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89章 夜访(上)

第三千八百八十九章 夜访(上)

你跟那帮小丫头在一起,就没学了好东西!陈太忠听到叶晓慧如此说,哭笑不得地呵斥她一句,“别学得那么流氓。”

“洗个澡……也算是流氓?”叶同学笑着白他一眼,眼中满是戏谑,戏谑之后,隐隐又有点挑逗的意思——你做那种流氓事的时候,可是被我撞见了。

“大姑娘家的,在我房间里洗澡,”陈太忠没好气地哼一声,丫头片子年纪不大,心眼倒是不少,“是不是还打算让我帮你搓背?”

“我也可以给你搓,”叶晓慧笑着回答,她看到很多次,那些小姑娘们就用这样的话,说得陈区长哑口无言,眼下也没外人,她正好展示自己前卫的一面,“搓澡嘛,相互的。”

“那搓完之后,顺便就把区长的内衣洗了吧,”王媛媛坐在远处,冷冷地说一句。

她已经听出来了,领导跟这小姑娘没什么关系,否则他不会是这个态度,然而,就算知道没关系,她也不会容忍对方试图亲近陈区长——别人女人她管不了,也没资格管,但是北崇的女人想要勾搭领导,须得先过了她这一关。

“你俩有完没完了?各回各家去,”陈区长哭笑不得地呵斥一句,可是想一想,外面天气确实挺热,小王那房间条件差,没准真的有点中暑。

他咂巴一下嘴巴,叹口气站起身,“行,你俩呆着,我走……然后你俩正好相互帮着搓背。”

看着他向外走去。叶晓慧也傻眼了,赶紧上前一把拉住他,“别啊,陈区长,我跟王主任开玩笑的,不过我爸那里确实没弄好,现在熬夜点灯干活呢,我可以在沙发上将就一晚上……我没钱住店,你知道的。”

“那你早说不就完了?”陈太忠哭笑不得地一摆手,“非要贫嘴……那你住下吧。楼下房间也多,你俩先上去洗澡,洗完澡赶紧下来,我要上去睡觉。”

“我去拿换洗衣服,”叶晓慧站起身,一溜烟地跑了,陈区长也懒得理她,坐在那里默默地轻啜着啤酒。

王媛媛也坐在那里,好半天才出声。“我真的有点中暑,正打算借点钱安个空调。”

“嫌热就住回来。”陈区长一摆手,眼下气氛微妙,他不跟她说这种容易造成误会的话,“给你个任务,发电机的具体使用情况,就交给计委来监督,有信心没有?”

“有!”王媛媛很坚决地点点头,说实话,她有点羡慕刚才那女孩儿。能跟陈区长言谈无羁,把调笑的话说得那么自然,她也很想学一学,但是最终发现,她不能像人家一样镇定自若,倒是谈起工作来,她就恢复了正常。

不多时。叶晓慧拖着个拉杆箱走进了院子,陈区长端起啤酒,眼望着天花板,咕咚咕咚地灌着。心里却是在暗暗地叹气:不用这么夸张吧,生恐别人不知道,你住进区长家了?

不过,因为有王媛媛在场的缘故,小叶子也没再有什么过分的举动,事实上她也分析出来了,陈区长跟王主任应该是清白的——他已经当着她演出了一幕活春宫,想必是不会介意演出第二幕的,但是他没有那么做。

陈太忠坐了一阵,看看时间已经九点,拎起笔记本回卧室了,又过一阵,楼上的卫生间才传来“淅淅沥沥”的水声——叶晓慧话说得挺狠,但终究是大姑娘,也只有夜深了,才敢进卫生间洗澡。

她洗完澡之后,王媛媛又上来洗澡,陈区长听到这水流了一个来小时,心里也有点烦躁,说不得一合笔记本,就上床睡觉了。

凌晨三点,他就起来了,简单地洗漱一下,来到一楼王媛媛的房间门口,房门是虚掩着的,他推开一条缝,压低嗓门呼唤一声,“小王?”

“嗯……嗯?”王主任第一声应得还有点迷糊,第二声却是彻底清醒了过来,她身子一直就坐了起来,将毛巾被挡在胸前,不过那白生生的身子,还隐约看得见,她压低声音发问,“头儿,什么事儿?”

她的声音有点颤抖,也不知道是受了惊吓,还是有所期待——当然,也可能是没怎么睡醒,反应比较迟钝

“趁着天凉,我下乡镇了,”陈区长轻声发话,“睡前忘了告诉你,明天小廖来了,早餐你们一起吃就行了,不要管我。”

“你要下乡镇?”王媛媛紧绷的身体顿时放松了下来,但是同时,一股莫名的失落涌上心头,她抬腿下床,穿上拖鞋走到门口,低声发问,“这会儿走,安全吗?”

