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99章 重视

第三千八百九十九章 重视

看到领导真的认识这个清丽女孩儿,廖大宝的心里微微地一颤:我说头儿,您到底认识多少漂亮小姑娘,给其他年轻人留点成不?

在廖主任眼里,这个女孩儿不算绝顶美艳,但非常地清纯、清澈,给人一种雨后天空的清新感,而且言谈举止非常大方得体,却又有一丝的雍容。

反正给他的感觉,这女孩儿清新自然得像一本书,可以闻着墨香去阅读,是那种非常合适娶进门,居家过日子的人。

陈区长可没有娶对方的心思,他打量何雨朦一眼,“这大热天的,怎么就想起来阳州了?”

“本来在海角玩,外公打电话说,你被车撞了,”小雨朦淡淡地回答,“我代外公过来看看……怎么样,要紧吗?”

“你外公也太客气了,”陈区长微微一笑,老黄能派外孙女来探望,让他心里比较舒坦,“我身体好得很,过两天就没事了……你好不容易放假,该玩就去玩。”

话是这么说,他还真的挺吃惊,来的居然是小雨朦,不过想一想,黄二伯在去加拿大之前,也是专门从南方出境,做出了一番姿态,那这次让小雨朦来看自己,倒也不算太稀奇。

没想到,哥们儿现在也能享受到这种待遇了,念及此处,年轻的区长禁不住有点微微的自得,但是下一刻,他的这点自得就转为了遗憾,你们安慰别人,就是黄家老二出马,轮到我了,就是黄家的重外孙女——怎么还不得来个何保华?

小雨朦的的辈分,实在太低了,不管老爷子怎么喜欢,终究是第四代了,嗯。象征意义不够大,这是看哥们儿位置低了点……有点受伤哈。

何雨朦却不知道他想那么多,她走到病床前,弯腰细细地看一看他,“精神看起来还不错,紫菱姐说了,要我帮着照看你一下,不过我不太会照顾人……你想吃点什么?”

“我大小也是个干部。想吃什么,张张嘴就行了,”陈太忠笑着回答,这位还真是大小姐的做派,直截了当表明不会照顾人。

不过想一想他当年,也是有什么就说什么。所以说这赤子心肠,倒也不见得是坏事,于是他招呼一声,“大宝,先帮小雨朦安排一下住宿……就是阳州宾馆吧。”

“这个就不用了,”何雨朦微笑着摇头,“我不是一个人来的,别人去订房间了。”

“倒也是,”陈太忠笑一笑。心说这小丫头可是被黄老当成宝的,又长得端正,哪有一个人出门的道理,“去海角哪里玩了?临川很不错的。”

“去的就是临川,很凉快,”何雨朦点点头,其实她打算在海角多玩几天的,不过外公来电话,要她等陈太忠清醒之后。专程跑一趟阳州——没想到他清醒得这么快。

总算是她对陈太忠有点印象。又跟荆紫菱有点交情,所以这个差事不算太没劲儿。

寒暄几句之后。她干脆地发问,“有消息证明,这个肇事者是故意的吗?”

声音依旧是那个清脆的声音,也没有太多的激愤,但是问题里却带着淡淡的杀气,廖大宝听到这里,顿时就嗅到了权力的味道——女孩儿敢这么问,想必有其底气。

难道说,这就是传说中的红二代?手眼通天?

“动机是客观存在的,”陈太忠笑一笑,这个问题,应当不是出自于小雨朦的本意,她只是个传声筒,所以他回答得也客观,没有去糊弄女孩子,“至于说到底是不是这样,阳州警方正在调查,还没有定论。”

“如果阳州警方没能力破案,你可以建议换人,”何雨朦面无表情地说一句,然后又微微一笑,露出几分活泼来,“这话可不是我有资格说的,你明白吧?”

“明白,”陈太忠点点头,想到这么清丽的一个女孩儿,也要卷入这勾心斗角的名利场,一时间他有点意兴索然——像小萱萱这般洒脱的人,终是不多见啊,“不过这种恶心事,你不要多操心,年纪轻轻的……开心地去享受生活才是真的。”

“我只是有点好奇,”何雨朦笑着冲他挤一挤眼,脸上泛起一丝顽皮的神情来,这个动作让她在清丽之余,多了几分纯真,“姥爷好像挺关心你。”

她的话说得非常自然,因为她心里确实是这么想的,这个年纪的女孩儿,对政治多半还是较为懵懂的,但是她非常清楚,跟姥爷来往的人里,就没有处级干部——倒是姥爷跟人打网球的时候,捡球的可能是处级干部。

而这陈区长又不是谁家孩子,凭什么就能被外公这么重视呢?

