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91章 家门口

官仙5200 正文 第三千八百九十一章 家门口

北崇和花城之间有些小道,县界其实不是很分明,像这条小道就是,不过北崇近来越来越强势,花城这边就在小道中间用白漆划出了县界?

路障是在花城一方,离县界大约五十余米,留出了足够的空间,那边打架的双方,更是在路障之后,北崇这边也只能干看着。?

“那是拦烟叶的卡子,”听到陈区长发问,一个北崇汉子苦笑着回答,“人家在自己的地方拦车,咱不能管不是?”?

陈太忠看他一眼,沉吟一下发问,“你们三个都是稽查队的?”?

“是,”另一个点点头,“原本是拦烟叶外出,后来这个方向,根本上没有外出的烟叶,现在局里指示,要全区一盘棋,就改为帮卷烟厂接应进来的烟叶了。”?

“我还说呢,谁家半夜不睡觉,跑来看热闹,”陈太忠笑着点点头,“辛苦了啊……不接应的话,烟叶过来,他们也会追过来?”?

“看不见的时候,就不好说了,”第一个汉子回答,然后又笑一声,“不过,只要咱这边有人,就算只有一个人,他们就不敢追过来……哼,再给他们个胆子,敢到北崇来撒野?”?

这话他说得自豪无比,底气不是一般的足,现在的北崇人,有这样的自信。?

陈太忠暗暗低头,哥们儿治下的老百姓,就该这么气粗,不过这个路障真的令他感到不舒服,“咱们的车要过去呢?”?

“咱们的车过去,无条件放行,”一个汉子笑着回答,“门儿都是朝着咱们这边开的,就是查花城到北崇的烟叶,其他东西也不怎么查。”?

“青叶子过来也查?”陈区长想起来,有个烟农建议过,让烟农把刚掰下的烟叶拿到北崇来炕。这是钻烟草收购中的漏洞,不过这个漏洞,确实是客观存在的。?

可是再想一想北崇的烟炕,他又有一点泄气,“电力不足,怕是人家不肯来炕。”?

“这个倒不是,”稽查队员热情地给陈区长解惑,“缺电好说。农用车电瓶上接个电,鼓风机照样转,能把烟叶卖到北崇,这点油钱算什么?”?

这样也行?陈太忠听得目瞪口呆,心说这人民群众的智慧,还真是无穷无尽。将直流电逆变为交流电,理论上并不难实现,老百姓的家里或者没有发电机,但是借一辆农用车或者汽车来发电,倒也不是特别难。?

“现在的问题是,青叶子都过不来,”稽查队员苦笑着回答,“他们设卡子,主要就是冲着青叶子去的。说是不许来北崇炕烟。”?

这也太狂了吧?陈区长等闲不琢磨钻空子,好不容易钻一次空子,却被人蛮不讲理地堵住,他心里就有点恼,这也太打脸了——老虎不发威,你当我病危??

于是他不动声色地发问,“所以你们就坐看北崇的客户被人殴打?”?

陈区长你这话怎么说的?那三位交换一个眼神,其中一个胆子大的苦笑一声,“我们也想管。可那是花城人自己打架。还是在花城的地界……离咱这儿十来丈,咋管?”?

阳州市落后。阳州人蛮横,但是大部分时候,他们也很看重理法,像现在北崇人强势,不怕跟花城人搞事,但是花城人在自家地盘教训自家人,北崇人也不好贸然干预。?

正是因为如此,这几位只能站在线这边,抱着膀子看着——你冲吧,只要能冲过这条线,你的梁子我们北崇接了,冲不过来,那我们也就爱莫能助了。?

其实在这种民风彪悍的地方,对传统观念的底线看得都非常重,对花城人来说,北崇人站在那边等着接应,这叫势大压人,但终究是在忍受范围内,可过来干涉,那就只能拼了。?

“咋管?”陈太忠哼一声,抬脚就跨过了白线,径自向路障走过去。?

他们在这儿谈论半天,那边的打斗早就结束了,试图偷过关卡的是三辆农用车和两辆轻卡,押车的有十个人,不过卡子这边人数也不少,足足有二十多个,等到睡觉的人被惊醒,冲出来之后,这五辆车上的人就扛不住了。?

不过这十个人也没撒腿逃命,而是在不远处游弋着,其中还有人大声地嚷嚷,“有种的就把车烧了,老子回头烧你们家……三嘎子、臭皮子、二愣,尼玛你们都等着。”?

烧车什么的,乡里乡亲不可能做那么绝,这二十几号人就要把车开走,可是周围游弋的这帮人又怎么能让他们如愿?时不时就冲上来,抽冷子来一下。?

