儿那边又传来一阵笑声,他有点不耐烦地侧一下头,却也没说什么。

“我去跟她们说。”年轻男子见他这个样子,一按桌子就待往起站,旁边有人拽他一把,微微摇头,“算了,计较个什么?”

“真扫兴。”年轻人坐了下来,同时不忘记狠狠地瞪陈太忠一眼。

陈区长真的是太扎眼了,他不但是万红丛中一点绿,那些女孩儿们喝起酒来,还要上前敬他,不但本桌人敬,另外一桌也走过来敬他

这就显得他的地位很尊贵。

可是这个尊贵,很容易让人误会,在后来这一桌人的眼里,这个年轻人不可能是国家干部,要不然就太招摇了,也不可能是官宦子弟,否则身边总要有跟班。

没错,这一切显示,此人就是个鸡头

最多是有点黑社会或者官方背景的鸡头!

陈太忠本来还觉得,放这一拨人进来挺对的,起码小姑娘们不敢肆无忌惮地调戏自己了,他对女孩儿们没感觉,但是被一群莺莺燕燕围绕着,多少会有点生理反应。

而他还不能还击,一还击,小姑娘们的嘴更快,啥话都敢说,而且他一张嘴对上十几张嘴,真是说不清楚。

但是那边的声音越来越大,他也觉得有点烦,现在被人这么瞪一眼,他登时就不干了,“小子,你瞪我一眼,是要干什么?”

这话一出口,登时满座无声

怎么稀里糊涂地就掐起来了?

“干什么?”小伙子原本就年轻气盛,一听他这话,腾地就站了起来,“我看你不顺眼,就瞪你,怎么,看起来挺不服气?”

“有种的再说一遍?”陈太忠听得就笑,人大喇喇地坐在那里,看起来是个软绵绵的威胁。

小伙子哪里吃这一套?他冷笑一声,才待说话,只听得一个女生叫了起来,“是九九级的小叶子?”

陈区长身边一为马小雅,一为刘望男,马小雅旁边才是叶晓慧,院子里固然光线敞亮,但亭子里多少有些阴影,她又是坐在侧面,桌上这么多女孩,来人没有认出她很正常。

叶晓慧站起身看一眼,愣子一愣之后,才反应过来,试探着问一句,“是林师姐?”

“就是我啊。”那林师姐笑着站起身,又出声劝那年轻人,“是我们艺术系的师妹,不是外人。”

原本就是话赶话的冲突,双方既然有人相互认识,年轻人就坐了下来,嘴里轻声嘟囔一句,“便宜你了。”

“你再给我叽歪?”陈太忠笑着反问一句,这也就是看在小叶的面子上,要不然以他的性子,就该动手了。

“好了,都是自己人。”那林师姐端着酒杯走了过来,嘴角带着若有若无的笑容,“叶子,放假你没回家?”

陈太忠看一眼这女人,就知道叶晓慧一开始为什么没认出来了,女人的妆画得比较浓,看上去很漂亮,底版似乎也不错,但是卸了妆之后,估计跟现在会有不小的区别。

“林师姐好。”叶晓慧也拿起酒杯站起来,笑着回答,“才从家里来,排练个节目,林师姐你这是有客人?”

“谈几个冇小广告,意思不大,才十来万。”林师姐的嘴角微微一翘,伸手跟对方碰一下杯,“没想到叶子也开始勤工俭学了。”

“免费的。”叶晓慧微微一笑,抬手抿一口酒,“师姐你忙吧。”

“免费的?”那师姐侧头看一眼陈太忠,脸上泛起一丝古怪来,“不能吧……这老板看起来挺排场的。

陈区长瞥她一眼,也不说话,摸出一盒烟来,慢条斯理地点、上一根,这女人的话里带着浓浓的市侩,他不喜欢这种气息。

林师姐见他如此傲慢,笑一笑转身走了,叶晓慧坐下之后,才低声嘀咕一句,“就是这个师姐,被一个县党委书齤记包了……,她平常不怎么化妆的。”

“县党委书齤记?”陈太忠看一眼那桌上并位的中年人,巧的是,那位也把脸扭了过来,两人的目光正正地对在一起。

陈区长冲他微微一笑,端起了酒杯,吱儿地一饮而尽,那位沉着脸看了他五秒钟,才端起面前的酒杯,轻轻地沾一沾嘴唇,也不知道到底碰到酒没有。

“嘿,比我架子还大。”陈太忠轻笑着嘟囔一句,也懒得跟对方计较。

“别撞到我手上。”马小雅不屑地哼一声,然后一端酒杯,笑吟吟地发话,“美女们,快喝啊,喝完还要去玩呢。”

那林师姐坐回去差不多五分钟,又再次走了过来,这次她也不理陈太忠,笑着冲叶晓慧发话,“小叶子,跟师姐过去敬一圈酒,都是特别有办法的人,对你将来的发展有好处。”

叶晓慧是真不想过去,那帮男人每人身边都有一个艳丽的女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路数,不过这师姐以前在学校的时候,跟她关系也尚可,这个面子实在不好驳。

而且,就算她靠上陈区长,将来走上社会,形形色色的人也都要认识,老话说得好: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

(看着名次一位一位地滑下来,心里真不是滋味,谁还有月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