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83章 话不投机

第三千八百八十三章 话不投机

叶晓慧觉得难以决断,就犹豫地看一眼陈太忠,却发现年轻的区长正扭着头,低声跟刘总说着什么,眼睛都不带斜一下。

她等了一等,见他没有侧头的意思,于是低声发话,“我不能喝,最多就是这点红酒……师姐你要答应,我才会过去。”

“喝红酒要喝法国的,其他的真心没意思,”林师姐笑着说一句,看到在座众多的美女,她禁不住就要炫耀一下,这是本能的反应。

下一刻,她发现在座的其他人都没什么反应,就知道自己嘴快了,于是笑一笑,“行,那随你吧,师姐也就是介绍一个舞台给你,怎么发挥,就看你的能力了。”

事实上,林师姐此来,是受了旁人的怂恿,这几位能带着情人公然聚会,都是好裤裆底下那口的,一进来见到满院子的莺莺燕燕,眼睛早就直了。

不过这几位都算是有身份的,无缘无故的,也不好主动凑过去搭讪,眼见自己人里有人跟对方相熟,就撺掇她把师妹叫过来,倒不是谁看上叶晓慧了,而是大家瞅着一大堆资源眼红,想摸一摸情况。

小叶过来,本以为敬一圈酒就完事了,不成想林师姐先捡一个空座按着她坐下,自己也在旁边坐下,还笑着表示,“坐下边吃边喝,都是一些很有素质的朋友。”

“我们一会儿还要玩去呢,”叶晓慧笑一笑,冲着在座的诸人一举酒杯,“各位领导和老板,我酒量小,就拿这个了,请问我该先敬哪一位?”

艺术系的学生,终究是比普通学生成熟一点,她没有自大到一杯酒去敬所有人。

可饶是如此,还有人表示异议,一个鱼泡眼的中年男人发话了。笑得跟弥勒佛似的,“要敬肯定先敬我们张老大,但是小叶子……红酒就太没诚意了,张老大的能耐可大了,不信你问你林师姐。”

“我一会儿还要去玩。”叶晓慧摇摇头。很久以前,她曾想象过,自己遇到这种场面怎么办,当时她做出的决定是虚与委蛇。但是现在,陈区长就在旁边,她倒也无须委屈自己。

“你们先喝,”张老大微微摇头,平淡却又略带威严地吐出四个字。正是那疑似县党委书记的中年男人。

鱼泡眼男人又劝说两句,叶晓慧却是坚决不肯换酒,最后他还是爽朗地一笑,拿白酒跟她的红酒碰了,一饮而尽之后,他笑着发话,“我其实特别不喜欢为难美女,不过小叶……你给别人打工,怎么能免费呢?”

这话貌似关心。实则多少有点挑拨,可叶晓慧也是聪慧之辈,听得心里就是一声冷笑,这是想探陈区长的底儿吧?

恒北大学艺术系,在朝田其他大学里。有一个广为人知的绰号——妖精系,这个系有不少女生见多识广,搞得整个系里都妖气十足,整蛊人的时候。相当肆无忌惮。

叶晓慧多少也有点类似经验,见他有意打探。少不得微微一笑,“老板也不容易。”

“你们老板做什么的?”鱼泡眼又笑眯眯地发问了。

“他什么也不做,不过又好像什么都能管,”叶晓慧狡黠地一笑,“既然惹不起,就只能听他的了……其实老板人还是不错的。”

这话说了跟没说一样,鱼泡眼一看小姑娘警惕心挺高,也就暂时不再套话,他冲着林师姐笑一笑,“小叶也挺有意思,这个广告片,你俩可以一起拍。”

拍广告?叶晓慧一听来了兴趣,可是再一听,又有点意兴索然,合着这位何总在海洲市临近朝田的地方,开了一个温泉度假村。

度假村投资四百多万,马上要开张了,海洲的那点消费能力肯定不行,何总就要在省里打点广告,省台打广告,日报也要打广告。

他跟张书记以前就认识,甚至知道张书记的小情人就是恒大艺术系的,就问一下,你那个小妹子能不能赚了这个钱?反正给谁也是挣,她能挣了,就让她挣。

林师姐一听有这买卖,马上表示这是我的强项啊,撇开表演不说,省台我也有熟人呢,其实《朝田日报》我也能找到人。

就是这么个广告,给谁也是给,何总看得很开,能加深张书记的友谊,这点广告费算个啥呢?正好今天张书记有空,林师姐就请何总来生态花园吃饭。

叶晓慧没完全听明白,但是大致一听就知道这广告的等级了,十来万的广告费,不但要拍片还要上电视台和日报,她真的兴趣不大。

其实恒北的小企业做广告,就是这么小气——要是搁在没跳舞之前,小叶同学会有兴趣赚点外快并且认识两个能人,但是现在她的眼光已经很高了,就连时老师手底下的女孩儿里,都有不少跳舞比她强的,还不是在可怜兮兮地北漂,指望着一夜走红?

