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84章 上新闻

第三千八百八十四章 上新闻

“我说的是新闻,谁说专题了?”面对林师姐的挑衅,圆脸女孩儿冷冷一笑,“想上专题的话,中视二套,我卖给你,价钱也不贵,非黄金时间段,就是五十万,七套的话更便宜……当然,你得有自己的特色。”

混京城的就是不一样,女孩儿们都还处于拼搏的阶段,但是耳濡目染之下,对于相关的价码,她们真的一点不陌生,可下面省市的人,没多少人能弄得清楚。

林师姐被这回答打击得有点重——要不说知识就是力量呢?她定一定神之后,微微一笑,“要是在七套做个专题,那得……”

她的话音未落,只听得轰地一声响,另一桌炸窝了,“开始了,开始了……八一晚会!”

省军区那边,估计晚宴还没结束,但是有专人将带子送到了省台,剪接之后,晚会将在恒北二台播出——这也是时彩一来,就要将频道锁定在恒北二台的缘故。

但是就在刚才,欧阳贵的侄儿欧宝亮给陈太忠打来了电话,这货就是省台的,上次小贾村救灾,他开了一辆切诺基过去采访。

小欧打电话,是要卖弄一下,今天的新闻是我哥们儿剪的,你们看新闻吧,北崇好几个特写,都是自家弟兄,你就别说谢了。

我原本也没想着说谢,陈太忠笑一声挂了电话,就要服务员把电视调到恒北一台——大家都想看二台的晚会,但是先看看一台的新闻也不错。

在场的众人听到这声音后,纷纷扭头观看,好死不死的是,此刻的电视画面上,正好给了《十送红军》的领舞女孩儿一个大大的镜头。

“叶子……这是你?”林师姐登时就石化了。

不是叶晓慧又是谁来?十送红军在这个长达十五分钟的消息里,足足占了十秒钟。

这也是个难得的优待,要知道,这是建军节七十五周年的报道,有领导讲话,有颁奖典礼,还有演出和共进晚餐,更还有其他的一些活动,十秒钟真的不少了。

这十秒钟里,不但叶晓慧被人前前后后拍个通透,身边伴舞的女孩儿,也不同程度地被曝光,林师姐看一看电视,又细细看一看身边的女孩,嘴里轻声嘀咕一句,“不会吧?”

一边说,她一边扭头看一眼自家的桌子,却发现一桌人也是睁大双眼,一脸愕然地看一看电视,又看一看女孩儿们。

做师姐的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来,冲着叶晓慧微微一笑,笑容里是难以掩饰的失落和艳羡,“叶子你厉害啊,这个晚会上领舞,怪不得看不上这点小钱了。”

这一刻,叶晓慧感觉是前所未有地扬眉吐气,朋友亲眼见证自己的成功,世界上没有比这更快乐的事情了,不过面对师姐,她还是要夹着尾巴,于是她微笑着回答,“只是运气好一点,师姐你也可以的。”

还没成大牌呢,就学会各种虚伪了?林师姐只觉得心里一阵泛酸,但她还不得不保持镇定,师姐师妹们,可不就是要相互带挈的?于是他微笑着回答,“你就别笑话师姐了,我还等着你提携呢……你这些朋友,不会真的都是阳州的吧?”

“北崇的献礼节目,她们都得是北崇的,”叶晓慧笑着回答。

“哦,”林师姐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这种暗示的话,她还是听得明白的,看向小叶子的眼神,就有一点复杂了:你是搭上了什么样的大人物,能让人家专门从首都请来班子,力捧你做领舞——是那个年轻人吗?

她很想弄明白这个,于是就笑着问一句,“那你们怎么不留在军区吃饭?害得好悬还弄出一场误会。”

“老板答应了,要请我们玩儿啊,”叶晓慧微笑着回答,“那么多人都不认识,跟他们一起吃饭也没啥意思。”

她这话说的是实情,但是听到那年轻人耳中,真是要多不爽有多不爽,禁不住冷冷一哼:这是有所指吧?

“小唐,”张老大沉着脸吐出两个字,接着下巴微微一扬,示意他看电视。

现在晚会的介绍已经播完了,电视镜头一转,就是领导们慰问演出人员,镜头扫过之处,竟然出现了陈太忠和赵光达握手的一幕!