“他是热心人嘛,”陈太忠干笑一声,“这大热天的,你先歇着去吧,跟二伯说一声,感谢他的关心了……小廖,你记一下她的手机号。”

廖大宝闻言,拿起纸笔来,何雨朦说个手机号,又转头看一眼陈太忠,“我一会儿还会回来,你好好地想一想,有什么要求只管说。”

说完,她就转身走了,陈太忠愣了好一阵之后,才笑着摇摇头,“这还真是有意思,我都习惯自力更生了,各种帮助反倒都来了。”

“多些帮助……其实也好,”廖大宝犹豫了好一阵,才期期艾艾地发话,“您一个人把所有事儿都扛下来,真的太辛苦了。”

“嘿,”陈太忠摇摇头,也懒得再多说什么——我的组合拳都准备好了,老黄你这时候冒出来,哥们儿胜之不武啊。

他这个想法,还真是有点冤枉黄汉祥了,在他被车撞的第一天,黄总根本不知道有这么回事,恒北并不是黄家的地盘,而且这一起车祸虽然蹊跷,但看起来也只是个意外,阳州又有意捂盖子,外面人并不能及时了解情况。

第二天接近中午的时候,黄汉祥才知道这个消息,当下他就恼了,“陈太忠这也太多灾多难了吧?京华你把消息传出去,恒北没有交待的话……准备一颗厅局级的人头。”

厅局级的人头,这就是不小的恩怨了,为了区区的正处,似乎有点不值得,但是黄老二经过上次的事情,不但意识到了陈太忠的潜力,更感受到了小陈离黄家越来越远。

他甚至都发出感叹,当初挡不住小陈离天南,可也真不该让他去恒北——天南的干部交流名单,是杜毅报上来的,黄家势力再大,也不好干涉一个省委书记行使职权,但是一个干部会被交流到哪里,那就在于运作了。

像陈太忠能出任北崇区长,就是陈某人自己找的关系,通过韦明河找到欧阳贵,所以没当什么警察局副局长,政法委副书记,直接就任区政府一把手——虽然是个很落后的城区,但终究是一把手。

黄家失分就失分在这里,若是当初打个招呼,陈太忠想去磐石还是想去海角,那都是一句话的事儿,至不济打个招呼送到碧空的蒙艺那里,也是一份人情。

但是黄家还就没打招呼,区区一个正处,真的不值得,而且陈太忠去了北崇之后,也没得了黄家什么倚仗——在这个地方,黄家说话就不好使。

对黄家来说,陈太忠事实上已经成为了准弃子,就像赵光达想的那样。

可弃子陈在这种条件下,硬生生地打出了一片天空,黄汉祥意识到自己前期对陈太忠关注不够,更感觉到小家伙跟黄家越走越远,所以在他心里,这个棋子是必须要高度重视了。

他说这个话的时候,周瑞也在,周秘书笑着表示,“倒没必要说得这么血淋淋的,不过小陈那里,确实是大有可为……首长也这么说。”

没必要“说得”那么血淋淋,那就是可以做得那么血淋淋,黄汉祥听这种套话也听得多了,所以直接布置了一系列的手段,而何雨朦恰好就在海角游玩,他就直接一个电话打过去:你帮姥爷过去看一下你陈叔叔。

黄汉祥和陈太忠的辈分,这有点说不清,但是不管怎么说,小陈是荆以远的准孙女婿,天南二老绝对是平辈的,站在这个角度上说,人家喊他一声“黄二伯”,不算冒犯。

何雨朦一听见“陈叔叔”什么的,她就有点不乐意,后来听说陈太忠没醒,就说姥爷啊,咱这做人情,得醒着时候做,人家睡着,谁知道我去过呢?

所以陈太忠上午醒来,小雨朦下午赶到,也不耽误事——黄家在恒北的存在感极差,这只是一个象征性的表态。

但就是这个表态,让烟草局长薛伯美急得团团乱转,他中午才见识了来自加拿大的混混,下午就听说,有警察部的人,盯上了这个车祸的案子,要省厅高度关注。

尼玛,这是警察部啊,薛局长真的是哭皇天都没泪了,那种地方,根本就不是讲理的地方,是拼后台的地方,进去之后,多少年前的陈芝麻烂谷子都能挖出来,因为什么案子起头,那倒是次要的了。

能扛住的人,无一不是后台强硬的主儿,或者说,得干净得像一张白纸——当然,这个可能性基本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