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95章 不是威胁

第三千八百九十五章 不是威胁

“哪里有什么幕后指使者?”肇事者一听,断然否认这个说法,他求助地看向市局警察,“我认为北崇的警方,有故意误导的嫌疑,这只是一件普通的交通肇事。”

市局警察并不做声,外面同事正在落实,李书记是否有那么个指示——让北崇人提问。

“没有人指使,你大半夜的不睡觉,跑到小岭乡?”北崇警察冷笑一声,“别跟我说那是你的工作,没有加班费,陈区长叫我加班,我也不去。”

“那就是我的工作,”肇事者一口咬死这一点,他身为干部,接受讯问时,也有一点点干部的傲气,“加班费什么的,我没你那么市侩。”

“唉,”北崇警察叹口气,用一种可怜的眼光看着他,好半天之后,才微微一笑,“你得罪的北崇人太多了,就算这次你躲得过,但是……一年、两年之后,你自己、你家人出点意外,连凶手都很难找到。”

“他在威胁我,”肇事者一时大怒,看向市局的警察,“在威胁我的家人……你们市局的警察,就不管一管吗?”

“那啥,差不多点,”面对这样的抗议,市局警察也不得不出声提示一下。

“你也就是这点智商,是我在威胁你吗?”北崇警察不屑地冷笑一声,“我只是告诉你,有这样的危险……别为人卖了命,给自家惹了祸,凭良心说,我没有见过比你更蠢的人。”

“他还在威胁我,”肇事者再次向市局的警察求助。

“我的同事说得很明白了,这不能理解为威胁,”这次,就连市局警察都不支持他了,身为警察,也有义务指出一些潜在的威胁,“这种可能性是客观存在的……”

“你可以说他措辞不当。但是你不能放松警惕,如果你有警察朋友的话,可以向他们打听一下,有些案子的起因,只是很小很小的事情,一般人看来根本不值得计较,而有些人的心眼,小得你想象不到……云中红邳的灭门案。可不就是因为十年前的一句玩笑?”

“那我该怎么办?”肇事者的脸有点发白,其实警察说的,他都想到了,只不过他下意识地不去考虑,现在被人掰开了揉碎了放在眼前,他登时就扛不住了。

“你先把今天早晨的事说清楚吧。”市局警察挺讨厌跑题的,不过想一想之后,他还是做出了回答,“以我个人的建议,还是调出阳州吧,最好全家都搬走。”

“不至于吧?”肇事者登时目瞪口呆,他虽然是烟草局的,可省内调动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更别说全家都走了。这怎么可能?

“那你就当我没说,”市局警察待理不待理地回答,见多了案子,他们最知道防范意识的重要性——没谁知道自己惹了一个什么样的二货,不过别人不领情,他又何必多说?

“还是同行明白事,”北崇警察笑着发话,“闯这么大的篓子出来,不把事情说得明明白白。谁会放过你?”

北崇的警察来之前。就得到了朱局长的指示:想尽一切办法,把事情往大里搞。至不济也要把烟草系统拉下马——烟叶收购一事,原本就令北崇耿耿于怀,眼下陈区长又因此而被撞,大家有此想法,并不为过。

“本来就是明明白白的公事,”肇事者也是久经考验的,肯定不会轻易松口,不过不可否认的是,他心里真的动摇了,眼下这么强撑着,无非是期望组织上的救援。

陈太忠并不知道,分局的警察折腾得这么厉害,对他来说,被车撞只是个由头,有了这个由头,他就可以去烟草局无事生非了,等后来知情了,他也只能感叹:这真的是意外之喜。

不管怎么说,他是思念小萱萱思念得紧了,正好借这个机会,回凤凰一趟,所以他无视众人的哭哭啼啼,一捏法诀就走人了。

来到三十九号的时候,唐亦萱居然不在家,陈太忠看一看时间,是早上八点十分,心说这早锻炼也该回来了吧?

不过他也没多想,从阳州万里闲庭到凤凰,用掉了他一半的仙力,还是先收敛心情,恢复一下的好。

打坐了一阵,他自觉情况好一点了,才收了功,看一下时间,已经过去两个小时了,不过令他郁闷的是——小萱萱还没回来。

这就有点不对了啊,他放出神识感应一下,周围也没有熟识的气息,打开冰箱门一看,发现里面还有新鲜蔬菜,心知她没有出远门,想一想之后,他用屋里的电话拨通了她的手机。

“来了?”唐亦萱的声音从听筒里传出,淡淡地、非常自然的感觉,好像是两人一小时之前才分手一般,她甚至没有问是谁打的电话,“我在湖心岛钓鱼呢……中午想吃点什么?”