透过薄薄的窗帘,可以看到,她的头发蓬松而凌乱,上身只穿了一个白色吊带的小背心,胸前两个凸起都隐约可见,下身也只是一条浅色的三角短裤,三角裤当中有高高的坟起,两条长腿也显得愈发的白皙。

我就是走之前说一声嘛,你至于这样吗?陈太忠微微一笑,“行了你睡吧,能让我感到不安全的人,还没出生呢。”

“那你自己开车,总要当心,”王媛媛一抬手,很自然地摸一下他的脸颊,微笑着发话,“别让在意你的人担心。”

“你睡糊涂了,接着回去睡,”陈太忠被她这么摸一下,真是浑身的不自在,转身就向外走去——领导的脸蛋,那是你随便能摸的吗?

“我……”王媛媛也愣在了那里,好半天之后才回过神来,她看一眼自己的右手,转身就跑到床边,蹭地一下钻进毛巾被里,还将被子裹得严严实实的——时下正是夜半无人,但她就是觉得有些羞涩。

“哈,”走廊对面的一扇门后,叶晓慧捂着嘴巴,轻轻地打个哈欠,以极低的声音嘟囔着,“这大半夜的过来,啥也不干就走了,真是过分……有没有搞错?我昨晚就没睡好。”

陈区长走出小院,找到不远的桑塔纳,打开车之后,车里还有一阵热气扑面而来,他略略等了三五秒,就钻进了车里,打着火之后,冲着东岔子疾驰而去。

凌晨三点的北崇是宁静的,没有灯光没有声音,仿佛一座死城一般,不过车灯在路边扫过,时常能看到躺在行军床或者凉席上熟睡的人们,这是一个熟睡的城市。

陈太忠将车开得飞快,思绪却是在信马由缰地奔腾,想到刚才小王的样子,他就禁不住想起了唐亦萱——小萱萱的那里,也是坟起很高的。

必须要回趟凤凰了!越想,他就越心痒难耐,恨不得马上停下车,直接来个万里闲庭,可是再想一想,今天是他来北崇之后的第一次夜访,他终于克制住了心头的浮躁。

由区里到东岔子,也就是不到二十分钟,来到东岔子,桑塔纳又拐上一条小路,这条路会通往一片烟叶种植区。

在颠簸的小路上,又开了差不多二十分钟,陈太忠停下了车,抓起一个挎包背在身上,又拎起一个手电,走下车来。

他顺着路边的小道,很快就走到了田埂上,这是一片烟叶种植区,一阵微风吹来,硕大的烟叶微微地抖动着,有若清风拂过的水面,波纹慢慢地漾了开去,一圈接着一圈,令人神清气爽,令人心旷神怡。

就在这舒爽的空气中,隐隐能闻到一股烟草的熏香,在炕烟的日子里,很多村庄都是这样的,就像海边的渔村,有太多时候,是被海腥味笼罩着。

陈太忠正在田埂上漫步着,前面忽地蹿出一条大狗,足有八九十厘米高,汪汪汪汪冲他狂叫着,一虎一虎地,一副想扑上来的样子。

紧接着,田埂上一阵脚步声,跑过来了一个少年,少年的手里持着一根木棒,用北崇话大声地喊着,“站住,偷了烟叶想跑?我要放狗了。”

“就算你放,那狗也不敢扑上来嘛,”陈区长哈哈大笑着,他从少年的声音中,听出了一丝稚嫩,就有意逗一逗他,“别看它长个傻大个,真敢扑上来,我一脚就踹飞它。”

“大花,扑他,”少年喊一声,见那狗还是在叫,一抬腿踹那狗屁股一脚,“你个吃货。”

那大花吃了这一脚,又冲两步,一虎一虎的,却是死活不敢往上扑。

“行了小家伙,我不是偷烟叶的,”陈太忠揿亮手电筒,往自己的挎包上照一照,“这么屁大个包,能放下几片烟叶?”

小家伙其实也挺紧张的,见对方既带了手电,又有挎包,多少就松一口气,不过警惕心是一点没减,“那你这大半夜的,来我家田里做什么?”

就在他发问的时候,那大花悄悄挪动身体,伺机而动,不成想对方手电一晃,就照上了它的双眼,它刷地一下就蹿出五六米,然后又是一阵狂叫,身体也一虎一虎的,试图告诉对方:我不是好惹的。

“好了,我是区里来的,了解一下烟叶的种植和销售情况,”就这手电光一扫,陈太忠已经发现,对方不过是个十一二岁的少年,也就懒得再逗弄他,于是微微一笑,“这两天电力不足,炕烟很辛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