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94章 事情大了

第四千三百三十二章 难觅绝对公平

这次的事情,真的大发了,北崇区的大区长,居然被烟草局的车撞飞了,不光北崇的老百姓群情ji奋,组织上也为难。

要说北崇和烟草局的这点龌龊,大家心里都有数,利益之争而已,而这利益讲个多少,也要讲个先后后来者想抢占市场,既得利益者自然会当仁不让。

烟草局是既得利益者,而且压低烟草的收购等级,是有相关利益在里面的没错,他们压低等级收购是违法了,但是谁有能力监督他们呢?

烟草是专卖的,只要没有烟草系统内部的人计较,那么这些就都不是问题,地方上的呼声,也仅仅是呼声,想处理问题,还是得找烟草内部的人。

这个理由没错,然而,这正是陈区长要装模作样吐血的原因他要考虑烟草专卖法,而不是他作弊有瘾,或者嫌自家hp血条太长。

以陈太忠的能力,遇到很多事情,直接碾压过去就行了,不便碾压的,那就用些人情和手段,总是能把事情办妥的。

但是这个烟叶收购的事宜,算是例外,陈区长一开始就很清楚,北崇对外面县区的烟叶收购,缺少理法上的支持,就是那年轻法官的话

严格来说是违法的。

陈某人很强势,陈某人睚眦必报,然而同时,他自命讲究人,还要讲个以德服人。

身为国家干部,他不可能去触犯法律,可烟革专卖局做的这点事儿,又让他不能忍受,那么,他也不得不选择陷害这条途径。

罗天上仙并不认为,这是自己的堕落,因为他已经给自己打上了一个“官场中人”的烙印,既然身为体制中人,就要按体制的方式办事,如此一来,有些东西是他绕不过去的。

是国家的法律,就算他把花城人都打趴下,那又能怎么样?专卖法依旧存在一一陈某人可以在法律边缘游走,但不可能公然同法律作对。

在某些情况下,他不介意偶尔以权代法,但以权违法就过分了,事实上,他目前在考虑制度建设,为了令大家信服,他很有必要以身作则。

当然,陈太忠可以通过一些渠道,跟烟草局打个招呼,达成一定的共识,但恒北终究不是他的地盘,这个工作做起来,不会是特别容易,也太耽误时间。

比如说,他可以让欧阳贵跟省烟草专卖局打招呼,但是他用欧省长并不顺手,而且人家烟草局未必要买账

朝田市也是有卷烟严的,利字当头,谁肯轻让?

就算经过努力,最终达成了这样的共识,但中间必然会产生一些环节,这些环节,都不会是健康的,那么,他吃傻齤逼了,在搭进去人情和时间的同时,缔造一些不健康的环节?

倒不如把公家事转为个人恩怨,事情反倒要容易许多,想来想去,他觉得这个法子最合用。

所以他在医院微微醒转之后,仅仅长叹一声,就又陷入了昏迷,“庆父不死鲁难未已,只要我不死,烟草局的做法,我要向上面汇报,总要讨个说法回来……我的伤别跟我父母说,还有,告诉区里的同志们,我不在的时间里,大家要安心工作,不要偷懒。”

当北崇的干部们赶到现场,听到别人转述的话时,一个个热泪盈眶,还有人忍不住当场就痛哭了起来,更有人抓住医生问,“陈区长到底怎么样?”

九点半的时候,市党委书齤记李强也来了,询问陈太忠的伤情,医生们反应,说肋骨有几根骨裂,目前没有内脏出血的症状,但是脑部部分地方充血,导致伤者一直昏迷不醒

至于跌倒在地的擦伤和摔伤,那就是小儿科了。

总而言之,生命体征稳定,伤势也不算太严重,考虑到伤者是如此地年轻,相信很快能恢复过来,李书齤记听到此处点点头,又问一句,“那么他大概什么时候能醒来?”

这个问题,问得在场的专家面面相觑,这个谁能说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大夫回答,“很可能下一刻就醒过来了。”

“也就是说,可能两三天也醒不过来?”李强眼睛一眯,他对词汇的使用非常敏感。

“希望不会那么糟糕吧。”有人谨慎地回答,说明李书齤记的假设,是有可能的,同时他强调一点,“他早晚会醒过来的。

“这话你敢对窗外的人说吗?”李书齤记叹口气,指一指院子里越来越多的人,“天越来越热,来的人不减反增……,我希望你们在保证陈太忠同志康复的前提下,采取一些积极的措施,让他尽快地醒来。”

“理论上讲,让他自然醒来是最好的。”这次,大夫可就不听书齤记的指示了,“否则会有一些负面影响,或者说阳州就是发样的水平了一一一一一可以考虑转院到朝田试一试。”

“啧。”李强咂巴一下嘴巴,又轻叹一口气,“怎么敢让他转院到朝田?”