“有点过了,老赵其实没安好心,”陈区长看到这一幕,禁不住低声嘟囔一句,欧宝亮这孩子,还是年轻啊。

他是这么嘟囔的,但是那小唐看到这一幕,只是冷冷一笑,轻声嘀咕一句,“还不是个鸡头?不过是高级一点而已。”

张书记其实正在琢磨,这个年轻人的真实来路,能跟赵光达握手的人,没准是有什么来头的,不成想小唐这一句嘀咕,登时将他的思路带歪了——也对啊,领导们是在跟演出人员和后台服务人员握手,这年轻人若是这个舞蹈队的老板,上台也正常。

他们怎么想暂且不提,林师姐可是连肠子都悔青了,若是晚出来一天吃饭,从其他人嘴里得知小叶子的消息,那岂不是好商量得多?

哪怕就是今天吃饭,不来生态花园也算啊,带着这种纠结的心情,她又跟叶晓慧聊了几句,才恋恋不舍地回到了自己的桌子。

张老大依旧是沉着脸,倒是何总笑眯眯地发话了,“小林啊,有没有问一下,请她们表演舞蹈,一场多少钱?”

“这个我还真没问,”林师姐愕然地摇摇头,她光顾着自己纠结了,哪里能想到,还有人可能有这样的需求?不过,这倒也是个机会,她笑着回答,“要是何总有意的话,我可以帮你问一问。”

“一起去吧,”何总笑眯眯地回答,他是真不怕掉价——难得有这么多的京妹子在场,他又有正当理由接触,何乐而不为呢?

于是他端着酒杯,跟着小林走到那个高大的年轻人身边,笑着发话,“这位兄弟……”

“打住了,”陈太忠手一竖,笑嘻嘻地回答,“不是我笑话你,做我兄弟,凭你还不够,混海洲的?信不信我一句话让你倾家荡产?”

“哎呀朋友……这又何必呢?”何总讪笑一声,脸上实在有点挂不住,不过这年轻人口气太大,他又有点不服气,“咱们出来混,就讲个和气生财……海洲你有熟人?”

“王宁沪跟我挺熟,”陈太忠待理不待理地回答一句。

“王宁沪?”何总听得就是脸色一变,新来的市党委书记,谁不知道啊?我艹……王宁沪还真是阳州调过去的。

“倾家荡产,看把你能的……这儿是恒北,”那小唐听得再也按捺不住,一拍桌子站起来,还待继续发话,只觉得脑袋猛地一震,然后就是啪地一声大响,一个小酒杯在他额头炸开,鲜血登时就流了出来。

“我艹,”他一摸额头的鲜血,眼睛登时就红了,伸手就去抓桌上的酒瓶,“尼玛……”

“小唐!”张老大厉喝一声,“住手!都让你管住嘴巴了,你怎么话这么多?”

小唐愕然地看着对方,抬手指一指陈太忠方向,“张老大,你看到了,是他先动手的。”

“啧,”张老大无语地看他一眼,这厮属于那种一言不合就要动手的主儿,偏偏是跟一些道上人物关系不错,平常很不含糊的样子,现在吃了亏不肯罢休,他只能先喝止,却不能继续解释。

下一刻,他站起身来,冲着那年轻人微微一笑,“是陈太忠陈区长?”

“是我,”陈太忠懒洋洋地点点头,也不往起站,“你的人管不住自己的嘴,我帮你教育一下……有什么问题吗?”

“呵呵,大水冲了龙王庙,根本就是一场误会,”张书记端起酒杯,迈步走了过来,微笑着冲陈太忠伸出了手,“难怪看得这么眼熟,原来是陈区长。”

“我是早就认出张书记了,所以刚才先干为敬,”陈区长也站起身,皮笑肉不笑地伸出手,“张书记基本上也干了,我非常荣幸。”

“刚才就看着眼熟,”张书记干笑一声,刚才他看那个新闻的时候,总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直到见此人二话不说就砸过一个酒杯来,才猛地反应过来——鸡头旁边的……那不是北崇的党委书记隋彪吗?

鸡头跟赵司令握手了,隋书记却没这份荣幸,这不科学吖,再联想到此人蛮不讲理的作风,他登时就反应了过来——除了鸡头,以陈太忠的身份,也有可能陪一帮女孩儿吃饭不是?

待见到对方承认了身份,张书记哪里还坐得住?入耳这冷嘲热讽的话,他也不好计较,于是干笑回答,“晋建国部长多次谈起过你,我这眼拙,先自罚三杯。”

“晋建国?”陈太忠上下打量他一眼,听到这个同为天南交流干部的名字,他多少要给对方一点面子,不过嘛……有些手尾还是要先收拾一下。

“小家伙看起来还挺不服气的,”他笑眯眯地一指小唐,那厮一边擦拭额头的鲜血,一边恶狠狠地看向这边,“服务员,再拿一瓶五粮液过来。”

服务员的动作很快,眨眼就将酒拿了过来,陈区长往椅子上一坐,懒洋洋地发话,“给你个机会,吹了这瓶……我放你一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