就在此时,北崇那边走过来个人,第一个注意到此情形的花城人,登时就愣住了,他倒吸一口凉气,“我艹,这是要干啥?”?

见他这副模样,大家纷纷侧头,有那花城的小头目见状,眉头一皱,刚要呵斥,却猛地发现,另几个北崇人也跟了过来,只得强压不满,大声地发话,“这是花城的事儿,北崇人少掺乎……赶紧走开,听见没有?”?

他才说完话,一边有人欣喜地尖叫一声,“陈区长,你可算来了,我帮北崇收烟叶,是你亲口许可的啊。”?

陈区长?在场的花城人闻言,禁不住都后退两步,北崇区里,姓陈的区长有且只有一个,那就是大区长陈太忠,是花城人的死对头。?

小头目在后退的同时,摸出手机看一眼,嘴里轻声嘀咕一句,“尼玛……这还不到五点半,吃饱了撑的,跑到这儿来?”?

陈太忠看一眼尖叫的那厮,想起来上次在卷烟厂门口,他确实答应了几个花城人,让他们帮着收烟叶,不过遗憾的是,对方并没有通名,而他……已经忘了对方的长相。?

“看起来是有点面熟,”他微微点点头,也不介意当着花城人说这些,“不过我有印象,当时是花城一个炮头跟我说的这事,挺牛气的,看起来混得不错……你比较狼狈,不太像。”?

“我是被人出卖了,”那小伙子气得一咬牙,“要不我把烟叶垛这么高?”?

这五辆车的烟叶,垛得还真高,远远超出了马槽,一看就有点肆无忌惮的架势,但是这也正常,烟叶这东西太轻,按着马槽的高低运烟叶的话,太不经济了。?

“陈区长,我们在规范花城的烟叶管理,”这时候,小头目必须要硬着头皮出马了,他干笑着发话,“这是我们花城的事儿,您看……这不是还没有过界吗?”?

“你不要跟我说这些,”陈太忠一摆手,笑眯眯地发话,“我一个区长,管不到这种小事,我就是想问一下……这个路障怎么回事?”?

“这个……最近非法走私烟叶的人太多,”小头目赔着笑脸发话,“上面压下来的任务,我们不得不搞这么个东西。”?

“拆了,”陈太忠轻描淡写地吐出两个字,又摸出一根烟来,慢悠悠地点上。?

“不能拆,”关键时刻,小头目也不得不硬气一下,“这个卡子一拆,烟叶的流失太大。”?

“动手,”陈太忠冷哼一声,下巴微微一扬,“我倒要看,谁敢拦着……北崇正申报烈士呢,不怕帮你们花城也多申报两个。”?

得了领导的指示,那三个稽查队员抄起路边的石头和棒子,就开始毁坏路障,走私烟叶的这帮人见状,也纷纷来帮忙,他们手上的家伙更方便。?

那小头目看着事情不妙,可是又不敢动手,禁不住苦苦哀求,“陈区长,我们只是查市里的烟叶,没别的意思。”?

“我知道,你是替人办事的,”陈太忠一抬手,轻拍一下他的肩头,狞笑着发话,“但是,你们挡了北崇的路……挡了北崇发展的路,北崇腾飞的路,这个后果,你承担得起吗?”?

“别的车,我们是直接放行的,”小头目有气无力地回答。?

“那我在你家门口设俩卡子,通常情况下,也直接放行,你会怎么考虑?”陈区长冷冷地反问一句,“你可能不介意自己的无能,但是我不能容忍这种挑衅。”?

有人有工具,眨眼之间,路障就被拆了,临时被当做基石的两个大水泥墩子,也被众人推到了一边,花城这边二十几个人看得眼睛都是红的,但是没办法,北崇陈区长在场。?

人的名儿树的影儿,陈太忠一个人站在那里,什么都不做,就能威慑住这二十几个人,阳州关于此人的呃传闻,真的是太多了。?

路障推开之后,烟叶贩子们就兴高采烈地上车,打算往北崇开,这时候,还是有人按捺不住了,走上前一拦,“差不多点啊,开回去就完了,这时候还要往北崇走?”?

“你给我滚远一点,”打头的轻卡,还就是那个年轻炮头在押车,他脸一沉,“不怕明白告诉你,就在这个路口,陈区长亲手击毙了五名歹徒,只用了五颗子弹……你不掂量一下?”?

“尼玛,我们是接到举报,才来这里埋伏的,”那位听他说得狠,也不敢再坚持,只能转身走开。?

“老子早晚要揪出那个混蛋,”年轻的炮头轻声嘟囔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