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01章 穷途薛伯美

第三千九百零一章 穷途薛伯美

李作人一直想槁清楚,盘个看起来很清丽,说话却很直接的女孩儿是谁,不过他旁敲侧击两句,发现对方一点都没有表明身齤份的意思,倒是很干脆地表示陈区长的血不能白流,你们省局没有个明确的态度的话,我们不会答应。

总算是陈区长还算明白轻重,知道六个地市就可以了,再多那就是吹牛了,双方就算初步达成了意向,李局长又聊了两句之后,站起身走人了。

这次陈太忠没让他拿走慰问品,可见人家心里也还算满意。

陈区长满意了,可是李作人觉得有点窝囊,出来之后见到薛伯美,他的脸色就是一沉,“看你们市局干的这点好事。”

我们收上烟叶,也不是自己用的!薛局长一听这话,就有点、恼火,不过就算面临很大的压力,他依旧不敢跟省局老大顶嘴,只能陪着笑脸打听,“谈成什么样了?”

“谈的是省局的业务,踉你市局无关。”李作人好不容易过关了,哪里还肯趟市局的浑水?不过想到那个清丽女孩儿,他禁不住又问一句,“后面来的那女孩儿,你见了吧?”

“见了。”薛局长点点头,低声回答,“来头挺大的。”

嗯?李局长一听这话,冲他招一招手,然后埋头疾走,直到上了停在后院的奥迪车,李局长才淡淡地发问,“那女孩儿干什么的?”

“局长,您得先指示我们工作啊。”薛局长苦笑着回答。

“不想说…,是吧?”李局长有点火了,问你点事儿,你居然跟我提条件?

“那就是何雨朦。”薛局长轻描淡写地回答,有意表现得很熟悉的样子

事实上,他不过是听到了小雨朦自报家门。

“是干什么的?”李作人继续追问恼怒之意一览无遗你只说一个人名算什么?

薛伯美嘿然不语,低头摸出一根烟来,叼在嘴上。

“你不说,我也问得出来。”李局长恼怒到无以复加老齤子好歹是你的领导,问你点事儿,你就是这么个态度?事实上,有了人名,他也不愁打听“你多保重吧。”

“大不了跟陈太忠敞开说。”薛局长摸出一个煤油打火机,嚓地打着火,慢悠悠地点着烟,眯着眼睛发话了,“我家门口都有加拿大籍的黑社会了,那人家想听啥,我就说啥好了,起码省得被人祸及妻儿……陈太忠最爱干这种事。”

敞开说?李作人听得眉头一皱,烟草里面这点事哪里能敞开说?如此暴利的行业,很多内部的潜规则,是不能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的。

李某人自认不算贪的,也没做过什么过分的事儿,不过遇上陈太忠这种生猛的过江龙一定要拿法律说事的话,那他还真是麻烦一一真是有掉脑袋的危险。

“伯美你这话啥意思,咱内部的工作纪律不用讲了?”李作人眉头一皱,老大不满意地发话了,“加拿夫黑社会…,这又是怎么回事?”

“中午有群开奔驰车的混混堵住了我家门。”薛局长将事情经过讲述一遍,然后义愤填膺地表示“……加拿大籍的华人混混,真是闻所未闻陈太忠那个人,有很多超出咱们认知的非常规手段,他可能造成的危害,并不仅仅限于阳州烟草局。”

李作人原本只是随口一问,意为缓和气氛却是没想到得到了如此的猛料,至此他有点明白为什么薛伯美会说出那样过ji的话了,而且以往发生的事情证明,陈太忠真的敢祸及妻儿,面对这样的压力,下级要挟上级也是正常反应了。

“加拿大也是要讲法制的。”他安慰薛局长一句,就主动讲述刚才交涉的经过,“我只是代表省局,承诺了两点……”

略略地将事情经过讲述完毕,李局长才问一句,“何雨朦是什么人?”

“我也不知道,只知道她叫何雨朦。”薛伯美这算是摆了领导一道,不过他根本来不及考虑后果了。

“什么?”李作人眼睛一瞪,他现在也顾不得考虑对方是否在调戏自己,关键在于……尼玛,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装不知道?