眼界不同,就会导致境界不同,叶晓慧同学的野心在急速膨胀着,在恒北小富即安,何若在整个中国大红大紫?就算有点风险也认了。

年轻就有梦想,这不是坏事,而且她跟陈区长有了一定的交情,马总也说了,只要能让太忠开口,那我推荐你演个把小角色,也不是很难。

而何总要搞的这种小广告,就算拍片,能出镜的角色,估计也就是服务员之类的,别说跟电视剧小角色比了,跟今天下午的领舞都不能比。

有了这个想法,小叶同学对拍广告一事提不起兴趣,然后她举起酒杯来,敬另一个秃顶中年人,秃顶看着她,煞有介事地沉吟一下,“你红酒跟我白酒碰,得回答我两个问题才行。”

“那谢谢老板体谅了,”叶晓慧笑着点点头。

“你有男朋友吗?”秃顶虎视眈眈地看着她,偏偏脸上还带着笑容。

“这个问题,是个人隐私……大哥你就不要问了吧?嫂子都吃醋了,”叶晓慧捂着嘴轻笑,是正经的恒大妖精系作风。

“亏了,”秃顶其实也挺幽默,他咂巴一下嘴巴,做出一副懊恼的神情,“听说你是阳州的,这些女孩儿,也都是阳州的吗?”

他指望着对方说“不是”,那就可以顺势问一问,这些女孩是哪里的——这个小叶挺警惕的,直接问那男人的来路,就是重蹈覆辙了,他不如换个角度来问。

“都是阳州的,”叶晓慧很干脆地点点头。

“那咱们干杯,”秃顶一听,隔壁两桌全是阳州的妞儿,心里就踏实了,那年轻人估计真的是鸡头,手底下这么多高质量的妞儿——随便了解一下就知道了。

他喝完,就轮到那个发飙的年轻人了,小伙子很不含糊,直截了当地表示,“你别敬我,我跟你没那个交情。”

“话不投机,师姐,我走了啊,”叶晓慧哪里肯吃这一套?她可是敢直斥陈太忠的主儿,冷冷一笑就站起了身,“那边上主食了,吃两口我们就去玩了。”

“哎,叶子,咱们不是还商量拍片子的吗?”林师姐赶紧站起身追了过去。

“一边儿呆着去吧,”邻桌的一个女孩儿不干了,这帮女孩儿都是爱玩的年纪,自打叶晓慧过去之后,她们也不说闲话了,就是竖着耳朵,听那边在说什么。

听到那边拿十几万的广告郑重说事,就有女孩儿捂着嘴笑——真的不嫌丢人啊,姐妹们虽然平时也接类似广告,但这样的活儿,谁好意思拿出来显摆?

女孩儿们平日里也有点小纠纷,对叶晓慧也不是很看得上眼,但是眼下有姐妹暴走了,大家自然要站起来声援,“你那广告,也好意思说是买卖?”“知道砢碜俩字怎么写吗”?

虽然是吱吱喳喳,但却是一水儿的京腔。

小姑娘们来自祖国各地,但是在京城讨生活,京腔是一定要掌握的。

她们一炸窝,林师姐这一桌人登时就傻眼了,秃顶摸一摸自己的头顶,看一眼身边的年轻人,“好像这个小叶说……都是阳州人来的,咋全一口京腔呢?”

“京腔就怎么了?那儿的女人更脏,”年轻人不屑地哼一声,刚才他对叶晓慧不客气,不止是对陈太忠不满,也是想着该翻脸的时候,他能翻脸。

林师姐见到女孩儿们暴走,也有一点傻眼,“你们……怎么都是这种口音,不是阳州人吗?”

“我们还都是北崇的呢,不服气?”有女孩儿很不客气地反问。

“我只想给小叶介绍个活儿,能上电视的,”林师姐也不太摸对方来路,但是她总觉得,这帮女孩儿不管是什么口音,本质上是失足少女,于是就很委婉地解释一句——你们别觉得自己赚得多,皮肉生意终究不是正经买卖。

至于说她自己也是靠出卖色相赚钱,那就是另一个性质了,她只对一个人卖,对上那些人尽可夫的女人,些许的优越感还是有一点的。

“能上电视?”圆脸女孩从隔壁桌子走过来,冷笑着发话,“小广告上电视算什么?上新闻才算本事。”

“上新闻也不难,”林师姐冷笑着回答,“软广告多得是……想要专题吗?我卖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