“怎么有了这种爱好?”陈太忠轻声嘀咕一句,“等着我,马上就到。”

下一刻,他就出现在了湖心岛,湖心岛的面积其实不小,约莫有三百来亩地,唐亦萱身着浅黄上衣,亚麻色长裙,正斜靠在一张躺椅上,翻看着一本书。

她的身后,是一株半米粗的合欢树,粉色的合欢花正在烈日下静静地绽放,她的手边,是一张石桌,上面摆放着一个暖瓶,一只小手壶,脚下则是摆了几盘蚊香。

至于说钓鱼,却也是真的,她的前方摆着一支钓竿,不过也就是在那里悠闲地架着,鱼线远远地沉下水面,蓝白相间的浮子在水面上一漾一漾着。

“坐,”见到他猛地冒出来,唐亦萱没有丝毫的奇怪,手一挥就放了一张藤制躺椅出来,“问你呢,中午想吃点什么?”

“跟我去北崇吧?”陈太忠大大咧咧地往躺椅上一坐,事实上,她越显得若无其事,他的心里就越内疚,不过陈某人也是好面子惯了的,于是就摆出一副大男子主义的架势。

“好,”唐亦萱干脆地点点头,“你教我学会,怎么样能不知不觉钻进你的房间,我就跟你去……要不然被人撞到了,多难为情。”

“然后从我房间离开,回三十九号睡觉,是这样吧?”陈区长笑眯眯地发问。

“距离会不会远了点儿?”唐亦萱犹豫一下发问。

“合着你也知道距离远?”陈太忠笑一笑,“就我现在的能力,都不够从北崇走个来回……要不早就回来看你了。”

“你这家伙特别狡猾,这点试探都能被你发现,”唐亦萱听得就笑,然后拿起小手壶轻啜一口,“今天怎么有空回来?”

“出车祸了,”陈太忠笑眯眯地回答,见到她眉头一皱,他心里是说不出的受用,于是洋洋得意地卖弄,“有个陈区长,正在阳州市医院躺着呢……我这不就得空了?”

这世界上,小萱萱是了解他最多的人,见过他诸多的术法,这一点就连荆紫菱都比不上,为什么会这样,就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真要说出点理由,大约——是因为她有一颗与世无争的心吧。

“这样啊,”唐亦萱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然后眼珠一转,“那你在地北遭遇泥石流的时候,那十几天……去哪里荒唐了?”

“我那个……事发突然,”陈太忠本想说,自己是去日本偷技术了,但是转念一想,这又得泄露睚眦的身份了,会引发诸多不便,于是干笑一声,“只是意外事件。”

“我看起来有那么傻吗?”唐亦萱白他一眼,也不跟他叫真,“不管怎么说,当时你父母亲难过了很多天,我觉得,这一点你做得特别不好。”

“这次我在昏迷之前强调了,不通知我父母亲,”陈太忠讪笑着回答——不过这话,怎么听着这么别扭呢?

“满嘴跑火车,”唐亦萱哭笑不得地摇摇头,“晓艳知道你回来吗?”

“怎么能让她知道?”陈太忠听得眼睛一瞪,“我现在还在阳州的医院躺着呢,全世界也就只有你一个人知道我在乱跑,不过她不在……也有点不够尽兴哈。”

“陪我一个人,很无聊是吧?”唐亦萱淡淡地发问,一边摸出一副墨镜戴上。

“主要是太想你了,就回来了,”陈太忠笑一笑,他不想说,自己比较享受那种禁忌的双飞,也不想承认那种几近变态的快感,于是将话题扯了开去,“怎么这儿就你一个人钓鱼?”

“蒙艺大概要进政、治局了,所以我说想钓鱼,市里就给我划块地方,”唐亦萱轻描淡写地回答,“其实我只是想在西郊公园钓鱼,谁想到他们在湖心岛给我划出二十亩地。”

“嘿,你这叫个有福气,”陈太忠听到这个答案,简直都没办法说什么了,靠上个大领导,多少特权滚滚而来,连钓鱼都能划个专属区域出来,最近湖西区的地皮可是涨得厉害,尤其是湖心岛这景观区,就算陈某人依旧在凤凰,想弄这么一块地,少不得也要搭点人情。

怪不得小萱萱不介意使用须弥戒呢,陈区长沉吟一下,“十点多了,咱们的午饭……在这儿解决?”

“那当然不行了,我最近可是找到个好地方,”唐亦萱笑着回答,然后双眼一闭,“你抱着我,去童山天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