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85章 多实在啊

第三千八百八十五章 多实在啊

小唐一听这话,脸登时就黑了,他看一眼张书※记,“老大?”

“啧,”张书※记无奈地摇摇头,他跟晋建国走得近,这是一点都不假,晋部长虽然是被交流过来的干部,却是有根脚的,他考虑到大会之后,晋部长很可能如鱼得水,也有再往上走的可能,那么这根天上掉下来的粗腿,是要抱住了。

同样是交流干部,晋建国的处境,不知道比陈太忠强出多少倍,但是晋部长在说起陈区长的时候,也表示出了真心的佩服:那确实是个能人。

北崇现在的名声,也渐渐地走出了阳州,前一阵陈区长救了彭市长的女儿,张书※记跟晋部长说起此事的时候,还说陈区长运气不错,彭市长和魏秘书长得了这份人情,早晚会回报陈太忠一点东西。

晋部长却是笑着摇摇头一命好?陈太忠那人,是不需要任何人就能独立发展起来的主儿,正经是那两位,有了这个因果,不用担心跟陈太忠作对了。

张书※记听到这话,好悬把下巴掉到脚面上,魏平安是副省级干部,可能受到来自黄家的压力,但是彭秋实是强副厅,跟姓陈的也不在一个地市,这样也要担心一个小区长的碾压?

晋建国没解释灭多,但是张书※记记住了此事,再加上他以前的一些了解,就得出了一个结论,那个未曾谋面的区长,是万万招惹不得的。

眼下听到小唐向自己讨公道,他也有点犹豫,小唐不算是他的人,只是他一个同学的亲戚,这家伙有点缺心眼,但是在朝田的活动能力挺强,而且对他一直很恭敬。

不过想来想去,他觉得还是点一下的好,“小唐,我早就跟你说过,你这个脾气要改,还好,陈区长也不是外人,自己人在一起,也没什么可丢人的。”

“你也要我喝这个酒?”小唐咬牙切齿地发问。

“你招惹了你惹不起的人,喝酒是轻的,”张书※记脸一沉,他其实不想对小唐这样,因为小唐手上有些弟兄,他虽然不怕,但被邪门歪道的人惦记上,也没啥意思,然而,两害相权取其轻,为此他不惜自曝其短,“连我都惹不起陈区长,你呲牙咧嘴半天…”

小唐呆呆地看了他足有半分钟,端起酒瓶,咕咚咕咚灌了了起来,五粮液这瓶口还有点坑爹,他足足灌了一分钟,将一瓶酒灌进肚,喝完之后,他将酒瓶重重地向桌上一顿,用血红的眼睛瞪着陈太忠,“陈区长,,,,够不够?”

“不错,敢作敢当,”陈区长点点头,他原本不想跟这种小人物叫真,但是眼见这货干了一瓶酒,还有点不服气,他觉得有必要再摧残一下此人。

“酒量看起来不错的样,坐过来一起喝点吧,”他笑眯眯地发话,“其实老张说得没错,我也是为了你好,你这个脾气要改啊,这是遇上我了,只是请你喝酒,将来你万一遇上不讲理的,,,要吃大亏的,我要是今天不跟你计较,那是害了你。”

“你……,”小唐的肚里正翻江倒海呢,猛地听到这样的话,只觉得鲜血刷地就涌上了头一一事实上这并不是幻觉,由于出离愤怒,他头上的血确实冒得了。

“陈区长,一瓶酒吹了,”张书※记见状,微笑着插话,他知道小唐的酒量,也就是七八两白酒的水平,眼下一斤酒下肚,再加上丹喝的,现在只是强撑着不倒而己,别说再喝了,再坐一会儿都要出丑,所以他要制止,“你只是想让他涨涨记性嘛。”

“是啊,我很讲理的,“陈区长笑眯眯地点头,“只是看他喝酒痛,觉得人也实在,有心跟他多喝两瓶。”

“喝就喝,”小唐的脑己经有点不清醒了,他喊一句,旁边那秃顶男人就捂着他的嘴,把人往门外拽,他有心反抗,奈何全身发软,一个劲儿地往地上出溜。

“多实在的小伙啊,”陈区长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微笑着感叹。

我总算知道,晋建国说起你来,怎么会是那种表情了,张书※记心里一寒,抬手将手里的酒一口干了,“小林,帮倒一下酒。”

陈太忠看着他喝酒,也不阻拦,“张书※记怎么认识晋部长的?“

“我就是利阳的,”张书※记微笑着回答,心里却是暗自嘀咕:原来我的身※份,还是小林泄露出去的,不过这个时候,他也无心计较,简单地自我介绍一下,“张铨。”

