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00章 小雨朦的威力

第三千九百章 小雨朦的威力

薛伯美想来想去,猛地灵光一闪,豁然开朗了起来,其实封锁北崇的烟叶收购,对市烟草局有什么好处?真没什么好处!

有些事情大家之所以去做,纯粹是因为惯性,若干年前,省局希望降低阳州的烟叶收购量,阳州这边配合了,然后希望压一压烟叶品级,阳州也配合了,再然后,希望打击走私烟叶的行为,阳州依旧配合了……

但是这么多配合,阳州真的没有落下什么,最多也就是个人的腰包鼓胀了一点——低价收购的烟叶,还是能为不少人带来收益的,

现在想来,阳州真的要脱离省烟的控制,也真的不是很难,大不了阳州烟草局专心扶持北崇,如此一来,大家的腰包鼓了,烟农的收益长了,倒不信省烟能把阳州怎么样。

很多事情就是这样,一条路走到黑的时候,会认为前面没路了,但是换个角度来看,这又何尝不是新生?

当然,这么做的话,也有些障碍,那就是有些吸烟农血的人,会不满意了,但是大势如此民意如此,浩浩荡荡不可阻挡,不满意又能如何?真要不服气的话——让陈太忠跟你来谈,让加拿大的马峰跟你来谈。

薛局长觉得自己找到了路,他又仔细想一想,认为没什么逻辑上的漏洞了,就收拾心情,驱车来到了市医院。

到了特护病房的楼下,他给陈太忠打个电话,电话是廖大宝接的,不过这无所谓,“廖主任,我是烟草局薛伯美,有一些建议,想跟陈区长谈一谈。”

“区长正跟你们省烟的谈呢,你稍微等一等。”廖大宝很和蔼地回答。

“省烟的?”薛局长一听,总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省烟的谁啊?”

“呵呵,”廖大宝干笑一声,“薛局长你没别的事儿吧?”

“廖主任,廖科,是我不对,”薛伯美马上就端正态度。赔笑发话,“我们烟草局也要去巴黎时装节的,正好多个指标……你不是也要去吗?把你爱人也带上吧。”

“这是我自己家的事,”廖大宝淡淡地回答,“老丈人赞助了,谢谢薛局的好意。”

“哎呀。廖主任,交浅言深地说一句,你这也是老爷们儿,带老婆出个国,咋还能靠老丈人呢?”薛局长很不客气地指出这一点,“这个……跌份儿!”

“花自己的钱,舒坦,”廖大宝针锋相对地回一句,当然。他也不是不知道变通的,于是微微地露个口风,“省烟草局的李作人李局长,来见陈区长了。”

这个口风露得煞是便宜,因为知道的人确实不少,不过对薛局长来说,这也是弥足珍贵的,首先,这消息很及时。省去了他打探消息的时间。其次,这消息够权威。不是那些街边消息能比的——这位可是陈太忠的通讯员,说话要负责的。

放了电话之后,薛伯美就再次跑到了市医院,在市医院的门口,他又见到了那辆天b三个八的奔驰车,不过他已经没心思考虑那些了,进了门就往特护病房走去。

“找陈区长的?这边来,”一个看起来娇娇柔柔的女孩儿挡在了他面前。

“我市烟草局的,找陈区长有要紧事,”薛伯美微笑着回答,他努力让自己的笑容和蔼一些。

“省烟草的也在这边,”女孩儿脸上带着笑容,语气却是不容置疑,“陈区长在休息,请你不要轻易打扰,说句实话,我们北崇人对烟草局的烦透了。”

“我们这个……也是执行国家政策,”薛局长干笑一声回答,“请问你贵姓?”

“王媛媛,”女孩儿连名字都报了出来,她眉头微皱,“如果你认为我言辞不当,你可以在公示栏投诉我,我不在乎……北崇也没有人会在乎。”

“原来是计委王主任,”薛局长讪讪地笑一笑,他听说过这个曾经弄得沸沸扬扬的女孩,知道她是陈太忠的铁杆,不过目前她的态度,让他实在有点伤自尊。

他等了一阵,见到一个女孩走过来,王主任再次出手相拦,“找陈区长的话,请留步。”

女孩儿眨巴一下眼睛,皱着眉头看她一眼,淡淡地发话,“我是何雨朦。”

“哦,”王媛媛一听是这位,放下手来身子一侧,放她过去了。

“她怎么能进去呢?”薛伯美看得有点不服气,不过他没有把这份不服气表示出来,看起来就是随口一问。

“她进不去的地方很少,比你要少得多,”王媛媛没好气地回答他,她并不知道那女孩儿的身份,不过廖大宝特意跟她说了,绝对是哪个首长的后代。

“啧,”薛局长听得心一沉,回头看一眼,发现两个年轻人站在那里,这心就越沉得厉害了——洋混混来了,有来头的人也来了,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何雨朦进门的时候,省烟草局局长李作人正跟陈太忠大眼瞪小眼。

