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97章 守节

第三千八百九十七章 守节

ff37;35;ff18;xff33;.ff23;omu85c0f;8bf4;66f4;65b0;6700;5feb;5c0f;8bf4;9605;8bfb;7f51;跟在廖大宝身后的,正是市烟草局局长薛伯美,他可没想到,陈太忠比传说中的还要强势,都伤成那样了,火气依旧这么大。

他一闪身,让过了飞来的汤匙,笑着发话,“陈区长,都是误会啦,你听我……”

“陈区长已经表态了,你们走吧,”廖主任转头,冷冷地扫一眼这二位,“要不然都不用我动手,只要我把你们的身份喊出去,外面的群众就饶不了你们,你信不信?”

薛局长当然信了,现在的市医院,每天都蹲着两三百号人,大部分人都是冲着陈区长的伤情去的,其中有专程过来的,也有卖完菜的菜贩,还有人过来,图的是中午能蹭饭。

中午给北崇的乡亲送饭,不是政府行为,而是北崇在建的一家叫做“永固”的水泥厂,对乡亲们的支持,水泥厂的副总狄健说了——乡亲们来看望陈区长,我们不能看着老乡饿着,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嘛。

午饭很一般,就是一碗大肉盖浇饭,再加一个咸鸭蛋,大家领了条子,就去指定饭店吃饭,不过对北崇人来说,这样的午饭就算得上丰盛了——有些人在不忙的时候,都没有吃午饭的习惯。

对很多老百姓来说,当官的口碑再好,也不如真金白银来得实惠,自打狄健宣布了这个之后,每天中午吃免费饭的有七八百人,两三百人在医院,其他人是上街抗议去了。

这样一顿饭,在阳州也值个五块钱,永固水泥厂每天就要扔三四千块进去,不过狄健表示,这点钱完全不是问题——事实上,消息灵通的人都知道,永固的大老板,就是陈区长从天南拉来的投资商。人家大把地甩银子,就是为了替陈区长出气。

那么,薛局长出现在这里的消息,一旦被人泄露出去,一顿暴打那是免不了的,要知道,现在就连烟草局的办公楼,都经常飞来砖头。他们报案了,但是警察说了,管不了——谁让你们把人家区长给撞了呢?

事实上,扔砖头的未必是北崇人,对于这一点,警察和烟草局的人都很清楚。

他俩狼狈而逃。陈太忠却不打算就此罢休,他了解一下情况,知道撞伤自己的那货居然还在市局,一时间就恼了,“市局打算保护他到什么时候?”

“他可是交待了点东西,”林桓听得就笑,林主席在警察系统里,也有些关系。

那个肇事司机被“殃及家庭”的说法吓到了,强撑了两天。发现局里没人来解救,又听说别的县区的人都出面抗议了,于是就主动交待事情经过——确切地说,是事情的原委。

他的说法比较官方化,说是朝田卷烟厂这两年效益不好,关键是烟卖不出去,卖不出去烟,烟叶的收购就要大大地缩水。

但是烟草局还不能说我们卖不动烟,如此一来。会引发很严重的后果。首先这是自承无能,其次会影响烟叶的产量。再次,就是可能引发外省烟草企业名正言顺地来恒北收烟叶——你自家消化不动,总不能拦着我们收吧?

烟企到省外收烟叶的情况,还真不算少见——只要能跟当地协商好,别的不说,就说隔壁地北收烟叶,也是因为他们还要给洛烟供应原料,本省消化的,也不过就是三分之一。

恒北烟草局不愿意自认无能,也不想让别的烟企来恒北占便宜,这是个此消彼长的竞争——外省烟企越卖越好,本省的烟企岂不是日子更难熬?

出于这些原因,他们不会提示烟农减少种植面积,就是压低收购等级,这叫让市场来影响生产——大家觉得种烟无利可图了,自然就不会再种了。

至于说烟农辛苦一年,收入却大大缩水,谁会在意这些?

尤其肇事者还爆料说,理论上,阳州市还有个卷烟厂的手续,只要能找到钱,项目就能上,朝田卷烟厂绝对不允许出现这种情况,所以对阳州下手分外狠。

上面重视,市烟草的压力就大,北崇这边搞了联营厂,省烟草局已经跳脚了,不过市委市政府都不去动北崇,那么……他们也只有跳脚的份儿,最多再跟涂阳烟草集团抗议一下。

但是涂阳那边,连接话的兴趣都没有,人家的红彤彤香烟卖得大火,这年头有钱就是大爷,连天南烟草局的领导,也不能随便对涂阳指手画脚。

那么退而求其次,卡住烟叶进北崇,就是省烟草局对市局下的死命令,市局卡不住敬德,因为敬德县不吃他那一套,但是其他的四区四县一市,执行这个还是挺有力度,尤其像花城、明信这些跟北崇接壤的地方,看得非常死。

至于说北崇区长的这起车祸,那绝对是一场意外。

“扯什么犊子?”陈太忠听完之后哼一声,“这里面绝对不止这点事儿,还真把我当小孩儿了……朝田卷烟厂目前卖烟到哪几个省了?”

