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93章 北崇震怒

第三千八百九十三章 北崇震怒

众目睽睽之下,陈区长被撞飞了!

北崇的三个稽查队员先是一愣,两个人奔着陈太忠而去,剩下一个错愕一下之后冲向面包车,对着车门抬腿就是一脚,他睚眦欲裂地怒吼,“你敢谋杀陈区长!”

陈区长在北崇人的心目中,地位很崇高,当然,官场中人未必都这么想,但是也有人是真心爱戴陈区长的,比如说这位就是了,一个人对着一堆人冲了过去。

“小伙子,你安静,”中年法官连忙说话,旁边人也不敢动手,只是将人牢牢地抱住,愤怒中的小伙子力气奇大,两个壮汉都抱不住,还是又上来一个,三个人才堪堪地将他制住。

饶是如此,稽查员还是在没命地挣动着,见他如此愤怒,旁边又过来一个人,四个人使劲儿,牢牢地将他按在地上。

“你们在干什么?”远处那俩稽查员才看了陈区长的伤情,猛地发现同事被人按在地上,眼睛都红了,“你们完了,等着迎接北崇的怒火吧。”

“听我说一句,听我说,”中年法官大声发话,“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救人,谁再惹事,就是盼着陈区长死……陈区长的伤势怎么样?”

“还有呼吸,”另一个稽查队员发话,“赶紧把陈区长的车开过来,火速去医院,要是内出血就糟糕了……小张你盯好凶手。”

“行,我盯凶手,”那小张不断地在地上挣动着,“你们放开老子,老子不打人,不放开我,凶手跑了,你们一个都别想好过了!”

“兄弟兄弟,你控制一下情绪,”那年轻法官终于反应过来了。他走上前蹲下身子,“你答应不折腾,我陪你一起看着那货。”

“呸,”小张一口唾沫就吐到了对方脸上,“刚才就是你,跟陈区长呲牙的,小子,有种的你弄死我……要不我跟你也没完。”

“这尼玛哪儿跟哪儿。”年轻法官哼一声站起身,心里也窝火得紧,他是奉命为难陈太忠,而且他的领导跟省高法的宋金柱关系不错,上一次高至诚因为打了一个女孩儿,被北崇人捉了去。宋金柱前来搭救,却未能如愿,他的领导对陈某人也颇有点微词。

这是旧怨,但是刚才,若不是人家眼疾手快地推他一把,他没准还真的避不开这辆车,花城人也讲个恩怨分明,被人唾一口,他也无法计较。说不得走到了白色面包车前。

开车的是一个三十出头的中年人,他呆在车里,半天没回过神来,现在才结结巴巴地解释,“我、我、我……刚才是脚抽筋了。”

年轻法官看他脸色刷白,心里多少有点同情,不过转念一想,自己差一点就落得类似下场,说不得沉着脸哼一声。“你先下车!脚抽筋了……手也抽筋了?不会打方向?”

“当时脑子有点懵。”那位手足无措地解释,然后就去推车门。不成想他忘记打开保险搭了,身子重重地撞到了车门上……真的是魂不守舍了。

陈区长静静地卧在那里,身子一动,口鼻之间就往外淌血,两个稽查队员眼泪都流出来了,“这尼玛咋办,能往车上放吗?”

可是现场就两辆小车,陈区长的桑塔纳和法院的富康,烟草局的这辆面包车撞得也不轻,前脸变形不说,整个车前窗也飞了出去,摔了个粉碎。

“蜷起来,蜷起来,”一旁有花城人提建议了,“蜷起身子来,能吊住元气……就跟小孩在娘胎里一样,这是最养元气的,身子这么一直挺着,还真熬不了多久。”

这一刻,大家都是北崇人……

最后,大家还是手忙脚乱地做了一个粗糙的担架,将陈区长放到一辆农用车上,冲着阳州市区疾驰而去,就在他们离开五分钟之后,四五辆农用车载着三四十号北崇人蜂拥而至,大家手里都拎着扁担、锄头甚至斧子。

现场已经看不到人了,除了肇事的面包车孤零零地停在那里,周围甚至没有一个围观的花城人,远处山梁上,能看到隐约的人影,但是没人敢凑近了看——虽然这是花城的地界。

这时候的北崇人,是绝对不能招惹的,从古到今,花城和北崇之间的大规模械斗太多了,彼此都非常清楚对方的心态——主事人被人用卑鄙手段害了,这是奇耻大辱。

北崇人见到人都没了,只能围住那辆车,有人摸出手机打电话,更有人挥起锄头,将水泥墩子砸得稀烂,有花城出来的车路过,直接就拦下,拳打脚踢地让司机跪在血泊前。

这就是北崇人,犯起性子来不讲道理,你们花城人把我们区长撞了,那只要是路过的花城车,统统给我停下来,跪到路边!