李局长的消息比较灵通,黄家的狠话传到了他的耳朵里,尤其要紧的是,已经有人在打听他过去的一些事儿了,李局长一听,登时吓得毛骨悚然——这年头,谁的屁股会那么干净?关键是看有没有人查。

而且阳州这边烟农闹事,也越来越厉害,省烟原本可以不理,但若是有人从上往下查,这也够喝一壶的——同样是烟草专卖法,压低价格收购,那也是违法。

李作人原本还想矜持一下,联系李强说,我们省烟有意协调一下市局跟北崇的关系,大家可以坐下来谈一谈,市党委是否能出面组织一下?不成想李书记直接表示,这是政府事务,你不要跟我说。

但是陈正奎跟陈太忠不合,这随便一打听就能知道,李局长想来想去,只能纡尊降贵地来北崇,亲自跟陈区长交流。

见是省烟一把手来了,陈太忠也不说那么多怪话,直接表示说,我们的联营烟厂,需要大量的烟叶,光阳州的都不够,你们省烟帮着协调几个市给我。

李作人哪里能答应这条件?他就说这其实要你们跟各个地市挨个打交道,事实上,我们省烟对市烟草局的影响,没有你想的那么大。

那这个工作我们来做好了,陈太忠不为己甚,你们原则上支持就行,还有就是,我们这个红彤彤香烟,要出“娃娃红”的牌子了,到时候省里帮着推广一下。

李局长还是那话,省里推广没问题,但还得你们跟地方上做工作。

陈区长一听就恼了,“那你这么远跑过来,到底要跟我说什么呢?你这什么承诺也没有,隔着电话说就行了……莫非你是协助警方查幕后凶手来了?”

“我们答应你收购烟叶,也同意给你推广了,这不都是诚意吗?”李作人很是有点无奈,却又发作不得,“地方烟草局的工作,还要你们去做啊。”

“我觉得省烟对阳州烟草局的影响就挺大,”陈区长哼一声,直接开口讽刺,“为了执行省里的指示,你看我现在都什么样儿了。”

“那是朝田卷烟厂的影响,”李局长无奈地咂巴一下嘴巴,这个话是明显的开脱,但也不能说,一点这样的因素都没有。

话说到这里,就没办法继续了,正在此时,何雨朦走进来,陈太忠躺在**,并没注意到她进来,他沉吟一下,方始轻叹一声,“既然你这么说,那我跟省烟也没什么好谈的了。”

“陈区长,我是带着很大的诚意来的,”李作人有点着急了,“口子都给你开了。”

“我有点累了,李局好走不送,”陈太忠又看一眼旁边的两个礼盒,“东西麻烦你拿走……看到这些,会影响我的康复。”

何雨朦本来是静静地听他们说话,听到李局长三个字,又听陈区长那么说,禁不住侧头看一眼李作人,冲陈太忠试探地问一句,“这是……李作人?”

李局长听到这么年轻的女子直呼自己的名字,就有点恼火,然而想一想对方的口音,隐隐带了京腔,犹豫一下点点头,“是我……请问你是?”

“嗯,我是外地的,”何雨朦跟他说话的时候,头都不扭一下,然后又问陈太忠,“怎么,省烟草局不肯改正错误?”

老子有个毛的错误,这一刻,李作人真的是想发作了,但是再一想,这么个小女娃娃都知道自己的名字,而且确确实实是京腔,他就觉得汗毛都竖了起来——我已经挂上号了?

就在此刻,他听到陈区长轻描淡写地回答,“总之是没啥诚意吧。”

“我们有诚意,”李局长赶紧笑眯眯地回答,“我刚才仔细算了算,全省我最少保证六个地市,全力推广北崇的烟……真的不能再多了。”

“才六个地市?”何雨朦这才看他一眼。

“没办法再多了,再多,朝田的市委市政府要找我拼命了,”李作人苦笑着回答。

看到小雨朦一双清澈的眼睛看向自己,陈太忠犹豫一下,方始微微点头,“那行,先六个地市吧,反正我的伤,一时半会儿也好不了……”

他威逼李作人,为的就是打开地市的卷烟市场,这不是说北崇卷烟厂的销售人员没能力,但是有帮助,为什么不要呢?送上门的肉,不宰白不宰。

(又是两连更,下旬了,谁又看出月票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