北崇人围了市医院市政齤府,那也就围了,真把陈太忠转院到朝田,万一北崇人跟过去,省里肯定要找他麻烦,而李书齤记也没能力阻止北崇人去朝田。

他转身走出门,看到一大堆北崇大大小小的干部,禁不住眉头一皱,“都回去工作去,陈太忠醒来之后,发现你们都把手边的工作扔了,聚在这里……,他会怎么说?”

“是啊。”隋彪站出来劝说大家,“陈区长的身体一向好得很,小廖留下就行了,要不…,小王你也留下?”

“我要回去工作了。”王媛媛的眼睛肿得就跟两个桃子似的,她很坚定表示,“区长醒来的时候指示了,要大家安心工作。”

她都这么说了,别人也就纷纷转身,李强又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对了,留两个老同志,开导一下北崇的群众。”

“廖主任就可以的吧?”说话的是主持区财政局日常工作的副局长崔重山,他笑眯眯地表示,“他常陪着区长下乡镇,大家都认识。”

“我的任务是看护陈区长。”廖大宝淡淡地回答,心说你这是脑袋进水了?我只是陈区长的通讯员,这时候出来抢镜,是想捧杀我吗?

人最难认清的,就是自己的位置,不过廖主任曾经落魄过,对这些东西分外地敏感,李强听到这话,略感意外地看他一眼,心说年轻人你倒把持得住。

事实上,陈太忠在北崇有这么高的威望,他的通讯员在群众中,影响也不会太低,不过人家刻意低调,李书齤记也只能在心里徒呼奈何

换个人来安抚,还真不太方便。

“那就麻烦林桓林主齤席了。”说不得,李强只能点将了,林桓再不出头,北崇的群众很容易失控。

“李书齤记指示了,那我就豁出去了。”林主齤席大大咧咧地回答,“不过区政齤府的事情那么多,得有人坐镇啊,要不…,李书齤记你辛苦一下?”

也只有林桓这种老资格,才敢如此跟市党委书齤记说话,李强也被这个建议弄得哭笑不得,“你们区不是有常务副的吗?葛宝玲先把工作抓起来,超出葛宝玲能力范围的,可以直接找我。”

“嗯,区里的事,还是要咱区里自己做主啊。”林桓大喇喇地点点头。

要不说,这姜还是老的辣,廖大宝看得暗暗点头,陈区长昏迷不醒一关键是大家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醒,这时候有人强行往北崇插一杠子,也是正常的。

林桓看到了这个可能,倚老卖老地将李强一军,李书齤记也不傻,直接表态要葛宝玲抓工作,解决不了的问题来找他一外面人就别瞎惦记了。

“李书齤记,我们有个请求。”朱奋起看到大家都要走了,就站出来请示,“希望能将犯罪嫌疑人,交给我们北崇分局审讯。”

“胡闹!”李强冷冷地看他一眼,在整个阳州警齤察系统,北崇分局现在是恶名昭彰了,目前责任还没搞清楚,在对方嘴里就已经成了犯罪嫌疑人,而肇事者是烟草局的一个科长,车上还坐了一个副局长,真要交给北崇分局,可就太容易出事了。

不过在这个时候,他也不便严词呵责,只能和蔼地解释一下,以求淡化矛盾,“你们的心情,市里能理解……这样吧,你们可以旁听,可以提出一些建设性的问题。”

肇事司机现在也坐蜡着呢,他实在无法解释清楚,自己当时怎么就撞上陈太忠了,更糟糕的是,他通过警齤察的嘴巴,知道北崇已经因为他这一撞,折腾得天翻地覆了。

就在刚才,北崇分局的副局长带了七八个警齤察来,要把他劫回北崇去,幸亏是市局这边够强硬,双方拉扯好一阵,才被人说开了。

所以无须李书齤记指示,北崇分局就有人在旁听,然后朱局长打电话过来,警齤察出去接个电话之后,回来跟市局的表示,“李强李书齤记说了,我们可以提一些建设性的问题。”

“那你提吧。”市局的人一听是市党委老大发话了,自然不能拦着。

“你再三强调,跟陈区长没有个人恩怨,调查也证明是这样。”警齤察看着肇事者,和颜悦色地发话,“可是你又讲不清楚事发时的经过,那么,你还是交待一下幕后指使者吧……”

官仙相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