也有两辆车幸免,他们掀起车上的草垫子,露出下面的烟叶来,北崇人一看就放行了。

搞到后来,花城这边不得不派出人来提前拦车,就说北崇那边发疯了,这条道儿不安全了,你们换条道儿走吧。

有人觉得不含糊,不想改道,可是一打听原因——算求,咱们还是走别的路吧。

陈太忠被抬到农用车上,身子蜷缩成一团,因为车比较颠,上下起伏之间,他的口鼻耳朵又冒出了不少鲜血,两个稽查员看着陈区长的惨状,一边流泪,一边没命地打电话。

终于,在驶上大路后不久,一辆北崇卡车接到消息,司机是拉石子空车返回,二话不说就将车停到路边,将陈区长抬上卡车之后,风驰电掣一般驶向市区,不多久,北崇分局一辆挂着警灯的桑塔纳追了上来,一路警笛为卡车开道。

这个时候,不止是北崇人被惊动了,李强和陈正奎也接到了消息,陈太忠被烟草专卖局的面包车撞了——伤势非常严重。

对陈市长来说,这是一个令人愉快的消息,撞个半身不遂才好,但是他细细一了解,啧,这个事情……还真是不宜张扬,烟草专卖局有不当之处。

事实上,政府之间的单位扯起皮来,总有说不完的理由,没有谁是绝对占理的,但是花城和北崇之间,烟草收购的价差,实在是太大了一点,很容易被人拿来做文章。

要强调烟草管制的话,北崇是理亏,可烟草收购的时候,人为压低等级也是严重违法行为,在花城三块多的烟叶,在北崇能卖到六块去,这意味了什么?

关于这一点,有太多花城人可以作证了,根本是压不下去也不可能否认的——就算花城烟农没反应问题的门路,市里可以考虑强行压下去,但是这个门路……陈太忠不缺。

李强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也让秘书细细了解一下,最后做出决定,“让市医院竭尽一切手段去抢救,我要的不是一个活的陈太忠,我要是活蹦乱跳的陈太忠。”

一边说,他一边就拿起电话拨号,“老王,我这儿出了大事,嗯,你恒大一院安排专家组电话会诊一下,随时准备动身……一个非常重要的年轻干部,被车撞了。”

市里这还算坐得住的,北崇这边早就乱套了,廖大宝正陪着叶晓慧和王媛媛吃早饭,心说领导是不是真的不行,家里搁着两个美女,居然半夜三更出去夜访了?

就在嘀咕的时候,猛地接到小岭乡打来的电话,他登时就炸毛了,“我艹,这烟草局欺负咱北崇是死人?我去招呼人……陈区长不要紧吧?”

“陈区长的眼角和耳朵……一直在冒血,”打电话的是稽查员之一。

“我艹他妈的,我去喊人,把市政府也围了,”廖大宝搁了电话之后,哇地一声哭了起来,“陈区长危险了……眼角和耳朵都在冒血。”

“哭有用吗?”王媛媛抬手抹一抹眼角,她的眼泪都流成串了,但兀自强行镇定,“大宝哥你先往市区赶,发动群众的事情交给我了,大不了我去电视台播报一下,这个计委主任……不干也就不干了。”

话才说完,她也禁不住哇地一声大哭了起来,“我都告诉他了,要他注意安全……大半夜的出门,他图了什么?”

想到自己当时冲动地摸了一下他的脸,她真的希望自己再冲动一点,如果可以的话……

“我给马总打电话,”叶晓慧摸出手机来,在她的眼里,马总就是手眼通天的人物了,“这个事情要先捅到上面去,要不然,陈区长本来能救活,没准都会被治死了。”

“你少添乱行不行啊?”廖大宝狠狠地瞪她一眼。

陈区长的这三个死忠之间,都爆出了这样分歧,其他人的反应,也就可想而知。

上午十点左右,愤怒的北崇人将市医院和市政府团团围住,围住市政府的,自然是要讨说法的,而围住市医院的,则是要求市医院无论如何把陈区长治好。

“小伙子身体不错,”会诊之后,专家表示,“不过遭到这样的撞击,什么时候能恢复意识,这不好说。”

“下面的群众,等着咱们的准确答复,”旁边的人冲窗外努一努嘴,轻叹一声,“不着急说实话,还是先敷衍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