“呵呵,我跟利阳的干部,好像很有缘分啊,”陈区长轻笑着发话。

“是啊,”张铨笑着点点头晋建国、王苏华和彭秋实,他所知道的;利阳就有三个副厅跟陈太忠有交情,又连干两杯之后,他轻吐一口酒气,“今天算是又认识一个了。”

“嗯,”陈太忠见他态度端正,笑着点点、头,“以后没准还有合作的机会。”

“我也非常希望有机会跟北崇合作,”张书※记笑着点点头,又拿起一杯酒来,跟陈太忠碰一下,再次一饮而尽,“今天有点过量了,就不耽误陈区长带着孩们去玩了。”

“张书※记你这话,就见外了,”陈太忠干掉杯中酒,笑着回答,“等哪天你去了北崇,咱们好好喝它一场。”

“陈区长去利阳的话,一定要到武庄来看一看,”张书※记也是笑着发出了邀请,至于说这话有几分诚意,那真的只有天知道了。

陈太忠两桌人没再待多长时间,大约五分钟之后结账走人,等他们离开之后,何总轻轻吐一口气,他被张书※记的谦恭吓坏了,哪里还敢再问价钱什么的?“张书※记,这个年轻的区长…来头很大?”

“他可不止来头犬,关键是不讲理,”张铨叹口气,“只要惹了他,老太太和小孩他都敢打,《华北报》很牛吧?他派出警※察就把记者跨省抓回来了,陈正奎堂堂的阳州市长,被他当众用烟灰缸砸得头破血流……,晋建国说过,永远不要做这个人的对头。

“不过您个姿态也很低了,他应该领情,”何总微笑着拍一记马屁。

“唉,”张铨哭笑不得地叹口气,他个诸般做作,也只是希望对方不要恨上自己,至于说领情什么的,目前实在不敢奢望,停了好一阵,他轻声嘀咕一句,“以后宁可去路边摊吃饭,也绝对不跟人拼房间了。”

“对不起了,铨哥,”林师姐听到这话,脸色登时就是一白。

张铨侧头看她一眼,想了一想之后,柔声回答,“不关你事儿,,,想不想跟那个小叶来往,也是你的事,我不会干涉的。”

这一晚上,想跟叶晓慧来往的,可不止是林师姐。

陈太忠在小姑娘们的强烈要求下,来到了一个慢摇吧,以女孩儿们的想法,就是直接在大厅玩了这地方龙蛇混杂,但正是因为龙蛇混杂,能显出她们的魅力。

所谓青春,就该是张扬的,就该是万众瞩目的,她们这个心态不能说就错了,但是陈区长实在懒得对付那些醉醺醺、精虫上脑的男人,于是他就表示,“你们的目标,是顶级的艺术圈,在这种场合里跳舞……,多跌份儿啊?”

“那是,”时彩笑着点头,“包个包间,唱唱歌跳跳舞,想喝酒的掷骰,想打牌的买扑克……,等咱们的节目开始了,咱们还能看节目。”

这话也在理,女孩儿们是想疯一下,但是再一想,在朝田这种小地方,又能钓到多少凯?正经是光顾玩,忘了看节目,那就有点遗憾了。

于是大家就开个大包间,有人叫了酒来喝,也有人跳舞,还有人拿着话筒一展歌喉,令陈太忠略略意外的是,叶晓慧唱歌的水平不低,还是多面手,能唱男声的摇滚,也能唱女声的高音。

不过令他吃惊的是,几对女孩儿居然能搭在一起,跳四也跳探戈,倒地时大※腿高抬,毫不顾忌地露出短裙里的小内内。

陈区长倒是没有在意那些裙下风光,这些女孩配合得这么好,禁不住让人想到生,然后他就不可遏止地想到了蒙晓艳和任娇这一对她俩在一起,是否也这样跳舞呢?

念及此处,他情不自禁地生出一股回凤凰的冲动,红尘历练得够久了,该是回归的时候了,对于恒北或者北崇,哥们儿终究只是过客,不是归人。

不过……做人又怎么能有始无终呢?他一伸手,就搂住了马小雅和刘望男,“今天晚上,你们不用回宾馆了,跟我在车上。”

“陈区长是真性情啊,”时老师笑着伸出一个大拇指来,她见多识广的,双飞这种事,看在她眼里,也只做平常,“我还以为你会贪图鲜,找几个小女孩儿呢……你的魅力,她们可是抵挡不住。”

“我一向很洁身自好的,”陈区长一边在两女身上上下其手,一边大喇喇地点头。

“开始啦开始啦,”一个女孩儿叫了起来,她一边喝酒,一边盯屋里的小电视,“《十送红军》开始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