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05章 涨价

第三千九百零五章 涨价

“指示什么的倒没有”,黄汉祥听到陈太忠如此问,笑一声回答,“多养一养吧,最好躺上俩月,你这家伙,也太能折腾了。”

“我没有怎么折腾吧?”陈太忠听到这话,真是老大的冤枉了,“这是别人欺负我,都把我撞成这样了,怎么能算我折腾呢?”

“你倒说得轻巧,那欣鑫发电机怎么回事?”黄汉祥听他这么说,不满意地哼一声,“各个省赶绝人家,搞得别人把状告到我这里来。”

“黄二伯,您能不能不要这么先入为主?”陈太忠是彻底地无语了,“您要说这件事情我做错了,那我就,,,错了吧。”

“我当然知道,起因不在你,”黄汉祥意兴索然地叹口气。

关于欣鑫的事情,黄总一开始并不知情,因为这件事情太小了,昨天他参加一个老人的葬礼,不成想碰上一个他都要称呼老哥的主儿。

那位见了黄汉杆,就冷言冷语地嘀咕一句,老二你挺厉害啊,折腾人有一套。

这尼玛啡儿跟哪儿啊?黄老二登时就不答应了,就一定要揪住对方,今天你得给我说出个一二三来,我做错了什么我认,但是你不能随便给我扣屎盆子。

这位就是欣鑫在上面的靠儿

想当年欣鑫可是部属企业,上一任老总就是他女儿,一听黄汉祥这么说,他当然就要冷笑着回答,五个省赶绝欣鑫,你还是跟三十多年前一样霸气。

对他来说,其实这也是小事,那么大个企业,送几十台发电机出去,值得提一句吗?

问题的关错在于,北崇那边收下发电机了,却没跟别的省打招呼,就是阳州晚报上登了一下,那几个省逮住这块肉了,就轻易不肯吐口,左刁难右刁难的。

对欣鑫来说,这就很闹心,李若飞前两天来京,看到老领导的时候抱怨了一句,说旺季这么搞,真的很影响销售,而他的老领导吃晚饭的时候,又顺口跟老爹说了一句。

五个省赶绝欣鑫……有吗?黄汉祥觉得自己太冤枉了,说不得吩咐人了解一下,才知道是陈太忠干的

最坑人的是,海角和天南是黄家的传统地盘,可陈太忠在海角找的是郜捷峰,在天南找的是蒋君蓉,这信儿一点都没传到黄老二耳朵里。

顺着线儿了解消息,真的很方便,十来分钟,黄汉祥就搞清楚里面的情况了,于是他反唇相讥,你这也挺能啊,自家违约在先,还好意思跟我抱怨?

气儿出了,你高高手也就完了嘛,那位也知道,欣鑫一开始理亏。

我要说不是我干的,你肯定不相信,黄汉祥也没有替人背雷的觉悟,而且小陈是年轻人,这么折腾也算对他胃口。

你不是扯犊子吗?那位不满意了:你敢说一句,姓陈的那小家伙,不是你的人?

这是他自己干的,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黄汉祥幸灾乐祸地一摊双手,你要是不信的话,我就问你一句,磐石那边,欣鑫的销售受到影响了吗?

那位闻言叹一声,也就不再说了,磐石可是黄家老三的地盘,小辈人的恩怨,姓陈的那货没找黄老二告状,自己人这边把状告了上来,还告错了,这也真的挺没面子的。

他觉得没面子,黄汉祥却觉得很有面子哥们儿的人得力嘛,不成想后来碰见黄和祥,一说起此事,黄书※记听得就是眉头一皱:他还在青江和天涯为难人了?

这话一出口,黄总就联想到了当下的局面,要说这事情不算大,但是青江和天涯,跟黄家就没什么关系

如果不讲前因后果,恒北跟黄家也没关系。

本来他觉得是挺扬眉吐气的事,现在一想,小陈是有点高调了,旁人不会认为,一个小区长会有这么大的能量,那么落在别人眼里,这件事还是他黄老二干的。

在这个时候,好几个省搞小动作,这是要干什么?是凑巧还是试探?

所以,黄汉祥就有心劝陈太忠低调一点,不过这事儿,小陈都没找他,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开这个口一生分了嘛,也就是最近有这档子事儿,小雨朦又去打了一只野猪,他才能示意一下,“小陈,这种事儿你跟二伯打个电话,想要多少发电机,你张嘴就行了。”

我如果当时就找你张嘴,你能给吗?陈太忠听得也挺无语的,他隐约猜到了黄二伯为什么要叫真,但是,,很多事情只有产生了后果,大家才会后悔当初没有如何做,而在没有产生后果之前,贸然张嘴求助,多半会自取其辱一起码要被人小看。

“我是被三叔顾全大局的习惯吓到了,不想再顾全一次大局了”,他想了一想之后,干笑着回答,“而且,这事儿也不大,对吧?”