“我真不知道,就知道她进中齤央的部委,跟进自己家一样。”薛局长一摊手,已经调戏领导了,他也不怕神化一下对手,“我们市烟草局该怎么办,您还是要给个建议,毕竟这个人做事……,他没有什么逻辑。,、

“然后把我拖下马,你就好了?”李局长终于忍无可忍,撕下了面皮,“不怕明确告诉你,我要惨的话,你比我惨一百倍!”李老大,你息怒,我也就是想请示一下。”薛局长见到对方震怒,自己反倒平静了,“烟草内部的规矩,我肯定会遵守……,但是我老婆孩子是无辜的。”

李作人沉吟一下,终究是无奈地叹口气,“去找李强吧,态度好一点,陈太忠要什么你就给什么……,井,你以为见到几个加拿大混混就很危险了?有人盯着我的人头呢,你了不得就是丢个位子,我丢的是人头,麻痹的看你们做的这点事。”

“原来事情紧急到这个地步了?”薛伯美听得也吓一跳,“那我现在就去找李强。”

李书齤记正在阳州中心广齤场视察,这个广齤场停工半年多了,最近市里又弄了点钱,开始恢复施工,跟香、港的博睿投资的谈判也在进行中,经过陈太忠的提示,李书齤记打算划一块地出来,做借款担保。

有几家房地产公司听说消息,主动找上门,不过大抵都是两个脑袋扛一个肩膀,打着空手套白狼主意的,最多腰里揣俩小红包。

朝田倒是有一家很有实力的房地产商,表明说我给你一个亿,借款或者直接买地都行,但是人家要一千亩地,合着一亩地才十万块。

好吧,阳州的地不值钱,十万就十万吧,但是那边还有要求,他们不要市区的地。

按说这是好事,市区黄金地段,每亩地怎么也得六十万了,按容积率一点五算的话,一亩地盖一千平米的房子,那每平米的土地使用价格才六百块,若是砖混结构的楼房,加上建筑费用也才一千出头,卖个一千五六的,这真不算贵。

但是悲催的是,那房地产公司说了,我们要北崇的地一还得是城关镇范围内的。

这你不是做梦吗?李强听得只想骂娘,一年前的北崇,城关镇可能十万一亩拿到一千亩地,但是现在根本没那行情,城关的地不少,荒地也有一些,可是现在北崇的发展势头,是个人都看得到,这个价钱去拿地,就等别人一口吐你脸上吧。

然后那边退而求其次,没有一千亩,七八百亩也行嘛。

五百亩你都不要想,李强果断地打了回票,这个根本就没有商量的,二十万一亩地是不少了,但是、然而、可是…,搁给市里任何一个领导,谁敢跟北崇张嘴要地?

二十万一亩买,北崇都未必会卖一十有八九都不会卖,这个地在十年内,涨到一亩五六十万很正常,中心地段上百万都有可能。

陈太忠对北崇未来城区的发展有规划,这一点一般人不太知情,但是只凭这一个发展和升值的概念,就足以让北崇的地炒到一亩二十万。

最关键的是,市里联系这房地产公司,不是为了帮北崇卖地,而是要市里拿钱一钱都给了北崇,市里图了啥?

不过李强视察中心广齤场,看得还是很有兴致,士气可鼓不可消,他市长即将卸任的时候,可以无视这个工程,但是既然还要再干一任市党委书齤记,这个中心广齤场是他绕不过去的,哪怕肚子里全无计划,他也要把场面绷起来。

棋从断处生若是他连老百姓都骗不过,怎么骗过身边大大小小的官员,又怎么骗得过银行、骗得过投资商?不闻不问的话,棋就彻底地断了,李书齤记的形象,要受到严重影响。

所以他挥汗如雨,看得兴致勃勃,心里却是在暗暗思索,是否让省外的房地产公司来吃掉市里一块地,京华或者凤凰科委都行的嘛。

这个时候,有人来汇报说,市烟草局的薛伯美来找李书齤记,李强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就当没听到,心里却恨不得踹传话的那厮两脚一一尼玛,你不会说话,可以不说嘛。

他这个反应看到薛局长眼里,薛局长二话不说,直接双膝一软,就直挺挺地跪到了地上,一路膝行向前,“李书齤记,我也是为广大的阳州烟农请命……他们已经很可怜了。”

我甘,你能更无耻一点吗?旁边的几个人向两侧走一走,恨不得头上举个牌子,再划个箭头对准地上那厮

尼玛,这货其实就是烟草局局长啊。

时近六点,天气依旧很炎热,中心广齤场的地面也被烤得火热,没几个人,但是周边房檐下,看热闹的就多了,于是就有人指指点点、大家看啊,又是个来要施工欠款的。

可怜啊,这么热的地面,就直接跪了……,咱市里做事,真的有点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