“省外的话,大概也就十来八个地市,不过卖得也都不怎么好,”林桓的消息还算灵通,然后他眉毛一扬,笑着发话,“就像你对欣鑫发电机一样,在当地赶绝他们?”

林主席就是这么率性的一个人,遇到他觉得有趣的事情,就不怕直白地说出来。

“地市啊,”陈太忠这才想起来,卷烟销售,是以地市为单位的,光搞好省级烟草局的关系都没用,下面地市不给你推,那也是白搭。

省局管不了市局,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说来也挺有意思,那就是同一省内,地市的烟草局可能同时有自己的烟企,而那烟企又多半有地方政府的股份,相互之间不买帐是很正常的——也正是因为如此,朝田卷烟厂不愿意看到阳州卷烟厂重新开张。

“你帮我打听一下都有哪些地市,”陈太忠除了几个省会城市,还真没跟什么地市有交情,眼下答应下来,实在有点勉强,但是话又说回来——交情可不就是处出来的?

说完这个,他又冲廖大宝一伸手,“来,把手机给我,我打几个电话……嗯,小宁,是我,这两天遇到点事儿,你应该也知道了,让那谁过来一趟。”

“让马总去一趟,是吧?”丁小宁问一下,确定了自己的猜测之后,“马总就在绕云呢,昨天还说要过去,要用港湾吗?”

港湾的老总是韩忠韩老大,不过天南黑道执牛耳的,是韩家的老五韩天,丁总这话是问他,要不要把韩老五也叫上。

“嗯,看方便不方便吧,”陈太忠也没说个明白话,实在是屋里还有别人呢。

可是林桓和廖大宝听了这话,还是吓了一跳,廖主任正好有电话进来,借着接电话掩饰了,林主席看一看陈区长,“叫‘那谁’过来?太忠……咱尽量来文的。”

“那是当然,我这人就最强调个以理服人,”陈太忠点点头,“明人不做暗事嘛……”

他的话还没说完,只听得嗵地一声大响,一个中年妇女和一个老太太把门推开,跪在地上就磕起头来,“陈区长,你老人家大人大量,放过我们一家吧。”

“干什么?”廖大宝慌得连电话也顾不上说了,一扔手机就拎起个椅子,挡在病床前,“你们什么人?陈区长刚刚好一点……你们就想制造恶性事件?”

合着这俩,正是肇事者的老婆和母亲,她们哭诉说最近家里被骚扰也就罢了,开学上小学三年级的孩子出一趟门,都被一个比他小得多的女孩儿拿瓦片打破了头。

“那小女娃娃非说是陈区长的女人,这不是笑话吗?旁边一群大男人站着看,我孩子连跑都跑不了,陈区长,孩子他爹造的罪,不能算在孩子身上……”

“谁让你们进来的?”就在此时,门口传出一声厉喝,李红星带着几个保安出现了,李主任护主心切,对着两个女人毫不留情地拳打脚踢,又拽着女人的头发把人拖走,两分钟后,他又在门口探一下头,龇一下发黄的大龅牙,谄笑着发话。

“区长,我就是上了个厕所,被她俩溜进来了,严重地影响了您的康复,也影响了北崇的建设,这是我的失职,我让外面的群众教育她们。”

“行了,去吧,”林桓不耐烦地一摆手,待他离开之后,才感触颇深地叹口气,“真是没想到,这种恶心人也有有用的时候。”

林主席是最见不得这种除了溜须拍马,什么事儿都不会做的人,不过显然,李红星这次的表现,多少还体现出了点存在的价值。

“这市医院的安保,比省医院是要差一点,”陈太忠有气无力地嘀咕一句,要是搁在省里的医院,高干病房……那是能随便进的吗?起码在天南省人民医院,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不过下一刻,他的注意力就转移到了别的地方,“这女孩儿……是杨大妮儿吧?”

“小孩子嘛,”廖大宝听得就笑,“大前天上午,她就跟她老爹来了,还说您要是不好了,她要给您守节……呵呵,孩子话嘛,听一听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