“事情真不大,”黄汉祥轻叹一口气,若不是这个敏感时刻,他也没兴趣提这档子事儿,但是既然说到这里了,他就要强调一下,“最近你搞什么大动作,提前跟我说一声,,,你放心好了,二伯没有牺牲自己人利益的习惯。”

“黄二伯,以前你不是这样的啊”,陈太忠听得就笑,有老黄这句话,他遇到什么事儿,就可以直接求助了,“我印象中,你挺强调要我自力更生的。”

“唉,还不是那个会闹的?”黄总哼一声,说句实话,他也不喜欢这种暗潮涌动、剑拔弩张的气氛,所以有气无力地抱怨一句,“快点过去吧……最近你有什么事儿?”

“我们的区党委书※记可能要走了”,老黄既然要问,陈太忠没理由藏着不说。

“啧……这个啊,”黄汉祥听得咂巴一下嘴巴,又是一个不大不小的麻烦事儿,要是搁在天南或者海角,区长升区党委书※记,那算个什么事儿?市长升市党委书※记也就是一句话。

但是恒北,真的不是黄家的地盘,要说起来,不是本地盘也不要紧,有个利益交换就完了,你提拔我的人,我提拔你的人,官场里,可不就是这么回事?

可这个利益交换,也要讲个份量不是?区党委书※记,,尼玛,这让黄老二怎么开口?

所以他还真是有点挠头,于是点,问一句,“这个区党委书※记,是谁要把他弄走?”

他也不说这区党委书※记的位子,而是要找这个搞事的人,看那人是想得到什么。

“这个我还真不知情”,陈太忠听得有点赧然,不过这也没办法,他苦笑着表示,“这儿是恒北,又不是天南,,就是种种迹象表明,他走的可能性很大。”

“哦,知道了”,一听说不需要马上回答,黄汉祥也松一口气,想一想小陈在这种不明朗的局面里,还能做出如此多的事迹,他心里也有点感慨:真的不容易啊。

所以他就又问一句,“你是一定要干这个位子,还是希望能来一个不太棘手的搭档?我得跟你明说,你这交流干部到地方还不足一年,,,,从理论上讲,提拔有难度。”

“我当然是更希望干这个位子了”,陈太忠笑着回答,有狮子大张嘴的机会,他怎么可能不利用?“但是又怕别人搞砸了政※府事务,最好是一肩挑。”

“嘿,你倒胃口不小”,黄汉祥听得也笑,“行了,这个事儿我知道了,你不用操心了,,,你二伯出马,肯定是最有利于你的结果。”

“其实他是怕我再添乱”,陈太忠挂了电话,轻声地叹口气,现在的他,真的是没有多少往上进步的兴趣了,唯一的愿望就是干好这一任区长,把北崇建设起来,把制度完善了。

至于说再上一步,干什么副市长的话,,,那牵挂就更多了,还怎么脱身?

所幸的是,北崇现在的建设也走上了正轨,接下来想必会少操很多心了,,,—,,

有些事情,还真是不能想,两天之后,陈区长一语成饿的功夫再度体现出来。

这天早上,他正坐在轮椅上,由廖主任推着,在医院后面的草地上呼吸新鲜空气,王媛媛从小路上走了过来,“头儿,最近几天,华亨没有煤炭过来,我打电话问了,他们说最近采购困难,货源保证不了。”

“是嫌无利可图吧?”陈太忠听得冷哼一声,目前的煤炭价格,上涨势头非常明显,“他们己经进场多少吨了?”

“华亨是十万吨的单子,已经进了五万吨,”王媛媛随口回答,她对各种数据掌握得很清楚,“他们的投标价是两百零五,可能已经处于亏损边缘,低价煤现在确实不太好采购到。”

“采购不到,那是他们的事,当初投标的时候,他们就应该想到这种可能”,陈太忠面无表情地回答,“那你找我来,是个什么意思?”

“华亨的意思是说,如果不能提价的话,希望能晚一点执行合同”,王媛媛面不改色地回答,她没有收受什么好处,不怕实话实说,“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所以来请示您。”

陈太忠沉吟良久,才轻叹一声,“其他家有没有类似的诉求?”

“李简的煤炭只剩下不足一万吨了,他没说什么,乌风山那边总说卖亏了,但也一直在供货,”王主任侃侃而谈,“至于海潮,他们没有任何表示,供货非常稳定。”